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瞧不起同修的心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0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今年法会期间,当同修L拿着她写的采访稿给我时,我看到标题中有一个词是邪党经常洗脑民众的用词,我在心里说同修:党文化这么重!平时学法、发正念状态也不太好,估计文章也会写的不怎么样。

晚上开始给这篇稿件打字,边打边觉的这篇文章没有什么特色,真如意料中那样。仅仅只写了一个老年同修在病业干扰中,另外两位老年同修帮助其闯过难关的事迹。作为法会交流文章,此文内容不免太单调了吧。而且觉的同修L写的也不太顺畅,心中不免有些烦躁,勉强把全文的初稿打字完了。本来应该对文章進行修改,可是觉的花时间修改,也是浪费时间,觉的文章没有什么意义。怎么也打不起劲头修改文章,于是干脆不修改了。

晚上刚睡着就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我听见外面在播放大法弟子唱的歌曲,象广播声音那么大。我欣喜之余,想是哪里在放呢?以为是我家里在放,到客厅一看,才发现是从外面大街上传来的,象是谁开着放着音响的车,一路在高歌着大法弟子唱的歌曲《为你而来》。我又激动又兴奋,然后就醒了。

醒来后,我想这是什么意思呢?是我哪件事没做对、师父在点化我什么吗?瞬间,我明白了,梦中情景是在歌唱大法弟子的歌曲,这不是说同修L的文章谱写的就是一首讴歌大法弟子的歌曲吗?哦,我明白了,师父一定是看到我嫌弃同修写的文章,才这样点化我不要用人心对待同修的文章,同修的文章也是在展现大法弟子的无私,这也是在大法中修出来的,也是一首证实大法的歌曲。

我想我为什么会觉的同修的文章写得不好呢?会瞧不起同修呢?我知道自己已经形成了对同修L的负面看法。因平时在每周一次的集体学法时,L同修喜欢闭着眼听,捧着书的双手靠在腿上,然后一会儿就处于迷糊、瞌睡状态。其他同修提醒她,她还是照样懒散的、舒舒服服的很放松的坐着,一会儿又是迷糊,很少主动用站起来或用其它方式来抑制睡魔。有时同修推她,她还会理直气壮说自己没睡。发正念时也常倒掌。而且据她自己说在家里的学法状态就更差了,几乎一学法就想睡觉。

我心里急,也经常提醒同修L要清醒的学法,还多次建议她背法,可她还是不背。已经很多年了还是照旧,几乎没多少改变,而且一周一次的集体学法还时不时的不来参加。我曾和她同事多年,知道她只要认为有重要的事,就不会来参加学法了,把家里的事、工作上的事、亲人的事都看的比学法重。所以我长期以来就从心里瞧不起L同修了,认为怎么这么不严格要求自己、不珍惜大法修炼的机缘呢?

我对L同修的负面看法已经形成了观念,总用自己的标准来看待同修,没有一颗宽容的心来对待同修。总看同修不好的一面,认为同修什么都不行,所以也就看不到同修好的一面。

我知道自己错了,不该这样瞧不起同修。都是师父的弟子,每一个能够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都是非常伟大的,都是值得珍惜和敬重的。而不应该因为对同修的成见就否定同修证实法的文章,更何况同修的文章即使写的不完善,我也应该默默的补充,做到象师父说的:“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1]

第二天晚上,我抱着一颗谦卑、敬重的心对这篇文章進行了修改、整理,感受到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出的那种能放下自我、无私配合的高境界。同时觉的L同修能认真倾听老年同修的讲述,并耐心的撰稿成文,这也是我做不到的。我缺少耐心,碰到老年同修需要我帮助写文章时,我心里就会觉的有点烦,觉的这对我有点难,所以我会不太情愿的做,或尽量用一些借口来推脱。这说明我私心重、怕吃苦,不愿承担责任。在这一点上,我没有L同修的那种圆容整体的无私为他的精神。真的很惭愧,自认为自己修的比同修好,认为自己很注重学法,应该会在法上认识问题。却总让师父操心,常常让师父以各种方式点化自己,自己才会幡然醒悟。

感谢师父点悟弟子,才让弟子认识到这种瞧不起同修的不好的人心观念。我想今后要修去这种瞧不起同修的心,修去其它各种不好的人心与观念,做一个让师父放心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