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家、弟媳被迫害致死 沂南朴实农妇被绑架枉判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90)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山东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王西爱,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中午在临沂市北城新区儿子家,被沂南县公安国保和依汶镇派出所跨县绑架,非法关押到临沂市河东区看守所,于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遭到沂南县公检法构陷庭审,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此前,王西爱的弟媳李长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被迫害致死;亲家邢西美(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被绑架、二十日被迫害致死。王西爱的弟弟王西杰(李长芳的丈夫)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七日早上在临沂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家被绑架。


李长芳

王西爱,家住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年轻时,因为干农活劳累,身体患上了多种疾病,常年遭受疾病痛苦,心烦意乱,经常和公婆闹矛盾。一九九八年冬,村里不少人都在修炼法轮功,她就一起加入修炼,在很短的时间内,身体上的疾病好了,心情愉悦,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从此和公婆的关系也好了。

邢西美,六十六岁,丈夫刘成吉,是沂南县岸堤镇西岩路村民。一九九八年夫妻俩开始学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性格变得非常善良和气。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打压法轮功以后,邢西美与丈夫向人们澄清谎言,传播法轮功真相,不断遭到当地中共恶徒骚扰、恐吓、威胁、抄家、绑架、讹诈、洗脑迫害,邢西美先后在二零零七年和二零一零年两次被非法劳教,被投进济南女子劳教所加害摧残。

王西杰、李长芳夫妇,是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人,学炼法轮功,强身健体,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李长芳是一位善良的普通农妇。法轮功在她家乡洪传时,她虽然没有文化,但当她听说“真善忍”这三个字时,心灵产生共鸣,就跟村民一起学炼。从此,她变得更善良、聪明、端庄、体贴和大方。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沂南县国保、“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和依汶镇派出所、司法所在王西爱家绑架了包括李长芳在内的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李长芳等法轮功学员在依汶镇被非法扣留24小时后,被送进沂南县看守所。三十五天后,李长芳被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王西爱等法轮功学员被送进临沂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一、亲家邢西美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岸堤镇派出所所长胡发强的指使下,警察突然闯进邵家沿路邢西美家,将她家中电视机、放像机、一百二十元钱、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及录音机都抢走,邢西美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邢西美的丈夫刘成吉又被绑架。警察天不亮就闯进家,绑架刘成吉,七点非法把他押送到岸堤镇派出所,第二天又非法押送到沂南县看守所。邢西美被非法抄家,大约二千元钱被抢走。警察哄骗孩子说:抓走你爸爸是为了找你后妈(邢西美),只要是说出你妈的下落就可以放人,反正也不是你亲妈,只要说出来我们去抓。

二零零七年正月十三日,刘成吉、邢西美夫妇无辜被恶人绑架在沂南县看守所,邢西美被非法劳教,刘成吉被讹诈后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中午,沂南县岸堤镇派出所警察守在刑西美家门口,绑架了外出回家的邢西美。邢西美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五年,刘成吉、邢西美夫妻二人将自己多次遭到的无理迫害写成诉状寄达两高,要求惩治元凶江泽民,但这个合法正义行为却又遭到县610与岸堤镇派出所警察的骚扰恐吓。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岸堤镇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刘成吉、邢西美家骚扰。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邢西美在岸堤镇兴旺庄集市发法轮功真相台历时,遭人恶告而被岸堤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审问,后被强行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此期间,家人没有收到任何手续和音讯。

直到十一月九日,派出所所长与几个警察突然找到邢西美的家人,讹诈家人查体费四百一十元钱,又要家人拿出三千元钱办取保手续,并欺骗说邢西美老人身体很好。被家人拒绝后,他们就急匆匆将家人带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南院,此时家人发现邢西美正在被医院抢救,身体偏瘫,腹部肿胀,意识不清,生命垂危,别人大声问她时,她嘴里只是虚弱的说“欺负人”。派出所警察见状,怕承担责任,扔下三千元钱就跑了。

'刑西美生前在医院抢救时的照片'
刑西美生前在医院抢救时的照片

当时医院诊断为脑梗塞和肺炎,但邢西美以前根本就没有这种疾病,完全是被迫害造成的。邢西美在医院抢救稍微稳定后,家人离开几个小时,回来后,突然发现邢西美原本正常的肚子膨胀严重,一肚子黄色液体。

十一月二十日,邢西美含冤离世。后来,派出所又抢走了诊断病例,逼迫村干部只给了邢西美家人二万五千元钱作为治疗费。

邢西美的家人为了伸冤讨公道,依法逐级上访控告沂南县公安局。初期,县公安局佯装不知,不理不问。等到了二零一八年六月份,中央巡视组要来沂南县时,县公安局担心其家人去上访告状,便突然对冤案作出回应,多次派人找到邢西美的亲家王西爱谈话许诺:只要不再上访,县公安局愿给予赔偿,出个几十万元没有问题,同时许诺给邢的丈夫困难补助,但也威胁其家人,如果再上访,就把人抓到看守所,其所有在政府工作的亲朋都会被开除公职等等。

可中央巡视组走后,县公安局的许诺成了泡影。县公安局的恶行骗局也被明慧网曝光,此冤案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谴责,当地百姓也为此冤案鸣不平。县公安局不是以此悔罪改过,正当处理,兑现许诺,而是寻机报复。县公安局怀疑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参与了此次正义控告活动,便对他们施展多次报复加害行径。

二、两次洗劫隋家店村、绑架多人、枉判四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八年,沂南县开始在全县展开所谓“扫黑”行动,县公安局国保趁机再次迫害依纹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击报复。八月二十八日,县国保大队与依汶镇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了隋家庄子村隋树昌夫妇、隋家店村刘乃训和王西兰夫妇(七十岁左右)四名法轮功学员,还有两个不修炼的普通老百姓,隋树昌夫妇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后回家,王西兰当时查体不合格不应该被关押,但仍被派出所所长刘伟明等强行劫持到临沂看守所关押,刘乃训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看守所,三十五天后,刘乃训夫妇二人被非法批捕。

同年十月二十三日,沂南县公安局纠合了国保大队、巡警、依汶镇派出所、岸堤镇派出所等大批警力,借“扫黑”之名对隋家店村进行二次洗劫。当天早晨六、七点,九辆警车突然窜进村里,几十名巡警快速下车后,立即分头扑向该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中翻墙、破门而入,当时将祖培勇、李长芳(女)两名法轮功学员暴力劫持进警车里。

洗劫过程中,当地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全部受到骚扰恐吓,其中,支付芹的丈夫被警察逼着给支付芹打了三十多个催回电话;连马牧池乡小堡护村的两个没有修炼的人因在家里被翻出了一点真相币,竟然也被警察劫持后非法拘留。

据悉,县公安局计划将全村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劫持,但当时大部份人都不在家,阴谋才没有得逞。镇政府人员咸春亮伙同村主任孙安国仍不死心,就派人大街小巷的找其他法轮功学员企图再次绑架,并口出狂言说把这些人都抓进去。五名女法轮功学员王西爱、刘建华、支付芹、赵德梅、王传菊被迫流离失所。

为了寻找所谓的“证据”以达到构陷迫害好人之目的,警察还到祖培勇父母亲家中骚扰、盘问无果后,国保警察架着梯子,多次翻墙进入祖培勇的家里非法搜查,恰被路人碰见问是不是小偷偷东西啊?警察无耻地说:“是啊,你小声别说话,等会买点东西给你吃。”

沂南政法委610秘密组织,将两起绑架案,指示沂南公检法构陷成一起所谓的“大案”,以完成“扫黑”指标。沂南检察院、沂南公安局、沂南法院,根据需要,非法构陷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久,沂南县副县长、公安局长刘星,被省、市奖励其“扫黑”成果,登上山东电视台的屏幕吹嘘,欺骗民众。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国新年快来临的时候,沂南县公检法司在临沂河东区看守所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进行所谓“庭审”,所谓的公诉人苗某和审判长尹某老调重弹,仍以《刑法》三百条即“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陷害刘乃勋、祖培勇、李长芳等六名当事人。两位律师为刘乃勋、祖培永做了无罪辩护,讲明了中共针对法轮功诬陷的法律真相,指出了公检法办案程序及取证的违法行为,证明了法轮功学员确证无罪,要求当庭宣判无罪释放当事人。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沂南县法院,不顾律师的无罪辩护,依旧荒唐的错用《刑法》三百条,突然进行秘密判决,对祖培勇、李长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和两名明白真相的市民判刑。判决书不允许其他人看,不允许拍照。

家属无奈,聘请律师进行查看,得到冤案秘判内容:祖培永被枉判三年六个月、罚金三万元;刘乃训(被枉判三年、罚金二万元;李长芳被枉判两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王西兰被枉判两年、罚金一万元;未修炼法轮功的王永刚与付文合(二人刑拘后取保)一同被枉判一年、罚金一万元,王永刚缓刑两年,付文合缓刑一年六个月。四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三、李长芳被迫害致死,疑被强摘器官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早上六点多钟,沂南县公安局和沂南县依汶镇派出所警察翻墙入室抢劫并绑架了李长芳。当时还把王西杰学考驾照用的电脑、李长芳的手机及儿子家的电动车一起掠夺走。

李长芳在临沂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因胃疼,逐渐往下疼,下身、大腿、腰部等部位大面积出现红紫现象,被送进临沂市人民医院。七月五日晚上十点,李长芳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在临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

李长芳家属连夜赶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家属看到李长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肿,大腿大面积淤青,牙齿松动。家属问发生什么情况,李长芳说肚子痛15天了,一个星期不吃饭,后期水也不喝了,也没有排便量。然后被看守所送到临沂人民医院治疗。


李长芳手术前

医生说是阑尾炎化脓,需要开刀,没多久医生又说胃穿孔。家属问阑尾炎为什么大腿有淤青?医生说这个不好解释。问牙齿为什么松动时,临沂看守所张队长说是因为在看守所没吃水果,缺营养导致的。家属怀疑是被强行灌食导致的,逼问到底怎么了?医生说现在还查不清,需要做微创,需要开刀,强逼家属签字开刀,家属说没查清之前不签字。

家属拍照留证时,突然在病房附近,里外冲进将近二十个便衣警察,威胁,强逼,动手抢夺手机,强行删除手机里的相片。

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下午,在未确诊、保守治疗有好转的情况下,临沂市看守所强行要求医生手术,李长芳再也没有醒过来。手术从胸腔开刀到腹部,李长芳昏迷不醒,被用各种仪器、呼吸机在维持生命。

七月九日,李长芳家属轮流守在重症监护室外一整天。家里传来消息说,临沂市看守所打给沂南县公安局,沂南县公安局打给依汶镇派出所,依汶镇派出所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书记说,李长芳在临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让村里去人领回家,准备好衣服(装老的衣服)。

七月十日早晨八点三十左右,在临沂市人民医院突然进来五辆警车(其中一辆是法院的车),前前后后出来二、三十警察,大部份身穿便衣,这些人强行威逼李长芳家属签字出院。家人拒绝签字,身穿便衣的警察开始动手抓人打人,企图以暴力威胁,强迫签字。李长芳的儿子王小飞上厕所时,被便衣警察暴打。

李长芳儿子挣脱后呼救:警察打人了!把我妈妈迫害得昏迷不醒,还打我,想把我也抓进去。我妈妈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强身健体没有错……警察去年十月翻墙绑架我妈妈到看守所,非法判刑,突然告诉我们我妈妈身体不行了,要住院开刀,问医生说是阑尾炎,后来开刀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开刀位置是从胸腔往下开刀的;再次问,医生说是多器官衰竭,至今昏迷不醒。现在人还没给我们治好,又强行逼我们出院。

医院看病的人纷纷拥上来,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李长芳的家属也拿出手机,对着刚才打他、抓他的便衣警察拍照时,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打我抓我。这个人谎称自己是看病的病人,对其他警察录像时都纷纷称自己是病人回避。

围观的老百姓表示愤怒与同情,有的说:“共产党就是不干好事,你看现在又在欺负好人了!”“快点报警惩治他们”,有的人说:“你们要坚持顶住……”沂南公检法司便衣警察自知理亏开着警车慌忙逃走。

强硬阴谋未得逞之后,沂南法院又以伪善面目登场,询问家人有什么诉求,家人要求:对迫害李长芳的所有人员绳之以法,撤销所有诬陷李长芳因修炼法轮功被枉判的罪刑。临沂法院谈判人荒唐提出:只要不提及跟法轮功有关,都好办。家人愤怒拒绝。

七月十日下午两点三十分,李长芳的儿子进入重病监护室,看他妈妈,这时跟进去了三个特勤警察,不让李长芳的儿子拍照。大约半小时后,再次出现几辆警车(据悉是临沂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十几个特警,在临沂市河东看守所丁某(女)的指认下,分别把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儿子王小飞、女儿王娇及王娇的6岁儿子以及亲属彭辉,强行架进警车,劫持到东关派出所。问他们什么理由抓人时,这些警察说是扰乱医院秩序(分明是他们威逼李长芳家属签字出院,扰乱人民治病)。现场警车:公安 鲁Q6012警,法院 鲁QA368警,公安 鲁Q3888警,公安 鲁Q3977警。

七月十一日凌晨李长芳家属亲属均被放回家,李长芳的儿子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在这期间看守所和兰山区东关派出所串通一气,威逼诱导李长芳家属谈判,说只要同意签字出院,会给予补偿,家属可以提条件。

七月十二日下午两点半,王西杰探视时,对着李长芳的耳朵喊了几声,王西杰发现李长芳呼吸急促,王西杰又喊了几声,李长芳的头扭了一下,王西杰继续喊,李长芳的头又动了一下,然后眼角流出了一点眼泪。

当天,临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与临沂看守所,趁李长芳家属不在,拔掉正在临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的李长芳身体上的各种仪器管子与呼吸机,将李长芳抢走,下午六点左右打电话告诉家属前去谈判,临沂看守所与兰山派出所声称:管子已经拔掉,遗体将会放在殡仪馆(家属不知道是哪个殡仪馆),家属快来签字谈判。

直到李长芳七月十二日被拔管去世前,家人每次到重症监护室探视,都发现李长芳的双眼被用胶带粘着。

临沂市看守所、临沂市检察院、临沂市人民医院对李长芳具体做了什么,在当前对法轮功迫害依然存在的形势下尚不能得知,但从报道出的临沂看守所、临沂市检察院、临沂市人民医院、临沂市东关派出所等人员的不合常理的表现,在中共普遍秘密活摘器官邪恶背景下,人们质疑当局可能对李长芳实施了这种罪恶,为什么一个微创手术突然改为大手术?为什么不叫家人拍照取证?为什么不叫家人靠近查看术后亲人身体状况?为什么不快速抢救反而强制出院?为什么被害人还有生命迹象时就给拔掉呼吸机?为什么偷抢冤死者遗体欺骗家人强迫火化?为什么家人质疑亲人器官是否被偷摘时不敢回应和公开实情?

面对质疑,当局如果证明没有实施这种罪恶,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归还李的遗体给家人查看,或请独立的鉴定机构出示正确的鉴定结果,就能证明质疑不存在,但当局的反应是绑架家人,抢劫受害人遗体,胁迫在政府上班的亲戚游说家人火化遗体,恐吓家人不许曝光,抓捕李的儿子和丈夫,威胁家人支付三十万元医疗费,强迫李的丈夫签字同意火化等。同时上门骚扰威胁李的几个姑姐。

四、姐弟被绑架 王西爱被枉判三年半

沂南县公检法联合临沂看守所及临沂市人民医院制造了虐杀李长芳的惨案,疯狂的抢劫了李的遗体掩盖罪行;随后威胁、责令李长芳及丈夫王西杰在政府和事业单位上班的亲朋,劝说王西杰接受公安极不公正的妥协条件,企图逼迫家人强行火化,销毁罪证。

被拒绝后,沂南县公安局在二零一九年十一前后几个月时间,再次报复骚扰隋家店村善良民众,并至少四次绑架了王西杰的儿子,抓了放,放了又抓,威胁利诱,欲逼迫签字同意火化。沂南县公安局到处寻找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的下落。

当局派人在隋家店村里安装了多台监控摄像头,指使镇村干部趁机散布污蔑法轮功的谎言,恐吓当地百姓,派出特务蹲坑盯梢监控,在公路和大街上巡逻,大行红色恐怖。

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县公安局国保和依汶镇派出所集中骚扰和威胁王西杰的几个姐姐,并到临沂市北城区,撬门开锁,将正在给儿子看孩子的王西爱(王西杰的八姐)绑架,当日将其非法关押到临沂市河东区看守所,于二月十一日非法批捕,移交沂南县检察院。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七日早上,王西杰在临沂市一位法轮功学员家被绑架。

由于武汉肺炎爆发,看守所以此为由不叫律师会见王西爱,更不让家人见面。就这样,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国保和检察院仍然秘密构陷她。期间,因为实在找不到任何证据,案卷被检察院退了多次,但国保和依汶镇派出所执意陷害善良,非法罗列所谓“证据”。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沂南县公检法对王西爱进行非法构陷庭审,七月十五日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家人没有得到任何信息,会见、旁听、亲人代理辩护权全部被非法剥夺。

五、隋家店村二零零八年绑架案

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位于当地汶河北岸,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前,村里有不少人学炼法轮功,受益良多,村民们对他们的变化颇为称道。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这个村的法轮功学员连续遭到市、县、乡(镇)三级“六一零”恶徒非法抄家、绑架、洗脑、威胁、讹诈财物。最为恶劣的是,沂南县“六一零”于二零零八年在这个村制造了绑架案。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半,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王西爱家正在开交流会,突然非法闯进二十多个人(国保大队和当地乡派出所),一看法轮功学员有三十几个人,就退出大门外将门外锁,用车横在大门外。随后又从县里叫来了十几辆车近百人,将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绑架,用大客车全部拉走。据悉,县“六一零”担心警力不够,慌忙从县消防队、交警队、公安国保和当地派出所纠集了近百人参与作案。恶意举报人是李先锋(隋家店人,开饭店的地痞)和一孙姓恶徒。

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十九人被非法抄家勒索后回家,十六人被非法关押在沂南看守所,他们是:王西爱、刘建华、王西兰、刘乃勋、李长芳、芝富芹、王德菊、王爱玲、隋树昌、齐义春、李长宝、孟祥兰,孟祥玲和沂水县的李纪珍、孙庆香、阎培广。后来王西爱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临沂洗脑班(外称“法制教育中心”)。当时正值寒冬,法轮功学员穿着单衣单裤单鞋,但警察剥夺了她们家人送衣服送钱的权利,也剥夺了她们与家人见面的权利。

三十五天后,李长芳被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李长芳首先面对的是被关禁闭。李长芳被强迫长时间坐在一个又小又窄的板凳上,不能动一动。半个月后,李长芳被解除禁闭,和其他犯人一起出工。她们早上5:30起床,打扫卫生,之后10分钟时间排队、吃饭,7:00已经在车间缝手机套了。期间干活互相之间不能说话,上厕所有人看,中间没有休息。晚上20:00-21:00收工回到宿舍,她们还被要求加班,或糊飞机上用的呕吐袋1000个,或贴药瓶商标5-9箱,或叠手提袋400-500个。因为困和眼睛花,有时要干到凌晨1:00,干不完会被罚分加期。

由于受此案的牵连,先后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岸堤镇岸堤村法轮功学员任树梅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被当地派出所人员抄家,关押到沂南县看守所。城区法轮功学员薛丽十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在自己家中,被沂南县“六一零”、公安局绑架到县公安局,后投进了临沂洗脑班。城区法轮功学员赵忠荣(四十八岁左右),先后两次被国保特务从家中绑架、抄家,并被劫持到临沂洗脑班折磨,家人已被恶警讹诈了数千元现金。

沂南县“六一零”恶徒们为了展示其“恶绩”, 于次年春夏之交,叫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的十几个恶徒,窜到该县马牧池乡进行“回访”,对当地法轮功学员一阵抄家骚扰后,又结伙窜到依汶镇隋家店村骚扰,见大部份人忙于农活不在家,就威逼村干部四处寻找,并在村办公室大喇叭上点名乱吼,欲强行将法轮功学员再次劫持到洗脑班。但当地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徒们的阴谋没有得逞。

但恶徒们贼心不死,二零一零年九月份,在临沂市“六一零”的督促下,由沂南县“六一零”恶徒薛克华牵头带领县、镇公安恶警们又闯到隋家店村,直奔法轮功学员王西爱家里,见其不在,便四处打听,打听到王西爱正在村后忙着盖新屋,他们结伙来到工地现场找到王西爱,对王西爱口口声声说来“关照关照”, 王西爱识破恶徒的阴谋,对薛克华说:不用你们这样“关照”,信仰是我的自由,做好人没有罪,老百姓拿出血汗钱养着你们,你们却一次次来害人,早晚要受到报应的,你们快走吧。见恶徒们赖着不走,王西爱趁机将薛克华等人十几年来加害好人的罪行一一揭露,现场干活的人听后都向恶徒们投来愤慨的目光,一同来的人员也都在细细的听着。

“六一零”恶徒薛克华见状,心急的大声威胁王西爱:“你再说我就带你走!”说着就要动手动脚,正义的村民们眼见薛克华欲行不轨,便大声说:你想干什么?她一个妇女,为了身体好炼炼功有什么罪?你要把她带到哪里去?薛克华看看围观上来的群众,支支吾吾的说:没有什么事,你们干活吧。便想溜之大吉。但这个场面让他们实在无脸走。王西爱便说:没脸走了是吧?要走就快走,知道大法好就别再害人了,走了以后也别再来了,不走就在这里干活。王西爱说完话就去忙活计去了,回来一看,那伙不法之徒也不知在什么时间灰溜溜的走了。

但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恶徒仍不死心。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二日,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的恶徒苏伟、陈军、高长英(女)等多人悄悄的窜到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以“回访”为名,妄图劫持这个村的法轮功学员。恶徒当得知当地法轮功学员在忙着种大棚菜,便跑到王西爱、刘建华的大棚地里骚扰不休,反反复复的说来“看看”王西爱等人。当时每一个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都对他们说:不用你们看,俺有病的时候你们来看俺了吗?炼功好了病了你们来看俺了,目的是不让炼功做好人,你们说说你们安的什么心?这里不欢迎你们。

这几个恶徒还想再耍花招骗人,被当地法轮功学员和正义村民严词谴责,图谋不轨的恶徒们做贼心虚自知理亏,只好狼狈而去。

山东省沂南县位于沂蒙山腹地,二十年来,当地先后有五十多名善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六人被迫害致死,还有许多人被间接迫害致死。李长芳二零一九年七月六日被迫害致死后,亲友为了讨取公道,试图控告犯罪分子,但不是被威胁报复,就是投诉无门。

面对惨案和冤屈,人们可能不止一次的发问:难道善良人的冤屈就这样无法伸张?二十年来,中共的恶行早就激怒了上天,天惩恶报早就不断的降临恶人之身,目前,天灭中共正一步步走近人间:瘟疫、洪灾、地震等天灾一起袭向中共,中共内忧外患,多面楚歌,处在解体的前夜。

几个柔弱村妇的力量,与中共貌似强大的暴政,无法比拟,但她们的善,照出了中共的恶,她们的纯朴衬出了中共的虚伪,暴露出了中共流氓无耻的嘴脸。漫漫长夜将尽,正义即将来临,那时,邢西美、李长芳及千千万万受到中共迫害和虐杀的民众的冤屈,必将得到平反洗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