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瑞典抗疫表现如此特别?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1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三日】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时,世界各国几乎都采取封城政策,来阻止病毒传播,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瑞典并没有实施全面封锁措施,特别是在欧洲多国疫情反弹时,瑞典的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却呈下降趋势。瑞典的特殊防疫措施得以关注,成为继台湾之后的又一个成功典范。

世界各国卫生部门,纷纷把目光投向瑞典。

世卫组织咨询小组主席、伦敦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戴维·海曼(David Heymann)表示,其他国家应参考瑞典模式。他表示,在瑞典,政府与人民之间彼此选择了信任。

世卫组织欧洲区域紧急事务主任多里特·尼赞(Dorit Nitzan)表示,瑞典长期以来对可持续发展、公民参与和自愿遵守的关注引起了他的兴趣,称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学习如何应对病毒的方式。

世界卫生组织高级官员说,瑞典可以为国际社会提供很好的借鉴。

美国《国家评论》杂志评论到,瑞典与其他欧洲国家最主要的差别在于,瑞典没有动用立法手段限制民众,更多在于信任。

瑞典首席流行病学专家泰内尔(Anders Tegnell)表示,瑞典之所以能够避免出现疫情反弹,是因为采取了更可持续的抗疫政策,而不是反复的封锁和开放。

瑞典是怎样的一个国家?

我们可以注意到这些观察者多次提到了一个词汇——“信任”,在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信任。这很重要吗?很重要。

瑞典是1000万人口的小国,清廉程度、政务公开的透明度超出想象。首相、官员财产要公开,企业高管的薪酬也要公开。首相请客吃饭的菜单也需要上网。法国总统希拉克曾经致信瑞典首相,指责反对加入欧元区的瑞典人,此信被公开。希拉克非常生气,再次致信瑞典首相,责问私信为何被公开?结果,此信又被公开。因为你找瑞典法律,这些都属于政务公开的范畴。

一位在瑞典从业32年的检察官说,从未受理过一起官员腐败案。一位警察称,工作20多年只碰到过一起行贿警察的事件。一名东欧人交通违章本来接受罚款即可,他拿出500瑞典克朗行贿警察,被判刑两年。

传统、廉洁的风尚,构成了这个国家无处不在的道德底色。

瑞典与中共果断“割席”

疫情爆发以来,中共在官方媒体指责瑞典的特殊防疫政策是“投降”,是对其它国家的威胁。作为回应,瑞典对中共的态度转向强硬,4月份,果断关闭了境内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瑞典和中共的关系更加恶化。孔子学院被指是中共向海外渗透的间谍和宣传中心。

4月22日,瑞典第二大城市哥特堡(G.teborgs)宣布,中断与上海长达34年的姐妹市关系。据悉,瑞典曾有116个城市与中国大陆的城市建立友好关系,现在近百个城市已经解除了这种合作,包括林雪平市和广州,达拉纳(Dalarnas)和武汉等。瑞典《今日集会报》(Dagens Samhalle)报导,林克平市市长维金格(Lars Vikinge)表示,由于中共大使馆威胁瑞典政府,他们决定断绝与中共所有的政治联系。

中共在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后,瑞典是欧洲第一个表态反对的欧盟国家。瑞典17位国会议员在前香港总督彭定康谴责中共的公开信上签名,勇敢面对中共的独裁恶行。

中共战狼外交踢到铁板

自2018年底,中美贸易战发酵,在美国的贸易制裁和关税战之下,中共的经济每况愈下,其一带一路、大外宣的全球霸权意图也挨着个的露馅儿。

在国际纷争中极少抛头露面、一个安静恬淡的国家——瑞典,成了中共战狼外交眼中的软柿子,2018年9月2日,大陆游客在瑞典住旅店时,无理取闹,撒泼撒野,被瑞典警方依法带离旅店。这样一个事件,却被中共上升到“辱华事件”。在中共党媒和中共驻瑞典大使的干预下,竟变成一个国际新闻,一个外交事件。狂潮来袭,瑞典冷静以对。

经调查,瑞典确认,警方执法不存在任何问题。尽管中共驻瑞典大使又是“强烈抗议”,又是“严正交涉”,瑞典并没有屈从中共意志。

2019年,是中共“战狼外交”又一年。

2019年11月17日,瑞典笔会将2019年“图霍夫斯基奖”颁给被中共关押的瑞典籍书商桂民海(曾出版揭露中共内幕刊物)。颁奖前,中共驻瑞典大使桂从友敦促瑞典笔会取消这次颁奖,并称将对瑞典实施贸易制裁。

瑞典文化部长阿曼达·林德不理中共威胁,坚持出席颁奖典礼,并亲自颁奖。林德说:“一个外国政府告诉另外一个国家的政府应该如何行事,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瑞典总理斯特凡·洛夫文(Stefan Lofven)称瑞典“永远不会屈服于这种威胁,决不。”

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亚洲项目负责人比约恩·杰登(Bjorn Jerden)说,中共正在“瑞典进行大规模的公共外交运动,这在欧盟内部是非常少见的”,这是“它第一次直接威胁瑞典政府”。

瑞典对于社会主义的反思与教训

瑞典为什么对中共能有如此决绝的态度?原因在于瑞典对于共产主义有过尝试、有过教训,也有过反思。在人们的印象中瑞典是社会主义高福利的拥趸者。事实上,90年代时,长期执政的社会民主党已看到了福利社会主义的弊端,开始进行改革。

懒汉成为瑞典高福利制度下的特有产物。仅2003年瑞典就有100万失业人口,与400万未上班雇员,他们以“病假”或其他社会福利理由无偿领取由国家税收支付的福利津贴。此一瑞典的普遍现象,导致瑞典过去20年来经济成长仅为美国的一半,而失业成长却超过美国50%。

之后,瑞典发生了全面的经济变革:国营企业私有化、减税、控制福利等。这些改革,导致瑞典经济强劲增长,失业率下降。

2010年,失业、疾病和工伤福利补偿金总和仅为1975年的一半。在瑞典,制造业工人的疾病福利从2005到2010每年减少5%。《瑞典日报》刊文,瑞典正在放弃闻名遐迩的“瑞典模式”。

瑞典的改革受到了赞赏,美国《Newsmax》杂志称,瑞典曾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半社会主义的福利国家,吸引很多其它国家追随。现在,瑞典向世界展现了一条新的道路。

英国周刊《经济学家》(The Economist)去年称赞现在的瑞典模式为“未来楷模”。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2019年4月提交给国会的“2019年总统经济报告”中指出,如果说委内瑞拉搞社会主义、让一个富国短短时间内就堕落成穷国,北欧经济模式的成功则更是因其放弃社会主义才保持了生命力。

瑞典前首相:为什么马克思是错的

2018年5月,中共借卡尔·马克思两百年诞辰的机会将一座马克思铜像送给了他的家乡德国特里尔市,引发各界的争议和反思——马克思究竟给人类带来的是福还是祸?瑞典前首相、现任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共同主席毕尔德(Carl Bildt)撰文说,马克思的理论被历史证明是错的。

毕尔德在《新视野》网站撰文说,马克思主义导致了数千万人无法估量的痛苦,他们被迫生活在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的政权下。在二十世纪很大部份时间里,40%的人类在那些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手下遭受饥荒、古拉格、审查和其它形式的压迫。

中共领导人声称,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发展是马克思主义仍然有效的“铁证”。但是毕尔德说,恰恰相反。他指出,是中共制造了大饥荒、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

毕尔德说,如果中国今天的发展还在被任何东西束缚的话,那就是残余的马克思主义,从低效的国企和中共压制异议的行动中,人们仍然可以见到它。中共一党集权制度跟现代化、多元化的社会根本不相容。

在英国伦敦“独立人民法庭”判决之后

2019年6月17日,经过8个月调查取证,英国伦敦“独立人民法庭”做出判决:中共反人类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规模存在多年,并仍在进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经过法轮功学员持续20年的讲真相,大多数中共驻外使领馆对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选择了不吭声。但是,中共驻瑞典大使非要跳出来表现一番不可。该大使在瑞典《今日社会报》发表文章,在活摘器官问题上,继续以谎言欺骗瑞典人。

瑞典人不好骗。瑞典国家电视台专门报导过中共活摘器官残害众多生命的事实。长期关注法轮功问题的瑞典国会议员安·索菲·阿尔梅(Ann-Sofie Alm)表示,事实证明,中共活摘器官,“残忍程度令人难以忍受”。她呼吁国际社会应该立即行动起来,制止这种群体灭绝罪行。

瑞典国家电视台网页登出了法轮大法学会的文章,公布伦敦“独立人民法院”发表的有关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强制摘取器官贩售牟利的报告和犯反人类罪的裁定。

同时,电视台还公布当地法轮大法学会已经将中共驻瑞典桂姓大使的个人信息提供给美国政府。理由是该大使在瑞典输出迫害,在瑞典媒体和在瑞典的中文媒体上造谣抹黑法轮功,是主动积极参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权迫害者。

瑞典政要参与发起三十国反迫害声明

2020年7月20日,是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1周年。瑞典法轮功学员在斯德哥尔摩等多个城市分别举行反迫害集会。24位瑞典国会议员和2位省市议员联合发表声明,声援法轮功,谴责这场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

其后,瑞典国会议员安·索菲·阿尔梅又联合两位加拿大资深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思格若(Judy Sgro),共同为法轮功遭到中共的迫害呼吁,在三位政要的号召下,截至2020年7月18日,来自三十国逾六百名现任和前任议员共同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赞扬法轮功学员二十一年来坚持和平理性、反抗中共暴政的精神,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

近两年来,国会议员阿尔梅在瑞典议会曾多次提出法轮功学员的人权问题并谴责中共贩卖人体器官罪行。她对法轮功学员长期以来的和平反迫害的勇气和付出表示钦佩。

法轮大法在瑞典:“国王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

九十年代,法轮功开始在瑞典传播,吸引了很多热爱东方文化的瑞典人。到现在,法轮功炼功点已遍布在瑞典各地。

1998年的时候,一位名叫瓦西柳斯的年轻人在互联网上发现了法轮功的书籍,这是一种来自中国的上乘佛家修炼法门。他很兴奋,他觉得,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国文化中最精华、最深邃的部份。

瓦西柳斯在一个周末读完了《转法轮》和其他所有书籍,然后又开始炼功法。

“我开始炼功不到一个月,我的过敏症就好了。而且我的背痛,和其他一些毛病,比如胃痛等等,也都好了。所以当然,我想,哇,这个功法可真棒。”

1999年7月,中共在中国大陆开始镇压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瓦西柳斯和妻子觉得这不可理喻:“一个政府怎么可以禁止一件对人民和社会来说如此美好的事情。”

在服完兵役之后,瓦西柳斯到一家电信公司工作,并在业余时间利用互联网向中国民众发送有关法轮功真实消息的电子邮件,揭露中共谎言。不过,中共的网络封锁使得邮件的发送非常困难。一天,他在上班时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拥有一家自己的电信公司,不就可以用大量的电话线路来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吗?因为这一念,他创建了自己的公司。每天营业时间过后,公司的15条电话线路就被全部用来向中国发送传真,传递法轮功的真实消息。

瓦西柳斯表示:“大多数人经营一份事业是为了赚钱,实现自己的价值、寻找乐趣,我从未这样认为。对我来说,这还是一份维护正义的使命,有一份社会责任在其中。”

有一次,一个接线员打电话给瓦西柳斯,说公司的路由器被黑了,原因是“七月份,你们给中国打了15万两千通电话。”

瓦西柳斯凭着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坚定信念,诚信待人,在不同城市共开设了六家分公司,年收入超过千万美元。

2011年10月17日上午,在瑞典王宫皇家书房内,举行了“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奖”的颁奖仪式。瓦西柳斯获得了“新创业者先锋荣誉奖”,瑞典国王到场向他颁奖。每年只有一位有移民背景的瑞典企业家会被选出,赢得这样的殊荣。

瓦西柳斯把成功归功于法轮大法,他说:“国王陛下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所有评委也都知道。我获奖的原因就是:不仅做了企业家该做的,还帮助世人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真相。”

瓦西柳斯又说,“有一句中国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吗?所以我觉得获得这个奖是因为我做了好事,因此有好报吧。我觉得在所有的文化中都有这个说法,包括瑞典文化。”

在瑞典的公园、广场,以及节假日时常可以看到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影,在一片祥和、安静的氛围中,展现着“真、善、忍”普世价值的美好。

结语:

瑞典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反思社会主义带来的危害,认清了马克思“无神论”对于生命的漠视;对于民众走入来自东方的法轮大法予以包容、理解,并且站出来勇敢揭露中共迫害的行为。这样的善举,让本来就清静、恬淡的瑞典充满了正义之光。

在中国的医学巨著《黄帝内经》中曾写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就是说如果一个人或者一个国家,道德高尚,正义善良,敬畏神祇,那么邪僻之气就无法干扰,这才是真正的避疫之道。瑞典的抗疫之道,正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