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北川县法轮功学员蒋利斌被迫害离世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5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绵阳市北川县法轮功学员蒋利斌长期遭中共迫害,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二零一五年,被直接劫持到嘉州监狱,二零一八年出狱时全身浮肿、无力等病状,继续被骚扰,于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晚含冤离世。

蒋利斌,59岁,妻子谢福芬,家住北川羌族自治县安昌镇。一九九九年六月,蒋利斌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前,蒋利斌有头晕、鼻出血等毛病,修炼后,这些毛病都不见了。谢福芬当时身体极差,一身的病:胃溃疡、胆结石、乳腺炎,这三种病都做过手术,到各大医院治疗,都不见效,最后为了祛病健身,于二零零五年,也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谢福芬很快达到无病状态。她深知是大法救了她的命。

为了维持生计,他们夫妇俩开了一个小米粉店。但由于坚持大法修炼,小店生意屡遭当地警察等人的干扰。不得已他们只好关了店门到处打工。

被非法判刑缓五年 屡遭骚扰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北川县国保大队长赵基奇和安昌派出所张遥(音)私自闯到蒋利斌夫妇家里,把蒋利斌强行带到安昌派出所非法审问;谢福芬也被强行带到安昌派出所,关在不同房间非法审问。

警方让他们说出来他们都跟什么人联系,和谁一起炼功。当晚,他们夫妇被非法关进绵阳市看守所。他俩被绑架后,家中去了很多的警察,非法抄了他们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大法资料、大法书等私人财产,抢走了他们夫妇做米粉小生意的资金。

在看守所,蒋利斌被非法关押197天,后被非法开庭,判三年徒刑缓期五年执行。谢福芬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被“取保候审”,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后,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国保和派出所警察又到蒋家骚扰,把蒋利斌非法抓到安县晓坝洗脑班(晓坝敬老院内)迫害。由两个包夹每天二十四小时看管着他,逼迫写“三书”。蒋利斌被关在洗脑班二十天。有关人员本想把谢福芬一块绑架到洗脑班,由于她母亲突然摔了一跤,需要她照顾,她才幸免。

二零一一年十月,国保大队长赵基奇和所谓县防邪办的胡主任又到他们家中骚扰,欲绑架谢福芬去洗脑班,夫妇俩被迫一起离家出走。

被劫持冤狱迫害

二零零九年,蒋利斌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之后,由于缓刑期间,蒋利斌屡遭当地警察骚扰、洗脑迫害,他和妻子被迫流离失所,没有去当地公安报到,后来遭到当地公安、法院非法通缉。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蒋利斌在北川县安昌镇办事时,被北川县公安局绑架,并于同日被非法逮捕,关押在北川县永昌镇马鞍路派出所。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一日,蒋利斌的亲戚收到北川公安局对蒋利斌发出的(非法)逮捕证。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号一早,蒋利斌的亲戚到北川县看守所送衣服,看守所一女警说上周四(即二零一五年四月九号)关押到乐山嘉州监狱了。

亲戚们又到北川法院找到迫害蒋利斌的刑事审判庭庭长高国健,向他询问蒋利斌的详细情况。高国健说:“二零一零年十月,本法院判他三缓五,他应该随时到当地公安局、乡镇报到。因几年找不到他人,我们就在网上通缉他,直到去年十月,北川公安局、各乡镇、街道到处粘贴通缉文,这次抓捕他就是执行上次的判决,直接送监狱。”

亲戚们给他讲大法真相,高国健不听,还说:“我不听你们那些。”随后,亲戚又到北川公安局了解蒋利斌遭绑架的情况,公安局国保大队程鹏直接参与绑架蒋利斌,北川县安昌镇也参与绑架蒋利斌。

被迫害含冤离世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蒋利斌出狱时,全身出现浮肿、无力等病状。回家后,蒋利斌又长期遭到当地公安、派出所、社区人员骚扰。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晚,蒋利斌突然口吐鲜血不止,含冤离世。这又是一桩中共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欠下的血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