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孙金博被调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消息,保定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孙金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审查。

孙金博,男,一九六零年二月生,汉族,河北南宫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作为保定市信访局局长的孙金博就成了中共邪党保定市首届“六一零办公室”成员之一,直接参与组织、策划对法轮功的迫害。孙金博在涞水县任县委书记的七年间,与涞水县“六一零”主任王福才等狼狈为奸,对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迫害。

◎ 二零零二年,涞水“六一零”人员王福才、王术瑞以每月两千元的“转化”费,将涞水镇东关村涞水镇法轮功学员夏洪蕊劫持到涿州市南马洗脑班(对外称“保定法制教育基地”)。

在南马洗脑班,夏洪蕊遭到高学飞等七人的残酷迫害。一天深夜,高学飞等打手把她带进一间密封的房子里。昏暗的灯光下,高学飞抓住她的前衣襟就是一通嘴巴子,其他打手一拥而上,踹倒、踩脚的、踩脸的,蹬脖子的,一顿疯狂毒打,高学飞不断的扇嘴巴,夏洪蕊被扇的昏迷不醒,凌乱的头发被嘴角流出的血粘着,直到三、四天后才清醒。

同年十月,张凤芝被高学飞等四人打得双眼塌陷,不省人事,又把双手、双脚铐在床上。在以后的多次毒打中,张凤芝牙齿被打掉,致嘴变形。被迫害的大小便失禁后,才让家人接回。

南马洗脑班是人间地狱,这里每天都传出打人声、痛苦的呻吟和凄厉的惨叫声。法轮功学员星秀芹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的。恶警高学飞公开承认,我们这里不是监狱,但是我们可以用监狱不敢用的刑罚,比监狱还监狱。

◎ 二零零二年黄历八月,以王福才为首,在涞水县政府招待所四楼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六一零头子王福才等把已绝食二十多天的法轮功学员隗凤兰拉进办公室暴打,边打还边骂。王福才命令妇幼医生强行给隗凤兰灌食,胶皮管一次次的从鼻孔插进去。隗凤兰张大嘴不断的呕吐,痛苦的她不停的惨叫着。

◎ 二零零二年黄历八月底,王福才以每月一千六百元的高薪雇用涿州市南马洗脑班邪恶之徒来强制转化涞水的八名法轮功学员,致使夏洪蕊被当场打死过去;胡昆大小便都被打了出来;五天五夜不许余凤云睡觉,使她晕倒在路上;刘月莲被迫害的呕吐不止;隗凤兰卧床不能起;张凤芝大小便失禁。

自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四年多来,河北省涞水县石亭镇一镇的范围内,就有四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进县公安局、看守所、拘留所。其中有些学员多次被抓,长期被非法关押,最长的竟两年多。

二零零三年五月,法轮功学员焦凤兰被迫害致死。闫河泉被非法判刑十一年,被非法关押在保定监狱。七名学员被非法劳教。闫永、张凤芝、程树立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劳教所。方永珍、张树芹在县拘留所被超期劫持八个多月。

◎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下午,涞水县公安局警察与六一零人员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常振英家中,将常振英与她的三个女儿非法强行抓走。中共人员对其女儿施加高压迫害,强迫大女儿于亚欣和三女儿于亚静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才将其放回。由于二女儿于亚娟和常振英不配合邪恶,被非法关进县看守所迫害。她的丈夫在北京干活。七十多的老父亲被抛在家中无人照顾。家中的电视机、录音机、VCD、打印机、复印机、笔记本电脑、大法资料全部被抢走。

◎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吴彦水含冤离世。他的妻子刘玉敏抚养着一双还不懂事的儿女。二零零二年深夜,一群警察翻墙越院,撬开窗户窜到屋里,强行绑架连鞋都来不及穿的刘玉敏。怕她的儿子反抗,把孩子按在水泥地上紧贴地面,致使孩子呼吸困难。女儿哭喊着不许他们把妈妈带走,警察掐住她说:再喊,把你也带走。

爸爸被迫害死,妈妈又被绑架,两个孩子为了糊口不得不辍学去做童工。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流离失所才回家不长时间的刘玉敏,再次遭到绑架。当天下午一点多,政保股戴春杰、六一零头目王福才带领恶徒再次绑架了刘玉敏。

◎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涞水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戴春杰、六一零头目王福才及十几名便衣警察再次闯入赵喜良家强行绑架赵喜良。二十七日,赵喜良的妻子刘金华和两个外甥女红宝、红雨去公安局要人,被公安人员毒打,分别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六天、七天。

此前不久,六月六日下午三点多,警察戴春杰带着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闯入赵喜良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土匪打劫似的不容分说屋里屋外乱翻近一个小时,抢劫了赵喜良的大法书,私人笔记本、记事本,并把赵喜良绑架关押。涞水县大法学员赵喜良几年来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累积达四年之久。

◎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四日,河北涞水县宋各庄乡王各庄岭地带六名法轮功学员被恶徒绑架,她们是涞水县石亭乡高村的常振英、殷玉兰、代凤婷,涞水县石亭乡板城村董艳君,涞水县石亭乡石亭村李殿福,还有刘香云(不知是哪个村的)。

◎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正月初四)下午,涞水县法轮功学员李振方、曹继伟行至娄村乡宋各庄水库路段时,被娄村乡干部非法搜身,并掠夺大法资料,恶警抢走现金五千八百元,及随身物品价值三千多元,同时将二人殴打致浑身是血,昏死过去,随后绑架至娄村乡派出所,后转至拘留所。次日娄村乡派出所恶警又绑架了胡家庄大法弟子刘月莲,并非法搜家。

◎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恶警们绑架了吴殿华。

涞水县委书记孙金博受中共邪党的指示,以十月一日、奥运和中共十七大召开为借口,对涞水县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迫害。

◎ 二零零七年,夏树芹散发真相资料被南关村一村民构陷,被绑架到涞水公安局,遭非法审讯一夜。后夏树芹被转到涞水镇派出所,自那时起派出所警察便三天两头到她家中非法搜查,时不时就把她叫到派出所问话、照相。长期恐怖高压下致使这个老实巴交的人精神萎靡不振,最后瘫痪在床,靠家人伺候。二零零九年正月初六,年轻的夏树芹在被迫害中离世。

◎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涞水县“六一零”主任王福才带着三个警察,着便装,开一辆吉普车直奔王村乡赵各庄村张秀玲家,翻墙而入,没走到房门口,一人就抄起一块砖头砸向窗户。他们把所有门窗、家具上的玻璃和部份电器捣毁、击打。张秀玲和老伴被逼流离失所,在长期的恐惧中,六十多岁的张秀玲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

◎ 曲建国,男,时年十六岁,涞水县私立学校的一名中学生,学习优异。二零零九年六月,曲建国被确诊为“骨癌”。家里倾尽所有家产治病,学校师生为他捐款,乡亲出钱资助,十五、六万元花掉了,病情没有好转。法轮功学员告诉曲建国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又通过学炼法轮功,没吃药打针腿竟然神奇般的好了。

《中学生走入法轮功,跨越死亡线》一文在明慧网刊登后,保定“六一零”人员出动四辆警车堵在他家,一大帮警察站在大门口。曲建国和父母被单独审问,是不是炼法轮功好的,他们一五一十地回答,确实是修炼法轮大法好的病。保定“六一零”无计可施,就给涞水县教委施压。曲建国所在学校、班主任,强迫他在“六一零”早已拟好的一份文件上签字,叫他声明不是炼法轮功好的,被拒绝。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河北涞水县邪党县委书记孙金博在奥运期间为死保自己的乌纱帽,多次召开由政法系统、各科局、各部门负责人参加所谓保稳定会议,把迫害法轮功作为重点的重点。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层层监管,分片监控。

孙金博和县“六一零”头目王福才下令对涞水县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查、大抓捕,他们的口号是抓三百、劳教三十、每人勒索最低两千元。同时通过电视宣传发动民众举报法轮功学员,每举报一名法轮功学员给黑钱二百元至一千元不等。

奥运期间,涞水县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洗脑迫害。恶警在绑架过程中,不顾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安危,只要有口气就抓。

河北省涞水县邪党政府书记孙金博、“六一零”王福才、公安局戴春杰对法轮功学员刘秀凤的迫害涉及七个家庭,二十多人。

◎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凌晨,涞水县“六一零”头子王福才带领涞水镇不法官员及涞水镇派出所警察一行二十多人,来到受涞水邪党严重迫害的刘秀凤临时居所,进行非法搜查、抢劫、绑架,致使刘秀凤当场昏迷休克。“六一零”头子王福才全然不顾,仍叫其手下抢劫刘秀凤财物,并将昏迷不醒的刘秀凤抬到涞水县拘留所关押,在非法关押期间刘秀凤脑血管、心血管出现危险状态,多次昏倒在拘留所的大院中,在雨中抽搐而无人过问,在家人强烈的要求释放下,王福才仍命令非法关押。

刘秀凤被绑架后,刘秀凤的哥哥刘秀河家遭到涞水县赵各庄镇邪党镇政府及派出所警察的两次非法搜查、抢劫。

七月十日下午,涞水镇派出所五、六个警察非法闯入刘秀凤的妹妹刘秀红家,对刘秀红实行暴力,警察揪住她的头发连拖带拉强行绑架,过程中致使刘秀红心脏病复发,她丈夫也被警察用手电筒(警察特用大号手电筒)将头砸破一道口子,女儿的胳膊被警察揪伤。七月十四日涞水镇派出所再次对刘秀红进行绑架,警察从医院直接将刘秀红劫持到涞水拘留所。

刘秀凤的妹妹刘秀英家,也遭到涞水县赵各庄镇恶人恶警的非法搜查。

河北省涞水县法轮功学员王术芹控诉县委书记孙金博等。涞水县涞水镇东南租村农民王术芹女,四十岁。她在具体事实和理由中说:我和丈夫信廷超所信仰的法轮大法是正法,通过修炼我们全家人受益匪浅,以涞水县委书记韩亚生、李老铁、孙金博为首的涞水县各级中共邪党组织为了剥夺我们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与修炼自由权,对我们采取了精神上、肉体上、经济等方面的迫害,但是,我们既没违法也没犯罪。

进入二零零八年七月,涞水邪党县委、政法委六一零,借奥运召开之机,昼夜不停的抓捕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除了非法劳教的以外,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的还有刘秀凤、张国华(八月七日张国华的妻子牛庆云也被绑架到洗脑班)。

涞水靶场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有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而且各乡、镇政府、派出所仍在昼夜不停的抓捕、抄家,他们把抓捕抄家法轮功学员当成了捞取政治资本、勒索钱财的好机会。

刘秀凤、李秀玲、王秀兰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写控告状向检察院控告邪党县委书记孙金博和县“六一零”头目王福才。他们邪党恶徒怕有更多的人起来控告,就把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劫持到打靶场。王福才指使“执法大队”恶警把男女法轮功学员关在一个屋里,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吃凉馒头,喝凉水,菜是白水煮洋白菜,洗凉水澡。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郭福云、张庆春、夏洪民、夏树龙、曹小玲、赵雅平、陈淑婷、乔永福、常振英、赵淑玲、苏振花、唐凤华、邱月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