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熟悉的陌生词儿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共产主义是什么?在中国人的脑海中,这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词儿。熟悉,是因为从小就挂在嘴边;陌生,是因为它如此空洞,如此遥远。

小时候,妈妈说,土豆烧牛肉就是共产主义。长大了,土豆烧牛肉解决了,还有沉重的房贷、养娃,把我压得喘不过气儿。看到隔几天就有娃在家、在学校跳楼,吓得我不敢再对孩子大声说话。那天,看到有个爸爸写了一篇《致尚未跳楼的家长和孩子们》,深有同感,家长恐惧孩子掉阶层,老师恐惧绩效,学校恐惧排名,主管部门恐惧上级,人人都难呀,连成都大学书记都跳河自尽了,这是真正的内卷社会。中国人癌症多,都是憋出来的!

看看人家芬兰,所有的学校教学水平几乎没差别,家长们不用为孩子择校发愁。孩子一天上学几个小时,家庭作业二十分钟写完,中学考试成绩全球排名第一!咱们这是干什么呢?所有人都这么累,成绩还不好,是不是越走越错呀?

我妈吃上了土豆烧牛肉,但得为养老操心。她说,咱这都叫什么社会主义呀?看看人家新西兰,总理和乞丐的退休金是一个数儿,没有高低贵贱,老人进入养老院,所有的费用国家管,连医护人员全程陪护都是国家出钱,儿女根本不用请假。

再看看咱们的老人,尤其是上亿的农村老人,没有养老金,没有社保。有一位农村医生讲过他的亲眼所见,一位脚已溃烂、该截肢的老人,被子女推来后,问完手术费就带老人回家了,老人毫无表情,任由子女安排。很多老人都是这个状态。在农村,丧失了劳动能力和自理能力的老人,经济来源只能依靠子女,生活水平的高低完全取决于子女的经济能力和是否孝顺。看不起病投河自尽,甚至被子女抛弃孤独而死,又何止是一个两个呢?

好事都往微信朋友圈里发,坏事谁也不愿意提。城里人有退休金和社保,是因他们在工厂生产,过去几十年农民交“公粮”,那不也是在参加社会生产吗,怎么到老了就什么都不管了?听说在台湾、日本,不管是市民,还是农民,退休金和社保都是一样的。中国农民到底是翻身了还是被遗忘了呢?

我妈常看微信也“长知识”了,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下班去超市购物,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回家得做饭,英国首相骑自行车上班,看看咱们退下来的领导,哪个不车接车送,住高干病房。封建社会的官员都得告老还乡,只有中国大小当官儿的,到一个地方置一套房,到退休都是好几套房,连孙子的房产都置齐了。

有一天,她突然感慨,原来印度都比咱们强,印度虽然有几亿人没脱贫,有许多人露宿街头,但人家几乎是免费教育,免费医疗。

中国人真是可怜,天天听着共产主义,却要看人家的共产主义;当官的喊着共产主义,却往资本主义国家移民。

记得哪位学者讲过,中国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初期阶段,而是官僚资本主义,说白了,就是共产极权与资本主义的结合,是最坏的资本主义。

总之,共产主义不是咱们这儿土生土长的,到现在也和我们一点不沾边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