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对美国大选一点感悟

更新: 2021年0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生活在加州,周围几乎所有朋友都支持民主党,反对川普。但我跟他们讲大法真相,中共迫害人权,他们都很能理解,也都非常支持。我当时觉得,不能让周围朋友觉得我亲川普,不然不仅会不理解我,说不定还会对大法产生负面影响,他们想支持哪个政党就让他们支持去吧。所以这次大选前,我一直很避讳跟我的朋友们谈论美国政治。

十一月初美国大选开始后,明慧编辑部发布通知《原则和基点一定要明白和清醒》,师父也在大纪元网站和明慧网发表新经文《大選》。一时间,同修们纷纷悟到这不仅仅是一场政治选举,更是一场正邪大战。

现在整个美国高等教育严重左倾,加上主流媒体扭曲事实的报道,在媒体宣布拜反右当选后,我的朋友们都在社交媒体上说,“拜(反右)当选了,美国终于有希望了!”看着他们发的这些大段大段的赞美拜反右及其极端份子同伴的文字,我当时觉得,让我的同学朋友们接受川普是“天选之人”,他才是拯救美国的希望,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我不停的想,我的朋友们对大法也支持,也了解中共迫害人权,散播病毒,怎么在最后关头,在美国大选这个问题上这么看不清呢!

那种感觉,就像考试本以为题答的差不多了,结果临交卷前突然来了一道加试题,而且题型还是我最不会的那种。一时间很多负面情绪扑面而来,觉得无力、绝望,不知该如何去做、去讲真相。有天晚上看着我的好朋友给我发的短信都忍不住痛哭,因为我怕在这最后关头,我跟她讲不清真相,让她不能得救。

但冷静下来,其实我这么难受的原因是我不想跟美国人聊美国政治,不想让他们对我有意见,其实也是我内心深处的安逸心在作怪。以前在大陆的时候,每次跟同学讲真相前都得发正念,讲的时候也要选个安全的地方,有时候讲一次不行,还得多次的讲,不被理解的情况也常常发生。但到了美国来之后,讲真相似乎变得容易了很多。周围的朋友几乎所有人一讲就明白,绝大部份也都非常支持。不知不觉的,也滋长了我的安逸心,面对现在可能会不那么容易讲真相的时候,我就不愿意了,这种安逸心以“绝望”、“无力”的形式涌上来。

有天读到明慧网的一篇交流文章《从正法理的角度清醒看待隐蔽的迫害》让我感触颇深。读后我悟到:我这种负面情绪的产生还是我不够信师信法。当悟到需要跟朋友们讲大选真相的时候,我一直用人的思维在想用什么方法去讲会让他们接受,想来想去觉得什么办法都没用,所以就更加绝望。这些负面情绪也直接导致我不愿学法,每天闲下来就想去网上看看视频,麻痹自己,不去想这些“烦心事”,以致恶性循环。但其实作为大法弟子,智慧是从法中来的,在常人看来不可能做到的事,如果我们正念足,就一定能做到。

师父在回答弟子提问时说:

“弟子:有些海外的华人,基本上了解了国内迫害真相的,也表示了同情和对邪恶的谴责,但是他们不信大法,不信师父是度人的,反而说一些不敬师父的话。

师:那你就不要跟他去讲师父是度人的,你就讲迫害就完了,别讲那么高啊。如果有人问到了,他也能理解,那你才可以对他讲,也不要讲高了。

人是理解不了修炼人的,三言两语也是说不清的,所以就会适得其反。不要讲高了。你想把你在修炼中认识到的法理一古脑的都讲给他,你就把他吓住了。你是经过了那么多年的修炼才认识到这一步的,你想让他顷刻之间达到你这么高?怎么可能呢?你都是一步一步修上来的,何况他只是个常人在听真相,而且是被毒害的人呢?所以千万不要操之过急。”[1]

我悟到,如果不能一下转变常人的想法让他们支持川普,那就一步一步来,先从大选作弊说起,毕竟作弊这件事是有证据的。

如果弟子有这个心,师父会给我们机会的。前几天去我朋友家吃饭,我很犹豫要不要在饭桌上提起大选的话题,因为她和她妹妹都很支持拜反右,而且那天正好是她们传统的印度灯节,我不知道聊起大选话题会不会扰乱节日气氛。结果饭都快吃完了,她妹妹突然问我香港国安法的事,所以我就从中共迫害香港人权讲到中共渗透美国导致疫情严重,再到现在居然在背后操纵投票机器干扰美国大选。说完她们都点头说,是啊,中共渗透美国太严重了。我当时听了还很吃惊,因为上个星期我跟我朋友打电话聊到这个话题,她还说我想多了,说美国怎么可能会变成共产主义国家呢。

我还意识到,我讲真相时总会想常人得救的标准是什么,觉得这个都去看过神韵了,那个说为我能去纽约参加法会感到激动,那个也签字反活摘器官了,是不是她们都达到标准了?尤其这次大选的事情发生后,我也一直在琢磨,现在“标准”变成要支持川普了吗,以前这些还算吗?但后来我悟到,最后的事情到底怎么样没有人知道,讲真相不是一件任务,完成了就可以打一个勾,作为大法弟子,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只能尽全力去做,老去想“标准”其实也是安逸心,觉得达到标准了就可以休息了。

以前在国内讲真相的时候,开口前总是害怕,但想到明慧网上同修交流都说“真正救人的是师父,我们只是动动嘴而已”,我就不想那么多了,全部交给师父,我张嘴说就行了。其实现在也是,如果我们有这个心,把自己常人执着的情、顾虑都放掉,做到真正信师信法,师父会给我们创造机会,帮助我们的,而我们用常人的办法怎么也做不到的。

在正法的最后,深感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希望能在剩下不多的时间抓紧做好三件事,不再松懈。

个人浅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