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法律问题 不将自己混同常人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清零行动开始之后,我给身边的同修介绍,有问题上公义论坛。可是同修的反应都很消极。有的说没有网;有的说邪党不讲法律,没有用;有的只是听听,好像都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唯一一个上了公义论坛,打开让我看公义论坛同修的回复,意思是没有什么用……我就在想:问题出在哪里呢?

1、归正人间的法律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公义论坛同修的回复对于没有参与操作过的人来讲,好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懂。刚开始我也是这样的认识,认为法律规定与具体操作是两码事,公义论坛同修的解答对我没有什么用。

我开始回忆自己参与营救同修的时候怎么做的。师父教我做的时候“静而不思”[1],“做而不求”[1]。我每次做的时候就是这样:什么都不想,只是去找各部门,也不事先想好说什么,就是去找。有些时候,去找前,就想写真相信,一下子能够写很多页,写好后就拿着去了,然后直接就递给本人了。有些时候,中途遇上一个小插曲,发正念否定的时候,师父的法就会浮现在眼前,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整个过程中,我总是能看到师父已经将路铺好,我们只是在那条路上走。无论表面上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对方的态度、对方的不配合、对方的恶、还是邪灵操控下的流氓恶棍的表现,都不被带动,只管信心满满往前走。这样一次次的看到:那一次次所谓的干扰、看似走進了死胡同无路可走的魔难,在我坚持的时候,竟然变成了一条条通往目地地的大道。而且那路有很多条,哪一条都可以走通。

可是为什么,我对公义论坛有抵触情绪呢?更多的是失望?为什么会失望呢?有希望才会失望,才会有大失所望的那种消极悲观的状态。我希望什么呢?——希望公义论坛的同修给我一条捷径,告诉我怎么做,我就直接达到目地了。例如,面对单位为逼签三书一次次对我的骚扰,希望公义论坛的同修说一个方法,我可以直接让上门的人停止他们行恶的脚步,不再找我,也不再有对我修炼的任何干扰。可是论坛同修的法律条款也好、法律程序也好,说完后还是我要亲自去实践,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还得自己面对,感觉这咨询好像毫无意义和帮助一样,没有达到我希冀的目标。自己没有摆正上公义论坛的位置:面对邪恶各种各样的骚扰,是我修炼的一部分,是我要走的路,论坛的同修怎么能帮助我或直接替我走过这一段路呢?

我咨询公义论坛同修的时候将我“修炼人”的身份给忘了,抱着有求之心,解决问题的心,目地心,跟论坛同修咨询。这些心不就是我要修去的吗?我却将其看成了对常人法律的咨询、对常人遇到不公如何运用法律解决问题的求助,将自己置于常人的基点,带着解决问题的目地心,自然适得其反,无功而返。

邪党在二十一年的迫害中,一直是造谣说法轮功不好、师父不好。它们每一次用各种各样的手段逼迫修炼人放弃信仰的时候,都是抱着帮助修炼人、为修炼人考虑的说辞在干迫害的勾当。故而,我们在正用法律反迫害的时候,基点是站在如何讲清楚和说明白法轮功好、师父好,而不是单纯的说自己无罪,自己信仰无罪,自己拥有法轮功书籍无罪等等。放下自己遭遇的所有不公,利用各种方式讲清楚法轮大法好,不仅思路很开阔,而且发现无论邪党怎么做,都不影响自己讲清法轮大法好、中共邪恶的真相。

例如,上诉期,有些地方法院故意不让本人或家属在时效期间递交上诉状,故意剥夺当事人及家属的权利,还有各种方式的阻挠,这些都恰恰在告诉所有与该案有关的人——看看,中共就是这么邪,把人家抓了,还剥夺了人家的一切权利,真是该完蛋了。

我们面对表面所谓这种不利的处境在公检法各部门奔走的过程中,就是在将参与者违法操作的恶行曝光在他们的体制内、他们系统内的工作人员那里,对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是一种震慑,对直接参与指使的610 、政法委人员也是一种震慑。这过程中震慑的是恶人,救度的是还能救度的有缘人。这过程中只是客观真实的反映自己所遭受的不公待遇,这份法律文书,简单的事实描述,却能够曝光邪党体制的邪恶,让接触到我们法律文书的每一个公检法的人员,能够看到邪党的邪恶和流氓本质,并非只单纯曝光了参与迫害者的恶行。

我们在给各部门递交法律文书的过程中,真的是大善之举。邪党不讲法律迫害着所有的中国人,利用法律迫害着所有参与其中的公检法人员。我们递交法律文书的过程中,唤醒着有正义良知的人在他所在的位置上做出正确的选择;让参与迫害的恶人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不仅违法而且必须自己买单;使很多没有参与迫害的人了解到中国还在继续着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迫害;使不满邪党恶行的人做出自己想做的事(有一位监狱管理局的处长,就曾经在我们找的过程中,跟同事争吵——我为什么不管,那么大岁数了,一次一次来找?他问我们,我们需要什么?我们说要被非法判刑的判决书。他说:他只能给我们找到判决书的相关信息。他打电话让监狱的人通过电话说出判决书里面的合议庭人员名字、判决书下判的时间、抓人的时间、以及到期放人的时间,并让我们拿笔记下来。)然而这份法律文书其实很简单,就是单纯的对发生的事实过程的描述,客观真实的反映同修所遭受的不公对待。

我们善用法律营救同修也好,反迫害也好,所有出现的事情都当成是好事——如果对方愿意听真相明白了真相,选择不再干坏事,案件退回直接放人,这不就是好事吗?如果有各种各样的阻挠和违法的行为,我们层层上告、正用法律维权的过程就是在曝光邪恶、在讲参与者的违法、法轮功学员的无辜,过程中就在救人,就在将邪党迫害中国民众的邪恶行径曝光天下,让更多的世人认清邪党、唾弃邪党、三退保命。而这个过程,公义论坛同修在法律方面专业的解答对我们做好这件事非常关键。

当然救人,即使不运用法律,一样也可以救得了;即使没有公义论坛,也阻碍不了师父安排的救人之路。如何救、怎么救公检法人员,师父安排用另一种方式也完全救得了。

可是邪党几十年来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将神留给人这一层的法律破坏的支离破碎,还强加给人“法律无用论”、“权大于法”、“官官相护论”、“无神论”等等歪理邪说,使中国人,特别是公检法系统的人,更不相信法律对善与恶、正与邪的恒定和裁决,太多的人是一种无可奈何和消极承受,更难以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和神对人的看护。

法律在人这一层次的作用一定是要回归神给人定的标准的。这一点只有大法弟子来归正。

故而,公义论坛的真正意义并不是帮助同修解决如何解除各种形式的迫害的,不是给同修出主意如何抵制和解体来自邪党各方面的迫害手段的,而是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起,将邪恶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种迫害手段和迫害形式,变成大法弟子归正人间法律的一个契机,各自归正自己的天体和负责的区域,担负起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归正人间法律的责任,同时善(正)用法律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过程中解体邪恶的一切迫害手段和迫害形式。

归正法律在人间的作用,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各地大法弟子都在以不同方式做。到二零零九至二零一一年,明慧网关于如何运用法律反迫害的交流文章和法律册子已经相当成熟。如果同修能够重视明慧网关于这一方面的报道,那么二零一五年诉江期间,同修做的时候就会游刃有余,而不会发生那么多的因诉江导致的迫害案例。

2、障碍运用法律救人的不是大法弟子自己,是邪党灌输的法律无用论、权大于法、官官相护论、无神论等邪恶观念

我在运用法律反迫害的过程中,跟律师提及控告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时,律师竟然用各种方式回避控告,还给我一些错误的建议和理由,让我以为同修的案子不适宜控告。为此,我开始避开律师单独以家属、以同修本人的名义向各部门提起控告或举报。做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案例,起主导作用的是大法弟子,律师只是其中一个配合的角色,是我们在过程中要救的对像。

我放下了对律师的依赖,和本地大法弟子一起营救被迫害的同修,把律师放在被救度的位置。过程中,我的天目看到:常人的法律对修炼人没有任何作用。就是说,常人的法律是常人这个层次的,修炼人已经不在常人这个层次上,是高于常人层次的,所以常人的法律对修炼人一点用都没有,根本够不上。邪党如何叫嚣如何虚张声势,那只是在常人这个层次上的丑戏给它们自己看的。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的大法弟子被邪党的法律“制裁”了呢?

邪党操控法律的外衣确实迫害了很多同修,而且从九九开始持续至今,这是事实。是因为当修炼人认可了邪党的说辞,按照邪党不守法的所谓“法律程序”走。比如认为自己:发资料了就会被抓,那就真的以发资料被抓被关了;邪党说要逮捕同修、要判同修、要抄家、要开除公职等等,同修在心里认可了,那这一切就都发生了。是因为同修将自己混同于常人了,忘记自己是修炼人了,忘记师父了,那么同修当时的认识就是认同了邪党操控的所谓“法律”。

而中共邪党几十年的洗脑灌输,有意识的让中国人不懂“法”,使“法律”表面上成为邪党迫害的工具,我们拿着邪党的迫害工具根本无法反制邪恶。其实这就是我们该归正的观念,这个观念必须归正过来:邪党操控的所谓“法律”只是一层法律的外皮,就是邪党仅仅是走了法律的表面程序,而法律的实质内容在世间是窒息邪恶的有利工具。如果我们不正的观念被邪党操控的法律外皮约束了,恶党邪灵就会张牙舞爪的发飙和肆意蹂躏同修。

我想把常人法律跟修炼人的关系,写一篇交流文章。写的时候,发现连常人的法律都没有。也就是说,常人的法律只有保护大法弟子信仰的条款规定,根本找不到一条说大法弟子违法犯罪的法律。就像《皇帝的新装》这个故事中,皇帝光着身子在全城展示他的新衣,其实他什么都没有穿。

同样的,到不同场合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人员,包括610、政法委的人员,一直在上演着《皇帝的新装》。自己没有穿衣服,丑态百出,干的是毁掉自己及家人未来、生命的罪恶。重要的是,很多同修明知这些人迫害大法弟子没有法律依据(就像皇帝没有穿衣服),却还是被这些人虚张声势、打着国家、法律的幌子所迷惑。而这些幌子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根本没有。

公检法、610、政法委人员是被恶党邪灵利用了,给他们一个绝密文件,让干坏事,还告诉他们,千万不要说是我让你干的。邪灵用此方式在彻底的毁掉这些人——让他们谤佛谤法,又用无神论使这些人看不到自己所为之事的罪恶,利用利益诱惑圈住了这些人持续作恶,目地还是为了毁掉这些生命,让他们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如果大法弟子能说出皇帝没有穿衣服呀,那些人上门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呀,他们背后的邪灵就在解体,有些人就会看到自己是在光着身子胡说八道,在唬人,而且结局却是被红魔邪灵拉入无尽深渊再也没有未来!真正明白了此点的生命会如何选择?不言而喻。

控告和举报,恰恰又在行为上证实这些人的所为不仅没有法律依据,他们所有对大法弟子实施的迫害行为都有相应的法律约束和追究。一方面利用法律文书本身就在告诉参与者的行为触犯法律,另一方面也是在帮助最基层的工作人员以有人已经举报或控告为由拒绝继续参与迫害,同时还在归正着法律在人间的惩恶扬善的作用,在回归神给人定的法律在人这个层次中的标准,也是用行为破除世人无神论的观念,回归对神的敬仰。大法弟子善用法律,就是在破除法律无用论、权大于法、官官相护、无神论等邪恶理念和另外空间的物质生命因素。

故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定要重视对法律的善用。

个人所悟,不妥之处,请同修给予慈悲指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7/面对法律问题-不将自己混同常人-415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