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被撞后无恙

更新: 2020年10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二日早晨,我骑着自行车到菜市场买菜。在回家的路上,行至人行横道线中心时(没有红绿灯),被右前方飞驰而来的一辆小轿车撞上。“当”的一声,汽车的前保险杠撞在自行车的脚踏板上,车头撞在自行车龙头把和菜筐上,我被从自行车上抛出,横躺在马路中间,后背着地,身子动不了了。

我当时脑中闪出一念:“我是金刚不坏之体,不会有事。”马上心中连念三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自己从地上坐起来,伸了伸脚,活动自如,只有左手拇指在流血,手表完好,双手、小臂轻伤,右小腿擦伤有血、腰部麻木。当时正赶在上班的时刻,我不能久呆在那里,会阻碍交通。我用力爬了起来,扶起自行车,捡起菜,推着自行车往路边的花池旁走。

拍摄肇事现场的女警察和司机叫住我,说马上到医院体检,同时通知家人到场。司机告诉我她叫小杨,三十二岁。她说:“因为汽车挡风玻璃被喷雾车喷满了水珠,挡住了视线,到看见人时,已经撞上了。当时我被吓懵了。”我说:“我们今天有缘相遇,可能是让我告诉你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保平安的事。”小杨说自己是团员,丈夫是党员。小杨给我家里打通电话后,赶忙推着自行车去修理。我儿子到场时,小杨推车回来说:“自行车修好了。”儿子试了试,不能骑,只能推着走。当时只是换了两个脚踏板,把坐垫扶正了。

大家都急着叫车去体检,小杨要求到中医院看骨科。在中医院,做了CT、B超照像,没查出问题。医生要开外伤药,我说:“不用,自己会恢复。”医生说:“以后再来复查。”小杨写了张纸条,把车牌号、电话、姓名留给了我。我带上片子走出了医院,小杨小俩口叫出租车送我们到小区门口,小杨还急着去超市买营养品和水果给我。

走回到四楼家中后,我开始调整自己。当时坐着、躺着都不行,只能用棉被垫着,靠在床头半坐半躺。回想刚才那惊险的一幕,看着小轿车挡风玻璃上的水花闪光耀眼,车象飞箭似的直奔而来,只听“咣”一声,我躺在了地上。夺命的险境让我想起那天做了错事:那天我没去集体学法,去参加了一个不该参加的重阳节活动。大法是命根,自己弃命根,招来了夺命的难。

我决心归正自己。先是反复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整点发正念。早晨半坐着炼了动功。静功炼完后,能坐起来了,就坐着读《转法轮》。学完一讲后,又增加一次炼动功,站不起身子,就靠在墙上炼。上、下午每学完一讲法,都加炼一次动功。第一天炼一个小时的动功,炼抱轮时,小腿和脚痛的跳。后来加炼一个半小时动功,反而轻松了。就这样,三天后,我可以自己走下楼了。

十月十五日,我叫儿子给肇事司机发了个短信:“小杨,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只要心存‘法轮大法好’,生命就会有美好的未来。”

到了第八天,我和儿子推自行车去修理,步行了四十分钟,找能修理折叠车的师傅。到了修车店,告诉师傅自行车被汽车撞了,要全面检查。让他先修别人的车子,我的放在最后。修我的车子时,车筐、手刹支架、车锁、坐垫、后支架、大弹簧全要换。在拆换配件时,修车师傅三次跑回家取零件。其间一个中年男子骑个自行车跑三趟到这里,看师傅没在,就转圈找。第三次转回来时,我说:“你别走了,修车师傅回家取弹簧去了。我的车马上就修好了。”小伙子说:“是修你骑的车?”我跟他说:“自行车被汽车撞了,今天专门来修车。”

小伙子听说撞汽车了,就追问起来。我说:“自行车撞坏了,人没有事。”他得知我过了年就八十岁了,感到惊讶。我说:“自从一九九五年一月修炼法轮功以来,我与医院和药物都不打交道了。谁信法轮功,谁受益;谁炼,谁有福。你看被汽车撞了,自行车坏了,人却好好的。”我问他:“有没有炼法轮功的人给你讲过三退?”他说:“岳母原来就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以后,国家不让炼就不敢炼了。后来信基督教,现在一身病。胃病、关节炎,长期吃药,经常住院。”我说:“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都炼法轮功,你回去叫她炼。”他说:“看你好精神,岳母岁数比你小的多,身体那么差。好,我回去叫她再炼法轮功,我也要炼,法轮功是好的。”

自行车终于修好了,这次修车共花了一百二十四元。十天后,我骑着自行车上街证实法去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