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叙永县国保警察马玉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泸州市叙永县国保副大队长马玉良,四十多岁,卖命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恶迹斑斑。

1、罗静秋、李家唯命案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时左右,马玉良等人闯进法轮功学员李云笙家,堵住厨房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也没经房主人的同意,就在屋里翻箱倒柜大肆搜查,还企图将李云笙绑架到公安局。李云苼被迫离开91岁的老母亲——法轮功学员罗静秋,与13岁的孩子,流离失所。

此后,马玉良等人三天两头上门恐吓,逼迫罗静秋老人交出她女儿李芸苼。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92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罗静秋老人在国保恶警恐吓中含冤离世。李云苼有家不能回,孩子寄人篱下。

早在二零零三年十月,李云苼的丈夫(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班迫害,在高压恐吓中、经济危机中,含冤离世。

叙永法轮功学员、瓷土公司退休职工李家唯,二零零五年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被关押,送“红十字会”医院注射了不明药物后,双脚溃烂不愈,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含冤离世。李家唯被迫害致死的命案,马玉良在明慧网报道中留有恶名。

2、两次将王满群投进冤狱

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上午九点,叙永县国保警察马玉良带着李坤林(已死)等三个警察、及社区陈姓主任,闯进王满群家抄家。(王满群,现年73岁,原叙永县糖业烟酒公司零售部主任。)来者没报姓名,没出示任何手续,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把大法师父的法像撕烂在地上踩,还把她家里的200多份真相资料夸大成2000多份,王满群遭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上午,王满群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国保警察马玉良叫来了四个证人作笔录,参与构陷的“证人”每人离开前都发了二十元钱。马玉良和派出所警察共六人野蛮的连拉带推,把王满群推倒在地上取手印、脚印。马玉良还用他的脚踩住王满群的右脚,使劲的在地上搓。三年牢狱回家王满群被踩的脚还疼。马玉良两次合伙将王满群投进监狱。

3、构陷付清明入冤狱,恐吓付清明诉江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叙永法轮功学员付清明被绑架,关押,随后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庭审那天付清明被法警戴上脚镣、手铐。马玉良是国保制造付清明冤案的办案人之一。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下午两点,马玉良到法轮功学员付清明家骚扰:诉江的信是你写的吗?是谁叫你写的?边说边掏出手机打开(可能在录音或录像),该法轮功学员说:是我自己要写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十六年了。今年五月一日,习近平出台:有案必立、有诉必应。马玉良立即打断付清明的话:大道理你别讲,你到社区去报到了吗?(因付清明从冤狱迫害三年,才出来)你必须去报到,并恐吓道:还要判你五年。

4、合伙构陷王建胜七年半冤狱 下毒谋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叙永国保马玉良参与绑架王建胜,在王建胜家无一人的情况下,踹门进屋非法抄家,搜查后没有清单,至今不知搜了什么。马玉良与兴文县公检法合伙将王建胜非法判刑七年半。

王建胜受尽冤狱折磨回家后,马玉良又带人上门骚扰,被王拒之门外后,二零二零年十月,马玉良电话胁迫王建胜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叫父亲到国保去一趟。王建胜应约而去,却被马玉良下毒暗害,王建胜出现失忆,头疼、头胀,背痛,疲倦乏力,没有胃口,怎么也想不起去国保那个时间段所发生的事情。

5、迫害退休教师黄殊兰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国保恶警马玉良身着制服,冯光勇身着便衣,以“爱民”为借口,到所谓的“重点”人物——法轮功学员、退休教师黄殊兰家去骚扰。冯光勇叫黄殊兰坐下“摆龙门阵”,这时马玉良就偷偷拿出摄像机偷拍。

二零一一年九月中旬以来,叙永国保马玉良、郭振宇(大队长)、冯光勇,欲绑架法轮功学员范小琴、黄殊兰到洗脑班强行转化,迫使两位退休老人流离失所。恶徒不断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家人、恐吓、蹲坑,并扬言抓不到黄殊兰不罢休。恶警没抓到人,气急败坏的给黄殊兰曾工作的学校校长施压:黄某没有消息就当死了,从下月起叫教育局停发她的退休金。

二零一六年五月,古蔺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廖挺开庭审理,庭审结束,参加旁听的黄殊兰被叙永国保马玉良和一名女警绑架,塞进一辆白色的小车,带回叙永。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点过,马玉良与另外一个警察又去敲黄殊兰的家门,黄不在家,马玉良留下自己的名字及电话号,要黄殊兰到他的办公室去,或他们再来。当日下午,黄殊兰到国保,马玉良说要与她“摆龙门阵”,完成上面的任务。马玉良反复的说:出去散发东西只要我碰到,就不要怪我。

6、迫害老人毫不手软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中午,叙永县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女)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立即就被马玉良抓到国保办去非法搜身、审问。马玉良一面审问一面拨打电话,一会儿就来了一群派出所警察、政法委,及社区人员。他们轮番对老太太恐吓,审问资料的来源,还将搜到的书、护身符、资料拍了照,强行让老太太按手印(其中一名恶警还骂人),接着又将老太太推上警车,强行去她家抄家,又将搜到的法像等拍照。最后马玉良对老太太说:你这么大年纪了,回去后,今后看到有人散发资料就要来举报,还可以得到奖金(至少300元,或500元)。今天我们都兑现了(指刚才举报人)。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上午十点过,叙永县老年法轮功学员魏淑贤正同一人在新区谈话时,马玉良开着警车过来责问:你包里装的什么?说着就夺过魏的包,发现几份资料就凶狠的将魏淑贤推上警车,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马玉良与另一警察冯光勇又一起去抄魏淑贤的家,他们翻箱倒柜,将大法书、像、资料等全部甩在地上。魏淑贤告诫他们:别这样做,否则对你们不好。他们根本不听。紧接着马玉良,冯光勇又把魏淑贤强行带回国保进行审问,又强行给她照相、照资料,他们将这位70岁的老人折腾了4~5个小时才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午,法轮功学员樊仕芝在定水中学大桥与一驾驶员讲真相并送给一本《九评共产党》,不料被恶人举报后,又遭国保马玉良的迫害:被强行推上车,被非法抄家,被强行拍照等。几小时后,这位花甲老人才被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多钟,叙永县通机厂退休老人赵生云正在县司法局门口给一位熟人讲真相,不料被国保马玉良听见,马玉良马上抓住赵生云手中的书不放,然后一面叫他身边的警察过去招呼了一辆车,将赵生云绑架到公安局。老太太赵生云一点不配合,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到了公安局国保大队几个警察抬她下来。马玉良非法搜去了赵生云的一部手机、几本小册子、一些护身符、一张电话号码。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大环社区主任严淑均设下圈套,以问话的幌子把陈玉珍老人骗到社区。陈玉珍一到社区,已等在那里的县国保大队警察马玉良及一女警就将她绑架上车,车开到陈玉珍家便非法抄家,抢走了十本法轮功书籍,十多盘真相光碟,并将陈玉珍老人被非法拘留十天。在看守所老人以绝食抵制迫害,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过,马玉良、冯光勇等七、八个警察与社区人员,闯进老年法轮功学员娆祖容家骚扰,企图以“妇检”为由将老人带走。恶警强行拉她盖了手印,又给她照相,扬言要拘留老人15天。恶警的违法行为遭到老人的女儿、女婿的强烈抵制,这伙人才走了。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点,马玉良带领西城社区的片警及其他人员到法轮功学员何继蓉家去骚扰。何继蓉没在家,在路上碰到何继蓉九十高龄的老母亲,马玉良抓住老人的手就不放,说要上她家去给她女儿拍张照片。这位老人吓的全身发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结语

中共江泽民团伙利用司法迫害法轮功,叙永国保警察马玉良身在其位,被中共强权胁迫、绑架,身不由己参与迫害。他迫害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却不愿正面去了解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不听真言,不听劝善,以至于长期在中共制造的谎言中糊里糊涂的活着,卖命的干着害人害己的坏事而不自知。马玉良的恶行给当地法轮功学员造成了身心的巨大伤害,也使他们的家庭家人遭受到无尽的痛苦。尤其是近期诱骗法轮功学员王建胜到国保施以药物暗算,更是卑鄙、下流无耻。

马玉良的大量恶行记录在案。这都是公检法人员,因深受中共谎言的蒙蔽、毒害,被中共权势操控、胁迫参与迫害,长期在黑道上走,最终沦为人渣败类的结果。象马玉良这样的中共体制内的受害者,命运是非常可悲的。随着中共倒台,迫害的罪恶将被清算,马玉良等人就难逃为中共殉葬的厄运。

呼吁马玉良,及那些还不醒悟的国保警察,公检法人员,街道、社区、社保等等各类人员,赶快了解法轮功真相,赶快停止迫害法轮功,不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断送自己与后代的未来。了解真相,从迷雾中醒来,改邪归正,这是参与迫害法轮功者自救的唯一出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