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真相飘進千家万户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二零二零新年伊始,由于中共邪党隐瞒疫情,导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爆发,并迅速向全国各地蔓延,各地相继封城、封村、封小区。人们在疫情的恐惧之中焦躁不安。

我居住的城市是东北一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农业县城,是全国有名的鱼米之乡。由于疫情的迅速传播。我们这里也出现了多个确诊病例,随后成为全省的重灾区,疫情等级迅速升为高风险。正月初十政府宣布封城、封小区、封村,全市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一个车水马龙的城市就这样突然静止下来,几乎所有的公共场所都停止了营业。街上冷冷清清,人们躲在家里,出行处处受到限制。

作为大法弟子,我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心情久久的不能平静,这不是大淘汰来了吗?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1]。然而万万没有想到,局势变化如此之快,此时我焦急自己还有要救的人没有救完,又感慨法正人间真的来到了吗?大法弟子救人的事就要结束了吗?

我平时救人的方式是以面对面讲真相为主,年初疫情出现之后,我和同修配合上楼发真相资料,封城之后就做不了了。除了超市采购的人多一些,其它地方很少有人。此刻我真的感到了救人的艰难,因为没有了救人的环境。怎么办?能做什么就做点什么。我就和同修配合搜集电话号码,上传明慧网,想办法救人。这期间我们做了很多,其余时间大量学法,发正念充实自己。

突然而至的瘟疫让我感到时间是如此的珍贵,更多的是想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师父说:“危难中神叫我们各自救度一方”[2]。曾经和师父在天界签下神圣誓约,冒着天胆层层下走,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们这个百万人口的农业县城大量的众生还没有得救。在人间转生到这一方,这一方的众生却没有救下来,作为这里的每个大法弟子我们都是有责任的。找自己,因为我没有完全放下人心全力以赴的去救人,此刻我看到了自己诸多的不足,以为平时三件事都在做,似乎做的也不错,和法一对照,差的太远了。因为我还没有走出私,达到无私的状态,是不够新宇宙的标准的。瘟疫降临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能弥补的机会,扪心自问: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在危难中等待救度的众生,因为他们都是师父的亲人,我的誓约没有完全兑现。

一、去乡下发真相资料

终于盼到解封了,说是解封了还是半封的状态,但总能出去救人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又给大法弟子救人和众生得救延续了时间,同修们都认识到了救人的紧迫,都走了出来,在街上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我在街上讲了一段时间,觉的不能再像以前这样按部就班救人了。因为同修都在街上救人,一天下来都说讲不了几个。大量的众生在乡下,应该下乡救人。我想到乡下去大面积的铺真相资料。

说起下乡救人,我们这里的同修都有畏难心理,因为过去下乡的同修很多都遭过迫害,一提起下乡都有怕心。我本人就曾经在乡下救人遭受过迫害,我也打怵。

一次,我市南面镇子上的一位同修找我帮她写五·一三征文,去了之后,她说:来了也别白来,顺便我骑摩托车带你出去发真相资料。我们这发资料还缺人呢?就这样我跟她下乡了。这是我头一次在乡下发资料,以前只在乡下的集市上发过明慧台历和真相光盘,又赶上今年有疫情,村子里有防疫卡点儿,防止陌生人進村,我真有点紧张。这时我一想:什么叫修呢?把怕心去掉,抑制住各种杂念,坦坦荡荡的救人,不就是修吗?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我怕谁呢?念头一正,心就踏实了。我们俩去了离她家有三十多里地的西面的一个乡,看到没有防疫把守的人员我们俩就進村了。進村之后一人走一个胡同,我一边发资料,一边发正念。心里想,我是神越走越快,院子里有人的就直接告诉这是能躲过大瘟疫的救命真相,好好看看,全家都能平安。众生都乐呵呵的接受了。很快我们俩就发完了真相资料,在师父的加持下平安顺利的回来了。

去了同修那几次后,我看到她带着同修下乡发真相,交流时她说:我们同修都还没有走出私,走出怕。我一听是呀!在救人上,大部份同修安于现状,救人不积极主动,全市这么大面积,只有南部的同修在她们那片儿发真相资料,我一想,我是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能走出私,同样是大法弟子,同修能冲在前面为什么我不能,不能再等靠了,别的地方没人去我去,人心是在实修中修去的,得勇于承担责任。

我找到一位会骑摩托的同修A,跟她交流,骑摩托车下乡方便,要她带着我,放下人心,一起走出去救人,她同意了。

我丈夫是搞货车运输的,以前我经常跟他出车,乡下的路我基本上都熟,我们俩选在白天做,能看的清楚,一步到位。正值春耕时节,农民都在春耕,村村都还设有防疫卡点儿,有专人把守。不准陌生人進村,我们俩打扮成农民模样,这样不招眼,先去我们市东边的部份乡镇,走熟悉的小道儿和背道儿,第一次我们俩带了一百多份疫情真相,進到村儿里快发,碰见人就告诉这是救命的真相,好好看看能平安躲过劫难。人们一听是疫情的,马上都接过去,有的还多要几样,众生都在盼望得救。下乡风险大,因为是白天发,又赶上疫情期间对人员管控,我们俩采取速战速决的形式,发完后马上离开。

我们俩每次串着走,能進到哪就先進到哪发,发完后迅速离开,春天插秧的时候,路的两边有很多电动车和农用车,我坐在摩托上,不用下来,手一扬就把资料放到了车子上,一走一过就把真相做了,方便又快速。

二、飞车投标

一天晚上睡觉时我做了个梦,梦见一条又长又宽的大河,波涛汹涌,水流湍急,我纵身一跃就跳了下去,在里面游了起来,这时脑袋里出现三个字,传真相。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广传真相,但是要注意安全。

我和同修骑行在乡间的路上,看着大地上那一排排的村庄,心想:这么多村屯什么时候才能发完?曾经被迫害的阴影常常掠过心头,在大陆的迫害环境中还是感到了压力的存在。我在不停的调整自己,使命促使我勇往直前。

同修A看到我能坐在摩托上用一个手往下飘,其实是抛,我们俩习惯叫飘,就说我找点道具你好好练练手法,能更准一些,坐在车上发真相就快了。

一天她约我出去练习手法,她带了几本旧本子当道具,练了几下我就不练了,原因是我觉的这样没有目标,这是乱撇,练了也白练,她坚持练而我不练,结果是闹的不欢而散。

后来又有一次,我们俩发真相回来,她说:我们俩再出去练练手法,我不想练,为了照顾她的情绪,就去练了。其实是这一段时间我觉的有点压抑,想出去玩玩。我俩就到了附近的山上,好好练了一会儿,放松了一下心情。

回来后我仔细的琢磨了一下,这是修炼,不是常人中的技能,在村子里来回发真相,那可是又一回事了。我左手不会向外飘,练了这一回还是不会用那股劲儿,我在意想着怎样向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飘,让自己用神的状态做。

春光明媚的一天,同修A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又出发了,今天我们俩是要去一个百里之外的地方发真相,骑行在通乡的公路上,太阳携着春风向我们微笑,两边的杨柳舒展着嫩绿,片片的稻田一派生机。听着林子里的鸟鸣啁啾,想起师父说的“生命就是财富”[3],我一想真得多救人,师父都在帮着我们做,作为大法弟子绝不能辜负了师父的期望。一时间我的心里充满了慈悲,这时一句唐诗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到了那里,我们俩進入胡同儿,同修让我下车,一人把着一面发,我俩今天带了三百份真相资料,我发了几个觉的不行。这样走着太累了,用的时间还长,陌生的地方不宜久留。我把她叫了回来,说:我要坐在车上发,走着太慢了,你只管骑车。

我坐在了车上,闭着眼睛定了定神,车子走起来,想着脑子里出现的那句唐诗,心想我不是神吗?神无所不能。瞬间我双手拿着真相,迅速向两边的门里飘去,真相稳稳的飞進了院子里。左手跟右手一样的协调,突然的会飘了,都不知是怎么会的。

这样坐在摩托车上,左右手来回的飘,一个胡同儿一会儿就发完了,但是得手快、眼快、反应快。有的人家的门是铁栅栏,缝儿窄,我的手一扬,真相册子就像一个个有灵性的生命,欢快的从那些窄缝儿里跑了進去。感觉都有点不可思议怎么進去的。冥冥之中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加持和鼓励,终于突破了以往的救人方式,开始提速了,这也让我体会到在纯净状态下救人展现出来的妙不可言,是师父在推着我走。

三百份的真相资料很快的就发完了,这样做起来高效安全,但是两个人一定要配合好,我把这种方式叫作飞车投标。之后我就用这种方式发资料了,发的特别快。

后来我们南面镇子上的那位会骑摩托的同修b听说了我们这样发资料,觉的特别好,就约我去跟她配合,去把她们南面那一带的真相铺完。

我和同修A没有工作,她平时靠装修刮大白赚钱,我干的也是装修活儿的一种,没活儿的时候,我们俩配合救人。这样她没时间的时候我就跟同修b配合,同修b住在我市南面的一个镇子上,她跟她附近的一个同修配合,学用我们的这种方式发资料,那个同修虽然手有点慢,但也能做。她家是资料点儿,这样发资料用量大,资料供不上,她就让那位跟她配合的同修在家做资料,要我从这边带着资料跟她出去发,她轮流带着我们俩,为的是一天也不耽误救人。

三、把真相飘進千家万户

去同修b那儿有五十里的路程,我每天带着真相资料坐车往返。到了她家,她再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出去。

第一次我们俩是去了她南面的镇子上,从她家到这里有一百多里的路程。这一带是山区,山高林密。我向村民打听道儿,跟同修说咱俩進大山里看看,骑了很远才看见有村子,都是在山坳里,非常的隐蔽,之后在这一带又发现了五个村子。同修b虽然熟悉这个镇子,但她也没有来过这里面,她说:真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些村子。我们俩是来对了,要不然落下这些众生可怎么办?是师父着急引领我们俩来到了这里。我们带了三百五十份的真相资料,我还是坐在摩托上,双手左右飘,有在院子里的村民就直接告诉这是救命的真相资料,好好看看能躲过瘟疫,全家平安渡过劫难。他们都赶紧拿了起来,回屋看去了。一个中午头儿的时间我俩就顺利的发完了。

同修b骑了二十多年的摩托车,车技好,速度快,進到村子里,感觉瞬间就发完一个胡同儿,我们俩配合的非常默契。我们每次大约带三百多份真相资料,有时也带四百和四百多,路程近的地方很少,骑一百多里地的地方是经常事儿。

有一次,我约她去了我市东南部的那个乡,那个乡的面积大,同修b家的东面有一条通那个乡的背道,但是得经过一段山区,都是盘山道。我跟她说:那里没有同修,又没有别的同修去发真相,我们俩把责任承担起来,你跟我去,那条路我知道。她爽快的答应了。

我还是每次带着真相资料往返她家,她再骑着摩托车带着我下乡,从她家去那个乡往返得有二百多里路,我跟同修A配合做了一小部份,还有大部份真相没发,为了抢时间我和同修b决定尽快的完成。

我们每次出去都尽量选热天,赶在中午的时候到,因为中午的时候天热,人们都躲在家里不出来,路上人少,能避免干扰。最多的一次我俩带了四百三十份真相资料,去了那个乡的最里面,从里往外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发,天热又是中午,我让自己的正念强大起来,“身神合一”[4],把功能都集中在两手上,快速的挥动两臂,每飘一个真相,心里就说:师父救人,师父救人,那些真相都飞快的飘進了每家的院子里,做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的手变的很长,好像真的是“佛展千手”[4]一样,一个小时五十分钟的时间,我俩就发完了四百三十份真相资料,走了八个村子。发完的时候,我满脸是汗,衣服也被汗水打湿了。同修也一样的辛苦。

回到同修家吃完饭,我再急忙的赶车回家,有时刚一坐上汽车就睡着了。虽然劳累,但救人的心是甜的。

师父说:“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5]

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就得走遍世间的角落,把大法的福音传递给众生。一次,我和同修b在山中骑行,看到山中有一条通向树林深处的道,是沙石路,以为没有村子了。正好碰到一位清洁工在路边休息,我赶紧下车向他打听,问:那条路的里边还有村子吗?他说那里面有两个村子,都叫什么名字。我心想幸好问了他,要不然就落下了。这样这一带就一次收尾了。

我和同修来到这里的时候,决定先進入里面的村子,从里往外发,两村相距大约六、七里路,路的两边全是树和灌木丛,偏僻又冷清,一般人真不知道在大山深处还藏着这样一个村子。我们俩進村先从村里面的胡同儿一个一个往外发,赶上中午头儿,路上人少,快要发完的时候,刚出一个胡同口儿,一个男的和女的从北面急走过来,那个男的奔我们俩就过来了,恶狠狠的说:你俩是干啥的?赶紧给我站住!他相距我俩也就是三四米远,同修迟疑了一下,我一看来者不善,手一推她后背说:快走!别管他。同修一加油,我们俩骑车就向外跑。这里是山区空白点儿,没人来发资料,众生不明白真相,有邪恶因素干扰,不能掉以轻心,得赶紧离开。同修说快发正念,她一边飞速的骑,我还一边快速的飘了几个真相。跑到第一个村子,就看到远处迎面来了一辆白车,同修说:那个男的能不能给这个车打电话,是不是截我们的,我说不能,你就是别停车,快跑。我心想:邪恶动不了我们,飞跑中我快速的向两边的院子里飘真相,能发几个就发几个,让众生互相传吧。结果真是假相,那个白车拐進一家院子里就停住了。

还有一次在发真相的过程中遇到干扰,是个骑摩托车的男子,很恶的样子,欲拦截我们,我们俩飞快的离开了。他也没追我们。因为资料没发完,同修想不发了直接回去,我说不行,来了就发完,不能带回去。我们又换了一个村子,尽管有点紧张,在正念与人心的交锋中,我还是冲破了人心的羁绊,因为人心背后有旧势力的参与,我心想旧势力你的一切干扰和安排我都不承认,人世间是大法弟子的舞台,没有你表演的余地。我就是要展现大法弟子的风采,救度众生。我让同修骑的稍快一些,道有点宽,她想让我一面儿一面儿的飘,我说不用,你就在道中间骑,我双手同时两面儿飘。我用尽浑身的力气在手上,快速出手,真相嗖嗖嗖的飘進了每家院子。这样发资料要的就是速度,稳、准、快。同修骑摩托车就像赛车手一样,在每个胡同灵敏的穿行,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发完了这个村子,资料也发没了。然后我们俩迅速的离开了村子,平安的回家了。

我们这样发资料,两个人可以顶四、五个人的力量。在发资料的过程中,有的村子里坐在门口乘凉的人,看见我们俩骑着摩托车,挥舞着双手向每家院子里嗖嗖嗖的飘真相,他们都开心的笑。觉的这一招儿挺好。有的吃惊的瞅着我们快速的一走一过,再回过神来拿起真相看,我们已经不见了踪影。还有的众生就像等着我们一样,真相刚一飘進院子,他们就拿起来转身回屋看去了。

我和两位骑摩托的同修配合,用最短的时间和最快的速度,发放了大量的真相资料,把一些偏僻的乡下空白点儿都送去了真相。这一份份的真相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莲花,飘進了千家万户,传递着大法的福音。在大难来临的时刻,让众生能得到大法的救度。因为这是师父的希望,大法弟子的责任。

四、结语

师父说:“你们是人类的希望。振作起来象北美大法弟子一样在困难面前不退缩。别被人的框框挡住。”[6]

我曾经跟同修说过:从来也没想过会用这种方式快速的发真相救人,其实是当我改变了人的思维方式,用一颗纯净慈悲的心去救人时,是师父帮了我,给了我超常的能力,在众生危难的时刻,广传真相多救人。更让我体会到,在实修的过程中,放下自我,无私配合,才能得到大法的净化。

正法修炼的时间已经不多,我会牢记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修炼如初,用虔诚的心和稳健的脚步去实践“做到是修”[7]。

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们为了谁〉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法国法会》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