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绥化市优秀教师王芳遭二年冤狱迫害经历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0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绥化市北林区尚志小学的优秀教师王芳,结束了两年的冤狱,从黑龙江女子监狱回到家中。

王芳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分别于二零零七年和二零一三年两次被绑架关押。二零一八年,王芳为了在大难来之前唤醒可贵的中国人,与四位法轮功学员到兰西县发放《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两年,因此而被迫失去公职。

如今,工作了大半辈子的三尺讲台,已不属于她;熟悉的校园、教室对于她来说已变得陌生和遥远。学生与家长因失去好老师而惋惜和不平;亲朋好友为好人被枉判失去生活来源而感到无奈和痛心。

一、在兰西县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王芳和绥化市北林区法轮功学员杨传厚、赵婷婷、白霞、王福华去兰西县北安镇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兰西县北安镇派出所警察绑架。

到了派出所,警察强行把王芳等人的包都抢去,把包里的钱物都倒在地上并录像,这些东西至今也未归还。兰西县国保大队张涛、荣力也赶到北安镇派出所,让法轮功学员报出姓名,学员们都不报名,就强行给照相。

王芳拒不报名。一个恶警四十岁左右,中等个头,小眼睛,说王芳不配合警察工作要“收拾”她。恶警用手铐把王芳的双手反铐在身后,并把王芳推搡到墙边,让王芳面壁而站。这个恶警面目不善,张嘴就说脏话。这时不停的骂人,不堪入耳,还恶狠狠地掐王芳的脸,真是人渣、警渣。国保大队张涛说:你以为不报名就没有招治你?!对警察说去拿辣椒水喷她。王芳说我会起诉你们的,国保大队警察荣力在旁边还打了王芳几下,并扬言说不怕起诉。

兰西国保张涛、荣力等人通过网络查到了绥化市北林区几位法轮功学员的真实姓名,就把他们强得带到兰西县公安局,把五位法轮功学员分别隔离在一楼五个审讯室,手脚都被铐上,锁在铁椅子里,临时调动警力,每屋两个警察同时进行非法审讯。

两个警察对王芳进行非法审问,王芳为了不让他们造业,不回答他们任何问题,零口供,他们在笔录上记录的都是“无语”两字。

二、兰西拘留所经济迫害

兰西拘留所勒索财物惊人。家属来探视,必须要在大门口交钱才行。王芳的儿子来看她,超市的人让交一千元钱,还得买东西才允许见。尽管如此,花高价买来的东西,还要被警察要走一些。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警察,经常向法轮功学员要东西,她看到有面包,就说我饿了,那个干粮给我吧。还有两个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看到有喝的,说奶茶给我一盒吧。他们看见小食品等好吃的也要。

吕飞飞是辅警,超市就是她开的,卖的东西都比外面的要贵的多。

兰西拘留所的饭菜很难吃,要想吃的好一点,就得花钱买高价饭菜。据说,当地在押的每天按60元的标准来计算;异地的每天按90元计算。王芳在兰西拘留所共计12天。她儿子来看她时,拘留所糊弄她儿子,让交1400多(别人让交500元)并按15天收费,也没给收据。

三、安达市看守所的迫害

张涛等人为捞取所谓的政治资本,急忙编造了假材料、假证人。非法关押王芳等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在安达市拘留所12天后,张涛等把材料移送到安达市检察院,后又移送到安达市法院。

1、人格侮辱

在去安达之前,先强行将学员带到安达市医院检查身体,折腾到晚上八、九点钟,送到安达看守所,法轮功学员高锦淑、王福华因高血压拒收,其余的全都收押。

一进安达市看守所,先让脱衣服,大冷天让王芳等女法轮功学员把衣服脱光,搜身。法轮功学员不脱,一个女警去叫荣力,荣力过来让全脱,只剩内裤,连背心、乳罩都不让穿。王芳不脱,拒绝,荣力过来就动手拽,强制王芳脱下。那时是十月中旬的天气,因维修暖气管道,看守所到十一月份才供暖,对于北方来说,那是一年最难熬的日子。宋红伟被冻的直哆嗦,浑身发抖。第二天,让法轮功学员穿上号服。号服是一身单衣裤,外面一个蓝色马甲。王芳等人看到马甲上有安达看守所的字样,就拒绝穿马甲。

2、牢头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芳在刚进安达看守所,在通往监室的走廊上,就听到监室里有打人的声音,听到头撞墙的“咚咚”声,连续多次,很恐怖。后来,才知道被打的是一起来的,被分在另一监室(12房)的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宋红伟。宋红伟是十月十日去兰西给丈夫杨传厚送衣物时,和高锦淑、吴景华一起被绑架的,一进去就被残酷迫害。牢头陈丹丹等抓住她的头发,用力撞墙,狠毒的搧耳光,用拳头打,怼前胸,用脚踹,浇凉水等,打人的声音极大,而且是长时间的毒打,打得邻监号(11房)的男犯人都听不下去了,大声吆喝12房的恶人停手,她们才停下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第二天放风时,看到宋红伟的脸都肿了,严重变形,眼睛肿成一条缝,脸部肿胀厉害,嘴唇极厚。后来,听13房的管房说了,前一天晚上的情况。宋红伟当天晚上不照像,她是被四人抬进监室的。“残刑”(三个月以内的刑期)告诉说,12牢头(房管)陈丹丹和几个犯人一起打的。第二天,宋红伟又被找茬暴打一次,又打了很长时间,同进浇凉水,差点让宋红伟窒息。负责12房的警察徐笑仙,面对施暴视而不见,甚至还怂恿恶人打人。其他男警更不管了,也不见所长出面制止。

王芳虽然没挨打,但是被牢头(房管)及恶人周策等人羞辱、奚落是家常便饭。王芳因不背监规,不行贿她们,牢头(房管)和周策让王芳收拾厕所一个月,不堪入耳的话,整天挂在嘴边。

犯人周策是管卫生的,强迫王芳用一个澡巾套在手上,伸到蹲便里掏脏物,有刷子,也不让用刷子刷,侮辱人格。她规定一套收拾卫生的办法,不按照她的做,就指责、训斥。明明挺干净,还找茬说不干净,不断的讽刺、挖苦,并随时指使干这干那,监室的活几乎全让王芳一人干了。

3、被上大镣一个多月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王芳和高锦淑在13房炼功,被所长于达等人通过监控看到,所长命令狱警徐笑仙来阻止。徐笑仙走后,过了十多分钟,于达及副所长赵会刚,领着两个犯人拿着脚镣来了。把王芳叫出来,于达对王芳说,你炼法轮功违犯所里的监规,我们要处理你,必须给戴镣子。王芳说我炼功没犯法,你给我戴你犯法。于达说,你说啥都没有用赶紧戴上。两个犯人把十八斤的脚镣给王芳戴上了。

沉重的脚镣使王芳走路费劲,只能小步挪,抻的后腿筋、大腿跟、后背和腰部都疼,肚子里感觉有东西往下坠。晚上睡觉也不让拿下来,平躺着能好受一些,侧躺着就更痛苦,脚踝骨硌的很痛,特别到了后半夜经常被疼醒。一动就哗啦哗啦响,王芳怕影响别人,轻易不敢动。

上厕所时就更艰难,得把脚镣用绳子拎起来挂在脖子上。洗澡最难受,穿脱衣服要很长时间,得好几个人帮忙,从脚镣和腿的缝隙处把裤子脱下来。洗的时候,稍一动铁镣子就往腿上撞,撞得很疼。就这样还得每天放风,不去不行。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半个月后,警察徐笑仙几乎每天都说,你就说不炼功了,我就给你说情,给你的镣子摘下来,行不行?王芳说我炼功没错。徐笑仙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就说不炼了,心里有就行。王芳说我也没做错啥事。徐笑仙还讽刺、挖苦说,多坚强啊!戴着吧,金镯子,是不是可好受了?!男监11房犯人很佩服,说你看人家炼法轮功的真行!并小声对王芳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做手势为王芳鼓劲,让徐看到了,生气说,对,你们给她加油,让她戴着,永远都不摘下来,挺好。(据说,过去有一个犯人,因长时间戴脚镣,脚严重变形,都走不了路了,后来爬着走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王芳就不说这句话,艰难的走过了不平凡的三十五天。后来省里有检查团要来,直到八月二日,徐笑仙带着两个犯人到监室里对王芳说,戴没戴够啊?!快摘下来吧。并自己找台阶下,说你赶紧上床上坐着,假装还戴着,别叫所长看到了。

徐笑仙走后,同监室一个三十多岁的犯人说:我真佩服你们法轮功,虽然吃点苦,但你们用行动既维护了法轮大法的尊严,又没失去自己坚持真理的原则,好样的!佩服你!接着又大声说,法轮功了不起呀!之后,她又发自内心的说,谁不告饶啊?!哪有不告饶的!要是我早就告饶了,就你们吧。她又指着王芳的脚脖子跟大伙说:不红,不肿,没变样,真神奇!

四、哈尔滨女子监狱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五月,绥化市北林区七名法轮功学员被安达市法院非法判刑,王芳等七名法轮功学员上诉,后维持原判,十月二十九日又被转入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1、坐小板凳

王芳等法轮功学员,被要求只能穿内裤和囚服。尽管天气很冷,也不许穿厚衣服。去的第一天中午没给饭吃,包夹明知道她们又冷又饿,不但无人理会,而且立刻对她们进行管制迫害。

为了迫使转化,首先让王芳码坐,按照包夹要求的坐姿坐小凳子。小板凳还没有小腿高,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一会儿王芳就感到全身酸痛,腰被架的象折了一样。包夹怕法轮功学员互相鼓励,把王芳和赵婷婷分开迫害。恶人包夹秦晶华、史金莹、张云慧、李冰一边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边骂大法。王芳实在坐不住了,张云慧和李冰就一前一后把王芳夹上,一个站在前面把王芳的腿夹住,一个站后面,用膝盖顶直王芳的腰背,把王芳的身体挤直。王芳感觉腰象断了一样。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接着又把王芳和赵婷婷叫到监控的空白区,用拳头怼,打耳光,羞辱、掐脸、掐腿、用脚踢,她们不敢大整,互相说,注意点监控,她们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什么招都使。王芳告诉她们打人犯法,不许打人,她们虽然嘴上对付,后来也收敛了许多。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陈学会是前任组长,此人很恶,经常谩骂师父和大法。后来的组长是曹凤萍,罗列了一大堆社会丑恶事件,谎称那些坏事都是法轮功学员干的。王芳跟她讲真相事实,她不听,就骂大法。邪恶包夹李冰,迫害赵婷婷的时候,还扬言:监狱就是祸害人的地方。言外之意,可以随便打骂学员,不用负任何责任,那狂妄的神态,谁再说,打你就是个玩。一直折腾到晚上十点,还不让王芳和赵婷婷睡觉。王芳饿极了,就要求吃饭,秦晶华给拿来了别人的剩饭、剩菜,吃完她们就睡着了。

疲惫还没得到缓解,又早早的被叫起来码坐,值夜岗的包夹轮番看着王芳和赵婷婷码坐的坐姿,改变一点,就被踢腿。时间一分一秒的挨着,可算到天亮了,开始洗漱。王芳拖着两条僵硬的腿,机械的随着人流去洗漱,洗完包夹立刻要求码坐,同时逼迫看播放诋毁法轮功的碟片。一边看,组长曹凤萍一边提问,王芳和赵婷婷一一否定。

坐到第二天中午时,王芳几乎整个人就要瘫倒了。因在安达看守所时,王芳就被迫害的腰疼,不敢使劲,连一盆水都端不了。后来,又让王芳蹲马步,动一下就打。王芳觉得血往上涌,头重脚轻,王芳告诉包夹等人,自己快坚持不住了。组长曹凤萍和包夹就破口大骂,还强行要求王芳不许动。又挨过了半天,王芳觉得马上就要晕倒了,提出要上厕所。此时的王芳已经站不起来了。刚一动,身体就失去平衡,栽倒在地上,挣扎了半天才起来,跟着包夹秦晶华一小步一小步的挪到了厕所。刚一蹲下手脚就不听使唤了,扑通一声就倒在了蹲位上。包夹秦晶华赶紧喊人,把王芳放到地上,给王芳喝了几口水,还讽刺说她是装的。夜岗关朋说王芳的脸都变色了,不是装的,她才闭嘴。

这件事情惊动了值班警察。组长曹凤萍一看王芳的状态,也很害怕,就对警察说要送王芳去医院。警察让四组出了八个少犯把王芳用担架抬到了医院。王芳血压高达190,于是强迫吃了降压药,过一会降到170,回来时,让王芳自己走回来。

王芳刚进三组,少犯史金莹,就大骂起来,说王芳是装的,扬言以后再装就用针扎人中。由于王芳血压高,包夹也不敢再让王芳干活了,后来监室的活都是那几个年轻法轮功学员干。之后,王芳几次拒绝吃药,包夹们就疯狂骂人,让王芳写保证,保证以后因不吃药而出现的后果自负。曹凤萍拿着王芳不吃药的声明,把王芳带到于警察办公室,于警察叫王芳对着镜头把写的不吃药的声明念了一遍,从此以后包夹就不再逼王芳吃药了。

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九监区里,最恶毒、迫害最严重的恶人有:李贵梅(心狠手辣,打人最狠)、陈旭(随意打骂,随意诽谤)、高文清(清华大学毕业,看着文明,实则阴险狡诈),还有穆亚红、李冰、张云慧、陈学会(已释放)等人都很恶。

2、迫害与反迫害

长期的迫害,王芳头疼、头麻、手脚动作不准确,走路脚下没根,飘着走,严重忘事。

二零二零年五、六月份,防疫不紧张了,监狱又恢复了写周记、月总结、年总结、改造心得等。王芳和赵婷婷所有一切都拒写。组长命令包夹收走她们的坐垫,只有张云慧过来拿走了坐垫,其余的包夹谁也没动。组长很生气,就命令包夹早晨四点钟叫王芳和赵婷婷起来码坐。可是第二天早晨谁也没叫她们起来码坐,恶人只是虚张声势一番。

王芳要回自己的坐垫,包夹不给,还吓唬“抗改”得关小号,就得另眼相看,言外之意就得加重迫害。王芳义正辞严的告诉她们:我们是好人,是被迫害的,你们才是犯人,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迫害我自己,说完就稳稳的坐在坐垫上。

“下课”了,赵婷婷勇敢的站起来,带着凳子回到自己床边坐下。王芳也迅速配合,把腿伸开站起来了,也不再码坐了。组长曹凤萍急眼了,气急败坏的扯赵婷婷的衣服,气哼哼地说,谁让你站起来的,你胆子越来越大,赵婷婷甩开曹凤萍的手,没理她。曹凤萍见威胁无果,就朝王芳冲过来,踢王芳的腿,让她把腿收拢继续码坐,王芳理直气壮的说,你是真正的犯人,你打好人犯法。曹凤萍立刻邪气就少了几分,凶巴巴的向门口走去。

在走廊上包夹吕俊荣拦住王芳,恶狠狠的说,组长不让你去厕所,你不能去。王芳一字一顿的告诉她:我-要-上-厕-所。站在门口的组长曹凤萍无可奈何的说,让她去吧。自那以后,曹凤萍再也不敢动法轮功学员了。过了几天,组长找了个台阶把垫子还回来了。

大约又过了一个月,监区又让背监规,组长让齐读,大家声音很小,恶人包夹史金莹让每个人读一遍。王芳拒绝读监规。组长又命包夹抢走了王芳的坐垫,让王芳和赵婷婷到监控死角处长时间码坐。这次王芳和赵婷婷坚决不配合,和大家一起休息,一起上厕所。组长命包夹张云慧过来抢坐垫,王芳把垫子扔到自己床上,并告诉她,坐垫是我的私人物品,谁也无权抢夺。组长火冒三丈的大声训斥王芳“抗改”,就得严管。四组的组长周立荣过来对王芳说了一些劝慰的话。曹凤萍也缓和下来,王芳跟她讲真相,她承认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都是善良的。

包夹郝连霞(经济犯贪污一千七百多万)五十岁,恶语伤人更是家常便饭。一次,郝连霞骂王芳和赵婷婷,骂得很难听,骂赵婷婷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骂得不堪入耳。骂了很长时间,等她们上厕所回来,又接着骂。王芳对郝连霞说,你再敢骂我,我出监的第一件事就是起诉你!郝连无耻地说,我看你上哪去起诉?!王芳告诉她,我找律师,该上哪告就上哪告。郝连霞说我不怕告,告去吧。组长曹凤萍说,你现在就去告。她们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也很心虚,从那以后,包夹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态度明显变了。

后来,组长基本不骂人了,包夹李冰、郝连霞、张云慧以前经常挖苦法轮功学员,从那以后,很长时间都听不到了,而且对学员称姨、称姐的,很亲近的样子。郝连霞有事没事的主动跟王芳打招呼,每天早餐时郝连霞负责分咸菜,故意给王芳多分一点,环境宽松了许多。

后来,新来的组长叫李秋君,告诉王芳过一、两天就去隔离组吧。按照监区规定,刑期快满时提前十四天(后来十八天)才能去隔离组,李秋君怕影响新来的法轮功学员不好转化,所以提前一个多月让王芳去了隔离组。

王芳于二零二零年十月二日结束冤狱回到家中。

目前,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大约还非法羁押着法轮功学员三、四百人,主要分布在八、九、十这三个监区。九监区也叫集训监区,五楼有十个组,其中,有八个组有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上每个组里都有十名左右;四楼还有几个组;除此之外,九监区楼下还零星关押着一些学员。现在九监区五楼,还关着四个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最高龄七十九岁。

从疫情以来,监狱里都不敢明着打法轮功学员了。据包夹说,上边给她们开会,不许对法轮功学员动手,就保持目前这个稳定的状态就行了。现在帮教、包夹人员转化法轮功学员,都不敢象过去那么野蛮施暴,主要采用伪善的方式对付法轮功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