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实修 救度更多众生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正法修炼已接近尾声。在这关键时刻,无论是对个人修炼还是救度众生都是至关重要的。师父告诉我们“越最后越精進”[1]。现在就将自己近阶段在实修与救度众生中心性提高的过程向伟大的师尊及同修们汇报。

一、帮助同修中修去私心、怕心

大年前,我听说有一位同修因病业住院后几乎脱离法了。她是七.二零前的老同修,我虽然与她不熟悉,但毕竟是同修,所以很为她着急。也许是师父看到我有帮同修的心,偶然的机会一位同修就把我带到她家。我们在法理上及当前的正法形势方面跟她交流了一番,看出她还有想修炼的心,但又碍于丈夫和儿子的情,觉的自己花了很多的钱,不好意思再提修炼的事。而且存在对“病”放不下的执著与怕心。几天后,我和另一位同修又去了她家,为了让她的家人理解我们,我给同修买了一些水果,又跟她交流了一番并鼓励她,加持她的正念,临别时她也表示一定不能放弃。我也很高兴,心想她能走回来,也就没再去。其实也是我自己有怕心,怕她丈夫不理解。

过完年后,我和同修又谈起她,想看看她现在情况如何,就又去了她家。通过交谈,她说想找一个同修陪她一起学法,我就给她介绍离她家近的同修,她觉的不合适。我给她留下联系方式就走了。几天后,她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要我去她家,我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过去。见面后,她说是想要我和她一起学法。我当时还有些顾虑,其实是私心,因我这几年都是自己在家背法。我如果跟她学,就会减少我的学法数量。虽有些犹豫,但也同意了。同修快一年没学法了,丢字错字很多,学一讲,再交流一会,有时还学不上一讲,她累了,就不学了,两个小时就过去了。后来,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利用此事让我提高修去私心、急心,还有怕心。怕什么?我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再出去,怕丈夫(不支持我修炼)对我喊叫。发现这些心后,一边清除它们,另一方面给自己加正念:我做的最正的事,谁都不配干扰我。结果丈夫真的没说什么。为了不让同修失望,我无论天气怎样,下大雪我也要及时赶到她家。

十几天后,同修状态好多了,我的心性也得到了提高。谢谢师父!

二、在考验面前,修去人心

我工作已三十多年了,但由于邪恶的迫害,有大半时间在后勤工作。这一年来,我县满三十年教龄教师一直不断的上告,要求申报高级职称。争取的结果是连续在一线工作三十年的教师可以申报。但现在世风日下,弄虚作假已是常态,只要满三十年教龄,报上去就基本能批。我校校长召集满三十年教龄的教师开会,起初我还以为只要满三十年,有县优证就可以申报了。心想这也是个好事,有人花多少钱走关系都定不上,我要是这么轻松定上了,还能证实法,看我学大法就是有福份吧。后来仔细的悟了一下,觉的要是填表,那内容几乎都是编造的。我是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第一个字“真”就不符合,绝不能随着常人败坏的思想推波逐流,所以决定放弃。但并不简单,要好的同事打听关心问我填表的情况,并主动帮我提供市级论文证,劝我一番,我不为其所动,婉言拒绝。

因我有以定级证实法的心没有及时清除,第二次考验又来了。春天,校长又召集我们开会,我又以为有新说法了,要以此证实法的心又出来了。但听完校长的话后,我知道基本原则没变,只是校长本人想让我们都定上级。我当时也有些犹豫,因为很多学校也都给申报了,这时校长也劝,同事也劝,都想让我申报,此时的我都有些茫然了,险些被情带动了。后来当我决定不能申报时,并用常人的理解方式回应他们:不能因为我自己的私利影响校长,得为别人着想,因为我是不符合条件的,一旦出事,校长都跟着受牵连。他们听我这么一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本以为此事就过去了,可是因为我还有要去的心,我的一个同岗同事又两次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到。她又找到我的亲戚,叙述我不申报高级职称的事,并说某某也没教过课,人家都报了,看我不报觉的挺惋惜的,而且定级后每月涨一千多元呢。我的亲戚就一遍遍的跟我提及此事,本来我不申报也有怕亲戚家人不理解的心,她又来烦我,我当时听到还说了她一些不好的话,后来一想这也并非偶然,她是来帮我修去烦心的,应该谢谢她才是。

三、同修帮我去掉嫉妒心

一天,和我经常配合讲真相的同修跟我说:“某某同修讲真相可善了,劝退的还多”,并且还说周刊上也说了现在讲真相不能象以前那样硬邦邦的,就得象某某同修那样,我问她怎么说的,她还说不明白,把我搞得一头雾水,有点懵了。情绪也低沉了,都不知道怎么讲了。后来我跟另一个同修说;“这不能怨人家,是我情绪化了。”之后,我又找到一颗隐藏很深的心,不愿听别人比自己强,听了心里不舒服,这不是嫉妒心吗?我不要它,清除它。

四、家人帮我去掉情心、恨人心、不平衡心、委屈心

晚上回家,女儿跟我谈起话后,又向我强调不要给她的婆家(在外地)讲三退,说人家那边也有,非得你去讲吗?再说你说话又很强势的等等。我听后心里很不舒服。但没象以前那样总是想她如何如何,查找自己,找到了情心,认为他们能和我结缘,我一定得救他们,真的好像没有我,他们就得不了救似的,心也特别急。

由此我又联想到前些天,弟弟从外地回来,因为难得相聚,现在的形势又这么严峻,所以见面后马上迫不及待的把他叫到一边,告诉他念九字真言。因我带着强烈的情心跟他说的,所以他当时的表情很淡漠。这两件事,让我找到了情心,灭掉它。

有一天早晨吃饭,丈夫和我说起他想要做一个小工程,并规划他的价格表,我当时发表了自己的想法,因不符合他的心,他恶狠狠的抛给我一句很绝情的话,让我感到很伤心。虽然表面向他道歉,但心堵得很。我马上查找是委屈心、不平衡心,之后我就一直解体灭尽它们。后来我又想他说我时带着很强烈的恨,我是不是也有恨他的心呢,感觉真的还有,我就又接着灭这个恨人心,当我灭掉这些心后,他又回到从前。

五、不受干扰、坚定正念

每到周日,和我们结伴讲真相的同修都要给我和另一个同事捎来《明慧周刊》及真相资料,每人一包,各自装進挎包里,我们就边走边寻找有缘人讲真相。一个不经常出来的同修看到后不敢和我们靠近,并说我们不注意安全不为资料点的同修着想。意思是怕我们出事,把资料点同修供出去。我们听到后不被她带动,并与她交流,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做事动念都要用神念、正念、不要给同修加不好的念。

一次,在街上遇到一个老年同修,告诉我们说一个刚从监狱回来的邪悟者,知道谁还在修大法,就报告给公安局。并说一个从监狱刚回来不久的同修就是因为那个邪悟者又被带走了。让大家都注意点,我听了之后说:“她是谁呀,她有那个能力吗?”我们就走了继续讲真相。

一天,我在跟一个人讲完真相后往前走,后面的同修走到我跟前说,她刚讲过的那个人,拿手机打电话,并跟上她了,然后就急忙打车走了。我回头等另一个同修过来,我虽有一丝丝的怕,但仍继续讲真相。走到派出所对面的甬路上时,一个中年妇女主动跟我搭讪,我想这是有缘人吧,就顺势跟她讲真相劝三退,她说入过团队,然后就大声喊了起来,说共产党给她开钱,你们怎么怎么样,就走了。这时怕心上来的我就一边走一边想,我是神,师父就在我身边,谁都动不了我。就安全离开了。

现在我每天出去都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我是神,这个空间场我说了算,众生只有听真相的份,不让他们动任何不好的念,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邪恶看不见,坏人看不见,大法弟子所到之处邪恶全灭,请师父加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