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学法 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十四岁。到如今,我已经修炼二十多年了。我是开着修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九年,我有将近半年的时间学法懈怠,没有做好三件事。十月,我连续两次在睡梦中看到房间的门和房顶象筛子一样漏着光。醒来后,我赶紧向内找原因,意识到自己有漏了。

从新开始学法的时候,一直无法象往常那样正常的学進去。我就坚持着,一段一段的慢慢看。不知不觉中,才逐渐的好了一些。但心中杂念依旧非常的多。我就继续不断的排斥杂念,以便达到思想集中、静心学法的目地。

连续学了两个小时,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哪里出了问题。思想负担也沉重起来,甚至有些烦躁和不知所措。毕竟,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情况。我很是着急。赶忙告诫自己:“不能这样!要顺其自然。一时找不到不要紧,把找问题的执著心放下!静心学法!什么执著心都不要有。”

我停下了手中所有的事情,全部业余时间都用来学法。除了《转法轮》每天学一到两讲之外,各地讲法从头开始学起。每天学法四、五个小时。有时因为思想干扰太大了,为了保证学法质量,一讲能学四个小时。

我坚持了二十九天,执著心找到了不少,心虽然宁静下来了,可是根本问题却没有找到。

第三十一天的那天下午,我与一位同修交流。我无意间说了一句话,却突然看到师父的法身在边上严肃的看着我。我猛然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肯定有问题,赶忙认真回忆自己说了什么。这才意识到,我说那句话的时候,觉的自己很了不起。我一惊,这不就是自以为是吗?!而且还是这么强烈的自以为是。怎么以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这颗心呢?!

找到了自己有漏的原因,我踏实了很多。在师父的点化下,这颗心终于被我揪出来了!以后,我要更加注意和排斥。学法不敢懈怠。接下来,只要脑子里有想要显示自己或者自以为是的想法,我就排斥、自我反省。

但“自以为是”的心被我发现后,也就两三天的时间,我脑子里开始有嫉妒、是非、自以为是、挑拨、显示等等十分肮脏和龌龊的想法冒出来,并且企图主导我的行为和意识。我与同修交流的时候,同修们都认为这是思想业,但我不敢十分确定,因为这个思想的强烈,不同于以往我经历的思想业,而且这些不好的念头是从我身体深处发出来的!

不管是不是思想业,只要是不好的东西冒出来,我就一概排斥和否定。并且不断加强自己的主意识。

过了四天,我刚上公交车,又是一个十分坏的且很龌龊的念头跑出来。这个念头是从我很深层的某一层身体闪出来的。因为我正在走动,它使我的身体瞬间象被冻住一样的骤然一停,它竟然控制了我的行为。虽然只是一瞬间,我立刻警觉:“不对,它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思想业力!这是整整一层很不好的身体啊!”

察觉出这是一层身体,但我不知道它的来源。

因为我的身体竟然被瞬间控制,所以心底产生阵阵的不安。我告诫自己:“不要害怕!静心学法!主意识强一些!总有办法解决。”

当晚,家里突然断电。为了不耽误学法,我点起蜡烛。邻居来借蜡烛,我给邻居讲了真相,送她出门。之后,我回屋继续学法。就在刚学了没多久的时候,又是一阵嫉妒、是非、自以为是等等龌龊的想法袭来,我强硬排斥掉之后,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因为屋子里光线非常暗,在靠心脏外延的位置为起点,沿着这起点,离外表六、七厘米的地方,象走马灯一样的接连亮起一条光带。绕身体内部轮廓一圈后,与起点对接成一条光环。这层隐藏在我身体范围之内的身体,宛如深夜中被加了LED灯的广告牌,毫无遮挡的完全展现在了我眼前。亮了几秒之后,随即消失。

图:我仿照当时的情况,做了这张图片。希望大家能更直观的理解。
图:我仿照当时的情况,做了这张图片。希望大家能更直观的理解。

我低下头,愣愣的看着这层亮起来的身体,我终于看清楚它了!意识到这层身体的本质是私、“自以为是”,是为私的身体中的一部份。在我要去掉“自以为是”这颗心的时候,把隐藏在身体里的这层私的身体挖了出来。最近出现的这些不好的念头的根源,全部来源于私的这层身体。我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强的私心呢?!震惊之余,不禁有些发懵。

从这天开始,我明显的感觉到这层私的身体在不断的往身体表面推進。每天都能感受到它往外扩大一到二厘米。随着它不断的外扩,嫉妒、是非、自以为是、挑拨、显示等等各种不好的念头,更加强烈的出现在我的思想中,让我更难以区分真我的思想。但我明确知道,这些思想不是我。

与此同时,我更加坚定的学法。对于这些外来的思想,我尽着自己最大的能力排斥和消灭。但我心里明白,这层身体一旦推到表面,我恐怕将承受更多,且更容易被它影响和带动。其间,我尝试了很多办法去抑制它,但收效微弱。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主意识强。绝对不能被它控制。有法在,一定不会有事!”我鼓励自己。三天后,这层身体推到了我身体的最表面。与此同时,嫉妒、是非、自以为是、挑拨等各种念头更加肆无忌惮的想要控制我的思想和行为。

而且,它到了最表层,我所有的想法,都要通过这层身体传出来。所以,几乎我的任何想法都变得不纯了。举个例子,我和朋友去吃寿司。一个盘子里有两个寿司,其中一个比另一个多了两个玉米粒。而我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我要吃这个多两粒的!”此念头一出,我的筷子几乎不由自主的顺着这颗心去夹了那个多两个玉米粒的寿司放到嘴里。等吃到嘴里,才猛然意识到——我又顺着这颗不好的心去做事了。

又如,回到家,在客厅换鞋的时候,楼道里响起脚步声。正常的情况下,我根本不会在意。但因有了这层纯私的身体,竟然下意识的趴在猫眼上,看了看楼道里的人!思想里想的是:“看看能不能抓住谁的小辫子!”这个行为和思想,是我在理智或非理智状态下都绝对不会有的。

这两个例子,说起来挺好笑,但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其实很震惊。种种表现证明,它绝对不是我!我生命的本性,就从没有过这么龌龊的想法。可既然出现在我的身体里,想必与我是有关系的。一定要寻找到这层身体的出处。

这两次的身不由己,让我更加警醒。后来,只要思想上再冒出任何不好的念头,我就主意识更加强烈的用正念对抗。比如,它想让我做什么,我全部都用法的标准理智清醒的做出我该做的行为。并且将这些想法当做笑话讲给周围的同修或朋友。

同时,这个为私的身体,会竭尽全力的阻碍我将这些龌龊的想法讲给大家。它表现出来的状态,很象是我的执著心,它想控制我,让我就象去其它那些心一样的不想割舍它。

这让我更加确定,它不是我。

但有些时候,我几乎分辨不清这东西究竟是不是我,因为这层身体有着与我完全一样的大脑结构。当它发出恶念时,可以轻易的与我的大脑重合,并且不断主导我的思想。“不对!那也要否定!这么不好的观念,显然不是我!”我不断的告诫并警醒自己。一边排斥,一边学法。一讲法学下来,四个小时。非常累。但那也坚持,不敢放松。

学法时,我突然动了一念,“这个关,过的挺奇特的。应该整理出来,发给明慧网。”这时,那层身体在我身体里恐惧的颤抖了一下。紧张的自言自语:“哎呀,她要是真发到明慧网上,那大家不就都知道我是害人的了吗?”

我因为正在专心学法,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又学了一段法,猛然意识到:“它为什么这么说?它害怕曝光?因为它很可能还在害别人!或许我这个问题还挺有代表性的,应该将这个经历整理出来发给明慧网,让更多的同修借鉴和警醒。”听我这么说,它更加害怕。在我体内就象泄了气的皮球,迅速缩了回去,变成了之前的大小,并且不再那么强烈的干扰我。

安静了两天。第三天,这层身体趁我学法的时候又开始企图控制我。我在心里和师父说:“弟子这是怎么了?已经这么努力的在排斥了,怎么就排斥不掉它呢?”就在这时,我看到书中每一个字的背后都是师父的法身。师父的法身看看书里的句子,又看看我。我悟到,师父的法身是让我认下它。

我一愣,认下它?这些天来,我之所以不敢有丝毫懈怠的学法,就是因为我明白,只要自己稍微放松一些,它有着和我一样的大脑结构。控制我并不难,而且会控制我做不好的事。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如果认下它,万一出问题,怎么办?弟子害怕。”这时,书中右下方的句子里“法轮大法”四个字闪出强烈的金光。瞬间跃入了我的视线。

我一愣,猛然意识到:“对啊!师父是想告诉我,我们的法这么大,有什么可怕的?”

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1]

我悟到,旧宇宙的生命,都是为私为我的。也是我们身体的一部份。包含着非常多的执著心。但是我们会在修炼中逐渐的去除它,从而达到无私无我新宇宙生命的标准。但私也是有生命的,而且成为了我的一层身体。当我想要修掉它的时候,它因为不想被消灭,从而疯狂的干扰和控制我。这些天我非正常的举动,就是它不想被消灭而起的反扑。

放下了强烈排斥这层身体的心,我开始继续学法。不断的告诉自己:“法很大!我不怕!我不怕!”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心突然就静下来了。之前害怕自己出问题,结果在恐惧中反而让我在不知不觉中给另外空间的那层身体周围建立起来了一道保护它的围墙。此时,放下恐惧的过程中,这道墙也随之在消散。

随着继续读法,法中散发出了一股温暖慈悲的强大力量,让我有种忘我的、非常想溶入其中的感觉。随着围墙的彻底烟消云散,我终于放下了所有的思想负担。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终生难忘。

我明明是坐着在学法,却感觉自己突然化成了一道金光,毫无束缚的冲進了金闪闪的书里。我的身体、思想等等自身一切的一切都溶在了金色的法中。溶進去后,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法熔炼、归正着。我就象是消失了一样。想不清楚身体去哪里了。但我明确的知道自己在法中被熔炼着。那一刻,我成为了法中的一个粒子,那种被法熔炼的感觉真切实际、无比美好。

这种学法的状态持续了一会儿,我化身的那道金光才从书里出来,回归到了现实中的肉身。我惊叹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原来,这就是溶于法中,我继续学法。

又是神奇且神圣的一幕。只一晃神的功夫,我竟然轻盈的漂浮在了浩瀚的宇宙里。深碧色的苍宇,星光璀璨。我一愣,以为是错觉。赶快调整状态。这么一想,就又回到了现实的肉身里。但刚一专注的学法,我再次来到了浩瀚的宇宙。

有些美妙,有些新奇。我赶快告诫自己:“发生什么都不要起心,继续安静的学法。”

随着读法的進度,每一个字都金光闪闪的浮现在了宇宙中。就在我的面前,璀璨的金色字体在深碧色的苍宇衬托下,无比震撼。这个状态又保持了一会儿。

我再次回到了现实中。此时,书中原本平面的文字,变成了立体的世界,非常直观的展示出一些立体而真实的影像。先是出现了两位正神,一位道家模样打扮,一位佛家模样打扮。两人和我说了些话,因为他们说的话不在法上,我就警觉了。我说:“你们说的不对!不符合师父的法。”随着我这话一出口,两人互看一眼,哈哈大笑,满意的对我点了点头。

我暗想:“我以前是有习惯把看到的事情当真的毛病。法在提醒我,不管看到什么,都要用法衡量。”

又看了五六行的法。曾经在幼年悟出的一条做人道理从我的空间场飞出,压在了书中金色的法理上,然后法中的内涵就被压住了一部份。我一愣,自己悟出的法理盖过了师父的法?怎么会?随后意识到:“对!在有些事情上,我曾经以这条感悟作为过指导。但我是大法弟子,应该以法为师。怎么能执著起自己的东西呢?”想明白这点以后,我自己悟到的那条做人的道理,从法理上撤了下来。被压住的法再次展现了出来。

自从挖出这颗私心后,它不再象以前那样能强烈的干扰我。但还是会偶尔冒出一些不符合法的念头,干扰我学法。但只要它冒出来,就会被我立刻抓住并且去除掉。因为我知道它还存在于自己的身体里,所以,在学法以及日常生活中,我就特别注意自己的言行以及思想中是否有私的东西。

这次的经历,让我意识到,所有的干扰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味的向外推,否定和排斥,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遇到干扰,一定要认真找自己,为什么会被干扰?背后一定有不被察觉的执著心。

在没有发现自以为是的这颗心时,我的去执过程中从没有触及到过私,也从没意识到它的存在。但当我发现它,并且要去除它的时候,它怕被消灭,所以就跳出来对我進行猛烈的干扰。在我坚持学法和去除执著心的过程中,法就在不断的削弱它。同时,只要它冒出来,我就立刻抓住它,并且主动去除它。静心学法,溶于法中,所有的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8/静心学法--溶于法中-413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