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梦醒 缘归大法

——写在得法一周年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04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一九九八年七月,母亲因疾病缠身,在邻居的热心帮助下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也因而听闻佛法。那年我六岁,听母亲说,当时母亲每天早上去当地百货大楼门前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带我参加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交流。我总是在一旁安安静静的一边听一边玩儿,很安静,从来不会去打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原来平静祥和的日子被彻底打破了。所有媒体和宣传工具一边倒的污蔑大法,母亲和其他大法弟子一下失去了堂堂正正修炼的环境。此后,警察多次来我家骚扰,亲戚朋友出于对邪党的害怕,也善意的劝母亲,在家“偷着炼”。但是母亲没有退缩,而是勇敢的站出来,走向了北京,走上了堂堂正正证实法的路(这是多年以后我才明白的,当时只知道我妈妈不能在我身边照顾我了,并不知道为什么)。而后母亲被非法关进劳教所。

与母亲分开的日子里,我好像变了许多,变的胆小,变的麻木,变的自私。每每有人问起是否思念母亲,我总是嘴硬,说“不想”。母亲回家后,我与母亲产生了隔阂,埋怨她当时不该抛下我,总是因为一些小事发脾气。母亲因为觉的对我有亏欠就一直迁就着我。就这样,我慢慢地长大了。

我按部就班的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同常人一样在工作生活中追求着名利和世间享乐,想要轻松体面的工作、知冷知热的伴侣、听话懂事的孩子,但是我的生活并不如愿。不知为什么我这样努力的生活,仍然事事都难如意。因为对利益的强烈执着,我几乎没有休息日,比别人多做很多工作。由于工作原因导致声带过度疲劳不能发声,打针吃药花了很多钱,去外地专门找名医诊治也没根除这个顽疾。而后又因为教学事故摔坏了腰椎,需要卧床静养,不得不放弃了这份工作。后来遇见了我的先生,他看起来礼貌谦和,本以为他可以体贴待我,包容我偶尔的任性。没想到这也是一片痴心妄想。他脾气急躁,动辄发火,有时甚至歇斯底里,根本不会包容体贴,即使做错了事都不许对其批评,还振振有词。我对于幸福美满家庭的幻想又一次破灭了。

婚后一年,我们的女儿出生了,我再次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想要全身心投入其中。却不知女儿自出生就十分难带,常常整夜哭闹。我的先生因工作原因常常出差,我一人面对这样那样的情况不知所措,无人依靠。这身体与心理的双重折磨似乎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眼前的一切让我陷入深深的绝望。我原是一个内向的人,有任何情绪都会压抑在心底,若有天超出自己的容纳量,就会彻底崩溃,走向极端。我时而大哭,时而大喊,那种望不到边的绝望让我觉的生活没有任何的意义。

二零一九年八月的一天,母亲告诉我她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中她回头看我,却发现梦里的我不再是我了。不知为何,我那颗迷失的心被撼动,突然明白:我该学法了!

虽然从来没复习过,大部份《洪吟》的内容我仍能不假思索的背诵,这是又一件很神奇的事。原来师尊一直都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我立刻从消极的情绪里走了出来,每天在照顾孩子、打理家务之余抽空读师尊的著作《转法轮》(多年前看过,但是从来没往心里去)。

通读《转法轮》,我终于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当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做人,就是让你返回去。”[1]几天后,我突然感到后腰阵阵发热,当天晚上腰就不痛了。这真是久违的感觉啊!两周后我的嗓子开始痛,像刀割一般,就连咽口水都很难受。我明白这都是师尊在为弟子清理身体呢,这个状态持续了一周,我的嗓子再也没有痛过。

二零二零年一月末,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肆虐,一切工作全部停滞,全家七口人都被隔离在我家这个小房子里,这样度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先生一家不支持我修炼,因此两个月没有及时学法炼功,我自己感觉到心性一落千丈,与先生发生意见不合的时候,就想争个谁对谁错,甚至语言里夹带着讽刺挖苦。当时根本没有想起来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无条件的找自己。事后明白了,也体会到了不间断学法的重要性。

到了三月末,疫情出现缓和,先生和公婆陆陆续续离开了我家。我心想终于可以继续学法了,一定要把错过的加倍补偿。这时师尊点化我,我预见有很紧急的事情将要发生,于是赶紧打包行李,准备带着孩子跟母亲回老家住一阵子。这时我想起了同小区的几个同龄孩子的妈妈,平时生活中都对我很照顾,我想要把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告诉她们。虽然我没有经验,但是我心生善念,师尊便给予了我智慧,我迈出了讲真相、证实法的第一步。临走前一天下午,一口气劝退了三个家庭。

回老家后一周,中国大陆武汉肺炎疫情开始出现反复,我家所在的城市又出现本土病例。到老家以后,生活重新建立了规律,按时起床、休息。每天与母亲一起学法,交流心得。在交流中,两个人通过分析自己和对方对某事的看法想法,彼此都得到了明显的提高。(在我指出母亲哪里哪里做的不好的时候,师尊不止一次点化我:指出别人错误的时候别忘了找自己,帮别人就是帮自己。)

这几个月中,真正开始了实修,而不是原来停留在理论基础上。女儿的脾气很急躁,经常因为小事哭闹不止,通常我都能放平心态。但她有时实在无理取闹的时候,或者做错事多次告诫无果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了,大声训斥她或示意要打她。其实那已经就是动了气了。后学法时读到:“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1]立刻明白了教育孩子要用大忍之心,我要利用好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此后,女儿再无理取闹,就能保持祥和的心态了。

六月初的一天,我观看了新境界影视基地的电影《为你而来》,三个多小时,我泪流满面的看完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众神为助师正法,不畏下世险恶,毅然随师尊降临人世。在迫害中,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当“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天安门拉开的时候,当大法弟子喊出“法轮大法好”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了母亲当年走出来的原因,明白了这背后需要多大的勇气,这意味着将要失去家庭、金钱、自由甚至生命!我的灵魂受到了震撼,这不是常人执着于情而流下的伤心或者感动的泪水,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洗涤。

今天就是得法一周年了,回顾这一年走过的路,跨过的关。心中不免感慨,若早得大法那该多好啊?是不是人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后读到:“缘已结 法在修 多看书 圆满近”[2]。明白了我要安心修炼,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

千年轮回,红尘梦醒,缘归大法,慧者心清。千言万语道不尽感恩,深深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同时愿所有大法弟子都能珍惜这万古机缘,精進勿怠。个人体会,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安心〉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