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听师父的

更新: 2020年10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五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岁。从小体弱多病,经常头晕、恶心及胃病等,感冒发烧吃药更是常有的事。一九九九年春我走入大法修炼,不长时间各种疾病不药而愈,身体彻底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开始公开残酷打压法轮功,绑架、抄家、抓人、判刑、劳教等等,我没被吓倒,只有一念: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我就听师父的,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要一修到底。

二十多年来,师父时刻都保护着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我亲身经历了很多的神奇故事,使我的亲朋好友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美好、超常,明白了真相后认同法轮大法好,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中共的邪恶本质,先后都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

修炼路上神奇故事太多太多,这里仅说两例与同修交流。

(一)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的一天晚上,我感觉小腹部位有点胀痛。当时也没多想就给不修炼的丈夫和女儿说了这事。这一说,女儿着急立即就带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子宫肌瘤,大的就八、九公分,还有三、四个小的。医生说;必须做子宫切除手术,否则会有什么危险呀等等。他说的挺吓人的,可我就是听不進去。我想有多少同修比我这严重得多了,都没事,我也是修大法的,这算啥!啥也不是,我决不承认它,我有师父管,不会有任何危险!

这可把丈夫吓懵了!他把我娘家弟弟、弟媳、妯娌大嫂、二嫂找来、把儿子也叫回来了,七、八个人都来动员我住医院,逼我做手术。我一看,这是干啥呢?我学大法十几年,怎么能修到医院里来了?我还是大法弟子吗?这不给大法抹黑吗?你们这不是害我吗?就哭了起来,告诉大家:我有师父管,没事,这手术我是坚决不做的。僵持了半天,医生也没办法,就说:你们先回家,冷静下来考虑好再来。这才解围了。

回到家,我捧起《转法轮》,对着师父的法像流着眼泪说:“师父呀!谢谢您的苦心救度,从地狱里把我捞出来洗净。弟子决不会让您失望,请师父放心!我没做好的一定在大法中归正。用心学好法,向内找,把损失补回来。”

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三年都快过去了,家务活、体力活都照样能干。

用我家小面粉厂的有利条件,来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传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他们真相资料,啥也没躭误。现在什么不好的感觉也没有了。

(二)

二零一八年八月的一天,我一个人在家里干活。家里的水罐正在上水,大概三米多高,我顺着梯子爬上去看看水位还有多高没满。当往下下时,不小心一脚踩空了,就从上边掉下去,摔在水泥地上昏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大约几分钟后,感到上半身撕心裂肺的剧痛,怎么也动不了,突然脑子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是带有使命来的,任何邪恶都不配迫害我。我得起来呀!这才慢慢睁开眼睛看见手机在身边不远放着。我挣扎着爬过去拿起手机给我丈夫打电话。

十多分钟后,丈夫回来看见我在地上趴着,吓的连声说:“哎哟,咋不小心点摔下来了呢?你没事吧?”他有点害怕,但知道我修炼大法后不吃药、不打针、也没上过医院,多种疾病都不治而愈,我不会有任何危险的,也就没说去医院这事,就把我慢慢扶起来。

我的两条腿肿的不会打弯,好象没知觉,站不住,觉的全身象摔碎了一样,痛的滋味真是难以形容,气都喘不上来了。这时我心中就不停的背法:“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想到师父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2],“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我就听师父的,不管怎么疼我都要坚持承受。

晚上睡觉一躺下就上不来气,只好勉强坐着睡,疼得睡不着时,就听师父讲法。

就这样坚持天天学法、忍着剧烈的疼痛坚持炼功,发正念清理自身所有空间场不正的物质因素,解体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不承认旧势力干扰迫害,就听师父的。

“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神迹就在我身上显现了:我这一百二、三十斤的体重,从那么高处摔趴在水泥地上,哪儿也没摔坏,只是摔得肿胀和疼痛,身上局部有些青紫瘀血。三天过后腿就消腫了,也能慢慢走动了,能干啥就干啥,不到半个月完全恢复正常。

每一关、每一难都离不开师父保护、加持,离不开师父慈悲救度。在正法关键时刻,唯有抓紧精進实修,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