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八旬同修助师正法(上)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八十二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在二十多年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我遇到过各种各样的过关、考验,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都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我把这段可喜的修炼历程写出来,在大陆法会这个难得的盛会之际,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配合整体

师父说:“你觉的哪方面不完善,你把它做完善,这才是了不起的,这才是神愿意看到的,这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1]我虽然不是协调人,但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在救人中默默补充圆容。

1、建立资料点

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四年,我地区的同修们讲真相救人,需要大量的真相资料。当时资料点少,资金也短缺,我和老伴同修就力所能及的给予资助。

二零一四年的时候,我地区的同修经常看不到《明慧周刊》。有事要找技术同修,更是难上加难。我背上电脑回到了老家,看到那里的资料点遍地开花,我真是喜出望外。经过和同修们切磋、交流,大家找了两名技术同修,教我组建资料点的技术。

虽然我把电脑带去了,可是因为刚买不久,上网下载我还不太会。当时我已经七十六岁,给同修带来的难度可想而知。在教我的过程中,技术同修耐心、无私的付出,充分体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记住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我终于学会了做电脑系统、打印、刻录等一些资料点的技术。

学会以后,我在老家就一天也呆不下去了。回来后,建立了自己的资料点。

2、找回昔日同修

找回昔日同修也非常重要。我户口所在地的村里有一个同修,放弃修炼一年多了,而且玩上了麻将。

前年,我到她家去了两、三次。我对她说:“正法即将结束,你的所作所为,将何去何从?师父已经给你从地狱除名了,你不修炼了,叫师父往哪安排你?师父对你这个生命比你自己都珍惜,你这样不是让师父伤心吗?就是你回来了,也得把你当作新学员看……”。

她很后悔,含着眼泪说:“我对不起师父!你不能拿我当新学员看,我会很快赶上来。”她当时就写了严正声明,我帮助她发给了明慧网。从那开始,她勇猛精進,很快赶了上来,三件事做的也很好。她和老同修一样面对面讲真相,现在已经劝退了好几百人,还带动更多的同修去讲真相。

3、帮助同修读《明慧周刊》

《明慧周刊》是同修们修炼体会、修炼智慧的结晶。有些同修在法上没悟到的法理,通过看《明慧周刊》明白了,受益匪浅。所以怎么能不看《明慧周刊》呢?有时一篇《明慧周刊》里的文章,我会看好几遍。

我邻县乡镇有几个村的同修不看《明慧周刊》,我觉的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为了使这些同修能重视起来,补上损失,前年我用了很多时间,下载了近几年明慧广播中的《明慧周刊》交流文章,如《完成不了使命的悔恨》、《渐悟状态中看到的长期病业》、《一位神仙眼中的大法弟子》、《病迷住了人的双眼》、《浅谈修炼中看到的一些“小”事》等,叫同修们听。还下载了四十多篇《明慧周刊》中的交流文章,叫有电脑(学习机也可以)的同修看,效果很好。现在大多数同修都看《明慧周刊》了。

二零一九年三月我回老家,带去十多个TF卡,分给当地七、八个村的同修。听说有一个同修出现了脑血栓假相,在医院里抢救,我就去看她。当时她还不能下地,我叫她多学法,给了她一个卡,让她听听同修们是怎么过的心性关。一个星期后,我又去看她,她能下地了,她说:“我明白了。”这个同修对她的老伴有怨恨心。在《渐悟状态中看到的长期病业》这篇交流文章中,有一位同修对她的老伴也有怨恨心。这篇文章中的事情可能跟她对上号了,使她茅塞顿开。

4、帮助同修过心性关

我邻县的乡镇有一个A同修,过心性关过了一年多了。同修们多次去和她交流,但她还是过不去,我又去了十多次。她的状态就是主意识不强,外来干扰很厉害,有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妒嫉心等等,尤其是怨恨心,长期纠缠她,她摆脱不了。上次我去的时候,从明慧网上下载了《修去不同程度的“恨”》和《修去怨恨心 迎来慈悲祥和》这两篇文章带给了她。这次,我又选了两篇交流文章给她送去。我刚一進她家屋,大雨就下上了。我说:“刚从家一出门,就有人告诉我,今天有大雨,这几天都有雨,可是我该干的也得干。”

这回,A同修面带笑容的对我说:“叔!上次你给我带来的第二篇文章比较详细,很好。前天我上不来气,我赶快不断的念:怨恨心不是我,我不要!求师父给我拿下去,怨恨心,灭!明显的感觉到师父给我拿下去了很多不好的东西,我才上来了这口气,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我说:“你知道这些文章平常在明慧网上,我都找不到,这一定是师父叫我给你送来的。”她说:“我知道,要不是师父管我,我早就完了。”A同修这次知道向内找了,说了很多自己不对的地方,不再向外看了,不说老伴这不对,儿子那不好了。我也就放心了。

切磋交流了半天,大雨也不下了,我高高兴兴的回来了。一路上,坑包泥泞,很难走。刚進屋,大雨又下上了,一直下到后半夜还没停。

5、主动教同修电脑技术

二零一六年,我地区,包括我县和邻县乡镇唯一能做电脑系统的技术同修被绑架了,被非法判刑七年。从那以后,我地区做电脑系统和一些其它技术上的事,大都找我,不然同修们就得到百里以外的大城市去找同修。

有一次,离我家有六十多里地的一位县城同修,背着电脑来到了我家,叫我给他做电脑系统。他五十多岁,大学毕业。我说:“我教你做电脑系统吧?”他说:“学过,到实际做,就做不上了。”我说:“我也不是大学生,也不比别人聪明。我看只要你有那个心,就行。”

这几年,我到大城市买了四、五个电脑,做了八、九个电脑系统,教会了同修电脑技术。今年初,又教会了邻县乡镇的一个同修做电脑系统。教做电脑系统比较费劲,我都是一步一步给同修写下来。因为我能复制,我把最好的光盘、优盘给了同修。

我学做电脑系统和其它技术时,到同修家去过二十多次,到资料点去了十多次,动手实习、操作。我深知: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教我地区同修学电脑技术时,都是我主动到他们家去教的,去过多次。

师父传了我们这部伟大的宇宙大法,造就的弟子满天下。在修炼的道路上,我信心百倍。八十多岁的我,哪里需要哪里去,不分寒暑。东北的三九天,滴水成冰,走路一跐一滑,我骑着小三轮电动车,象小伙子一样,在冰雪覆盖的马路上奔跑,和同修们形成整体,助师正法。

二、讲真相救人

师父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3]从师父的法中我悟到,救度众生是多么的重要。

1、讲真相心切 修去亲情执著

二零一三年秋天,我和本村甲同修学会了打语音电话,她拨打录音电话,我打口讲电话,救人效果都很好。

二零一四年,我老伴突然去世,时年七十八岁。五十多年来我俩相依为命,这个情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几天后,我开始咳嗽,发正念也不好使,而且越来越重,晚上都躺不下去。

这时同修给我送来了两个手机卡,说本月必须打完,因为卡下个月不用了。给我卡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半个月。我没多想,爽快的留下了。于是,我拿着手机到县城,在孙女的库房里、孙子的车库里……到处去打。因为急着打,十来天就打完了,劝退了三百五十多人。

接到电话卡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到哪去打电话、怎样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咳嗽没有了。可能在我接卡的那一瞬间,这个救人的强大正念立刻就把病业假相解体了,对老伴的那个亲情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后来,我地区发展到多个手机讲真相。因技术同修很忙,我村和附近几个村的语音手机维护就都归我管了。同修们都随机打语音电话,买卡,验证三退人数,发送三退名单。一天很忙,有时忙到深夜。越忙我越高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他的事也是我的事。

2、面对面讲真相

师父说:“形势逼人,那么多生命等着你们救度,我非常的急!”[4]

我看到《明慧周刊》上有一个同修说:给师父上香时,好几天看到师父的法像在流泪。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来说,我们不能无动于衷,要行动起来,积极配合,不管何时何地,时刻牢记讲真相、劝三退。其实真正救人的是师父,师父都给铺垫好的,我们只要去做。

我天天上街讲真相。各行各业、各类人员,包括大街上卖东西的人我都给他们讲。有一次,我在理发馆里讲真相,突然,有一个年轻人威胁我说:“我打一个电话,就把你抓起来。”理发师说:“他都给派出所所长讲了,你往哪打电话?”年轻人嘟嘟囔囔的走了。我照样讲。

前年我回老家,特意坐的长途客车,在车上劝退了八个人。为了更好的讲真相,我到了贵州省,亲眼看了藏字石。还到一些人多的旅游胜地,走哪讲哪。回来时,又在火车上劝退了十二人。一路上,共劝退了二百多人。

到大城市去办事,也给人讲真相。我经常坐出租车,车上算司机共坐五人,司机早就三退了,还有两、三个人,很好劝退。

(待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