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之中回老家救人

更新: 2020年12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一直设想着找机会回老家挨家挨户救人。今年五月初假期期间的一个下午,我终于圆了这个回乡梦。

我带着真相信、期刊和U盘、光盘等回到农村老家,带着礼品先到堂叔家住下。堂叔、婶都是明白大法真相的。吃过晚饭,我说明来意,堂叔告诉我当晚村委会那里还有扭秧歌的,是从昨天开始的。那里人多。我高兴的前往。

本村人都很热情,年轻人即使不认识,一提家长名,就知道是谁家的人,怎么称呼了。路上见一个讲一个,大部份人能接受,也有很多已经退过的,我都送给资料,并简单再讲几句,嘱咐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大难来时保平安,提醒别忘了告诉家人和朋友保平安。

我一般讲清真相后,都告诉对方别忘了告诉身边的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会积大德的,对子孙后代都有好处,鼓励明白真相的世人帮助救人。极个别的也有不听走开的。到了村委会,看到还有一些外村人,我讲完真相,打听到有认识的同学、熟人,就叫其转捎真相信、期刊,收获颇丰。这真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大家在那里只扭了两个晚上,晚来一天就错过机会了。

我老家还有两个小村庄在沟里,我跟堂叔商量说第二天我要去那里挨家走走,堂叔开始有些顾虑,后来也同意了。

第二天,我背着包,提着一个礼品盒(里面装着真相资料)去沟里挨家挨户走。农村一般大门都开着,我把礼品盒放在大门外,一边往院子里走,一边跟屋里边人搭话。我自报门户或姓名,解除顾虑,寒暄几句直奔正题:我说疫情还很严重,咱们家乡人可能不知道,我特意回来告诉咱们这件大事来了。农村风土人情浓厚,一看“城里人”亲自为这事而来,都很热情,直接讲真相劝三退。有的没有文化,我告诉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大难来时保平安。临走有选择的留下护身符、期刊、真相信。也有不很情愿接资料的,说我啥也不信,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等没事儿看看,或者说叫孩子回来给念念。只要他接资料,就有得救的机会。

遇到不是很相信的,我就说:不管现在你相信还是不相信,这些资料千万不要扔掉,大叔或兄弟回来了,一定叫他们好好看看,等到大瘟疫真的来临,就知道怎么做了。到时候,别忘了打电话转告亲朋好友念九字真言,绝大多数都高兴的答应,并送出大门口。

家里没人的,留下资料,并叫邻居转告。

遇到一个在校大学生正在家,我给他讲了真相,并作了三退后,给了他U盘,提示他别忘了救你的同学,他高兴的答应了。过中午,我跑完两个小村庄正往回走,正好又碰上这个大学生骑着电动车出沟,他主动把我带到了我们村口。

我在心里感谢师父的慈悲奖励。

去老师家讲真相

下午,我联系到中学同学华,让她带我到外村的初中老师家。我带着礼物,见到了几十年未曾见面的初中老师。老师非常高兴我去看他,并夸我年轻,变化不大,我自然的就讲起了真相。老师听完我的修炼经历后,说“真、善、忍”是好,但一般人行为上做不到,你做到了。老师不断的夸我,很顺利的做了三退。师母开始有些排斥,在老师的影响下,也自然的报出了姓名,做了三退。

在我就要走时,正好老师的养子去给老师送菜,老师说,你不用跟他说,他不好说话,等我跟他说。我笑着走出屋,自我介绍说:“我是你爸的学生,老师真有福气,有你这样孝顺的儿子。”寒暄几句后,我说:“听说还有更大的瘟疫不久就会爆发,这些灾难都是针对共产党来的,只有退出它,才能免除灾难。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就是来告诉老师这件大事的。你也是党员吧?”他说是。我给他起了化名做了三退,并嘱咐他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说谢谢!呆了一会儿,他就走了。看得出老师对他儿子与我交谈的很融洽,感到很欣慰。

临走老师高兴的接了我给留下的很多资料。老师和师母送我到大门口,我问起他们家族的我一位初中同学住处,他们说没在家,我叫他们转送真相期刊和真相信,师母说没问题,肯定送去。我和华高兴的离开了老师家。

这次回老家仅三天,我带回了六十多人的三退名单,送出了百余份真相信与期刊、光盘、U盘等。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但得者都明白了真相。我为家乡众多生命已经得救感到欣慰。

时隔两个月的一天中午,我又回到老家。这次是去我姑家。姑家和我家是同一个大队的,只是在另一条沟。到我姑家,我说明了来意,表妹就帮我联系到本村的同修玉。玉也是我的同学。他妻子也是大法弟子。和他们夫妻俩说明我回老家的目地后,就决定由玉骑车带我去两个小村子。这两个小村很偏僻,我从没去过。

玉夫妇俩讲真相做的很好,村里很多人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当然还有一些固执的人和不常在家的人还没三退。我俩见门就進,玉走在前面,稍作介绍,再说明来意,我发着正念,两人配合着讲真相。玉指着光盘和U盘说:“某某(我的名字)花不少钱,特意从城里跑回来,告诉我们这事儿,可见这事该多重要!”

讲真相中,有的高兴的三退,有的已经退过,有的没入过什么,也有笑着不表态的。虽然半天时间,同意三退的只有十几个人,但也都留下真相期刊和真相信等,叫他们转告家里人好好看看,并嘱咐他们好好珍藏真相资料,一般都欣然接受。

相信女研究生会有缘得救

路边遇到母女俩在田地里干活。年轻女子一听我们讲法轮功三个字,就躲到另一边去了。但能清楚的听到我们讲话。我们给她母亲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我叫年轻女子过来聊聊,女孩儿高傲的说她是在读研究生,已经入党,接着说了很多对大法不敬的话,不叫她母亲要资料。

我对她说,我上学时,也跟她一样非常优秀,可以说在当地小有名气,在什么什么单位退休。这时玉也夸了我一番。我接着说,天有不测风云,某年我遭遇严重车祸后,虽然被及时送到市里最权威医院抢救,但经过治疗后,生活还是不能自理,只能躺在床上雇保姆伺候。这时候,不管过去怎么辉煌都没有意义了,现实中就是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幸运的是我炼了法轮功,我因祸得福,不仅身体好了,思想境界也提升了。

四川地震后,单位自愿捐款,全单位我捐的最多。不是因为我工资高,我只是中等收入,是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师父要求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那是我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发自内心的善行。我炼法轮功在单位是公开的。我们单位领导经常出国,他说国外很多高阶层的人炼法轮功。其实国内一样,很多教授和科学院院士在炼。

这时这位女研究生不再说难听话了,但仍然拒绝听我们给她讲大法真相,躲到那头就是不过来。她母亲示意我们别跟她费口舌了,留下了真相资料和真相信,说回家叫她看看。我和同修跟她母亲愉快的打着招呼离开了。

从另一家中讲完真相出来得知,一个从北京回来的某某在隔壁一家隔离呢,我们也不知说的是谁。我对玉说:咱俩去看看。恰巧刚刚在地里遇到的母女俩也在那里。原来是那位研究生的姥姥家。被隔离的是女孩的爸爸和另一个人,他俩住在厢房里,家人隔着窗户给他俩送饭。女孩儿在另一屋里低头干活,我和同修就给两个被隔离的人讲真相。女孩儿都能听到。

两个被隔离的人和女孩的姥爷都很接受真相,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做了肯定,高兴的退出了团、队组织。女孩儿听了我们讲的内容,再加上家人对大法、对我们的正面态度,想必对她都有正面影响。希望她会改变对大法的态度而有缘得救!

我的体会是:讲真相过程中,我们自己要自信,堂堂正正,尤其遇到不了解大法,对大法不敬不信的众生,首先得叫他们知道修大法的人不都是老弱病残的弱势群体中的人,也不是没有文化的人。平时修炼中我们把自己放低,但关键时刻不能把大法弟子的身价放低,讲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对破除谎言、救度世人也能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另外态度要和蔼可亲,不管对方说什么,都不能动心或反感,坚定一念:“我就是要救你!”

原基督徒李某要修大法了

玉说,大山最里边住的李某(是我的表亲,我称他表爷),他信基督教,可现在病的很重,给他讲过几次真相,没啥效果。我俩一進李家院子,就看到他的妻子正坐在堂屋里哭呢。我们问李某的情况,她说,送他去市里医院住院,医院不收了,说他这种情况无法治了。回家让他吃饭,他也不吃,她说:“我咋活呀!”说着说着又哭了。

我们進屋,见到李某有气无力的躺在炕上,脸色很难看,说自己迷糊,好像是肝硬化还是什么重病。李某与玉很熟,我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后,李某抬身热情的打招呼,半靠在被垛上。

他说起他侄子庆。庆是我小学、中学同学。李某说:“庆可是借你大光了,好的多快!” 庆曾经患肝硬化住院期间,我去医院给庆讲过大法真相,他身体恢复很好,并且跟我要了大法书。庆回家后,给我打电话,说他好了,在外打工呢。可后来,他还是懈怠了,没有真正走入大法修炼,累的吐血,再次住院病危时,家境贫困,放弃治疗,不久病逝了。李某说:“(庆)就是呆不住,整天到山里刨树根,劝他别累着,他说呆着没意思。”李某妻子补充说:“庆活活是累死的!”

我对李某说:“表爷,您既然知道庆那样重的病,恢复后,都能上山刨树根,您还怕啥呀?”同修玉对李某说:“我那样劝你炼法轮功,你就不相信,非要信别的。”李某说玉真是没少劝他。

可提起法轮功,没想到,李某的妻子反应非常激烈,说了很多负面的话。她和她哥都修过大法,她哥因遭迫害,放弃了修炼,后来就得病去世了,她早就不修了。我们针对她的心结,给她讲了很多,她改变了对大法的负面看法。劝她重新走回修炼并劝其三退,她接过了护身符同意三退。

这时,李某突然坐起身来,他从妻子手中拿过护身符,挂在自己脖子上,问他妻子:“你到底炼还是不炼(法轮功)?你不炼,我可要炼了。从他俩(指我和同修玉)進屋,我就不迷糊了,这大法真是不一般!”

我和同修感到很是惊喜!我说:“表爷,难怪医院不收你,是不想叫你花钱,是让你回家等着我们来呢。如果你真心要炼功,回头我把我自己的随身听送给你,你先听师父的讲法吧。”玉马上说:“我明天就给你送来。”李某说:“我从今天开始要真心修大法了,你(指他妻子)也跟我一起,咱俩都炼吧!”他妻子也很高兴的同意了。

我和同修走时,表爷居然兴奋的下地了,把我俩送出大门口很远。

表嫂表示再不反对表哥修炼了

我跟同修问起另一个曾经修炼过大法的远房表哥,同修说他妻子不让他炼,总跟他打架,没办法现在外出打工去了。他妻子刚刚做过开颅手术。我俩决定去表哥家看看。

见到表嫂,我说:“听说你做手术了,我们来看看你。”她恢复的很好,很高兴的接待了我们。

表嫂关心的询问我的各方面的情况,我给她历数自己的坎坷事例(同病相怜,这样容易沟通,引起对方兴趣)。表嫂说:“也听说了,这些年你也真不容易。”我说其实有些事情都是自己造成的,我原来啥都不信,刚结婚,婆家烧香,我都敢瞎说,根本就不相信有神有佛有报应什么的,总觉的自己是天老大。那不都是上天惩罚我么。幸亏我炼了法轮功,要不是炼功,我也不会有现在了。

在我有针对性的讲述了自己怎样修炼大法柳暗花明的经历后,她表示赞同。

我俩聊得很投机,我把话题转到她做手术上,我说:“表嫂,你恢复的这样好,说明你福大德大,嫁给一个炼法轮功的丈夫,多有福呀!”她笑了,说:“就怕将来再反复,还不得成傻子呀?”我说:“不会吧?但恕表妹直言,如果表哥一直炼法轮功炼下去,你就不会再遭这个罪了。因为家里有人炼法轮功,全家人都会跟着受益,这可是真的。”

之前,我已经有意给她讲了自己炼功,我家孩子受益的事。我接着说:“表嫂,你也炼法轮功吧,有时间也看看大法书,这样你就不用担心自己将来会傻了。”她说,你表哥一个人炼就行了。我笑着说:“你就等着受益?那你可得支持他炼。你支持他在家炼功,他在家种地,还能照顾你,比他在外挣钱你在家花钱受罪,可合适多了!”表嫂连连说“这倒是,这倒是。”

表嫂和伺候她的侄女很高兴的都做了三退。我给她放下了身上仅带的200元钱,叫表嫂买点补品。临走,我嘱咐表嫂一定要支持表哥炼功,我说:“你是个精明的人,可得知道珍惜机缘呀,对你对全家都有好处!”表嫂答应说:“表妹,你就放心吧!”高兴的送我们到大门外。

基督徒一家四口同意三退

晚上八点钟,我和同修各自回家吃晚饭。饭后,玉又带我又去了另一个同学欣家。一進门,就看到他家里挂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欣和妻子都没在家,只有上中学的孙女在。我们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后,孙女很懂事,给她爷爷拨通了电话,后把电话交给我。欣一听是我,就说:“对不起老同学,我正玩麻将呢,明早晨我去你姑家找你吧。”

放下电话,很容易的给他的大孙女讲了为什么要退队,她毫不犹豫的同意退了,并留下了资料。正说话间,欣的妻子带着刚上小学的小孙女回来了。小孙女非常懂事的给我和同修每人一个雪糕,我谢过后说,我不吃,你留着自己吃吧。她又给了我一瓶水。小孙女如此有礼貌,让她奶奶都感到惊喜!她又像跟我们很熟悉似的马上坐在我身边,高兴的退出了入学时刚刚加入的少先队,还自己挑选了一个真相护身符。这个小生命真的不一般!

欣的妻子虽然信基督教,但对大法真相很接受,也退出了少先队。临走,我跟欣的妻子定好明早五点钟我再来她家。

第二天早上五点,我见到了几十年未曾见面的同学欣。欣虽很热情,但我讲真相,他总转移话题。我说:“瘟疫还会非常严重,几百年以前,刘伯温就有预言,说今年的大瘟疫:‘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我托人给你的资料你看了吗?”欣说大致看了看。欣讲了这几年他信神的好处,家庭还算富裕等。

我拿出我写的真相信,对他讲了“藏字石”和刘伯温预言中的“真善忍”的字谜。我说,我知道你信神信的很诚,还是个头领,我不是想改变你的信仰,我只是要告诉你这次大瘟疫你信的那个神是无能为力的。预言中都说“真善忍”才能救命,这是天意!你可以继续信你的神,但你得承认真善忍好,真善忍也称法轮大法,承认法轮大法好,这和你信耶稣不矛盾。我不信基督教,但我承认耶稣是伟大的神!再说,信神也好,信法轮功也好,都是相信有神有佛,相信善恶有报,所以必须退出无神论组织,才说明咱们是真正的信神和信佛。欣说信神没有这些讲究。

我就给他讲了另一个和他一起信神的林同学的生死经历:医院给林下了病危通知,我去看林,给他讲真相,林不屑一顾,他妻子说他信神。我说咱们都入过团、队,那是共产党的无神论组织,你不退出它,就说明你是相信宇宙中是无神的,那你信的神还承认你是真相信他吗?只有退出无神论组织,你信的神才承认你是真心的信神。现在你病成这样,说明你的神根本没有保佑你。当务之急,你得保住你的性命。你退出少先队,病好了,你可以继续信你所信的。

讲了很长时间,林终于点点头,同意退出了少先队组织。我又告诉他,诚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病会很快就好!他们夫妻俩都高兴的接受了,他俩都退出了各自加入的中共组织后,林的身体恢复的很快,现在正常了。

这时欣听進去了,但还不表态。我说:“如果这件事情不重要,我何必大清早的跑来跟你说这些?咱们都曾发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那就等于同意把命献给它,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没有必要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把你那个团退了吧?”这时他果断的说:“行,听你的!很多人跟我说,我都没往心里去。”

我说:“咱俩有缘呗!你们在家的四口人都平安了,我没有白来!你一定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别忘了,你儿子儿媳回来,让他们也看看这些真相资料,从心里退出无神论组织,这样你一家人就都平安了!”他们夫妇俩都答应着。

“只相信科学”的大学生终于同意三退

从同学欣家出来,又挨家挨户的走。

遇到一个大学生,他要首先确定我不带病毒后才同意我走進他家院子。我讲了很多,他说他是无神论者只相信科学。我说,咱们中国同胞从小都是接受了无神论教育,无神论不承认善恶有报,所以现在国人道德才会急剧下滑到这种地步!什么坏事都敢干!其实不管你信神与不信神,神佛都是真实存在的。科学他有局限性,所以牛顿、爱因斯坦等著名科学家都相信神佛,最后都走入宗教。我说,我们人是分子构成的,神佛是更微观、更更微观物质构成的,不在同一个层次,所以人看不到,但不等于神佛不存在,如空气,你看得到吗?如果在晚上很黑的情况下,咱俩对面站着,但谁也看不到谁,因为不在可见光范围之内,那咱俩都不存在吗?

从方方面面给他讲了很多,可他还是说我只相信科学,不想背叛科学,也不同意三退,也不接受资料和U盘。

我不想放弃,继续和他谈。我说,我感觉到你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学生,知识面很宽。但往往人们都有一个误区,党、国不分。培养你的是国家而不是党,中华五千年文明,党才几十年。我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自豪,我决不背叛我的祖国,但对共产党我要远离它,脱离它。另外我们首先得健康的活着,才能有机会报效祖国、报效十几亿同胞,报效家庭。家里培养你成为大学生多不容易!你没必要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你要在未来的疫情中健康的生存下来!

最后,男孩儿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求师父救他,说:“你别但是了,在这待的时间太长了,我还着急去别人家,给你起个化名叫‘于国栋’,把你入的团、队组织退出,希望你成为国家的栋梁。”他笑了。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给他留下了资料和U盘,说:“你自己好好研究研究吧。”

他答应了,还把我送出了大门。

姑父终于明白了法轮大法好

我姑、姑父都没文化,人很老实,也不多说话。同修玉称我姑父、姑叫老叔、老婶。那天中午,玉到我姑家,老叔、老婶对他很热情。玉走后,姑父很得意的跟我说,一次玉无意中把姑父家的地给烧了,姑父气得把玉好骂了一顿!姑父属于老实人,我笑着问他:“玉骂您了吗?”姑父说:“我是他叔,他敢骂我?一句也没敢言语。”我说不是因为你是他叔,是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师父不允许骂人。姑父说:“是吗?”

过了一会,玉又来了,我就和他一起去了欣家。

晚上回来,听说我们去了信基督教的头领欣家讲法轮功,姑父有所触动。晚上睡觉前,姑父用询问的口气说,他经常头晕,该怎么办?我告诉他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时姑父才笑着说,他也是信基督的,感觉挺好的。我说,你信神,还可以骂人?他说信神没啥说道。我说:“法轮功可不允许骂人,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姑父吃惊的问:“法轮功还有这些说道?”我说:“你骂他,你觉的自己出气了,你却给他德了,其实还是你吃亏了。”姑父若有所思。

我就详细的给姑父讲了法轮功真相。姑父这次听的很认真,到了夜间十一点了,还无睡意,问这问那,从来没听姑父说过这么多话。我再次告诉他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连连点头说:“中,中。”

冷漠的男士终于三退

第二天,我走進一家院子,从屋里出来一位看着像个知识分子,但很冷漠的男士。得知是从北京回来过年的,因疫情,现在不能回北京上班。

开始他对我是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态。我说咱们是一个大队的,我是从某市某单位退休的。因为还会有更大的瘟疫爆发,我特意为这事情回来提醒乡亲们的。他不说话。我心里发着正念,然后说人不管有多少学问、拥有多高的地位,可在病毒面前都无能为力,而神却无所不能。很多著名科学家最后走入宗教,讲了牛顿和爱因斯坦,又讲了刘伯温对这次瘟疫的预言及其中的“真善忍”字谜,讲了藏字石。这时他逐渐的开始与我有了互动。最终同意退出团队组织,也要了U盘和真相资料,答应好好看看。

大法弟子肩负着巨大的历史使命,还有很多沉睡中的众生在等待我们去唤醒。我会更加努力追赶,彻底修去怕心及各种执著心,多学法,向内找,实修自己。在所剩不多的修炼路上,一定勇猛精進,共同配合,尽力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上是大疫之中,我回老家救人的部份经历。做的不足之处,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