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中得师父救度 迫害中传真相救世人

更新: 2020年10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得法修炼的。那一天,我在去医院的路上遇到堂姐,她得法后传回娘家来,我也有缘得了法,我将自己的修炼故事讲出来,以谢师恩。

一、苦难中得师父救度

我的家乡那时候很穷,缺水,交通不好。人均3.5亩土地,只能维持基本生活,看不起病、吃不起药,那是千真万确的。我出生在一个没有温暖的家庭,从小就为父母省钱,只能穿姐姐的旧衣服,父母重男轻女,七个儿女,四姐妹都只是认字就不能再接着读书了,等长大时才学会找钱、用钱,才学会简单的计算。

生活条件差、没有营养,我的身体没有抗病能力,后来我的女儿也和我一样多病。我带着两个孩子,没有收入,靠丈夫一人支撑着一个没有房子、没有土地、没有钱的家,一贫如洗,大人有病不敢看就挺着,只顾得孩子,很多时候是欠钱。周围的人没人同情我们,只是笑我们没有本事。天长日久,我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不信的人,不爱说话、不与人接触。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和周围十几个人一起学炼了师父的五套功法,还得到一本书,是师父的《美国讲法》,消息传开后,又来了一些人,后来有二十几人一起学、炼。

不长时间,师父把我身上的好几种病都拿掉了,其他的学员每天都有说自己身体好了的,大家特别愉快。大家的同感是好神啊,做好人特别好,我们要好好的炼。我变的无病一身轻,出出進進还哼着歌儿,和人在一起也是笑呵呵的,我自出生都没有过那样的开心。

炼功才三、四个月的时间,师父在我家人身上显现的神奇事,给我很大的鼓励:丈夫的习惯性头痛好了,女儿也很少看病。有一天晚上,我炼功回家,儿子发高烧,我问他爸,为什么不管管孩子,他说你怎么不管?原来丈夫是生我的气。我挨着儿子就睡了,一觉醒来,儿子不发烧了,好了。那时候,我没有悟到是师父为儿子消了业。还有一次,丈夫骑自行车两次翻下河,没有出现危险;骑摩托车四次掉下沟,一次从公路桥上翻车,人都没有受伤,车没有受损,别人夸他运气好,我说你有神仙保护。

一九九八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这段日子,是我有生以来最美好最幸福的日子,学法、炼功,认真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先想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人宽容、无私,这是很开心快乐的事。

一次我去买苞谷面,店主多找给我四十元钱,我回家后发现了。立即退回,我告诫自己,就走修炼路,让自己成为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

二、迫害中传真相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和邪党相互利用疯狂打压迫害大法,我们当地的形势也非常严峻,学法炼功点被取消,很多学员的书都被抄走,同修中还有被绑架、抄家、送入监狱的,有的在家里被迫害后在压力下含冤去世了。世人都不知道邪党的罪恶,更不知道邪党在用谎言欺骗世人,仇视大法,更裹挟世人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邪党这么做,不仅是邪党自身犯下天大的灭佛之罪,更牵连受谎言毒害的世人在天灭中共时给邪党当陪葬,邪党正是在毁灭人类。我有责任告诉他们事实真相,救他们。

我们两个同修第一次去发真相资料,有人看到真相明白后,就同情大法被诬陷,告诉我们共产党手辣心黑,要注意安全,我们谢过这些好心人继续前行。没有想到我们有一份资料送给一个队长,他打电话叫来了镇派出所一车人来抓我们。师父借一个老人的口点化说:“你们回不去了,到我家里来吧。”我们说:老人家,我们能回去,不麻烦你了。我们就互相提醒,在这条路上只要前面有小车,我们就不要靠近。没有走多远,前面就有一辆车,我们赶紧到桑树林里躲避。有两个人下来,对车上的人说:这两人跑不了,是骑的自行车。我们一惊,他们就是说的我们,仔细一看,那人穿的警服。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把剩下的资料藏起来,躲在树林里不出声。这时天上很明亮的月亮也被云遮住,差不多半小时,他们见不到人,大声的自责说,以后不要鬼使神差接到一个电话就跑冤枉路。等他们走了,我们在他们后面也回家了。

师父又给我们安排了一位同修来配合我们,我们三人,都是走路出去发资料,不管多远,走不累,也有伴。有一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一个同修突然说,山顶来了汽车,我说你真逗,山上没有公路,哪来的汽车呀?是的,那亮灯是从山顶照下来的,亮晃晃的把我们三人送到家就不见了。我们都悟到,是师父给我们在照路。师父呀,我们才做了这么一小点事,您就对我们这么好。

我们三人继续出去发资料、送光盘,贴真相粘帖,这次又被恶人举报,把她们俩人抓走了,我骑自行车错开了。她们是步行,所以错不开,我那时不懂正念对待,也不知道求师父。我怕得躲到人家房屋后面,一下来了三只狗咬我,那一刻脑子里生出一念:师父,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我真是六神无主,师父我该如何是好?我把狗打出去,我也出来了,赶紧打电话通知两位同修的家人去派出所要人,当晚十一点,两位同修被接回家了。

两位同修有一段时间有了怕心,我就一个人去做,用下乡卖黄瓜做掩护发资料,还是被恶告,这次是村书记举报到乡武装部。两个人骑摩托车来抓我,我那天黄瓜卖的特别快,一百多斤一会儿就卖完了,我骑车回家,那俩人到我卖黄瓜的地方找我,我已经走了,又是与他们擦肩而过。队长到我家来看我在家,就回了一个电话说她没有去卖黄瓜,在家里。我的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我。弟子有信心做好该做的。

二零一三年我搬家后,师父又给我安排了一个老同修,我们俩配合的好,救人力度也不错,我的车轮,她的脚步一直向前迈。我们在一起学法,一起配合救人,一个讲,一个发正念,一个送真相资料,一个劝三退,很是自然,那些得救的世人有人说我们是母女俩,我们心里感谢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圣缘。

还有很多有缘人等着我们去救。一定要修好自己,做好救人的事。

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