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救人 精進不怠

更新: 2020年12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开始修炼大法的,今年快七十岁的人了,可是我整天心情愉快,身体很健壮,满面红光,比修炼前年轻十多岁。什么病也没有。是真善忍大法,使我起死回生,使我找到了回家的路,成为走在神路上的人。

一、绝望中我找了到生命的希望

在我修大法之前,我整天被病折磨的死去活来。年岁不大,就像个老太太,走路打晃。拿着工具去地里干活,把工具扔在地上,我就瘫倒在地,躺半天还拿着工具回来。那病多的数不清:糖尿病、美尼尔氏综合症、脑膜炎、胃病,还有很多叫不上名的病。带着两个十多岁的孩子,孩子的爸爸另有新欢,抛下我们娘仨不管,我真是百苦齐降啊!绝望啊!我叫着:老天爷呀,救救我吧!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啊,要不是看着孩子们,我早一了百了了。

中医看不了我的病,我就找西医看,西医也看不好,就找大仙给看。但是找了好几个大仙,他们说什么也不给我看,我说你给别人看,怎么就不给我看,我又不是不给钱。大仙说:你家有个大神仙,我们惹不起,不敢看。我修大法后,才知道,那是师父很早就看护着我呢!

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时候,一九九八年三月初六,村里广播:谁炼法轮功,到贾某某家看法轮功录像。我一听突然来了精神了,法轮功?!我去学!从那天开始,我就走上了修炼大法的通天之路。很快我身上的各种病全都好了,干活也有劲儿了。一百多斤的麦子口袋,蹬着梯子从房上往下扛,这在过去,简直是做梦吧。

通过学法使我认识到:我这一生的难、这一身的病都是前生前世做了太多的坏事造成的。造了业就得消业,我不怕吃苦,欠债还债,哪儿不好,就修哪儿。不管多难我也得修下去,就算谁都不修了,我也得修。师父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我心中时刻想着真、善、忍,用真、善、忍大法指导我修炼,指导我做好三件事。

二、被迫害中依然坚持救度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被非法抓捕、关押、骚扰、抄家不低于十次。为避免迫害,我只好离开家乡,在异地和当地同修共同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开始,我做保姆或干些其它的事情以维持生活,但我时刻忘不了做好三件事。我们当地的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到处找我,跨县抓我。有一次,从我做的保姆家中把我绑架走。当时病人的儿媳妇就哭了,不愿他们绑架我。到了公安局,他们说:他们家怎么这么尊重你?院里打扫得真干净。还说你做得好不劳教你了。我说:大法师父要求我们处处做个好人。

就这样,我被关押在保定看守所十五天就被释放了。出来后我还是照样做大法的三件事。

三、讲真相救众生风雨无阻我好快乐

后来,我儿子就不让我做保姆了,我就专职做救人的事。近十年了,我开着电动三轮车走街串巷、赶集,发真相、贴真相、劝三退,风餐露宿,风雨无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电动车换了三辆了。我好快乐呀!来回路上唱着“法轮大法好”的歌。早上三点起来炼功、发正念,上午出去讲真相,中午回来发正念,下午学法、发正念,晚上有时再读一讲《转法轮》或再炼一套静功,很充实。

因为我文化低,读法时,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就是这样,我也不怕,我求师父给我开智开慧,半年多,我就能通读《转法轮》了。

每当遇到被人举报或要被人举报时,我就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求师父保护。我就想:大法师父是宇宙中最高的佛,你动不了大法师父,你就动不了我。很多时候,就化险为夷了。

因为我经常赶集,好多村民都认识我了,主动和我打招呼:法轮功又来了,有新书吗?我说有。再把那些厚书拿点儿来。我说好!有的看见我就喊: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我给民众“三退”时,说给你起个名字吧?不用,我就是真名实姓的退。

因为我不会写字,给人做了“三退”,不能及时记下来,就忘了,我就求师父,师父,给我找个会写字的同修作伴,记三退名单。真的,师父就派来了一位会写字的同修,我们一起去发真相救人。

瘟疫爆发期间,我们也照样出去发真相。

尽管集市、村子、小区被封,街上人很少,但是,哪怕发给一个人真相,劝退一个人,也不觉的白做。世人很多都是天上来的神,被中共毒害了。现在面临被淘汰,我好急呀、我好痛心哪!救不下这些人,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众生。

我告诉世人:快看看这些真相吧,都是教你怎么保命的。看看人家是怎么避免瘟疫的?怎么好的?生命无价呀。那段时间,也许是出于生命的自保,很少有人拒绝真相。三退也好做。这些年,我发了多少真相、做了多少三退,跑了多少路,我记不清了。

四、不断向内找,主动同化法

有时在讲真相中有不顺利的地方,或身体出现病业了,我一方面发正念,一方面及时向内找。有段时间我身上疼,怎么也找不着原因。

有一次我正躺着看师父讲法录像,来了一位同修惊讶的说:哎呀,你怎么躺着看师父讲法录像?天上的神都是跪着听师父讲法。我赶紧坐起来说:躺着听师父讲法,这是对师父的多大不敬啊!师父我错了,我要端端正正的听您讲法。我身上疼的现象很快消失了。

有时,我从集市上回来,浑身不舒服,我就赶紧向内找:回想着:发现有人不要真相,只要带穗子的护身符时,我就没好气的说:不要真相,光要护身符,不给。我说:师父,我错了,我对众生不善,即使他不要真相,他能接受刻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也不能算错呀。师父,我改。很快难受的状态就消失了。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有的时候看到天气不太好。或儿女们来了就不想出去救人了。这时也会出现身体不舒服的状态。我就及时向内找:发现我这是私心,因为天气不好,就不想出去了?因为儿女们来了,就想儿女情长也不想出去了?每一分钟,都是师父用巨大的付出给我们延续来救度众生的。我赶紧出去发真相去,不舒服的状态马上就消失了。

我除了自己发真相救人,也不断的配合同修做一些事,因为我有个电动车,很方便。我就想:自己没什么文化,没有技术,做不了什么大事,力所能及的帮助同修多做点大法的事,也是我应尽的责任。无论什么时候,随叫随到,从不耽搁。

我知道自己学法还是少,理解很有限,很多人心还没去,距离师父法的要求差的很远,但是,我会努力精進,严格要求自己,提高心性,抓紧时间多救人,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在今后的修炼路上,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魔难,我都会记住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