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所长段和平遭恶报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据内蒙古消息,原内蒙古自治区图牧吉劳教所所长、内蒙古自治区戒毒管理局局长段和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段和平,男,一九五七年七月生,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任内蒙古自治区图牧吉劳教所中共党委书记、所长;二零零四年二月,任内蒙古自治区劳动教养(戒毒)管理局副书记、政委;二零一二年五月,任内蒙古自治区劳动教养(戒毒)管理局副书记、局长。二零一七年九月,退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之日起,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几乎全部都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扎赉特旗的图牧吉劳教所就是其中一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当时的段和平已经是该所的党委书记、所长了,为向党妈表忠心,图牧吉劳教所又提出了血腥口号叫做;“不转化就火化”、“炼法轮功的打死一个埋一个”。

当时,被非法关押牧吉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少则几十、多则上百名,非法关押的主要是来自内蒙古东四盟市(呼伦贝尔、兴安盟、通辽、赤峰〕的法轮功学员,也有北京一些法轮功学员被转到此劳教所。由于当时图牧吉劳教所劫持的众多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不屈服,中共从呼市派来了一科长坐镇,段和平就指责政委朱吉君手段太软,才达不到上级要求的所谓“效果”,还狂言为了“转化”打死几个人算什么。朱吉君因此受到批评,被退到二线工作。

段和平就此接手了朱吉君的工作,亲自坐镇指挥,给恶警孟庆财(此人曾先期到北京学习了马三家等劳教所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和刑具使用,包括上绳、不让睡觉等)配置新的电棍和手铐等多种刑具,开始了灭绝人性的迫害。他们从底楼开始,挨个给法轮功学员上绳,有的被上3、4绳。

以下是段和平任劳教所所长期间推行的灭绝人性的部份酷刑与虐待。

1、“上绳”

用很细很结实的绳子,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反绑到背后,再五花大绑把胳膊和肩膀使劲往一起拽,再用牙刷给绳子绞劲,绳子都勒进肉里。几个小时后松开,两个人拽胳膊往两边抻,然后再上,有的法轮功学员一连竟被上了五次。法轮功学员王占祥(赤峰)上绳中当时腰椎被折断,下肢失去知觉而瘫痪。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2、毒打、多种体罚

恶警拳打脚踢,侮辱谩骂,利用犯人作监控人员,手里拿根竹棍,有一米长,随时看法轮功学员不顺眼就抬手抽打,嘴里还不时地传出骂人脏话。用鞋底打学员后背。

恶警苏红只因法轮功学员贾海英被子没叠,就一口气连打贾24个嘴巴,致使贾牙齿松动、腮帮子皮开肉绽,最后发心脏病昏倒在地,贾海英已卧床三个多月。恶警王桂荣因法轮功学员季云芝坚持说了“大法好!师父好!”就被她踢倒导致肋骨骨折,后又被两个男打手抓头发拖到办公室用高压电棍电了两个小时,最后小便失禁,导致法轮功学员季云芝下肢瘫痪。

犯人骑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连打带掐、带拧的,坐得学员胸前呼吸困难,身上伤痕累累,乳房、大腿、胳膊上青一块黄一块的,出工上不了车,碰一下都疼痛难忍。

罚站、罚蹲,蹲下之后,手不能碰地上;还有撅着,蹲着闻尿桶;站到外面冻着,穿三角短裤,冬天也这样干;骑马式,脸被打得变形;在操场上不停地走步、跑步。强制头朝下撅着,支撑不住就用膝盖顶学员脑袋。强制法轮功学员在夏天的太阳下暴晒上几个小时,有晒抽、晕倒的,警察看到却毫不动心。

3、电棍电击

法轮功学员范小丽因拒绝唱给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红歌被二中队队长罗尽芸用电棍触击后抽搐不能行走。法轮功学员王春艳因坚持炼功遭到警察群打电击后下肢不能动,警察那仁花、刘秀华、扬杰还高声叫骂:“不能走,就给我爬!”

法轮功学员国秀英、杨春香、王秀杰、王春艳、赵桂存、张秀霞、李玉梅、王淑芹、周彩霞、王秀芸、翟翠霞、赵吉芹、张凤兰、王立芹等人因炼功被电棍打,三四个警察群打一人,拳打脚踢同时把学员衣服剥光用高压电棍击打王淑芹、国秀英、付桂英等人的脖子,付桂英被电得满脸全是红痕,脸肿得都变了模样。

4、强行灌食,对绝食抗议者野蛮灌食、灌盐水、灌辣椒水

二零零二年一月三日,劳教所三中队七名法轮功学员针对各种迫害,要求正常炼功,开始集体绝食,陆续又有其他法轮功学员绝食。在这期间,每两天被灌一次(插鼻管),不足二两奶粉,有时里边加泻药,加很多盐,灌完胃就疼,有的吐出来。

5、长期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

二零零二年六月上旬,劳教所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杨东,开始几天是一天天站在办公室,过几天,就让杨东站在大厅里邪恶的标语前。又过几天,就听见他们喊叫声,见到杨东的脸肿了,以后天天见了脸肿得不象样。后来天天在百米之外的操场上劳动都能听到他们狼嚎鬼叫地折磨杨东。再后来,恶警就不让杨东睡觉了,一天24小时不让睡觉,杨困了,他们就用针扎、用水浇。

6、长期吊铐、只能脚尖着地,用手铐把人吊在铁窗上、暖气管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法轮功学员刘贵祥因炼功被狱警吊在库房,只能两脚尖着地,全身汗水象水洗一样。狱警指使“包夹”对刘贵祥狠毒地拳打脚踢,刘贵祥多次被打昏过去。“包夹”用棒子打,用木板子砍,为防止喊出声还把他的嘴用布堵上。

在严管队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潘振起老人,要求炼功,被吊铐在库房行李架上,后来转到小号里铐着,四个多月,一直到释放。

被严管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王志臣炼功,被吊铐在库房行李架子上,用铁丝捆住,用袜子、卫生纸堵嘴,灌尿,小白龙(白塑料棒)打脑袋,在很冷的天让他光着脚站着,在他站的地上浇水,往裤子上浇水。用手指弹眼球,往头上扣水桶,用衣服裹头,往伤口抹大酱,把他身体当沙袋练拳、练脚……库房里、小号里,一直折磨41天。在库房期间,法轮功学员拿行李都不让进,只能让其他人替拿。怎么折磨的,他本人有的也不清楚,因为他被折磨得精神失常了,这都是后来从一些劳教犯人那知道的。

7、非法出工体罚

在不公的对待下,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但白天他们被迫照常出工,干重活。有的绝食九天还背上100多斤重的化肥袋子,还要受多种形式的处罚,如围着操场跑90圈。只要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就黑天白天的折磨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夏天,法轮功学员被迫后半夜3点半起床,晚上9点休息,实行超体力劳动。冬天活少,劳教队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200多亩地的苞米,有机器不用,十二月份大冷的天,让法轮功学员们坐水泥地的操场上用棒子打。

8、用钢针扎

大队长郭颖(女)唆使其部下各中队长及恶警,对被非法劳教的女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酷刑:高压电棍电、用手铐把人吊在铁窗上、皮带沾凉水抽、钢针扎、掐大腿根、头朝下撅着支撑不住就用膝盖顶她们脑袋;夏天强迫长时间曝晒等。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酷刑摧残,有的被吊得好长时间抬不起胳膊,疼痛难忍;有的好几天走不了路,爬着走,扶墙站、扶墙走,连上厕所都非常困难。

凡是被关押进内蒙图牧吉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无一幸免地要受到劳教所的强制转化折磨,逼迫写“三书”放弃修炼,不服从者就遭到各种非难与折磨、致残、致疯、致死。呼伦贝尔市47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恒友于二零零二年九月被劫持进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在那里被折磨得极度的虚弱,不久便被迫害得卧床不起,生命垂危。直到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王恒友才被释放。由于内伤严重,王恒友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含冤离开了人世。


王恒友含冤离世

自从江泽民流氓犯罪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劳动教养迫害开始,内蒙古自治区劳教局便成为迫害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的指挥部,邪党大小官员不停的流窜于东部的图牧吉劳教所、中部的呼市女子劳教所和西部的五原劳教所三座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之间,很多次迫害事件都是由劳教局策划指挥,甚至亲临劳教所现场督导撑腰。正是因为有劳教局这个所谓“上级”的指示怂恿,各劳教所的恶徒的迫害行径才更加肆无忌惮,并且持续十三年之久,直至劳教制度解体。段和平就是踏着法轮功的鲜血跻身至内蒙古自治区劳动教养(戒毒)管理局局长的位置的。

在劳教所解体七年、段和平退休三年后的今天,段和平被中共卸磨杀驴、绳之以法,这是他迫害法轮功的报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