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终于被融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说说今年在疫情期间讲真相救人的几件事,与同修们交流。

态度偏执的局级干部终于三退

我有位少年时结拜的姊妹,关系密切,几十年的老朋友,是名局级官员。自从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开始,我就给她和她的丈夫老王讲真相。她本人早已明智的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老王却异常顽固。他是个既得利益者,对于我们的劝告压根就听不進去。连朋友聚会、聚餐时,他也不失时机的故意冲着我和A同修说什么中共太英明,毛××如何厉害,对国人从小成功洗脑;中国如何强大,谁也颠覆不了中共的政权,等等。言外之意是中共不可能灭亡,他也不会退出邪党。

A同修是我们多年前结拜的大姐。尽管老王如此嚣张又偏激,我们还是对他不离不弃。有一次,我与A同修又一起去老王家给他讲真相,他不理不睬,完全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看我们还继续在讲,他竟起身去了餐厅,坐那儿抽烟,将我俩冷在客厅。此时连他老伴都看不过眼,对他说:“你跑那远干嘛?他们都是好意,这都什么关系?又不害你!”他还是不理我们。此种情况不是一两次了。他老伴也对我们说,他就是这种臭脾气,让我们再别理他。对于老王的态度,我们感到很无奈、沮丧、甚至有点想放弃。

十几年过去了,当我们从法中更加体会到师父的无量慈悲,让我们救度有缘人时,我的心里还是对他放不下。今年八月份,A同修也对我说:“我们还是不能放弃老王,毕竟我们缘份很大,只要对他尽心了,将来真有那么一天,我们才不会后悔。”我在心里发一念:“救他!”当时我们正同在一个度假村,同住一层楼。

一天,我从老王房门口经过,门开着,他正一人在看手机,我便進门和他打招呼,开门见山的对他说:“老王,按历来的规律,庚子年有大难,疫情过后会有饥荒,你在家里是管生活的,劝你存点粮食,不然到时会饿肚子。我们是几十年的朋友我才对你说这些。”

没想到他马上点头说是,还连声说:“谢谢!”我接着说:“还有一件事,更大的疫情在后面,我们以前对你讲的三退保平安,就是针对现在这种时候的。你加入中共一切组织时是发过毒誓要为它付出生命的。你必须要退出,才能在大难来时保你平安。”

出乎意料的是,他马上爽快的答应:“好!好!”并真诚的说:“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谢谢!”

出了他住的房门,我深深的松了口气,他终于同意了三退!十几年来那么辛苦的对他讲,他都对我们报以冷脸,今天他终于明白了,得到救度!我感到喜悦欣慰的同时也对自己说:幸好我们没有放弃他!

武汉教师退党

在度假村时,一天我正坐在一个亭子里看手机,过了一会儿,一对耄耋夫妻来到我身边。老人问我能否帮他调一下手机上的天气预报?我答可以并热情的接过手机看了一会,没调好。我说帮你清理、清理手机垃圾吧,手机好慢,他同意了。我边清理垃圾边与他交谈。

谈话中得知他姓Y,夫妇俩都是武汉一所中学的教师。他今年八十岁,老伴七十六岁。他问我:“你大概有五十多岁吧?”我说我六十五岁了,他说:“看不出来啊!”我马上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您了解吗?”他说去国外旅游时听说过。他说,他有两个女儿在国外,其中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土耳其。在那里探亲时,一位华人给了他一张卡片。我告诉他那是大法真相“护身符”,上面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念了可以保平安。

我接着对他讲了疫情期间武汉一名医生的故事:医生患了武汉肺炎,恐慌中打电话给在海外的外甥。外甥让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让他很快脱离危险。医生不相信,并生气的将电话关了。医生病情越来越重,外甥给他打电话,他还是抵触。可病情持续加重,这时医生主动给外甥打了电话,诉说自己的失望,外甥再次给舅舅讲真相,一再让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当前唯一得救的办法。万般无奈下,医生听了外甥的劝告,诚心颂念“法轮大法好”。终于康复!

我用心的讲,老教师认真的听,并点头表示赞同。最后我问:“您在国外时是否有人对你讲过三退保平安的事?”他说有人讲过,没同意退。我马上对他讲,为什么要退出中共组织?是因为你加入它的组织时,在血旗下举起拳头宣誓,要为它奋斗终身,甚至献出生命。退出它就是抹去毒誓,保自己的性命。中共是个杀人组织,篡权后的几十年历史就是部杀人的历史。五十年代的土改、公私合营、“三反”、“五反”、“反右”、“大跃進”造成的三年大饥荒、“四清”、“文革”、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爱国大学生,在这些血腥的运动中,有多少中国的精英遭受了迫害?我问他历次的运动中他是否受过牵连?

他立即摇头,表情痛苦的说:“不要提那些事!”显然那段历史对他是不堪回首的。我接着对他讲中共二十多年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他回应道:知道一些,他国内的女儿曾经被安排去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帮教”,实则是监控法轮功学员。整晚的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吃的食物都是些残渣剩饭或没人吃的东西。我告诉他,更残酷的是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中遭受的酷刑折磨。中共甚至活体摘取了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高价出售,从中牟取暴利,其邪恶行径令人神共愤!“天灭中共”是天意,是历史的必然,不退出其组织的人都要受牵连。

看到他复杂的神情,我顺势再给他讲三退的重要性,他马上同意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并说:“谢谢!”

因他老伴患有老年痴呆症,无法沟通,只好作罢。看得出Y老师挺高兴,他说:你们炼法轮功的真是好人,还诚恳的邀请我去武汉时一定要到他家做客,并一再要求我留下电话号码。

我深知,我是大法弟子,是救度众生的大法徒,在最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我会按师尊的要求多救人,不辱使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