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的感恩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读《父亲的归宿》一文,我想起前十多年前的一件事。

我单位有一副校长,在大法洪传之初的九十年代也曾经炼过几天功,看过大法书。零几年时,我遭邪恶非法关押迫害后回单位上班。有一天她找我谈话,说社区综治书记打电话找我,她给推掉了:“我说某某(指我)很内向,也不会说啥,别找她了。”她又讲头些日子单位退休老教师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关押期满,被派出所接回,不让回家,叫其儿子回去给拿生活费,要送学习班(洗脑班),儿子出门一去不返,没人拿钱。后来派出所只好放老人回家。她边讲着边有些不忍的样子,说老教师在家呆着,警察就上门把人抓走了,关了两年……我当时学法不深,修炼得不好,正念不强,也没给她讲真相。

又过几年,单位黄了,被别的单位吞并,该校长退休,我被迫回家,不准上班。再见校长面就难了,但我心里有一念,想给她讲真相三退。有一次见到她在多人簇拥下,也就没讲。这样就错过了机会。再后来她就突然急病去世,我得知消息后心里一震,也没再想什么。

她去世大约半个月后,我做了一个梦:有两个同事在我旁边唠嗑,说某副校长还没出(殡)呢,打电话问她姑娘咋不出(殡)呢,姑娘回答说等巴黎圣母日出。我把这个梦说与同修,同修说:这不是要咱们帮助三退吗?遂为其声明三退。

后来听说副校长去世前一个月,也曾主动给另一位老同事(修炼人)打电话,问候几句也没多说别的。现在想来是她明白的一面在求救。

为副校长三退不久,我又做了一个梦:我高中时代学校的宿舍,我背靠着墙两腿交叉伸直,坐在板铺上,旁边还有几个同学。这时,只见这位副校长从门外走了進来,径直走向我(面目大变与生前判若两人,但我知道是她),也不说话,低头亲我的脚。我呢,也不觉的惊奇,好像很自然的知道她在感谢我们帮她三退,意念中还让她帮助给某某俩同事讲真相(我讲过没讲通)……

当时从梦中醒来,唏嘘不已,非常感慨,就觉的为世人做三退真的是实实在在的事啊,真的在救人啊。

此事已过去多年,现在写出来,证实大法,感恩师父的无量慈悲。师父讲:“同时在传法过程中,我们也讲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们从学习班下去之后,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这样对我们社会是有益的。其实你已经会做一个好人了,下去以后,你也能做一个好人。”[1]

副校长读过大法书,没能走入修炼,但是始终保持住了内心的善良,也终得大法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0/校长的感恩-413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