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证据显示“多米尼”被外国势力用于操纵大选

更新: 2021年0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明慧记者李岩白综合报导)近日,一名前美军情报官宣誓作证,证实了美国大选中被广泛使用的“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被中共、塞尔维亚、伊朗等外国势力用于操纵美国大选。这一信息和其他证人提供证据的结论是一致的。

'图:Dominion触屏投票机。'
图:Dominion触屏投票机。

证人:Dominion投票系统与中共和塞尔维亚有关联

该证人以前是美国陆军第305军事情报营(305th Military Intelligence Battalion)的电子情报分析师,曾经为国际上一些顶尖选举专家们工作,具有丰富的白帽黑客(whitehat hacker,指使用黑客技术保护网络安全的人)经验。

证人作证说,在2020年11月8日对“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官方网站(Dominionvoting.com)执行的一次公共网络扫描(public network scan),获取了Dominion与互联网上其它用户或网络设备的关系,和Dominion公司雇员使用的13个未加密的密码,以及该网站在TOR节点中的75个使用了哈希算法加密的密码。

透过网络分析,证人发现“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拥有dvscorp.com等派生伙伴域名,而且这些域名与中国和伊朗有关联。

通过查询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证人还指证,“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于2019年将多项投票软件专利抵押给与中国存在密切业务关系的加拿大汇丰银行(HSBC Canada)。证人作证说,“多米尼”(Dominion)公司通过加拿大汇丰银行,将投票专利出卖给中国(中共)。

证人作证说,当天的公共网络扫描,同样揭示出,“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与贝尔格莱德(塞尔维亚首都)存在直接关联。

证人对“多米尼”(Dominion)官网进行网络扫描后发现,该公司官网域名(网站在互联网中的名称),设有以贝尔格莱德(Belgrade,塞尔维亚首都)为名的子域名(隶属于上级域名的网络扩展名称)。而在2020年11月9日,对职场社交平台“领英(LinkedIn)”搜索“Dominion投票系统”发现,“多米尼”(Dominion)公司在塞尔维亚有大量雇员。

证人也作证说,Smartmatic系统创造了(Dominion投票系统)的“骨干(就像“云”服务一样)”,而SCYTL公司负责选举系统内的安全。鲍威尔律师之前曾经指控,美国选票信息被Dominion投票机和Smartmatic计票软件送到德国的SCYTL公司服务器上,进行篡改,来操控美国大选。

前索罗斯基金雇员:拜反右曾亲赴塞尔维亚为Dominion锁定黑客

达娜·吉尔·辛普森(Dana Jill Simpson)和丈夫吉姆同为选举技术方面的专家,曾经在索罗斯名下的Tide加拿大基金会(Tide Canada Foundation)工作过。11月24日,在新闻网站“国家档案”(National File)报导中,她证实,为确保奥巴马在2012年大选连任,拜反右曾亲自到塞尔维亚与网络黑客见面,敲定Dominion公司的软件由塞尔维亚人员控制。

在奥巴马政府司法部长霍尔德领导下,司法部于2010年3月8日签发和解协议,该协议要求当时全美最大投票机生产商ES&S将其收购不到半年的市场排名第二的“首席”(Premier)出售给另外一个买家。两个月后,5月15日,ES&S与加拿大公司“多米尼投票系统”(Dominion Voting Systems)签订了出售协议。

继收购了Premier之后,“多米尼”(Dominion)紧接着又把另一家美国公司红杉公司(Sequoia)吞并。这样一来,Dominion在两个月之内,从美国市场的初生儿一举成为市场第二,仅次于ES&S。

辛普森发现“潮汐”(Tide)基金会与“多米尼”(Dominion)加拿大公司的办公地点连在一起,随后对“多米尼”(Dominion)进行多年调查。他们发现在“多米尼”(Dominion)后面隐藏的是私募基金、索罗斯基金会、希拉里基金会、奥巴马政府,及中共和塞尔维亚等外国政府。

达娜对“国家档案”表示,为保住两人能够在2012年连任,奥巴马和拜反右一上任就开始打投票机的主意了。她说自己收到一些线索,2009年5月拜反右访问塞尔维亚时,跟那里的黑客达成一项肮脏交易。

2020年11月3日之后,当“多米尼”(Dominion)在多个州作弊丑闻越来越多披露出来之后,Dominion公司有一百多个员工将自己在Linkedin上的记录删除,其中包括在贝尔格莱德为拜反右工作的黑客们。

Dominion硬件在中国生产 安全无保障

达娜继而发现“多米尼”(Dominion)的硬件设备是由美国著名的电子产品生产承接商、全球最大的电信产品代工商之一“伟创力”(Flex)在中国的代工厂生产,而伟创力在中国最大的客户是华为。

伟创力(Flex)总部设在新加坡,在中国的代工厂规模最大,雇用的中国工人超过5万人,占其全球雇员的四分之一。

达娜亲自去过“多米尼”(Dominion)公司在德州丹佛的总部,她告诉“国家档案”说:“他们在误导公众这些设备是在那里制造的,它所做的就是把外国编程的机器卖给美国选民。”“这些机器是由伟创力(Flex)在中国制造的,编程是在塞尔维亚和加拿大完成的。”

前FBI反情报部门副主任弗兰克·菲格里兹(Frank Figliuzz)曾经对NBC新闻表示,中国制造商会被迫配合中共情报官员的要求,为中共提供技术信息从而对美国公司造成威胁。他提到另外一个担心的问题是,从中国运来的设备可能存在检测不到的漏洞以及安装了可篡改的后门。

“多米尼”(Dominion)核心技术人员拥有中共军企背景

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11月25日报导,“多米尼”(Dominion)投票系统的关键技术人员、地区投票系统讯息技术核心基础架构经理黄安迪(Andy Huang),曾在有中共军队背景的企业任职。他于1998年至2002年任职于中国电信(China Telecom),负责“厦门IDC计划”、“厦门市区宽频网路”和“OA Intranet基础设施改造计划”等工作。

报导指出,尽管外界对这些计划的具体性质尚未完全了解,但“中国电信是由中共政府全资经营,并被美国国防部认定为与中共军队合作超过20年”。川普政府已将中国电信列入“中共军工企业”黑名单,限制美国人对其投资。

《国家脉动》指出,美国情报官员已证实,北京当局更愿意让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担任美国总统,因此关于黄安迪的这个新发现,增加Dominion公司与中共有关联的猜测。

“多米尼”(Dominion)发明人安排大选结果

事实上,“多米尼”(Dominion)的总部在加拿大多伦多,不是在美国,但是它目前在美国服务范围达到28个州,覆盖人数超过美国选民的40%,是美国第二大的投票机公司。

尽管“多米尼”(Dominion)矢口否认有篡改选票的情形,但是,“多米尼”(Dominion)的副总裁与系统发明人库默(Eric Coomer)却被发现可能卷入了这次的选举舞弊。

根据美国媒体披露,早在2016年,库默就曾经向伊利诺伊州的选举官员说,只要有权限,就可以绕过系统软件,直接进入计票系统的数据库里。换句话说,厂商与政府官员,只要有权限,就可以进入系统,修改投票结果。

而且一名企业家欧特曼(Joe Oltmann)也从库默的社交网站上调查发现,库默本人是极端组织安提法(Antifa)的支持者,并且仇恨川普,在脸书上曾经发文提到“警察去死”、“总统去死”。不过库默已经将他的社交媒体全数删除。

欧特曼在今年九月,还特意参加了一个安提法组织举行的网络会议,他发现,库默竟然公开透露,他已经安排了选举结果,让川普不会当选。

企业家欧特曼证实,有人问库默“如果川普胜选,我们该怎么办?”然后库默回答的大意是说:别担心大选,川普不会赢的,我已经有些动作,确保这一切。在欧特曼发布信息指控库默涉嫌干预大选后,欧特曼的账号被推特关闭了。“十字路口”评论员唐浩分析,推特这次公然关闭了欧特曼的账号,似乎反而验证欧特曼的指控可能是真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