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吴治英长期遭监视、骚扰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0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昆明市妇女吴治英,曾患一身的病,偏头痛、心脏病、关节炎、肠胃炎等等,特别是偏头痛,一疼起来简直生不如死,经常疼的晕过去。修炼法轮功后,因吴治英不识字,就去炼功点听法轮功学员们读《转法轮》。没多长时间,全身的病都不治而愈了。

吴治英,苗族,五十四岁,老家是贵州省凯里市施秉县双井镇龙塘村,后住在昆明市官渡区黑土凹133号2栋3单元325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吴治英的丈夫怕自己和孩子的前途受到影响,就和吴治英离了婚。离婚后,吴治英申请了一间公租房,住在昆明市官渡区矣六街道欣景社区居安园12-2-304室。搬家后,原住地的凉亭派出所还经常打电话来骚扰吴治英,或者派人来监视她。目的是想逼迫吴治英放弃修炼法轮功,但他们的目的始终没有得逞。

因为吴治英没有工作,在住的小区门口摆了一台缝纫机,帮人缝缝补补来维持生计。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下午五点左右,有一男一女来到吴治英摆摊的地方,说要到吴治英家里去。吴治英说:“我要做生意,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他们非要到吴治英家里去说,就一直站着不走。吴治英的生意也做不成了,没办法,就只有和他们一起回到家里。

才走到吴治英住的楼梯口,那个男的就开始打电话叫人过来。吴治英刚一进家门,四、五个穿便衣的人就冲进来,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拍照、抄家,乱翻东西,他们抢大法师父的照片,吴治英就和他们抢,两个人就按住她,不让她动。抄家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没让吴治英清点,就把东西全部搬上了车。接着又把吴治英拉上车,说:“去了解一下情况就回来。”

到了菊花派出所,吴治英被非法关押了一天。第二天,又把吴治英非法关进了昆明市看守所。在昆明市看守所,吴治英被非法关押了二十五天。出来的那天已是晚上10点多钟了。他们把吴治英接到菊花派出所,又打电话把吴治英的儿子叫来签了一个什么“保证书”(他们知道吴治英没读过书,也没给她看)。吴治英儿子回去后,他们又把吴治英带回她住的地方,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

进家后,因家里长时间没人住,吴治英就打扫了一下房间,顺便把穿的脏衣服一起拿袋子装好后放到门外。当吴治英一打开房门时,就看见她家门口一个便衣睡在一张靠背椅子上,当时吴治英吓了一跳,赶紧把门关上。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他们敲开吴治英家的门,叫她去矣六派出所。后来吴治英才知道是菊花派出所叫矣六派出所来监管她。他们把吴治英带到矣六派出所。也没说什么,让她在一间房间里呆着,直到晚上十二点多钟才放吴治英回家。

没过几天,矣六派出所的打电话叫吴治英去一趟,吴治英没理他们。接着又打来,吴治英也没去。一天,吴治英刚要出门,一开门就看见一个保安守在她家门口,吴治英问他:“你在这干什么?”保安说:“是他们叫我来这里守着。”一会儿,就看见矣六派出所和官渡区国保大队共三人来到吴治英家,说要叫吴治英签之前从她家里抄走东西的清单,吴治英不签。这样僵持了一会,他们看吴治英不签就走了。

又过了几天,他们又派矣六街道欣景社区的一男一女两人到吴治英摆摊处叫她签字。吴治英说:“什么字我都不签。我不会给你们写任何字的。”没过多久,社区人的又来了,跟吴治英说:“你不是要办低保吗?我们可以考虑帮你办。”吴治英说:“我不想办了,我在这里缝缝补补,也能维持生活。你们给那些比我更困难的人办吧!”

吴治英没被绑架之前,经常给顾客讲真相,小区里的人基本都知道吴治英是炼法轮功的。后来,吴治英就发现经常有一些可疑人员在她摆摊的地方走来走去的。有时吴治英买菜也有人跟着。

有一次,社区的人拿了一张所谓的“承诺书”要她签字,吴治英说:“我不会给你们签什么字。”他们说:“你看看再签吧!”他们走后,吴治英看了一下,上面写着吴治英的名字、身份证号码、还有住址。

吴治英从看守所出来后,这些人就一直跟踪她,甚至在吴治英住的楼对面租了间房。其实这些人也挺可怜的,被中共利用来迫害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无知的干着人神共愤的事,这就是中共政权的流氓本质。

官渡区矣六派出所李警察:13987673710
菊花派出所:13518730469
官渡区公安分局:0871-67173110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