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无反顾的走在神的路上

更新: 2020年1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

一、幸遇大法,喜获新生

我三十六岁的时候,在一次劳动中伤了腿,渐渐行走困难,多方医治无效。医生检查后,告知我患了骨癌,医生说:“这病别说全国,全世界都治不了。”在经历了许许多多无以言表的痛苦之后,我艰难的熬到了一九九六年。

一天,女儿回家告诉我,她的同学(我过去的学生)看见她哭,就劝她说:“妹妹,别哭,我有办法。”那学生果然来看我,同时送来了一本书:《转法轮》。可我眼痛近乎失明,怎么看啊?更不懂这书与我的病有何关系,所以无动于衷。

一天,学生又来教我炼功动作,我顿时觉的小腹部位有什么东西转起来,非常明显,甚至可听见哗哗转动的声音。学生又叫来几个人,把我弄去了学法小组学法。开始是众人将我抬起、放下,不几天,我就能自己坐下,又可自己翻身爬起来走路了,心跳也恢复了正常,说话不成问题了。

后来我开始抄《转法轮》,当时有一念:我至少要抄十遍《转法轮》。可是不久,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开始了。《转法轮》我还没抄到十遍,见好多同修被抄家了,我就开始背法,我想:“我把《转法轮》装在心里,谁也抄不去!”

师父说:“气功不只是常人这个层次中的那点东西,它是超常的,而且在不同层次上都有它不同的显现,它是这样一个远远超出常人的东西。”[1]

我明白了自己当初走入大法修炼只为治病的想法,是何等的狭隘自私。通过不断的读法、抄法、背法,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变。过去,一直为职称、分房等事忧烦、苦恼。修炼后,却一次、再次、三次放弃福利分房而无悔无怨。从前我上街买菜总要去公平秤上称一下,差一两都要去找小贩理论、争吵。修炼后,我常是将一扎钱给小贩叫他自己该多少拿多少,别人要让我一角一元的,我说:“我有零钱,不能差你一分,你都很不容易的。”

我摔断了腿,同学老师朋友来看我,考虑到别人的困难,我一概拒绝,送我钱,我谢绝不收,告诉他们不要送我钱,我就好得快,少痛苦。过年时,单位要来慰问我给五百元,我辞谢:“我已经好了,把钱给那些更困难的人吧。”

自己都想不到从前总是忿忿不平、牢骚满腹的我,而今竟能如此淡泊名利,放下拼搏争斗、追求之心。大法修炼确实是脱胎换骨的改变人啊!

二、雪压霜侵,金刚不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在那些血雨腥风的日子里,我也曾被送洗脑班、传讯、收缴身份证、半夜三更电话骚扰或恶警、社区人员上门骚扰、蹲坑监视、抄家、绑架至看守所、威胁、敲诈钱财、限制人身自由,但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都走过来了,众多的魔难都被师尊化解了。

我一个亲戚的儿子是某乡镇司法所所长,他知道我炼法轮功,就蛮横无理的来搅扰我,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后来他得大病了,来找我们帮忙找医生。我问他:“是不是去迫害法轮功了,不然怎会病成这样?”他坦承抓了法轮功学员,“上头”一再逼他随时汇报“转化”情况,弄的他烦透了。问我该怎么办?

我就给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我单位领导怎么保护法轮功学员得了福报,叫他想办法把自己抓的人保出来,以后再也不要去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了。告诉他:“如果再干坏事,上了明慧网的恶人榜就没救了。”他爱人听明白了,就叫他照我说的做,后来没再听说他的恶行,还得了些福报,因为他们接受了真相、要了护身符,也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一次,三个警察闯入我家,一進门,就凶恶的吼道:“把材料交出来!”我正在洗澡,闻声抱着衣服出来,冲進卧室,关上门,收拾好桌上正抄着的大法书,从容的穿好衣服走出,问:“你们要干什么?我已一再声明,我就是炼了法轮功,我就是相信法轮功。但我没犯哪一条,你们不能这样没完没了的来找我的麻烦!”那女警一下软了下来,满脸堆笑的跟我说话了。

他们走后,我发现电视机上就放着真相光碟和真相册子,他们居然都没看到。我悟到是师父保护了我,因为我当时没有怕心,师父就为我化解了这一难。

我亲家从迫害一开始就跟我“划清界限”,几乎断绝了往来,更不让外孙接近我,怕我影响了他们,而且以离婚相要挟,不许女儿来看我,女儿连忧带气,长期失眠,得了抑郁症。他们一起骂我和我女儿。我痛心他们被谎言蒙骗,悲哀他们对邪恶的恐惧,但没有恨怨。因为我牢记“真、善、忍”三个字,我不能把他们当敌人,他们是我要救度的众生。

他们生病,我照样去看望并给予可能的帮助关心,从不因为他们对女儿的态度而与之争斗,在割舍亲情的伤痛中做到了“难忍能忍”[1]。若去他们家,我静静的发正念,解体清除干扰阻碍他们听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一次,当我发了一个多钟头的正念走出房间时,亲家一改我去时那种仇视态度,十分友好的说:“亲家,其实我们对你没什么,你尽管随时来玩。”我深知,善的力量能改变人心。

后来,亲家来我家要求三退了,还一再追问我给他退了没有。固执的爷爷也终于同意扔掉了他供了几十年的毛魔荧光塑像,全家都要了护身符,做了三退。连他政府官员的亲戚都接受了真相,见面也对我喊“法轮大法好!”

三、信师信法,神迹尽显

我二十余年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医疗费,连伤风感冒都不得,这就是一个大奇迹。我从自私狭隘、好争斗的人,变成了一个坦荡荡,善待他人的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更是神迹。法轮大法让我真正明白了人生为何,神佛真实存在,回天有路。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的黄昏,陪家中客人在江边一休闲地聚会,我不慎摔倒,右坐骨摔骨折了,顿时疼痛钻心。我叫儿女们赶快送我回家炼功。我的右半身很快肿起来,很疼,躺下都艰难。于是我又炼功,右臀部到胸部都热辣辣的发烧。我撑着椅子走去厕所,躺下睡觉或起床得用抱枕一点点缓缓起卧,起一次得花四十分钟,但是我有一念:我是修炼人,不可能动不了。第二天,我照常该做啥做啥。

到第三天早上,我要去参加同学会,因以前摔过多次都没事,所以家人也不阻拦,但他们却都不知我这次伤的有多重。待他们都走了,我一咬牙,提上包,用木椅子撑着走到门边,心一横,想:我今天必须走出去,平日跟大家说了那么多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我今天总不能给人家说我摔伤了来不了呀。于是把椅子往里一推,提上包,心生一念:我今天必须走出去!

我乘出租车到了聚会的地方,同学正等在那儿,我扶着椅子走过去坐下,与他们说了一整天的话,身上却一点伤痛也没有,我于是以此向他们又讲了真相。晚饭后,我随同学一起走到街口,虽然每走一步都刺骨般疼,但我毕竟能走,也没哼一声。

十月十四日晚,我一人在家收拾床,把凉板换成床单,扫地时弄湿了地板,一下滑倒在地上,尾椎骨跌断,爬不起来。儿子接到电话后赶回家抱起我,我马上炼功。又出现前次一样的疼痛,起来躺下一次要几十分钟。但有前次的经历,我就想:上次我隔了一天才出去,这次我明天就走出去!

当晚妹妹病了,被救护车送到本市医院来。第二天一早,我便去医院看她,也顺便看望了另几位熟人朋友,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他们哪里知道,我的伤痛有多严重,我却谈笑风生,没事人一般。回到家,我仍是起卧都那么痛,那么艰难,但我有一念:只要能站起来,我就能走出去!

去外地为被非法庭审的同修发正念,天不亮我们就上了头班车,一路颠簸,只觉的一双大手护住尾椎断裂的地方,一下一下的抖动,却疼的并不厉害,能忍。

这次魔难又很快过去了,那么严重的骨折未经任何医治第二天就能走出门,常人是连想都不敢想的,我妹妹跟我同样的摔成尾椎骨骨折,却躺了近一年还痛。只有大法才有这样的神力啊!

四、沐浴佛光,全家受益

我的家人因相信并支持我学大法,得了许多福报。

孙子上小学时,在放学路上被一辆大众汽车撞出几米远,同行的老师同学拦住汽车,把那女司机吓坏了。这时,孙子的表姑正好下班路过,拉起他要去找司机理论,孙儿一下挣脱他姑姑的手,说:“没事的。”一溜烟跑回了家。孙子对我说:“奶奶,我被汽车撞了,我说没事的,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只念了一遍,就好了。”一边把被撞的过程演示给我看。

过后,他有些后怕的说:“奶奶,那汽车是能撞死人的哟!”我说:“是师父保护了你啊!快去感谢师父。”他马上去师父法像前,恭恭敬敬的合十说:“感谢师父救了我!”

外孙女十二岁时,发烧几天退不下,亲家一家瞒着不让我知道,直到医生告知是心肌炎、有生命危险时,女儿才悄悄的哭着给我打电话,我说:“没那回事,不用怕。”立即带着孙子去医院,对奄奄一息的外孙女说:“乖儿,你相信外婆不会骗你,你现在跟外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外孙女轻声说:“是,外婆,我念。”

不到一分钟,她突然一下坐起来,说:“妈妈,我好饿,我要吃东西。” 女儿高兴的流泪,马上去楼下街上买了一盆酸辣粉来给她吃。我给了外孙女真相护身符,对女儿说:“明天不要来输液了,没有事的。”女儿相信我,当天就回去了,孩子也确实就这样好了。

我的家人几乎都经历了一次大魔难,但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都一次次的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了。现在儿女们都成了各自单位的领导干部,按“真善忍”的标准认真做事,认真做人。孙子和外孙都顺利的考上了满意的大学,有了好的工作,我问他们现在还相信大法吗?他们说:“怎么不相信呢?因为那些神奇都是我们亲身经历的啊!”

五、广传真相,世人觉醒

开始我去给一个好友讲真相,他们一家人嘲笑我。后来给他《九评共产党》,劝三退,他更害怕了,说:“你这是杀头的罪啊!”我不放弃,坚持讲了二十年,并在他们生病住院时去看望和讲真相,终于劝得他们一家人三退了。

给我师母讲真相,开始她非常吃惊、害怕,因为她曾是中共地下党员、老革命、离休干部,总念叨她一辈子如何对的起党。我告诉她:“你被蒙了,你被中共害苦了。”她惊问:“如何解释?”我说:“你想想,如果你丈夫、儿子还在,你会这么苦吗?”她默然了。她丈夫文革中被斗死,才四十几岁,她儿子得肝癌,炼法轮功好了,可是迫害开始了,一家人吓坏了,坚决不许他炼了,逼他吃药住医院,结果死了,也才四十几岁,导致儿媳带着孩子改嫁,家破人亡。

我说:“谁发动的这些整人的运动啊?你发动的吗?我发动的吗?”她终于醒了,退了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能从长年卧床的病中站了起来,然后走出家门,到公园散步,去亲戚家劝三退。亲戚朋友说:“你都相信了,我们也要相信。”还一次次要我给她送真相护身符去,说她要去救人。她逢人就说:“‘真、善、忍’这三个字,哪点不好?‘真、善、忍’就是对的呀,我现在就是按这三个字做人的。”

我有一个朋友是单位书记,给他讲真相他很快就接受了,叫他三退,他就把全家人都退了,叫他用化名,他说:“就用真名退,用什么化名啊,用假名怕以后记不得。”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现在我天天念。”他又说:“共产党说法轮功是×教,(共产党)它才是邪教。”

我知道自己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人们对法轮功的认识,所以平时自己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行事。所以人们当面背后都说:“谁说法轮功不好?看人家某老师多好,哪象电视里宣传的那样啊?”邪党的谎言不攻自破。

六、师恩浩荡,众生得救

这里讲几个众生得救的奇迹。

给一个几十年前的同学讲真相、劝三退,他说他一样都没入过,我不信,但还是给了他一本《九评共产党》。他拿回家不敢说,每晚等妻子睡着了才起来偷着看,妻子生疑,一天便假装睡着,趁他正看的起劲时起身抢过他的书,不料妻子却看進去了,说要见我。

一天,我去他们那里,他惴惴的问我:“我妻子想见你,可不可以?”我说:“可以呀,你叫她来见我就是。”一会儿他妻子来了,一见我就惊呼:“啊,我认识你,好面熟。”我几十年连这同学都没见面的,更没见过她,她怎么会认得我?这一定是个有缘人,我便给她讲了真相,她很爽快的三退了。她告诉我:医生说她腰椎间盘突出兼骨质增生,必须马上手术,否则就要瘫痪了。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出奇迹。

她还是住進了骨病医院准备手术,可血压血糖都高,尤其血糖降不下来,吃药打针输液都不管用,医生问她是否打过胰岛素,她说没打过。医生说那好办,一针胰岛素就解决了。没想到连打了三针胰岛素,血糖非但不降反升,医生不敢给她动手术,她只好回家。这下她才只有指望大法了。她欣喜的对我说:“我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太神了,我一念,那血糖唰一下就降下来了。”

就这样她走進了大法修炼,而且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亲朋好友及身边的有缘人讲真相,很精進的。一次我去她家,说我有些不干胶没贴完,叫她给贴出去”,她慨然应允,说:“我今晚就搞定。”她是家里的顶梁柱,一个家全靠她支撑着,又十多年了,她没倒下,没瘫痪,活得精力充沛,健健康康。

我一个同学的儿子突患白血病,单位请了台湾专家为他治疗。可台湾专家也告知没法治。同学的妻子给我讲起这事,我告诉她大法可救她儿子,她表示相信。我叫她马上告诉儿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你去一趟儿子工作的地方,教他炼功,就好了。过两天他们对我说:“太神了,我儿子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血液指标一切正常,连台湾专家都觉的不可思议。”

一次同学聚会,见一个同学脸煞白,病恹恹的,他妻子不停歇的服侍他吃药。我问他得了什么病,他说:“什么病都有啊。”难怪他要吃那么多药。我说:“你炼功嘛,我原来得癌症都炼好了,不吃药、不花钱。”他说他原来也炼的,后来迫害开始了,被抄家,便不敢炼了。我告诉他从现在开始炼,谁也管不了,保命要紧啊。他听了,真的从新走回大法修炼,很快恢复健康,红光满面,无病一身轻了。

一天,同学又来参加同学会,对我说早上去亲家处,因亲家肝癌晚期,眼看就要断气了,把他和其他亲戚都通知去了。他说亲家的家人都准备放火炮、烧落气钱了。他去到那儿,见亲家还没咽气,但痛苦万状。同学轻轻抱起亲家靠在自己身上,对亲家说:“你忍着点,我教你念两句话,你就在心里念就行。”亲家果然平静下来,过一会,亲家说:“哎,我都想吃点东西了。”(亲家都好多天水米不進了)亲家的妻子赶快去弄了一小碗饭来,同学守着他吃了。然后亲家说想睡一会儿,同学服侍他睡下,然后自己就坐车来参加同学会了。

到晚上,同学惊喜万分的给我来电话,说:“大法太神奇了!大法在世间创造的奇迹太多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等他开完同学会回到家,他亲家竟能走到他家来道谢了。这才真是神话啊!同学后来给我说:“当时众人都见证了这个神迹。” 同学对亲家说:“你要谢就谢谢大法师父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