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权日 加拿大政要支持法轮功反迫害(三)

——网络研讨会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记者章韵加拿大报道)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国际人权日的前一天,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和拉乌尔·瓦伦伯格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联合在网络上举办纪念国际人权研讨会。多位加拿大议员和律师参加并发言,其中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加拿大勋章获得者、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大卫·麦塔斯先生(David Matas)。他们谴责中共一直以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要求政府采取制裁的措施。

'图1: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国际人权日的前一天,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和拉乌尔·瓦伦伯格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联合在网络上举办纪念国际人权研讨会。'
图1: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国际人权日的前一天,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和拉乌尔·瓦伦伯格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联合在网络上举办纪念国际人权研讨会。

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必须坚持制止(活摘)这种野蛮行径

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说:“在2006年中,我和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作为志愿者,对中国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器官摘取的持续揭露进行了独立调查。我们发布了两个报告和一本名为《血腥的活摘器官》的书。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中国共产党在全国范围领导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从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身上强摘重要器官,也包括维吾尔族人、藏族人和基督教徒。他们被杀害后摘取的器官,被出售给中国人和外国人,历史上没有任何政权进行过这种野蛮行为。”

'图2: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
图2: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

乔高说:“具体而言,我们毫无疑问地发现,在2000年至2005年之间,有41,500个器官主要来自法轮功良心犯,他们在器官被摘除时被杀害。我们在2016年对此调查进行了更新。我们利用医学期刊、医院网站以及已删除但被存档的网站,检查了中国数百家医院的移植计划。我们谨慎地得出结论,截至2016年中,每年在中国至少要进行60,000例移植手术,而不是北京声称的大约10,000例。”

2019年6月17日,杰弗里·尼斯爵士主持的伦敦独立法庭一致认为:“多年来,强摘器官在整个中国已经大规模开展,法轮功学员已成为器官供应的来源之一,并且可能是主要来源。”而且,法庭认为强摘器官还在进行。

大卫·乔高说:“与一个经常杀害其公民来赚钱的谋杀政权做交易不值得。与中国的任何交易,打任何交道,都必须坚持制止这种野蛮行径,并有一种可以保证这种强摘器官停止的机制来约束。”

人权观察组织在去年五月建议,各国政府对涉嫌强摘器官的北京官员使用《马格尼茨基法》,和其它针对性的制裁措施。

乔高强调加拿大政府现在要做的是:

·加拿大必须抓住一切机会,公开谴责北京政权持续迫害法轮功的行为;

·加拿大应对任何已知参与迫害法轮功和器官强摘的中国政府官员使用《马格尼茨基法》和其他有针对性的制裁;

·加拿大应该象澳大利亚一样,通过一项“外国干涉法”,以阻止中国官员干涉我们国家任何地方的加拿大人;

·所有冒充社区团体的中国统战部组织,应在加拿大注册为外国特工;

·渥太华必须积极呼吁释放加拿大公民,包括孙茜女士,孙茜女士作为法轮功学员已在中国狱中服刑3年。

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面对中共这个国家犯罪机器 我们都应该警醒

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David Matas)在论坛上讲述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纳粹对犹太人大屠杀的对比。他表示,历史上的大屠杀是前车之鉴,但其深刻的教训,仍然未能避免今日悲剧的重演。

'图3: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David Matas)'
图3: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David Matas)

麦塔斯先生说:中共的活摘器官和纳粹大屠杀相比,有其迥异的特点,但也有诸多相似之处。

首先,二者都以仇恨为动机,纳粹从骨子里仇视犹太人。中共则因为其反传统的本质而和法轮功提倡的传统价值格格不入。法轮功成员过亿,超过中共党员人数,他们拒绝被现代西方舶来品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洗脑,要重拾被中共割断的,根植于佛、道和精神信仰的传统文化。

第二,两者背后都有金钱的驱使。纳粹大屠杀被称作有史以来最大的抢劫,受害人被劫掠的财产至今尚未完全物归原主。活摘器官则是中共国治下医院的生财之道。当中共国开启经济上的资本主义转型,自1980年代,政府医疗支出从36%下降到17%。 医院需要自谋生路,填补国家财政拨款的空缺。器官移植成为了主要的财源。

其三,二者都和科技进步相关。欧洲的文明进步为大屠杀提供了医药、技术、执行等多领域的支持,同样,器官移植技术的成熟成为新时代大屠杀的温床。

其四,对国际法律和业界标准提出新的挑战。无论二战还是今日,国际法准则都显示出疏漏之处。大屠杀发生之时,纳粹罪犯认为其行为永远不会被绳之以法,同样,中共活摘器官的罪犯今日也依然逍遥法外。

第五,极力掩盖真相消息。当纳粹意识到战场上的失利,便开始系统销毁和大屠杀相关的文件及证据。中共也是一样,一旦和活摘器官相关的网站数据信息为外界援引,这些网页就会立即人间蒸发。

第六,恐吓压制。纳粹组建了半军事机构专门打压异见人士。同样, 当我站出来揭露活摘器官罪行后,我在2008年收到过死亡威胁,2010年,我受邀在澳洲讲演期间,主办方的办公室遭到驾车者的子弹袭击。

第七,同盟国在对待人权议题时轻重不分。二战期间,盟军将火力对准战场前沿,却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存在置之不理。实际上奥斯维辛正是纳粹邪恶势力的集结点和源头,应对其火力全开。而今,西方盟国的人权工作者在对待中国的人权迫害时,偏偏挑选了容易改变的问题下手,而对活摘这一重疾顽症避而不谈。

第八,人们当年对大屠杀的难以置信,和人们今日对活摘罪行的难以置信如出一辙,即使面对确凿无疑的证据,也不愿承认。

第九,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和对法轮功的迫害,都不是孤立事件。要知道,二战夺去的不只是六百万犹太人的生命,还有两千五百万军人和三千七百万平民丧生,其中有三千一百万亡者并非犹太人。法轮功被活摘器官的遭遇也不是个案,中共国也在迫害着维吾尔人、调查记者。每年报告被活摘的维吾尔人至少有25000例。活摘器官在中国已成为巨大的犯罪产业链,被打压的维族人成为了法轮功良心犯之外的另一个器官活体库。

麦塔斯先生最后说,历史的教训今日仍在重演。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活摘器官的罪恶仍在中共国发生,并未停止。每一个和中共国打交道的国家都应该认识到,你们面对的是一个国家犯罪机器。我们都应该警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