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一朝得大法 不必问前程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二零一九年三月才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新学员。一年多来,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值此第十七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之际,对师父说说心里话,表达弟子对师父、对大法的无限感恩。

我今年六十岁,初闻大法,是二零零九年三月。那一年,我从新组建了家庭,丈夫是省会重点中学的一位语文特级教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娴熟。丈夫的才学和人品让我仰慕,他对我也是保护有加,视我与先夫的小女如己出,因此我们感情很好。丈夫与他的前妻曾经学过大法,大法遭邪党打压后,由于怕心放弃了。几年后,他的前妻因病去世。二零零九年三月,他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这样,我俩偶尔也学学法,炼炼功,但始终没有真正走入修炼。

人生绝境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的一天,丈夫在一个多小时内,因急症撒手人寰。猝不及防之间,天塌了,地陷了,我大哭着求丈夫“带我走吧!”安葬了他后,回到空空荡荡的家,孤独寂寞如腊月的寒流浸透我的身心。我不敢独居在家,身体潜伏的一些病痛,如慢性胃病、颈椎发硬、腿疼、怕风怕凉、心律不齐、脑垂体血管瘤、脑血栓前兆等等,也都凸显出来,身体状况急剧恶化。

正赶上二零一九年中国新年,民间有种说法:新寡之人不能在别人家过年,会给人家带来晦气。自己家呆不下去,姐妹兄弟家不能去,我走投无路,思想钻到失去丈夫的痛苦中不能自拔,整天以泪洗面。女儿把我接到她家。可看到人家一家子(她乡下的公婆和我女儿一起生活)欢欢乐乐的过年,我只觉的自己是个多余的人。自然,人家在我这里看到、感受到的,只有怨、泪眼和一副苦脸。人家当然烦我,连我一手带大的唯一能给我带来些许欢乐与安慰的外孙子,都不让靠近我。我沉浸在孤独、寂寞中,感觉深度抑郁。

终于有一天,我离开了,投奔一个相交很深的朋友。正赶上朋友家生孙子,我随了五千元的贺礼。可是只待了四、五天,朋友看我整天哭丧着张黄脸,泪眼婆娑,长吁短叹,一副活不起的样子,担心我有什么三长两短,担不起责任,就委婉的劝我离开。我真真的体验到了什么叫“绝境”。万不得已,我住進了旅馆。

在旅馆里,我开始沉思:看来,有难时,谁都指望不上,我得把几处房产和所有存款攥在手里;我要完成丈夫的遗愿,把他准备出书的稿子整理出版;女儿刚过三十,就我一个亲人了,我得陪着她走好她的人生;继子一家三口,这个孙女是我和老伴一起带大的,他们一家从南方回来,父去楼空,连个开门迎接的人都没有,太可怜;还有好多事情需要我打理,不行,我得好好活下去。

可低头看看我这个样子,我怎么活下去?此时,隐隐约约想起了法轮大法,想起了师父,我虽然没有真正走入修炼,但大法的种子已经深深埋在我的心中,当人生处于绝境时,只有大法,只有大法师父才能救我出苦海……我的思想逐渐清晰,此时我虽然还不懂什么是修炼,却坚定了一念:我要学大法!

晚上,我一个人走到公园,仰望天空,对丈夫说:“我反悔了,我不跟你走了,我要学大法了!”

精進实修

有了修炼的念头,可省会这里没有认识的大法弟子,我想起来了,在老家(北方的一个地级市)的妹妹曾经跟我说过,她有一个朋友炼法轮功。我决定回去找她。同修把我带入了学法小组。端坐在给大家提供学法环境的同修家里,看着同修们一张张真诚热情的脸,我的心踏实了。那是二零一九年的三月。

从二零零九年三月到二零一九年三月,整整十年,我象一只迷途的羔羊,徘徊、辗转、迷茫、寻找、盼望,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在这里,弟子叩谢师尊救度之恩!

我在老家的妹妹家住了八十多天。在这八十多天里,我每天乘车来回两个小时去学法小组学法,中午在那里吃顿饭。同修们什么都不让我干,给我腾出所有的时间,让我集中精力学法,还给我找到了所有大法经文,师父讲法录音,下载了真相资料的播放器,以及各种资料。我每天学三讲《转法轮》,自己再挤时间学师父的各地讲法。

随着学法,我知道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做三件事,特别是要讲真相救众生。看到师父为众生不能得救而着急,我想作为师父的弟子,应该急师父所急,师父要我们做什么,就应该全心全意的去做什么。

学法时间不长,我就开始讲真相了。先从当地的亲朋好友讲起,再给每天必坐的公交车上的乘客面对面讲,再到遇到人就讲。我也不多想什么,没有任何负面思维,只想听师父的话,多多救人。

在八十多天里,我劝五十多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不知不觉中,我身上一切不适的感觉都没有了,变的神清气爽,感觉有使不完的劲。在这里,借明慧一角,感谢老家同修们对我的真诚、热心的帮助,谢谢同修们!

在这期间,女儿赶来老家看望我。当她看见一个神采奕奕的妈妈时,非常高兴,可看到满屋是大法书时,就又极力阻止我学大法。我说:“你也看到了,只一个半月,妈妈判若两人,是大法给了你一个健康的妈妈,你应该感激大法,感激师父才对,你怎么还阻止我修大法呢!实话说吧,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只要大法。”

女儿看我决心已定,大哭一场,回去了。回去后,她去告诉了她的两个舅舅。这一下可炸锅了!他们从网上查到的都是邪党对大法和师父的造谣诽谤之词,妹妹又跟他们说了当地对法轮功的迫害情况,小弟还专程从居住地过来,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大弟也打电话来苦苦劝说。我说:“如果你们担心我修炼大法受到株连,那咱们去做个公证,脱离姐弟关系吧。”我默默的把大法书整整齐齐摆在那里,来表达我坚修大法的决心。我想:他们都是被邪党谎言毒害的众生,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让他们在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我还要救他们。

这一年多来,我有机会就给他们以及所有亲戚讲大法真相,那些坚冰一样的心也在慢慢溶化。有的亲戚把我给他们讲大法真相的事情向我女儿告状,女儿也开始站在我的角度劝说他们了。

住在妹妹家总不是长久之计,我得回省会的家,溶入那里的整体。感谢师父苦心安排,在二零一九年七月,我联系上了省会的同修。一回到省会,我立即告诉继子和女儿,我到家了,让他俩抽空过来。待他们来家时,我让他们把各自的房产证拿走,我什么都不要,因退休金够我生活的。

当时我看到一个讲真相项目很好,就拿出了两万元钱赞助这个项目。平时需要什么真相资料,我再给做资料的同修钱。现在,我和两个单身同修合租一套房子,其中一同修处于病业魔难中,生活需要照顾;另一同修B姐为了让我这个新学员多学法,尽快跟上正法進程,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活。在这里,我感谢B姐的无私帮助!

我们三个人生活很简单,抓紧一切时间做好三件事。我们每天早晨三点起床炼功,发完六点正念,煮三碗面条当早饭,饭后各自回自己房间背法。发过九点正念,我就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十一点半之前赶回来,在家的同修蒸三碗大米饭,炒一个菜,二十分钟吃完午饭。发十二点正念,午休一会儿,下午一点开始背法,两点集体发正念学法;四点半做家务、做晚饭;五点半吃饭,发完六点正念,各自回屋,或背法,或看明慧交流文章。循环往复,天天如此,心无旁骛,笃定踏实。

讲真相救人

我们租住的房子的位置在省会城乡结合地带,有些周围村里的村民做环卫工作。一次,我跟一环卫工人讲大法真相,他自豪的说:“我们村里的六个环卫工都三退了,我们也在一起学习。”我问:“你们学什么呢?”他说:“就你们给我们发的那些小薄书,我们轮流念。”我备受感动,笑着问:“你们想修炼吗?”他说:“想啊!”我说:“想修炼,还得读《转法轮》,那是一本天书。”这个环卫工人憨厚的不好意思的笑了。

后来,我给了他们两本《转法轮》,一本《法轮功》,几本师父各地讲法,给了他们每人一个播放器,输入师父讲法和炼功音乐和发正念的钟声。现在他们都不同成度的走入大法修炼,我时常会去关注一下他们。

有一次,跟一个衣着讲究、五十多岁的男子讲真相。他跟我说了很多,他对邪党的罪恶了解的较深,对大法弟子们也是钦佩有加。他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最后,他和我合十告别时,真诚而关切的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学员都很勇敢,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我表示感谢,也很感动。

一天,我骑着车在街上寻找有缘人,看到不远处一个男子推着电动车走路。我赶上去,问他:车怎么了?他说:没电了。和他聊下去,听谈吐,他读过一些佛教方面的书。我跟他讲了一些大法法理,他很认可,跟他讲大法真相,也很接受。我给了他《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非要给我20元钱,我说不能要。正推辞之际,过来两个人,我赶紧回身给那两人讲真相。等讲完真相,回头一看,车筐里有二十元钱,那人已经走的无踪无影了。我心里想:哪是电动车没电了,是师父让我救你呢!回去后,把钱给了资料点。

有一天在街上,我骑车漫无目标的寻找有缘人,突然听到前边“啪”的一声响,好象轮胎爆裂的声音。接着,我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从单车上下来,低头察看车子。我赶紧上前,表示关切,询问情况,顺便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刚讲完,那人骑上车就走了,车子根本就没有任何毛病。我知道,是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的跟前,让我救他。感谢师父!

一天,我看见一个七十来岁的妇人在路边坐着,我上前向她问好,老妇人用右手指指耳朵,连续向我摆手,告诉我,她是个聋哑人。我就掏出纸笔写道:“你加入过少先队吗?”老妇人点了点头,我又写道:“退出来吧,退出来,才能保平安。”老妇人一脸迷茫的抬头看着我,我又写道:“共产党历次运动,害死了八千多万民众,罪恶太大,老天要清算它了,不退出来,你就是它的一员,就得给它当陪葬。退出来,就归神佛管了,神佛就会保佑咱平安。”老妇人顿时高兴的不住的点头,并双手合十,向我表示感谢。

找回昔日同修

一天,看到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穿戴得体,但心事重重的样子,在路边独行。我下车迎过去问:“大姐,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原来她就是市里的,刚刚退休,老伴就得急症去世了。她一个人很孤独,又浑身是病。现在在附近姑娘家住,可姑娘和她又说不到一块儿,老是互相怄气。

我就跟她聊天,讲了我的经历和得法后的美好。她顿生同病相怜之感,跟我倾诉她的不幸,还告诉我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她也炼过法轮功,后来邪党迫害,她就不敢炼了。我一听是昔日同修,感觉很亲切。我想起师父让我们找回昔日同修,我就跟她说:“看来今天是师父让咱俩相遇的,师父不舍得落下一个弟子。”

我给她讲了师父的正法進程,当前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她很激动,表示也想要从新修炼。我邀请她参加我们学法小组,并表示会给她找大法书。她说,大法书她都有,也知道哪里有学法小组。我鼓励她参加集体学法,对自己会有很多帮助。

一天,在公交车站,遇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我上前给他讲大法真相,他笑着说:“你们市里的同修做的真好,我们自愧不如啊!”我一听是同修,就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看能否提供些帮助。

原来他和村里另一男同修一起,为了躲避中共的骚扰迫害,带着一家老小来到城里。他摊煎饼、卖果子,那个同修卖白吉馍。两人为了一家生计忙忙活活,也精進不起来了,学法炼功跟不上,三件事做的也不好。卖白吉馍的同修有电脑,但电脑升级跟不上,也上不了明慧网了,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和其它真相资料都看不到了。我们互相留了电话,我联系到技术同修,给他们从新装了系统。

从去年十月到今年八月,我面对面讲真相十个月来,邂逅过十几个掉队的昔日同修,我都尽最大努力给他们提供帮助,使他们早日回归,跟上正法進程。

我有时还会痛悔,十年光景,蹉跎而过,但又觉的很幸运,在师父宇宙正法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能走進大法,成为师尊的真修弟子。我学法时间短,悟的法理少,实修基础差,人心还很多,但我一定不折不扣的听师父的话,不浪费一点一滴的时间,坚持读法背法,遇到问题无条件的向内找,找到人心,斩钉截铁的去掉,每天正念十足出去讲真相救人,圆容师尊所要的。我只管赶路,不问前程。

再次叩谢师尊!
再次谢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1/明慧法会-一朝得大法-不必问前程-4148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