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改变“自我”的角度再谈手机安全

更新: 2020年10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周围同修有手机被监控的,具体出现的异常情况大致有以下几点:一通话时有回音或者杂音;二不用时莫名发热;三信号不好,有时打不出去电话或者接不到打進来的电话;四待机时间短,一天不到或者一两天就需要充电。

当然,可能还有其它状况,同修可以补充。但需要说明一点:没有以上状况的手机,并不代表没有被监控。

注意手机安全问题已经是一个“老”话题了,但是目前,还是有同修意识不到它的严重性,仍然找借口不注意手机安全,从而可能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手机“帮助”邪恶传递着信息。用邪恶他们的话讲:我们不用出门就知道你们在干什么。

近年我地区出现大规模绑架迫害,被迫害同修中有的使用的是老年机,常年放在那里,做真相材料、同修谈话从不避讳。同修多次提醒该同修注意手机安全,但该同修多年来坚持认为他的这种行为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结果反倒是通过手机暴露了很多信息给邪恶,损失惨重。

目前同修中比较普遍的不注意手机安全的具体表现有:同修之间见面谈话,手机就放在身边,谈话的内容涉及到其他同修的名或姓,涉及到其他同修做什么项目,甚至议论同修生活上的事情等。

而同修不注意手机安全的理由往往是:我这是老年手机;我的手机不和同修联系只和家人偶然打个电话;我换了号或者换了新手机;我正念强你怕我不怕等等。

难道同修在一起谈话把手机随手挪个地方就这样难吗?其实,难是难在同修的那个固有的“自我”认知是那么的强烈,强烈到认为“自我”认识到的那个“理”才是对的。从而别的同修说的话一旦不符合那个一贯的“自我”认知时,就一律否定排斥。

下面我们先讨论一下,我们在修炼路上的各种“认识”或者说自己认为从法中悟到的那个“理”是不是绝对的正确。

师尊讲“法无定法”[1]的法理时谈到释迦牟尼:“他每提高一个层次的时候,回头一看自己刚刚讲过的法都不对了。再提高之后,他发现讲过的法又不对了。等他再提高,他发现刚刚讲过的法又不对了。整个四十九年,他都是这样不断的升华着,每提高一个层次之后,发现他以前讲过的法在认识上都是很低的。他还发现每一个层次的法都是法在每一层次中的体现,每一层次都有法,但都不是宇宙中的绝对真理。”[1]

师尊在讲一个僧人打坐炼功元神到了极乐世界时说:“因为他的层次不够,只能在他这个层次中给他显现出来他应该看到的佛法的体现。”[1]

常人有个词“固执己见”。作为一个修炼人如果 “固执己见”就没有在法理上進步的空间。师尊讲:“人类固有的旧观念形成一套工作、思维方法后,很难接受新的认识”[1]。作为人,思维习惯是很难改变的,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是我们是修炼人,不是普通人,是要逐渐改变“人”的思维为神的思维的,所以就不能固执己见。

修炼是一个放弃“人”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抛弃后天观念或者业力形成的那个假“自我”、在法中不断寻找真“我”的过程。所以在修炼的路上,昨天我们认为对的,今天提高后可能发现是错的,我们只有以法为师不断改变无数的自己曾经认为对的那个昨天的“自我”,法才不断展现给我们层层的更高的理。

有的同修,面对不同意见,总要以“自我”固有的标准做判断,即使是对的但不符合“自我”观念认知的一律给予否定。给人感觉这种同修有点“硬”,不太好说话,甚至有时表现不太善。就是同修的“自我”太强烈,不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或者决定。表面上他对法也很坚定,三件事也从不懈怠,但是,如果同修太固守“自我”,就不是以法为师的修炼,而是按照“自我”的理在修炼。

有的同修,十年如一日做着三件事,对大法真理的追随和走在证实大法的路上即使面对严峻考验也从未改变,志如金刚般坚不可摧。在个人修炼上,反倒非常“随和”的感觉,如有同修指出其哪里不足,从不那么坚持“自我”,用法来衡量对错,不对的地方很谦逊的接受并改正。给人感觉这样的同修心是“软”的,是善的,是同化“真、善、忍”法理的,是不断改变那个不正确 “自我”认知的、不断层层上走的真正的修炼人。

再返回到手机问题上。如果你认为自己的手机是老年机只和家人联系或者换了号换了手机,没问题,这是从人这一个角度这一个层面上的“自我”认知。但是在另个层面,同修来访时,也不管手机有没有被监控,反正师父讲它是窃听器,那很自然的就把手机放到其它房间,心很平静没有怕和顾虑,反而想的是听师父的话,为同修着想和负责。其实这就是在放弃那个原来固有的“自我”、改变以前的那个“自我”的修炼过程。以法为师,改变固有“自我”的那个认知就是在向内找修自己的过程。

文章最后我们重温师尊的一段讲法:“弟子:请师父多讲讲注意手机使用安全问题。 师父:这没啥讲的。你带着个窃听器。不光是间谍、政府,任何人随意的都可以监听你,非常简单。就这么回事,关机和不关机是一回事。我在这讲,你知道中共邪党那也在听呢。”[2]

我个人认为,不管我们的手机有没有被监听,既然师尊在法里面已经明示了手机是窃听器,那么在手机这个问题上,就不能想当然的或者自以为是的认为它有事或没事,从而无视师父讲过的法,让“自我”发挥作用。而是应该为其他同修、为整体安全考虑,理智的把手机放到一边。

本文是个人所在层次的一点认识,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