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国会人权听证会 揭露中共扼杀信仰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雪莉柏林报道)德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举办了一场关于中国人权现状的听证会,包括法轮功团体代表、新疆问题专家、西藏德国国际运动负责人等人士受邀出席会议并作证,揭露了中共扼杀信仰的暴行。

'图1:德国国会关于中国人权现状的听证会现场(视频截图)'
图1:德国国会关于中国人权现状的听证会现场(视频截图)

这次听证会的发言人不约而同揭露了中共实施的“思想转化”手段。这种手段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期间被大肆应用,不断强化,随后中共对其它信仰团体也广泛实施。德国法轮大法学会会长、资深媒体人周蕾女士讲述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并点明,解体中共才是从根本上解决人权迫害的办法。

'图2:德国法轮大法学会会长、资深媒体人周蕾女士在听证会上作证(视频截图)'
图2:德国法轮大法学会会长、资深媒体人周蕾女士在听证会上作证(视频截图)

听证会在的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严森女士(Gyde Jensen)的主持下进行,会议通过网络直播。

中共对信仰团体的“思想转化”

周蕾女士指出,今天的中国几乎每个城市、乡镇和省市都有洗脑班,他们被冠以“法制中心”、“戒毒所”、“职业培训中心”等名称以避人耳目,实质上是一个人间地狱。而“洗脑班”是中共为灭绝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发明的。

她说:“中共第一批洗脑班是610办公室在二零零一年专为‘转化’法轮功学员设立的。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持不同意见的人,比如基督徒、穆斯林和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洗脑班,在那里中共用一切匪夷所思的手段逼迫他们作出放弃信仰的书面声明。”

“对法轮功学员通常采用的酷刑方法包括殴打、强迫灌食,长时间保持令人痛苦的姿势,强烈刺激身体敏感部位、电击、水刑、窒息、关小黑屋、监禁和性侵,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的统计,至少有4500名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还不包括无数被失踪的、被强摘器官后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新疆穆斯林萨依拉古丽·萨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人权观察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德国主管米夏斯基(Wenzel Michalski)、德国人类学专家、新疆问题专家曾兹(Adrian Zenz)、西藏德国国际运动负责人穆勒(Kai Müller)在发言中也分别讲述了中共如何对各民族与宗教团体进行的思想控制与渗透。

米夏斯基(Wenzel Michalski)证实中共对穆斯林的洗脑无孔不入。他表示,穆斯林人只是因为祈祷就被关入监狱多年。在(思想)教育营里,被关押者必须学习汉字,唱歌颂中共的歌曲,如果有人从事宗教行为会立即遭到惩罚。

曾兹(Adrian Zenz)在发言中说,中共要的是对一个生命的绝对控制权:“中共要决定,人待在哪里、说什么、上厕所用几分钟、什么时候哭、要怎样思考、要对谁电击等。”

穆勒(Kai Müller)在证词中说:“中共派上万名干部到西藏各地,与藏民‘交朋友’,其实是为了全面无漏的监控。藏传佛教必须服从于中共的意识形态,藏语沦为街头用语,中共当局决定佛教教职人员的任命等等,各种思想渗透无所不在。”

中共不会容忍任何信仰团体

听证会上,周女士对“中共有没有可能制度性改革,对信仰自由给予更大空间”的问题回答道:“中共从未有过推行政治改革的意愿。”“舆论自由、宗教自由一直被中共认为是对其维持权力的威胁。宗教信仰团体必须按照习近平的指示服从中共的领导。中国传统文化起源于道教、佛教和儒家,它的特点是尊重美德。中共的特点恰恰相反,他们宣传:‘人定胜天’。共产党人已经看到,如果不破坏中国的传统文化,马列主义思想就无法在中国立足,于是对宗教的灭绝开始了。一九四九年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后,就举全国之力破坏中国传统文化,打压宗教团体。所有宗教团体都必须服从党的领导。”

她举例说明:“法轮功在二十年前被认为是中国气功的一个受欢迎的流派,然而却被中共视作潜在的威胁。由于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组织形式,所以中共面临着一个新的形势:如何控制这个巨大的松散的,已达一亿之众的法轮功学员团体。除了炼五套功法,法轮功学员在生活中遵循‘真善忍’原则。而这些原则又被中共的‘假、恶、暴’所不容。出于恐惧,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当权者对法轮功学员发动了前所未有的迫害,至今仍未结束。 ”

会后,周女士回答人权委员会副主任布朗(Jürgen Braun)先生的问题时表示:“持续公开的指出中共对人权的迫害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没有国际压力,中共高层既不会结束劳改营制度,也不会释放个别政治犯。然而,这部在中国上演了七十年的恐怖片,除非中共被解体,否则永远不会结束。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很明显,这种‘以贸易促改变’的假设只是(民主国家)一厢情愿的想法。中共当权者承诺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却把整个中国变成了一座大监狱。在华为等大型科技公司的帮助下,中国已经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监控国家。遗憾的是,西方国家的软性外交并没有为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做出实质性的贡献。现在是在整体调整对华政策的前提下,重新调整人权政策的时候了。”

呼吁德国政府实施具体制裁

周女士在听证会上还表示,中共对迫害目标总是先抹黑后监禁。中共侵犯人权的行为事实上已延伸到了海外,希望德国联邦议院针对中共在德国的宣传活动进行彻查。

她最后说:“我们最终达成的目标必须是解体中共,因为中国大陆的制度和环境给中共人权迫害提供了条件。中国只有在没有共产党的时候才可能是一个没有人权侵犯的国家,才可能成为德国的可靠合作伙伴。”她认为当下最有效的方法是对参与人权迫害的个人与企业进行制裁

西藏问题专家穆勒也提出,国际社会仅仅对中共提出批评远远不够,他要求有针对性的对中共高官,尤其是对封锁西藏负有责任的中共高层进行制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