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头头说坚决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我是一个私人诊所的医生。到我诊所来看病买药的除了一些普通百姓外,也有不少公检法司、军方人士和政府工作人员,他们既有本地的,也有外省的,也有来自北京的。

按理说,这些人都有很好的医疗条件,有的甚至到北京大医院看病自己都不用掏一分钱的。那他们为什么不去享受免费医疗,非要跑到我这个条件简陋的小诊所来找我看病呢?

那是因为这些年来,很多在大医院治不好的疑难杂症,甚至绝症患者被我给治好了,这样一来,就传开了,找我看病的人就越来越多。

我这里没有任何医疗设备,我连测体温的温度计都不用,我没有什么灵丹妙药,也没有祖传秘方,更没有進口的特效药,都是药业公司订购的很普通的中药材,然而这些年来我治好的癌症、各种疑难病症、不孕不育及其它病症的病人已经有很多了,有的是走遍全国各大医院治不好的病在我这里治好了;有的是花了十多万都没有治好的,在我这里只花几十块钱就好了。

我靠什么方法取得这么好的疗效?原因只有一个,全靠法轮大法

我是法轮功学员,我明白法轮大法有使病人绝处逢生、枯木逢春的威力。我看病的原则是先给病人讲法轮大法真相,再看病抓药。病人来了之后,我先问他:有没有入过中共的党团队?如果说入过,我就请他先退出这些邪党组织,再请他记住、并要常念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是政府人员,特别是公检法人员,我就特别强调不能再参与迫害法轮功。

我明白,我开的药只起辅助作用,真正起作用的是法轮大法的法力。每当有痊愈病人向我表示感谢时,我就说:“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这不是谦虚和客套,而是我的肺腑之言。”并告诉他是大法师父给他们把病拿掉了。

有个患不育症、长期担任某中共高干的助手,在我帮她做了“三退”(退出党团队)之后,已经五十岁出头的她生了双胞胎;有好几个年过半百患不育症的公安局长,在承诺不再迫害法轮功并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后,一两个月之内妻子就怀孕了。

还有一些得癌症的警察和政法系统人员,也是在声明三退和答应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之后很快康复。

中共肺炎爆发以来,到我这里来退党的人越来越多,其他同修交来的退党名单也越来越长,到我诊所退党的各级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也比以前增加了很多。

前不久,媒体报道了香港发现了全球首例中共病毒二次感染事件,引起了很多政府人员的恐慌。一个厅级公安部门的头头找到我,说:“听说你什么病都能治,新冠病毒二次感染的病毒传染性增强了十倍,这种病你有办法吗?”我说:“当然有办法,我有师父和大法。大法无所不能,不管什么病,只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能好。你如果感染了病毒,你到我这里来,咱俩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看能不能好。”

他又问:“美国疫情这么严重,感染人数全球第一,中国把疫情控制得这么好,那说明中国政府还是领导有方,共产党还是有能力的。”我说:“为什么美国疫情那么严重?美国被中共渗透侵蚀三十多年,美国的很多金融机构和大公司为中共输血,中共利用美国的民主制度,使用各种手段,在意识形态上腐蚀美国民众,欺骗了美国人民,造成很多人信奉了中共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那一套,很多媒体,那些大电视台以及一些世界一流著名大学及研究机构,被中共金钱利诱,长期为中共站台说话,极大的影响了美国民众,特别是青少年。瘟疫本来就是来淘汰邪党分子和为邪党站台的人的。那些执迷不悟、一味为中共站台、与邪恶为伍的人能不被淘汰吗?目前中国疫情为什么这么轻,这可不是邪党的功劳。大法在这里洪传,那么多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救人,目前中国已经有三亿多人声明退出共产党的党团队,是大法把明真相的人救了。同时这也是给世人醒悟的时间,如果还不醒悟、还不三退,那更大的瘟疫和灾难就会到来,那时可就晚了。”

这个厅级公安部门的头头听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说:“我今后坚决不迫害法轮功了,反过来我还要为法轮功说好话。”我说:“你如果为大法做了好事,师父看得到。瘟疫和灾难会远离你,你也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他来找我,可能他们当中看到了一种现象:感染中共病毒而死的人中共产党员所占的比例非常高,而且他们知道疫苗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否则他们也不会来找我了,因为像他这个级别的人获得疫苗是轻而易举的。

他又说他那个地区现在很少抓法轮功(学员)了,因为书记在会上讲了:“对法轮功还是要讲证据。”这个书记在公开场合这样说,一方面说明他知道邪党迫害法轮功是不讲证据、不讲法律的,另一方面,也表明他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是同情的。

邪党管政法的头子曾经到我们地区来开过会,妄图再次掀起一轮对法轮功的迫害高潮,结果反响平平,没有起什么作用。这几年我们地区基本没有发生大面积的迫害。这也再次印证了人心渐明,邪恶大势已去,邪党人心尽失,灭亡在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