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的月亮比中共国的圆?

更新: 2020年10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据国内媒体报道,美国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官方10月14日上午10时开放2021年托福考试首拨报名,北京与上海考区1月~8月的考试名额在5分钟被一抢而光,业内人士表示,尽管疫情防控期间,考位限量,但5分钟内抢空现象,往年并不常见。

此消息被国际媒体广泛援引,国内网民们纷纷嘲笑在中美关系严峻,中共煽动民众反美情绪高涨之际,民众怀揣美国梦出海,涛声依旧。感叹:“身体最诚实”,“再不跑来不及了”。

更有网友曝光杨洁篪、耿爽、华春莹等高官和胡锡进、金灿荣等御用文人们的儿女留美,嘲笑中共官僚们“反美是工作,留美是生活”。

外国的月亮比中共国的圆?

“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中共在若干年前针对这个议题曾经展开过大讨论,用来批判那些被贴上崇洋媚外标签的国人。一方面号称改革开放,学着洋文、花着外资、开着宝马奔驰,一方面批判崇洋媚外,除了些许妒嫉,更多的是洗脑民众糊弄百姓。

一些受中共意识灌输的人说,中国人现在也有钱了,想吃啥就吃啥,想上哪儿玩就上哪儿玩,网络5G这么发达,多自由自在,为什么还要崇洋媚外?反华?

自由就像空气一样,当你窒息时,才会感觉到它的存在与不可或缺。

如果你想坚持你的信仰,或你家的房子被强拆了,孩子被假疫苗致残了,老板拖欠你薪水了,P2P暴雷你受害了,疫情夺去了亲人的生命,洪水冲走了你所有的家产……当你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去跟政府理论时,你才会遭遇一个真实的中共,看到它的嘴脸,你作为正常人的尊严将荡然无存,你不是走在上访的路上,就是走在被截访后送往监狱的路上。

外国的月亮比中共国的圆,并非真理,却是真相。西方的民主、自由、信仰,人权与法制,人与环境的和谐发展,始终是吸引国内民众的重要因素。即便是在中共国际形象越来越差,遭遇国际围堵的当下,留学移民热潮仍持续澎湃,人们对西方自由社会趋之若鹜。

加拿大移民部的数据显示,过去3年加拿大每年来自中国的移民人数都在3万人左右,这两年加中关系因孟晚舟事件而紧张,但中国人移民加拿大的热情没有逆转。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加拿大联邦移民部宣布自10月13日起重新开放父母祖父母移民申请,移民部将向1万名幸运中签者发出邀请。2019年有2万个名额采行“先到先得”方式,短短8分钟时间就额满。据悉,2021年则会开放3万个名额。今年,加籍华人杨先生说终于盼到了,很高兴可以参加抽签来帮父母申请移民。

据中国新闻中心报道,清华大学发布的一份《清华大学2018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该校的赴美留学生中,毕业后选择回国就业的只有约19%,即不到2成,81%都留在美国了。据《2019中国留学白皮书》显示,中国留学生毕业后选择马上回国就业,也只有28%,也就是不到3成。报道指出,留学生毕业后不愿回国就业,并不是清华和北大这种高级学府特有的现象,而是中国大学普遍存在的现象。

对此,清华大学一位副校长解释说:留在美国,一是买房压力不大,工作几年后贷款买房很顺利,在国内就不行了。国内压上父母一辈的钱和佘出去自己一生的辛苦劳动才能买上一套房;二是美国物价稳定,生活舒适。北京大学数学天才许晨阳教授则说,国内时刻要为评教授、拿项目找科研经费费心,而不能专心搞科研,加上学术造假严重,造假成本太低,几乎不受惩罚,真正的人才是受不了国内的学术与科研环境的。

如今的大陆知识分子与学子,被中共打造得别样的精致利己,家国情怀与个人发展,前者是诗,后者才是要奔赴的远方。而大半个世纪前博学与浪漫的民国精英们,由于没能认清中共的本质,留在大陆历尽了生命的耻辱与惨痛。

留大陆的民国精英惨遭中共迫害

台湾国庆109周年双十节的前一天,推特上热传一则视频:大陆一位赴台观光游客询问一间台湾食品店的老板娘是不是台独,老板娘的解释让大陆游客大开脑洞,她说:“我们是109年,你们才71年,想一想,是谁先独的,是你们先独的,怎么说我们要台独,搞不清楚状况。”“中国人很可怜,被中共欺骗一辈子,洗脑。”

往事并不如烟。1949年10月1日,26岁的李慎之站在天安门观礼台上,度过了人生中极端兴奋的7个小时:威武的阅兵式,领袖的风采,缤纷的礼花和无尽的未来畅想,“躬逢盛典,岂可无诗”,同为文人的胡风在一个月后写下了令李慎之艳羡的绝唱《时间开始了》,但是二人当时都并未想到,接下来要攀登的不是人生中“甜美的高峰”,而是要面临共产炼狱里的血雨腥风。1954年,胡风因上书30万言书而被打成胡风反革命集团首犯,李慎之在反右中被毛泽东钦定右派。

而拒绝蒋介石“抢救大陆学人计划”留在大陆的民国精英们,下场更为凄惨。1948年12月14日,“抢救大陆学人”的飞机在北平南苑机场等候了两天时间,只有胡适、毛子水、钱思亮、英千里、张佛泉等少数著名教授登机,12月21日,第二批被 “抢救”的学人也只有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以及李书华、袁同礼、杨武之等20多位教授。

民国中央研究院81位院士,去台湾的只有李济、董作宾、袁贻瑾、王世杰、傅斯年、朱家骅、李先闻、王宠惠、凌鸿勋、吴敬恒10人;陈省身、李书华、吴宪、赵元任、吴大猷、萧公权、萨本栋等12人远走海外。近60人留在了中共大陆。据中国科学院估算,当时散居海外的中国科学家大约有5000余人,到1956年底有2000余名科学家受中共蛊惑陆续返回大陆,但后来的遭遇令他们始料不及。

院士吴宓,高龄72岁,文革中被逼当众下跪,有人问他身体能不能吃得消,他说:“跪着比站着好些”;钱端升,民国国民参政会的参政员,深受蒋介石敬重,1957年在北京人代会上作了《我的罪行》的检讨,后被打成右派;周寿宪,26岁在美获博士学位,1955年回国,是中国计算机科学的创建人之一,文革中被送到江西鲤鱼洲清华五七干校,被“精神病”,1976年跳楼自杀;钱晋,1944年毕业于北大,为两弹一星的研制作出巨大贡献。文革时被打为反革命特务,当时有两个口号:“会英文的就是美国特务,会俄文的就是苏联特务”,钱晋拒不承认自己是特务,被活活打死。

董坚毅,哈佛大学博士,1952年回国,3年后支援大西北。1957年被定为右派送夹边沟劳教。同为留美生的妻子顾晓颖去探视寻夫,找到的仅是周身皮肉已被割食一空的遗体,仅剩头颅挂在骨架之上。夹边沟劳教人员2800多人,饿死2100多人,死难者掩埋草率,累累白骨外露绵延2公里。

史学家陈寅恪、物理学家叶企孙、地质学家谢家荣、诗人陈梦家、北大校长马寅初、曾国藩孙子曾昭抡夫妇、船舶工程专家王荣璸、漫画大师丰子恺、化学家萧光琰、翻译大师傅雷夫妇、中国航空科学元勋虞光裕、一代词宗詹安泰,等等,这样的著名学者专家的名字还有一连串,无一逃过中共窃政后的政治批斗与各种运动,最后的结局不仅家破人亡,而且名誉扫地,一如陈寅恪临终前一曲《挽晓莹》所描述的:“涕泣对牛衣,卌载都成肠断史。废残难豹隐,九泉稍待眼枯人。”

中共高官子女提前30年实现美国梦

中共崇尚“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血统论,目的是独裁权力的继承不至于旁落外人,中共元老王震曾提出每家两个红二代子女,一个从政,一个从商。整个1980年代,大量的“大院红色子女”充斥各个领域的资本积累前沿,1990年代以后,中共担心红色江山名誉被这帮子孙搞坏了,出台了“建议中高层领导干部子女出国留学”的内部决议,歪打正着,使中共高官后代提前30年实现了美国梦。

海外自由亚洲电台2011年的一篇报导曾援引网民在新浪微博中发布的一条消息:“美国政府统计,中共部级以上的官员(包含已退位)的儿子辈74.5%拥有美国绿卡或公民身份,孙子辈有美国公民身份的达到91%或以上。”

中国民间一项研究发现,中共中央委员当中91%的人都有家人移民海外,甚至加入外籍;中共中纪委成员当中,88%的人都有亲属子女移民海外,如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美国籍)、陈云之子陈元(美国籍)、刘华清之女刘朝英(美国籍)、袁木的女儿(美国籍),薄熙来之子薄瓜瓜、中纪委前书记吴官正的孙女、张万年之子张建国等定居美国,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的儿子曾伟(澳大利亚)……

2010年,中共党校教授林哲曾透露,仅在1995年至2005年的10年内,中共有118万名“裸官”。2012年,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发布的《“裸官”监管调研报告》显示,有近四成公职人员认可当“裸官”,认为配偶子女“可以拥有”外国国籍或者外国永久居留权,其中,高级别公职人员认同的人数均超过半数,分别为53.3%、53.4%、51.7%。2013年中共两会被提出涉嫌、举报持有外国居留权、外国护照、外国国籍的人大代表179名,占代表比例6%;政协委员近450名,占委员比例20%。

无论是留学、移民还是贪官外逃,美国总是中共官员们的首选“天堂”。

2014年,中共国家预防腐败局官员自爆,大陆在过去30年查处涉贪腐的官员人数超过420万,外逃官员人数上万人。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的研究显示,近万名外逃官员携带金额不少于1万亿元。港媒曾报导,有超过7000名贪官藏匿在美国。2019年7月,胡润研究院和汇加移民发布的中国投资移民白皮书显示,考虑移民的中国富人8成(拥有2,900万元人民币财产)会选择美国。

据中共公布的一些不完全统计数据,中国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5,000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其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也就是说91%的亿富豪是高干子弟,他们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

2018年10月份,瑞银集团曾经在普华永道官网发布了一份题目为《2018年亿万富豪报告—愿景家和中国世纪》的报告。该报告中提到,截至2017年,中国共有373名亿万富豪,这些富豪大多来自科技以及零售行业,他们共拥有1.12万亿美元的资产(折合人民币约7.8万亿元),每人资产约209亿元。

维基解密曾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银行大约有5000个账户,2/3是中央级大员。从中共的副总理一级、银行行长、部长到中央委员,几乎人人都有一个账户。

一位网友曾这样描述中共权贵们的“爱国经”:读着德国人的《共产党宣言》,唱着法国人的《国际歌》,对着俄国人设计的镰刀斧头旗宣誓,揣着瑞士银行的巨额账户,拿着美加澳绿卡与国籍,却对老百姓斩钉截铁地说:“我们绝不搞西方那一套!”

塞浦路斯废黄金护照与美禁止党员移民

然而,随着天灭中共脚步的临近,世界越来越不吃中共的那一套了。各国对中共本质已有清醒的认知,中共富豪与党员海外逃亡之路正在被堵塞。

据光华网10月17日引述消息报道说,塞浦路斯11月1日将废黄金护照,中国权贵移民路断。该报道引述半岛电视台8月份发布题为“塞浦路斯文件”(Cyprus Papers)的调查,指近500名中共国富商近年以投资方式获得塞浦路斯护照,其中包括亚洲女首富、碧桂园的杨惠妍,以及多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国企负责人等。该报道称,在该投资移民计划中,中国公民是为数第二多的客户。塞浦路斯2013年推出的“黄金护照”移民计划,承诺只要投资250万欧元(约1215万令吉),6个月内就可以成为塞浦路斯公民。因塞浦路斯是欧盟成员国,拥有该国国籍等于享有欧盟27国居住、迁徙与工作等权益。

中共几十年来利用西方的自由权利来损害西方的自由精神与法治文明,过去7年,美国调查的经济间谍案,90%与中共有关,商业窃密案,2/3与中共有关,联邦调查局局长雷伊不久前说,现在美国每10小时就要调查一起中国间谍案。这种吃着美国人的饭砸着美国的锅的败德行径,不仅引起西方的警觉,也令西方人对中共更加厌恶。

美国国务卿彭佩奥日前宣布美国将在年底前彻底关闭在美所有的中共红色大外宣——孔子学院。同时,美国的教育界、科技界已经加大力度限制中共留学生赴美。据外媒报道,2018年5月至9月,获得美国商务、休闲和教育签证的中国公民比前一年减少10万多人,下降13%。2020年6月份只有8名中国学生获得赴美的学生签证,8 人获得访问学者签证。与之相比,2019 年6月份这两个数字分别是34001和5736。

对此,很多明白中共邪恶真相的华人纷纷留言道:“好好内循环建设你们的祖国,我们这里不需要你们这些一边儿骂美国一边儿要签证还拼死不回去的两面三刀。小粉红在国内,才算言行一致,必须坚持。”“中共国人自身是没有什么原创力的,基本是拿来主义拼拼凑凑,为什么?因为一切要在党的领导之下,第一不能胡思乱想,第二要消耗大量时间和精力和党保持一致,第三私有不受待见,赚钱的也不想分散风险到国外,只要这个结构不去除,基本就是自吹自擂。”

中共在国内将世界的围堵宣传成爱国主义自恋色彩的西方掀起“中国威胁论”“遏制中国崛起”,网友们一针见血地指出:“印度控制着硅谷和美国科技领域,美国怎么不觉得是威胁呢?因为印度是民主国家,印度政府不会像中共那样去让印度的留学生和科技人才到美国去偷,去干那些违法的事。要说反华,最反华的是中共。要说抹黑华人的形像,最能抹黑的是中共。”

10月2日,美国移民局颁布新政,禁止中共党员及其附属机构移民美国,法律人士分析,将有2亿左右的中共党团员今后难以入境美国,更有学者分析,美国下一步将对这些人的家属加以限制,那时波及的人数将是2.7亿人。

另一方面,很多明真相知大局的体制内人士,纷纷争相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索要全球退党服务中心颁发的退党证书,作为自身清白的证明,同时也能助力入境美国,据总部设在纽约法拉盛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退党证书采用实名制,具有法律效应,获得美国官方的认可,可以作为美国移民官所要求的主动退党证明材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