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惨遭酷刑致死 辽宁妇女杨雪在中共迫害中离世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法轮功学员杨雪,四十一岁,家住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洪家村。二零零八年,丈夫被酷刑迫害致死,父母相继离世。十二年来,杨雪在痛失亲人的苦难中,仍遭非法判刑四年监外执行,遭国保警察的长期监控、骚扰。在身心魔难中,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在迫害中离世。

杨雪,女,一九七九年出生,毕业于河北燕山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在沈阳从事设计工作。之后回到身在绥中前所镇电厂的父母身边,并在那里开办面对学生的美术班。学生多的时候有五、六十人,深得家长和学生的好评。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杨雪和丈夫范德震被绥中国保大队绑架,她的画班被迫中止。那时,杨雪的儿子只有七个月大。

丈夫范德震被迫害致死 被强行火化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杨雪和丈夫范德震被葫芦岛市公安局绥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杨家边防哨所警察绑架。范德震被绥中国保非法关押在绥中看守所。期间,曾被国保大队李长华等人秘密劫持到绥中汇阳宾馆,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黄历三月十五,即范德震被非法关押仅五十五天,葫芦岛毛祁屯派出所警察告诉范德震的父亲去看守所看儿子,随后他的父母、大哥、大嫂全家坐警车去绥中。到达看守所时,已是下午四点二十分。

与此同时,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下午,妻子杨雪和她母亲伊桂珍,带着九个月大的儿子,也被绥中杨家边防哨所警察带到绥中看守所。一路上,警察并没告诉他们实情。于是,范德震的父母家人,和妻子杨雪及岳母伊桂珍,被带到同一个房间等候。

绥中看守所所长王学平说:“你们家属都到齐了,我宣布一件事情,范德震已在今天早晨七点没了。”家人听到后,悲痛欲绝,哭得死去活来。

杨雪的母亲伊桂珍清醒过来后,问王学平:“人是怎么死的?”王说:“来所之后,营养不良,有病猝死。”伊桂珍说:“我四月十四日刚给送去二百元钱,问你他的情况,你告诉我:‘他一天吃两碗饭,精神状况很好’,为什么好端端的就死了呢?”王学平等人互相推责任,其中一人恶狠狠地说:“就是打死的,怎么的?!”

看守所逼迫亲属当晚去看遗体,说看完后必须签字。杨雪和伊桂珍不同意签字,要求第二天看。他们还威胁说:“强制解剖,看与不看第二天都得火化,到时只能看到骨灰盒。”

双方僵持到晚上十一点多,杨雪抱着九个月的孩子和母亲伊桂珍坚持第二天看。范德震的母亲害怕第二天看到的就是骨灰盒,决定去看遗体。就这样,范德震父、母、大哥三人去看遗体。途中,天还是下着雨,到火葬场,雨下的更大了。范德震的母亲说:“你看看,连老天都为我儿冤死流泪啊!”

在停尸的床前,范德震的亲人看到遗体一丝不挂,父亲的第一感觉:这哪是我的儿子啊!被抓前,他一百四十多斤,白白胖胖的,身体非常健壮。不到两个月,竟皮包骨头,只剩几十斤,而且面目扭曲、双眼圆睁,嘴张开、牙关紧咬、头歪着,头发和胡子都很长,呈现惊吓状;小腹处一片黑紫色,还有一寸长的口子,有血迹;四肢及背部都青紫;肛门松动,流着带血的大便。很显然,范德振是在被毒打折磨得剧痛中死去的。后来听内部人说,范德震曾经被攥睾丸折磨。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范德震的父亲要求录像,在场警察告诉不准录像!父亲又问另一警察:为什么浑身上下都呈青紫色?回答说:死人都这样!范德震的母亲说:“你家死人都这样吗?谁把我儿祸害死的?打雷劈死他!”为此,家属和警察争论起来,他们后来无话可说。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雨还是下个不停,家属都到齐了,下午一点多,警察把他们拉到火葬场。一下车亲人们愣住了,满院子警车,上百号人把那里围得水泄不通,大部份便衣,每个人的神色都紧张异常,真是如临大敌!

家人被带到休息大厅,被紧紧包围在屋内,警察逼家属签字,家属说:死的不明不白,我们干嘛要签?家人对王学平说,人在你那没了,就是你的责任!王学平吓得狠狠瞪着眼睛说:“空口无凭。”

伊桂珍大声说:“我们家还没看到遗体,还没查明死因,我们要请自己的律师、自己的法医到场尸检。”他们一听,赶紧说:早说啊,我们向上级请示。其中一个自称姓古的人说:“我们不是决策者,是执行者。”

其中一个人说这事已经请示到省厅了,宣布有几点要求让家属听好:(大意是)已查明死因(并没有告诉家属到底什么原因),并已经做了解剖,不承担任何责任,不给家属任何赔偿。

他们想尽快毁尸灭迹,就催促家属去瞻仰遗体,不然强制火化。在未经家属同意的情况下,下午二点十分左右,绥中公安局局长孟凡斌下令强行火化。火化时,称已戒严,不许家人离开休息厅,最后让家人去领骨灰盒。范德震的妻子杨雪和母亲伊桂珍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这天,一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范德震,被中共迫害致死后,强行解剖、火化,年仅三十三岁,他结婚才一年多,儿子还在哺乳期。

此时,在绥中看守所外面的车上,范德震的大嫂抱着他的儿子等着家人回来。后来杨雪和家人们回到车上时,大嫂告诉杨雪说,孩子刚才莫名其妙的大哭大闹,小嘴里叫着“爸、爸”,她觉得奇怪,抬头一看,大烟囱冒烟了,心“咯噔”一下,知道人已被火化了,这真是父子连心啊。可怜儿子那时才九个月大,就永远失去了爸爸!

杨雪被非法判刑、屡遭骚扰、恐吓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杨雪和丈夫范德震被绑架后,家中七个月大的儿子嗷嗷待哺,杨雪被绥中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回到家。不到两个月,丈夫被迫害致死,被强行解剖、焚尸灭迹。

之后,杨雪和家人到葫芦岛市几个部门上访,他们说,没人能管这事,也不敢管。绥中公安局害怕杨雪和家属往上告,就把杨雪非法判刑四年,因孩子在哺乳期,监外执行。哺乳期之后,绥中国保大队欲将杨雪送入监狱,多次骚扰。杨雪不得不离家出走。因国保找不到杨雪,还把她的公公抓起来一段时间。她的母亲伊桂珍更遭国保频繁骚扰。

杨雪的儿子经常思念爸爸,他常常羡慕别人家的小孩有爸爸,自己为什么没有爸爸!看到哪个叔叔大爷对他好,就问人家:“我管你叫爸爸行吗?”说的人家都觉得心酸。别人一家团圆,而杨雪孤儿寡母的,没有经济来源,这让他们怎么生活啊?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么被中共毁了。

母亲伊桂珍、父亲杨佳滨相继离世

杨雪和母亲伊桂珍、父亲杨佳滨都是法轮功学员,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那些年,她父母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然而,在中共这场对好人的迫害中,经受亲人被酷刑折磨致死,和中共对信仰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伊桂珍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七月末、八月初,伊桂珍家两次被绥中杨家边防哨所不法警察骚扰。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那天,伊桂珍和郭振洪女士去绥中高岭镇讲大法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高岭镇派出所绑架。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两人被非法关押到葫芦岛看守所。之后,法轮功学员郭振洪被判刑四年。伊桂珍因身体原因回家。

在范德震被迫害致死之后,杨雪被非法判刑四年,因儿子哺乳期,监外执行,后为躲避国保警察收监,杨雪不得不流离失所。那时绥中国保大队长李长华等人总去伊桂珍家骚扰,问她父母杨雪的情况,打听杨雪的下落。母亲伊桂珍不堪打击,悲愤、伤心,身体状况恶化。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杨雪的母亲,法轮功学员伊桂珍,在中共的绑架迫害和不断遭骚扰、恐吓中,含冤离世,享年五十九岁。

杨雪的母亲离世之后仅一年半,父亲杨佳滨也在痛失妻子和女婿的悲愤中,心中冤屈无处诉,承受不了中共迫害的打击,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离世,终年六十岁左右。

从那之后,三十五岁的杨雪独自一人带着七岁的儿子相依为命生活。身心承受着苦难,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在迫害中离世,仅四十一岁。

主要责任人(以下人员2008年时在任):
绥中县委书记夏雨恩
副书记(县长):田树槐
副书记:刘双立
绥中政法委书记:许国秋,
绥中610头目:王海军,
2008年绥中县公安局长 孟凡斌
2008年绥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李长华
2008年绥中县监管大队大队长/看守所所长:王学平
绥中看守所狱医:李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