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向阳检察院与法院勾结 迫害善良民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五日】检察院与法院本应该是维护公正的法律机关,然而黑龙江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检察官与向阳区法院法官,罔顾法律,检察院不仅不监督公安的行为,为了起诉法轮功学员,还不断让办案的公安机关对法轮功学员拼凑所谓的“犯罪证据”,不但陷害好人,还与法院勾结,利用自己的职权谋取个人私利,制造冤假错案,失信于民众。

二零一九年七月,佳木斯市地区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构陷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件”都归属到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与向阳区法院办案,基本都是检察院公诉科长李利锋与法院刑庭庭长宋涛办理,他们利用家属急盼亲人回家,对迫害充满恐惧和无奈等心理弱点,以减刑或判缓等为诱饵,唆使家属解聘维权律师、挑拨离间,勒索钱财,暗箱操作,为了掩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推卸罪责,从而千方百计的阻挡律师介入案件。

案例一:七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兰,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下午在家中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儿女们看母亲年纪大,怕在看守所坚持不住,就找佳木斯市检察院李利锋,开始李利锋以傲慢的态度对待家属,后来通过关系打点,慢慢的家属有了接触她的机会,李利锋就与法院宋涛合谋,利用家属让老人能尽早回家的心理,给家属出主意,告诉家属在开庭时怎么配合法院说话,并且要认罪悔改,就以判缓的形式回家,从中大量勒索钱财,明码标价就是几万元,还不算其它打点费用。

案例二:法轮功学员车锦霞,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被绑架,然后被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警察酷刑,惨烈的迫害,使车锦霞体无完肤。家属聘请正义律师控告,又在网上公开举报犯罪的警察。车锦霞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亲自去黑龙江省多家法律部门控告,没有任何回应。目前,车锦霞被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一年多,因酷刑身体一直不好,生活难以自理,家属根据车锦霞的身体状况向法院申请取保候审,宋涛当即就说不准。家属曾找李利锋反映警察酷刑车锦霞一事,李利锋说:我去看守所见过车锦霞,她没有说被酷刑。明显在包庇警察违法犯罪。李利锋还以所谓关心家属面目出现,诱骗家属辞退维权律师,勾结法院安排法律援助律师做有罪辩护。宋涛诱骗家属说,车锦霞悔改认罪,就可以少判或者判缓,否则就得重判三年或五年。

不难看出,检察院与法院为了掩盖对车锦霞的酷刑迫害真相,极力阻挡律师介入辩护,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车锦霞遭酷刑的真相被当庭曝光。

酷刑事件回放: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四十多分钟,车锦霞去佳木斯郊区长安社区居住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家,走到单元楼梯口时,她发现被人跟踪,就没有直接进朋友家,准备往回走后,此时,被在此蹲坑的便衣劫持、翻包,她就大喊:“法轮大法好!”立即被两个人按住,她不知道是什么人,就问他们干什么?他们也不回答,其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叫吴闯(后来知道姓名)耍无赖说车锦霞踹他肚子了;另外一个人编造谎言说车锦霞给他挠一道印,他们把车锦霞拖拽到车里开始猛打,用拳头打她上半身,后来嫌这个车空间小,放不开手打,又换一辆车继续打,有三个人参与打,打她的胸部,下手特别狠。

接下来车锦霞又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长青派出所(这里是郊区公安分局的所谓办案区)。警察将车锦霞拖到派出所走廊一个凹陷处,上面是斜坡式的位置,那里没有监控。警察拽她的头发往墙上撞、用脚踩住她的脸。办案人吴彬数次从车锦霞的身后出手使劲掐抠她的两个乳房,使她非常痛苦,吴彬还把她两边的头发拽下来两大撮。车锦霞的左手小指被人使劲压住不能动,造成露出白骨,只剩下一层皮包裹,逐渐变成青黑,里面有脓,现已残疾,不能伸直。右腿膝盖被踢得不能下蹲,她的腿被恶人蹩了一下后又用脚上去踩、也受了重伤,疼得她惨叫了好长时间。还有几个人用手使劲反复捻她,把她的胳膊抡起来,疼得她一直惨叫。这种伤痛一直持续到现在,导致衣服都脱不下来、也穿不上去,生活无法自理。

在对车锦霞所谓的审讯时,恶警强迫她坐到铁椅子里,有个警察用书和手掌猛戳她的大椎部位,当时痛得她就不能动了,导致她脖子僵硬不能转动,车锦霞就这样在这一天里被反复迫害多次。

吴彬还拽起车锦霞的头发把她拎起来往地上摔,头发被拽掉许多。又把她倒过来大劈胯,把腿向上倒过来,强行把两腿一字分开,两个人把她的脚往外拽往外抻,然后往下压,疼得她几乎昏死,造成她阴道出血,后又大流血,都是鲜血,不是月经血,她已停经一年多了。有四、五个人抻她的两个胳膊、两个大腿,然后拽住她的四肢拎起来,举到一人多高,再往地上摔,就这样反复摔。有一次是头着地,使她痛苦万分。这其间吴彬又掐了一次她的乳房,吴彬还用力掐她的大腿根、阴部两侧、上臂内侧等,使她疼痛难忍。

吴闯把大法师父的照片撕碎,等车锦霞被打得痛苦惨叫时,他就把照片塞她嘴里,并大喊:“她咬她师父了啦!”然后又把照片放她脚下说:“看!她踩她师父啦!”接着又往照片脸上乱画。

他们打累了歇着时就给车锦霞戴上手铐,把她的鞋带子解开,这端系到她的脖子上,那端系到铁椅子上,声称“头悬梁锥刺骨”,她的手被手铐铐得很紧,越紧越痛,还给她用上了什么“苏秦背剑”,两手被弄到背后铐住她,想尽办法折磨她。造成她手指头疼、胳膊肿得吓人,整个胳膊黑亮、腿黑青、手背肿得比馒头还高,右手最严重。

还强迫车锦霞做尿检,她不配合,有个男警察把她的裤子、裤头强行扒下,强迫她光着下身去厕所接尿。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大夫在跟前看着,男的还嘲笑她。后来又强行把她按在床上接尿,又强行给她抽血,并说:赶紧扎,扎坏了也不用管!

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到二十六日凌晨,车锦霞被迫害得头上是大包、太阳穴上也是大包,腮帮子肿得张不开嘴,乳房、内脏、肋骨、两肩、大腿两侧火烧火燎,疼痛难忍,像着了火一样痛苦不堪。

车锦霞被迫害近半年后,头上的大包、太阳穴的大包仍未消去,整天脑袋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左手小指已残疾;舌头下有疙瘩,不能独自穿衣服、脱衣服,生活不能自理。她多次要求到医院诊疗,遭到看守所拒绝,看守所说,得办案单位同意才行。

有一个机会,车锦霞避开警察的视线,将警察拽掉撒落在地上的头发收起一部份保留下来。费尽周折将警察拽掉的头发传给她丈夫保管,她丈夫得知这些情况后气愤至极,拿着这些头发的照片到处控告。郊区警察看迫害车锦霞的恶行被曝光,就将车锦霞的丈夫在办公室绑架,抢走办公电脑、未邮出去的控告材料、为妻子保管的头发。主要打手警察吴彬还威胁车锦霞丈夫,再控告就抓你。

中共治下的公检法司都是为中共服务的,法律只是一种摆设,“依法治国”也只不过是一句响亮的口号。当江泽民以中共的名义把法轮功推向对立面之后,整个司法系统都站到了中共一边,一些检察官、法官为了维护中共的统治权力和自己的利益,在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办理中执法犯法,知法犯法,不惜制造冤假错案,伤害善良。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采取惩治都是违法犯罪行为,这些伤天害理的罪行,一定会受到追诉、严惩。每个人都在这场大是大非面前检验着自己的良知底线,也将见证将来的结局。

现在国际社会对迫害人权者、主要是对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声讨,已经使迫害者走向穷途末路!请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与法院人员能够清醒,认清时局,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别再被中共恶党利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赶快释放车锦霞和所有仍在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 李利锋;手机:13846169281
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刑庭庭长 宋涛:手机:18903687999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