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律师退党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我在一个小区偶遇一位老人,我们说了几句话后他告诉我他是律师。我正好在打一个官司就顺便向他咨询,在他家楼下谈了很长一段时间。期间他说他觉的共产党并不是像说的那样有多么好,中国不是法治社会,是人治。他代理了很多案件,有的案件法官让他撤诉,不然就驳回,法官还说是为他着想,说什么“判你败诉,你作为律师不好在当事人那里交待”,老律师说:“法官知道这案子我有理,也这么判。”

他给我举了一个例子,说明当今公安人员有多么的霸道,那可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有一个人,他发现自己新办的户口本上,自己比自己的爹岁数还大了几岁,他就去派出所找到户籍警察,理直气壮的说:“我比我爹岁数都大,你们瞎啊!给我改过来。”警察就是不给他改,他再要求改,警察和协警就把他架出了派出所。他继续向上级公安局找,一直找到北京,北京有个部门的人当然认为是个问题,就给他写了个条子,让他回去解决。回来后当地仍然一直不给改,户口上他还是比他爹岁数大。

他举这个例子是告诉我,法院一样会这样颠倒黑白的处理案件。

老律师邀请我到他家做客,那天我有事没進去。过了几天到他家,我把我的案件材料给他看,又聊了很长时间。他从他年轻时的经历一直聊到现在,说毛泽东“引蛇出洞”抓右派时,有人就因为说了一句实在的话,就被打成右派。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长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写了“万言书”向毛泽东反映情况,只是轻描淡写的用具体事实指出一九五八年大跃進中所出现的一些缺点错误,就被毛打成反党分子。他又接着说:“不让人家炼法轮功,人家(法轮功学员)说的多对啊!”此时他并不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说着就拿出他保存的法轮功小册子和传单给我看,我就和他说:“有位老右派看到批判共产党搞运动整人的文章,说:这肯定是法轮功(学员)写的。当时站在那人旁边的法轮功学员还以为他敌视法轮功,可老右派接着说:‘只有法轮功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

第二天我又到他家,他已经看过我的案卷,说:“你这证据多足啊!”可我的案子两审都判我输。他说:“有的案子肯定赢却输了,有的明显是输的案子却赢了。我这么说有的人不相信,法官不是按法律判,是看人情和钱判。”我和他详细说了我怎么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事,他很感慨的说,一次他要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律师事务所就是不给他盖章,告诫他不要代理这类案子。他就没代理成。后来他得知真有当地律师代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后被吊销律师执照了。他说:“我们律师在私下都说,法轮功的案子不让代理,杀人、抢劫的都让代理,这哪是法律社会?我们去司法局开会,领导公开说不让给法轮功学员、拆迁户、和政府打官司的、与军队纠纷的(比如对方是军人的离婚案)做代理,这哪是讲法律啊!”

他还问我:“(法轮功)传单上说的‘中国共产党亡’几个大字的石头是真的吗?”我告诉他是真的,国内的专家都去考察过。共产党把它说成是救星石,不敢提最后一个亡字。

他也知道法轮功学员被活摘的事,很是气愤。

我给他讲了“三退”保平安,并让他也退党,他点头同意,这时他旁边的老伴有些顾虑,阻止他,他仍然说退。走时我邀请他到我家做客,他欣然答应了。

到了我家吃过饭后,正是中午新唐人电视台播放新闻的时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新唐人电视,虽然在聊天,但却一直盯着屏幕下方的字,并跟着念,看得很认真,当看到字幕上写着“九千万共产党员将被追究责任”时,他笑了,说:“国内看不到这些啊!”

后来我又多次去他家,他用手机给我转过来几张他以前的照片,让我给他印出来,我都打印出来了,只有一张带有党员标志的照片没给他印出来。他很奇怪,就问我那张照片怎么没印出来?我说回去找找。

第二天,我拿着一张希特勒带着纳粹袖标的照片到他家给他看,说:现在人们都知道希特勒是邪恶的,德国都不允许人们佩带希特勒的标志,将来有一天共产党也会像希特勒一样被人们所唾弃,您不要带共产党的标志,那样将来人家拿着这张照片就可以指认您也是它的一分子。他立即表示认同,并说自己也是被迫的,在这个社会没办法。

老律师恍然大悟!

像每次走时一样,我走下楼老律师目送着我离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