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刘桂英遭受中共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法轮功学员刘桂英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中共不法人员绑架,曾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近一个月,之后又长期监控、骚扰。刘桂英被迫流离失所很长时间。

刘桂英,女,重庆退休教师。一九九六年,刘桂英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炼前,她体弱多病,肠炎、胃疼、胃胀、贫血、神经衰弱、失眠、还有鼻炎、咽炎等。稍不留神就拉肚子、肚子痛。夏天酷热难耐,也不敢吃凉的东西解暑。平时,家里总是备着药品。

修炼法轮功没多久,刘桂英胃不疼了,鼻炎、咽炎消失了,睡觉香了。她完全变了一个人。脸不黄了,经常是面露喜色,走起路来脚下生风。法轮功的法理还使刘桂英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做事应多为别人着想,而不是自私自利。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与中共恶党相互勾结,发动了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晚上,刘桂英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南开中学家属区发真相资料,被不了解真相的世人构陷。学校保卫部门将刘桂英和那位法轮功学员绑架,抢走所有真相资料。随后,沙坪坝区“六一零”和渝碚路派出所警察,把她们劫持到渝碚路派出所非法审讯。第二天凌晨二、三点钟,才通知刘桂英单位保卫部门把刘桂英和那位法轮功学员带回家。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午,刘桂英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参加集体学法。刘桂英刚敲开房门,就被一个男警察拉进去,拿走她肩上的包,翻遍了里面的物件,抢走一本大法书和若干真相币。接着,一个女警察对刘桂英非法搜身。这时,刘桂英看见屋里已有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坐在沙发上。在刘桂英遭绑架后,又陆续来了几位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遭到了与刘桂英同样的绑架。

大约下午五点钟,警车把包括刘桂英在内的九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渝碚路派出所,对他们非法搜东西,拍照,不准走动,上厕所都有人跟着。之后,把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十五天,强迫签字。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凌晨一点左右,这些法轮功学员又被劫持到白鹤岭拘留所非法关押,完全失去人身自由,也不准炼功。每天都有“六一零”人员非法审讯和洗脑。

大约十天后,“六一零”把刘桂英劫持到望乡台洗脑班,她被单独关在一间屋里,有一个从某街道抽来的人和她住在一起,对刘桂英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晚上还加派一人看管。几乎每天都有市里的、区里的、文教口的“六一零”人员轮番对刘桂英进行非法审讯和洗脑,用污蔑不实之词抹黑法轮功,造谣污蔑大法师父。

他们还以会对子女造成损害和损失威胁、逼迫刘桂英写认识,写所谓的“三书”。折腾了近一个月,最后,他们没让刘桂英回到自己家,而是把她送到她儿子家。强迫刘桂英的儿子对她严加看管,造成儿子不让刘桂英出门。

“六一零”人员对刘桂英的绑架、非法长期关押、剥夺人身自由、洗脑等恶行,给刘桂英造成极大的精神损害和身体损害,致使刘桂英高烧不退、咳嗽不止、全身无力,连自己上厕所都困难,甚至连在床上坐着的力气都没有。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各级“六一零”人员还不断上门骚扰刘桂英。最后见刘桂英身体状况确实不行了,才同意她去外地妹妹家养一养。同时,又让刘桂英妹妹家所在地派出所监视刘桂英。

刘桂英的妹妹及家人受到当地派出所骚扰,刘桂英的妹夫被找谈话,使妹妹一家担惊受怕,以致后来都不敢接待刘桂英。刘桂英和妹妹原本很亲密的姊妹关系遭到破坏。

离开妹妹家后,很长一段时间,刘桂英被迫在外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