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绝境中遇到大法

——我的经历太神奇

更新: 2020年10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二年夏季的一天,邻居来我家串门,对我说:“北京有一个李大师,有大功能,能让雨啥时下,就啥时下。”我一听“李大师”就感到亲切。心里就想:我啥时候能见到这位李大师,我一定五体投地,拜李大师为师。

一、就这样得法了

时隔不几天,我就感觉全身发紧,象是往一块聚,心里非常难受,象有个大磨盘压在身体上,胸部感觉上下不通气,快要憋死了一样。这样持续了六、七天,同时还感觉有只大大的手在我全身上下来回捋。那几天我几乎是不吃不喝。

第八天时,压在身体上的大磨盘没了,相反身体非常轻松,知道饿了,想吃饭了。还感觉有一股强大的能量从头顶灌下来,从脚底出去;再灌進来,再出去,连续灌了好几次。有一天,突然感觉有个东西在小腹转动着,热乎乎的很舒服。

一天晚上,似睡非睡时,我闻到有血腥味,一睁眼,看到丈夫的后背,看到他的五脏六腑。我心想:“我这是怎么了?”吓的我闭上眼睛,不敢看了。过了一会儿,再睁眼看丈夫,他的身体都正常了。从那以后有时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景象。那时的我,冥冥之中感觉有师父在管我了,但不知道是谁。

丈夫脾气不好,我和孩子三天两头就挨打受骂,因此我就有了轻生的念头。一九九六年的一天,被丈夫打了个半死,昏死过去。当我醒过来后就去买了二十支青霉素。

买完药往家走,快到家了,一位高高大大的男子突然把我拦住,温和的问我:“这女子,你为什么想死?”因我那时铁了心,就想死,脱口而出,道:“我就想死,就想死,别管我!”我撒腿就跑,感到后面有人追,跑進了附近的同学家。同学见我慌慌张张的進来,就问:“你咋的了?”我说:“你出去看看,有一男子追我。”

同学出去后,我就从她家后门出去跑回了家。我刚倒上水,还没等把药倒嘴里,就听同学喊着我的名字:“你别犯傻!你死了,孩子还小,怎么办!?我给你丈夫打电话了,他马上就到家。”我一听,就泄了气,没死成。

我不死心,就到庙里去出家。我找到一个住持,说明我的来意。这位住持说:“我看你六根清净,可以出家。但你又不能出家,你必须在家等着走進佛门,因为你有使命和责任要完成,你回家等着吧。”说完转身走了。我回家就想:“人世间的一切我也看透了,什么都不是,就象过眼烟云。一个想死的人,还有啥使命?”想不明白。

就在我走投无路时,妹妹来了,说:“姐,你炼法轮功吧。”我一听,就说:“哪有心炼功?啥也不炼。”妹妹紧接着说:“这功是修炼,不用出家,在家不脱离世俗就可以修佛,而且有法指导。有本书叫《转法轮》。”我听了,心里一震,我马上就想看到这本书。便迫不及待的说:“你快给我看看这本书!”妹妹说:“我也没有,得买,我正在想办法买呢。”我着急的说:“给我带一本。”第二天,妹妹打来电话说:“这书不好买,等等看。”不知怎的,我一宿没咋睡。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公园找到了炼功点,从此,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

在我学功的第二天,炼完功往家走时,就感到头顶上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往起拽我,脚都要离地了。我心想:“这让人看见了,这是咋的了?”想着想着,两脚就象踩着棉花团一样,还看见一个金光闪闪的金箍棒跟着我走。一会儿,我就到家了,我真是喜出望外。

还有一次,也是炼完功到早市去买菜。刚要买,天就阴了,不一会儿,大雨点就下来了。我无意的想了一下:“师父啊!请帮帮弟子,让我回到家,哪怕脚迈上台阶再下呢。”想着,雨就不下了,我就往家走。当我回到家右脚刚踏上台阶,大雨象瓢泼一样下来了,真是和我想的一样,一秒钟都不差。这时,我才缓过神来,那个兴奋:“师父啊!这大法太神奇了!”那时我还没看到《转法轮》这本书,只炼了几天的功。

当我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时,看到师父非常亲切,好象在哪儿见过。听法的第四天,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让我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非常美妙。当我第一次翻开《转法轮》,看见师父的照片时,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流,哭的泣不成声。心想:“我可找到最亲的亲人了,可以回家了。”回忆起那次阻拦我,不让我死的那位高高大大的男子,很象师父啊!

二、丈夫的神奇经历

在我得法不久,有一天回家,看见丈夫在看《转法轮》呢,看的非常用心。我真是没想到,又意外、又高兴,或许他与大法也有缘份。这以后,看到他经常自己在看书。后来他就开始连拉带吐,还胃疼,有时疼的后半夜两点才能睡觉。早上起来啥事儿也没有,还能正常上班。再后来,越来越严重,有时上不了班了,人瘦的都脱像了。开始,我就跟他说:“你要相信师父能救你,但你要上医院看病就去。路,你自己选。”他说:“不上医院。”这样持续了快一年。

有一天,他中午下班回来,刚一進屋,就呜呜的哭,一下就倒在门口,爬到我身边说:“我不行了,你给我穿一身干净的衣服吧。”我说:“你要觉的实在不行了,咱就上医院。但我想真正能救你的只有师父。”他听我说师父能救他,就说:“那你就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播放给我听。”就这样,听完一讲,吃点儿饭,啥事没有了,上班去了。

他走后,我心想:“他也没修炼,只是看看书,还打人、骂人、抽烟、喝酒、打麻将,师父能管他吗?”可在晚上我似睡非睡时,一个声音告诉我说:“某某(丈夫的名字)的身体我给净化完了。”然后给我看到一个形像,是我丈夫上半身的人像,白白胖胖的。这时,我一下就醒了,知道师父真的管他了。

第二天,丈夫真的就好了,一天比一天胖。烟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事后我问丈夫:“你怎么想到看《转法轮》的?”他说;“你刚炼功,我就看见咱家满屋子都是金光闪闪的法轮,我就想看这本书。书里的字都是金光闪闪的,字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有时字还立起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给丈夫讲真相小册子中的故事,一天讲一个。听一段时间后,他说:“把真相资料拿来,我自己看。”再拿回来的真相资料,我就给他看。从这以后,他还跟我出去发真相资料,还帮我在家制作真相资料,还配合我给亲属、他的同事讲真相。他的领导问他:“你媳妇还炼法轮功吗?”他当着众人的面,自豪的说:“炼!法轮大法好!”

丈夫他们干活要喊号子,他的同事说:“咱们就喊‘法轮大法好!’”二零一五年,丈夫还参与了控告江泽民。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很上火,还饥一顿、饱一顿的,最后胃痛。去医院检查,是胃溃疡。住院手术,胃切除三分之二。出院后,象没手术一样,正常吃饭,啥事儿都没有。我知道是师父给他换了一个新胃。

三、发生在儿子身上的神奇事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儿子突然发高烧,不能上班,不吃不喝、昏昏欲睡。头两天,我给他读法,他还能答应着。可是到了第三天,连话都说不了了。全身烫的象个小火炉,体温计在身上一试,马上就走到头。我心里没了底。丈夫说:“上医院吧。”到了医院,就让住院观察。在医院住了五天,高烧一直不退,还查不出原因。

按病危转到市里大医院,经多位医生会诊,确诊是“鼠疫”。医院给检查了心、肝、肺,结果都是衰竭的状态,血糖高到28。第二天,主任来查诊,看见孩子口腔全都是白色,象覆盖了一层硬壳。主任对那些医生说:“这病人可挺严重!”这时我想:“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我修炼,师父会管我儿子的。我不害怕。

第四天的时候,儿子跟我说:“妈,我做了个梦,可真切了。一个护士要给我打针,说打完针就好了。我不让打,就感觉从我的臂部出去一个圆东西。”我听了真高兴。我说:“儿子,咱啥事儿都没有,有师父管咱。”儿子知道大法好,也支持我修炼。就这样,半个月后,儿子平安的回家了。

四、同学见证的神奇

那次我要喝药自杀,阻拦我的那位男子追我到同学家,我从同学家后门跑回了家。

后来同学对我说:你跑到我家说,有一位男子追你,让我出去看看。我出去后,也没看到有人。等我回身進屋时,你走了。可是有一位男子,又高又大,站在屋里问我:“你和那一女子是什么关系?”我说:“是我的同学呀!”这位男子说:“你赶快上她家去,她想死。”说完这话,这位男子就不见了。我就赶紧给你丈夫打了电话,就去了你家。

后来,我的这个同学也神奇的受益了。她得过小儿麻痹症,一到冬天小腿就溃烂。打那以后,她的腿再也没有溃烂过,彻底好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