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研讨会 吁加强制裁活摘器官参与者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医生反对强摘器官组织(DAFOH)举办了一场面向立法官员的网络研讨会,发言者包括政要、医生、律师和证人,关注中共的器官强摘行为,并探讨如何应对和制止这种罪行。

自二零零六年三月以来,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黑幕在国际上被揭露出来。这场由中共当时的独裁者江泽民下令进行的,由中共政府、军队统一管理,从监狱、法院、医院形成的一条龙秘密大屠杀,令世人震惊,很多人甚至因为事实过于残忍而不敢相信。包括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在内的多个国际调查团在各自独立的调查后,均证实了中共这种滔天罪恶的真实存在,而且活摘器官规模巨大。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设于伦敦、由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的“人民法庭”经过多方取证、听证和调查后,在伦敦做出了最终宣判,正式宣告,中共强摘器官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今天,仍未停止。确凿证据证明,中共犯下了反人类罪行,包括谋杀罪和群体灭绝罪。

参与本次研讨会的美国国会议员夏波(Steven Chabot)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持续二十一年,最为残忍的是,“中共屠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摘取他们的器官用于移植。这种可鄙的行径维持了一个即使在最发达国家都做不到的、按需供应的器官移植系统。”作为法轮功的长期支持者,夏波表示会继续努力,他正在与其他议员共同起草一份议案,追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责任,并希望将器官强摘参与者也列入追责目标。

犹他大学医学院助理教授威尔顿·吉尔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分析,在没有器官捐献系统、死刑犯减少的情况下,中国的移植数量却在一九九九年之后暴增。即使今年疫情期间,公开发表的医学论文记录,中共病毒(武汉肺炎)重症患者等待肺移植的时间只需三、四天。他认为,这样快速的配对无法解释,除非有一个庞大的人群在“等待被杀害”才能迅速完成移植。种种证据指向,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中共强摘器官的供体来源,除了金钱上的动机,中共的目的是要消灭它们认定的“敌人”。

两名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在研讨会上作证。毕业于清华大学的刘文宇因为修炼法轮功曾被多次抓捕,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被关押期间,他和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验血体检,而监狱里的其他犯人从没有过类似经历。

来自重庆的江莉说,她的父亲、法轮功学员江锡清二零零九年在劳教所关押期间突然去世,而殡仪馆冰柜中的身体居然还是温热的,尽管家属拒绝签字,警察仍然强行将其父火化,并开出三十万元的封口费,要求家属不再追究。两个月后,重庆市检察院官员对家属说,江锡清的整个内脏器官被提取作了标本——这段录音被江莉带到海外,作为父亲被摘取器官的证据。

伦敦“人民法庭”顾问、资深律师哈米德·萨比(Hamid Sabi)表示,人民法庭审理大量证据,听取了包括刘文宇和江莉在内的五十五位证人证词后,于二零一九年判定中国(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

在国际社会协力应对方面,前美国国会议员邵建隆(Matt Salmon)建议,停留在谴责层面的议案力度尚不足,需要更有威慑力的可行立法方案,对明确参与强摘器官流通和使用的美国公司、医生实施“零容忍”制裁,每年去中国访问的国会议员应将强摘器官纳入议题日程,美国商务部驻中国的办事处也应在该问题上发挥作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