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就要主动同化法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0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七日】

去除怕心

师父说:“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1]

我向内找,发现自己怕心的根源就是保护自己:怕自己受到伤害,怕被抓去坐牢。这种私心会把自己的安全摆在首位,把救度众生摆在次要的位置,因此我不大愿意去发真相资料,也不想去讲真相揭露迫害,自然就错过了救人的机会。知道这是私心,我想归正自己,那首先就要改变思维,将把自己的安危放在首位变为把他人的安危放在首位。

师父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我们修炼来修炼去的,把什么执著都放下了,那不连生死都放下了吗?说人一下就能放下生死,那什么执著还能执著呢?已经得法了,我连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么什么事情还能执著呢?”[2]

当我遇到过不去的关和难时,我都会问自己:“我为什么达不到法的要求?我放下生死了吗?”这样,我很快就能看到自己的执著心。认识到这一点,心性有了巨大改变,所以在女子监狱的黑窝里,我能坚持做证实法的事。这些都离不开法,离不开师父的加持。

我要去掉保护自己的私心,就要放下生死,把一切交给师父安排。然后在清理自身的空间场时,针对性的清理怕的思想念头和干扰自己思想的邪恶因素。以后,我很少有怕的物质了。但我也会理智的注意安全。

去除变异的观念

我原来认为:邪恶的坏人一旦知道我修炼大法,可能就会来抓我;我做维护法、讲真相、营救同修和去黑窝附近发正念等事情,就可能被迫害。这些都属于变异的观念和思想业力。如果我不清理干净,就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所以我在清理自身空间场时,就有针对性的清理这些变异的思想念头和变异的观念。清理好了,正念就强了。

我在面对司法所(当地的“六一零”)、街道、居委人员和片警时,都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出狱那天,我给这些人讲了真相,打动了片警,他开始帮我说话。现在司法所的人不敢来见我,就派片警、居委会的人来。

第一次他们来时,我就在执法记录仪(录像机)前,演示五十三天“穿针戴镣”的迫害真相。这些人见到我,都很客气,说我现在的气色比回来时好多了,我说:“当然了,现在可以炼功了嘛,身体的痛苦自然就减缓了很多。”第二次他们来时,我要求他们尽快解决我的生活困难问题,给他们施加压力,同时也是否定旧势力对我在经济上的迫害。

放下情 曝光邪恶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会见弟弟的时候,我曝光邪恶,通过弟弟向外界求救。监狱里的狱警和坏人就威胁我,说公安已经多次“敲打”我弟弟了,如果我弟弟还要继续声援我的话,就要对我弟弟如何如何。我意识到,如果我认为弟弟在狱外声援我就会遭迫害,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坚决不能承认。

大法弟子是正一切不正的,于是我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安排,解体一切邪灵、黑手、烂鬼。我坚信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做,揭露邪恶的迫害,弟弟也会得到师父保护的。放下情,去掉怕心,一切都交给师父安排。

弟弟对监狱的“六一零”狱警说:“我姐上次在监狱里受了那么多的苦,如果这次让我知道你们对她干了什么,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接着我弟弟还去了省监狱局投诉,而且把我的求救的信息告诉善良人,有人就发到明慧网,大纪元等媒体上曝光,对监狱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减轻了邪恶对我的迫害。

我出狱回家后,才知道邪恶根本没有对弟弟有什么“敲打”。

我的个人的理解是:只要按照法的要求做,揭露邪恶的迫害,狱里狱外的大法弟子都不退缩,不配合邪恶坏人以及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就是在圆容大法。我们神起来了,邪恶就弱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