三次劳教受尽折磨 江西九江市范路杰又被枉判两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九江市法轮功学员范路杰,二零一九年七月被濂溪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九江看守所,近日传出,仅靠一段模糊不清的监控视频,范路杰被枉判两年。

今年六十五岁的范路杰曾经三次被劳教迫害,受尽折磨;母亲遭惊吓、悲伤而去世;妻子在高压恐怖迫害中受惊吓,气恨交加,心忧而郁积成病。

范路杰,家住江西九江市浔阳区。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过敏性鼻窦炎、中耳炎,引起耳膜内陷,听力极差,眼睛视力在几个月内从1.5突然降至0.8,而后又降到0.6,医院检查不出原因;胃出血,多次治疗却不见好转。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范路杰喜得高德大法——法轮大法。修炼后,范路杰按照真、善、忍做人,道德得到迅速提升,遇事忍让,与人为善,与他人发生矛盾时,先找自己的不是。当遇到利益冲突时,先考虑别人,如一九九六年单位分房子,根据他的条件,单位已经分给了他一套好房子,为了缓解公司的矛盾,范路杰主动把好房让给别人。一九九六年,公司职工宿舍外线路与仓库线路需要改造,当时公司面临破产,拿不出钱,范路杰主动承担了这件事,不要单位的一分钱报酬,因为他有这方面的专长,只叫公司买改造线路用材,派几个劳动力,花几千元就把这个难题解决了。

在修炼中,范路杰思想中不好的东西慢慢消除了,心灵得到了净化,身上所有的病很快都消失了,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三次非法劳教 受尽折磨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范路杰被浔阳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三次,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第二次是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三年两个月;第三次是二零零八年五月被非法劳教两年,总计被非法劳教六年零六个月。

三次非法劳教都是被关押在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期间,范路杰一直被包夹,强迫劳动,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被人跟着,不许跟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不准自由说话。

第一次非法劳教时,每天有干不完的活,早上天刚亮就起床,晚上十二点还没休息。每天强迫奴役劳动十多个小时。拒绝 “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是很难完成定额的,所以范路杰几乎天天被体罚、虐待。受体罚,遭毒打,有时用凳脚打;有时长时间弯腰,要求两腿伸直,两手指点到脚背,一弯就是几个小时;有的时候“贴壁虎”,就是两腿跪在地上,张到最大限度,让你上半身前面很难与墙壁贴上的部位与墙壁贴上,就象壁虎一样。这样两腿必须要使劲夹住,否则上身的整个重量就会压在裆上,裆的肌肉会象撕裂一样剧痛无比,一般人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而范路杰一贴就是两个小时。

晚上睡觉,别人睡在床上,范路杰睡在地上,中间垫一块木板,当时范路杰在二大队四班,房顶漏水很严重,下雨时,外面大下,里面小下,外面停了,里面还在下,有时候地上水积得很深,几乎与床板一样高,就这么睡着,起床时,被子边都是湿的,雨天更是这样。

不多久,范路杰得了疥疮加脓包疮,象满天星一样,从脖子以下没有一块好肉,痒痛难忍,身上到处是脓。冬天坐在凳子上劳动,屁股上的脓透过棉裤流到凳面上,时间一长,就与凳面粘上了,一起身,屁股就被拉掉一层皮,痛得钻心。尽管如此,强迫劳动强度仍然不变,体罚虐待不变。直到两脚踝骨处各烂出一个窟窿,流出的血水发臭,两腿肤色变成酱色,是因为细胞死亡造成的。二大队徐副大队长说:“我看到你的脚,一个星期吃不下饭。”医务所潘医生说,再不医治,就会截肢的。在马家垅劳教所,范路杰经受了最严重酷刑折磨,身体承受到了极限,心灵伤害无法言表。

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期间,因范路杰向劳教所递交了严正声明,于是劳教所人员大怒,立即宣布给他加期三个月,范路杰不服就绝食,他们就强行灌食迫害,灌食时四个人将范路杰两手两腿按住,灌食管子从鼻腔插入胃中,是非常痛的,他们见范路杰还不妥协,那就一天灌两次,加重迫害,直到我出现生命危险。

他们一看范路杰不行了,就答应范路杰提出的条件,等他刚吃过几顿饭,马上就否定答应他的条件,我就再绝食,他们就再灌食,再答应条件。

范路杰非法劳教三年到期的那一天,正好是中秋节,大队长徐礼坚说:“谁答应你中秋节到期啊?”于是范路杰第三次再绝食,他们再灌食,当再次出现生命危险,范路杰不再相信他们。

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范路杰进京上访,请求国家给法轮大法学员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可是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拘留满了十五天后,没有放他回家,公司直接将他接回,把他拘禁两天逼迫写保证放弃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九月份,范路杰再次进京上访,十月份,被北京房山区当地派出所绑架,刑事拘留十五天,在房山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关押五天后,被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张某某等两人劫持到九江,被非法关押到三里街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九月,范路杰被浔阳楼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抢走了他的大法书籍、大法磁带、大法录像带。非法关押在三里街看守所三个月,不给吃饱。

二零零八年六月,范路杰再次被绑架抄家,被从九江市看守所劫持到三里街交通宾馆二楼逼供,其中有“六一零”主任李明,浔阳楼派出所陈刚等人。二零零一年九月至十月,范路杰被从九江市看守所两次劫持到浔阳区公安分局大楼审讯室,两次被逼供,他不配合,两名恶警掐着他的脖子往地上按,他见我反抗,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吕江华抄起竹棍朝我身上乱打。两次逼供施暴后,都是戴上手铐站那,每次逼供都是两个晚上夹一个白天,每次逼供总时间长达三十六个小时。不让吃,不让喝,不让睡。

如今,范路杰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再次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两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