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苏家屯国保宋正和迫害法轮功的部份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中国大陆的国保警察,通过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许多都已经明白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主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越来越少。但是,沈阳市公安局苏家屯分局国保大队还在主动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沈阳市公安局苏家屯分局国保大队的大队长是张忠余,教导员韩平,副大队长宋正和、金志波等,与其下属几个国保警察,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副大队长宋正和,长期以来,亲自跟踪、监视、绑架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正在讲真相、发真相资料的时候,多次被宋正和“正巧碰上”,然后被非法抓捕。

宋正和曾对法轮功学员说:“共产党给我钱,我就给共产党干。”宋正和领着共产党的高额奖金,还在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的钱财。宋正和威胁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不许给我上明慧网曝光。曝光就不放人,继续关押。”

宋正和表面给人的感觉不是很恶,可却一直昧着良心,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宋正和说:“共产党给我钱,让我管我区宗教的事,所有的法轮功、基督教的(构陷)案件,都需要我签字。”宋正和在这个位置上干了多年。

几个月前,宋正和绑架了一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后来给放了。宋正和说,以后不抓老年法轮功学员了,也许是他的良心在复苏。最近得到消息,宋正和说,自己不干了,再也不迫害法轮功了,不知道消息来源是否准确。

不久前,有法轮功学员看到宋正和,发现宋正和说话时,嗓子发音困难,

可是,看看这些年苏家屯区国保对法轮功的迫害事实,宋正和等这些国保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多少罪恶。

从明慧网的搜索中,输入“宋正和”的名字,就会出现许多条相关信息。每一条信息,都记录了宋正和等恶警的犯罪事实,有很多苏家屯区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害怕报复,所以还有许多犯罪事实没有在明慧网曝光。

下面是宋正和等国保警察的部份犯罪事实。

一、 绑架法轮功学员乔桂英、乔桂娟姊妹

二零一零年九月四日,辽宁省灯塔市法轮功学员乔桂英、乔桂娟姊妹俩,到沈阳市苏家屯区红阳二矿生活区贴法轮功真相传单,被红菱镇派出所恶警绑架。

乔桂英在灯塔市二台子小学任校长;乔桂娟在灯塔市第一中学校任毕业班英语老师。姊妹俩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原则严格要求自己,不但身体好了,为人更加无私、善良,是人们公认的好人。

宋正和是当时苏家屯区红菱镇派出所负责此迫害案子的警察。

二、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单琴淑遭绑架

2018年12月8日上午九点多,苏家屯区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宋正和伙同四、五个人,闯到法轮功学员单琴淑家敲门,谎称自己是一楼的邻居,把门骗开后,将单琴淑绑架。单琴淑被非法关押在位于造化地区的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三、沈阳市苏家屯区陈相镇法轮功学员李成荣被绑架

2019年11月20日上午,苏家屯区陈相镇法轮功学员李成荣拿一个真相护身符给一位过路的人,正好被苏家屯区国保大队的宋正和看到。随后,李成荣被宋正和绑架到陈相派出所。

四、鞍山市多位法轮功学员遭沈阳市苏家屯区国保迫害

2020年2月12日,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娄艳、方福强、张旭借用法轮功学员于海英的私家车去沈阳,在苏家屯高速公路出口遭拦截、绑架。娄艳被非法扣押77天,期间遭受多种非人虐待及酷刑;方福强、张旭被非法扣押65天。

4月14日,苏家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又将于海英和刘彦斌两人绑架。苏家屯区国保大队教导员韩平与宋正和等是此次鞍山大绑架案的主要参与人。

1、娄艳遭迫害情况

2020年2月12日上午9点多钟,娄艳和张旭、方福强从鞍山驱车去沈阳,在苏家屯高速公路出口处遭拦截,并被绑架到苏家屯区刑警大队。非法提审娄艳的是苏家屯国保警察宋正和。

2020年2月14日,娄艳被转移到苏家屯区公安分局对面的万鑫宾馆后院平房内非法关押。在平房被非法关押期间,国保警察问娄艳:“去沈阳做什么?”娄艳拒绝回答。教导员韩平、辅警赵凡瑞就打娄艳耳光,打的娄艳脑门肿起个鸡蛋黄大小的包。有一次,韩平下手非常狠,竟将娄艳左耳打聋。

非法关押娄艳大约十天左右,他们强迫娄艳坐铁椅子。最长的一次连坐120~140个小时,不让下来,并将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下的手铐和脚环上。娄艳的臀部都坐烂了,最后双脚、双腿肿的梆硬,脚环都进不去了,才放下来。就这样,赵凡瑞还说:“别看你这样,你就是尿毒症,我都给你送监狱去。”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娄艳晚上睡觉时,右手被铐在墙边的地环上。

韩平找来沈阳市法制学校的杨娜、陈杰、刘文英、李素英来逼迫娄艳放弃信仰。每天娄艳都从早到晚坐在铁椅子上,被强迫灌输歪理邪说。

非法关押的70多天里,不让娄艳洗漱、洗头、洗脚、洗澡。最后,娄艳已被迫害的喘不上气来,多次躺倒在地上。

2、张旭遭迫害情况

2020年2月14日下午,张旭被送至苏家屯区万鑫宾馆后院平房非法关押,她被强制坐铁椅子。在第一次强迫张旭“转化”未得逞后,张旭长时间被罚站,后来被罚蹲,晚上12点之后才可以睡觉。

3月8日,在看到转化人员的攻心邪说不奏效后,苏家屯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韩平亲自上阵,劈头盖脸的对着张旭头部、脸部、肩膀到处打。一边打一边讲他那套歪理,企图让张旭放弃信仰。3月9日晚上又是一顿打,并扬言不交代清楚就上刑。大约凌晨一点才离开。

恼羞成怒的韩平把沈阳市法制学校的杨娜、陈杰、刘文英找来,并在群里发信息说非把张旭“转化”不可,必须“转化”。这三个人黑脸、红脸、白脸各有分工。铁椅子也不让张旭坐了,就是蹲着。限制上厕所。有什么要求女警察不能做主,必须韩平同意。韩平不再露面,在背后指挥,并告诉手下警察:“该打就打,别客气。”

后来,辅警赵凡瑞让张旭蹲着,被张旭拒绝后,他找来玻璃绳和陈杰一起把绳子结起来。赵凡瑞把张旭双脚紧紧绑在一起,双膝靠在一起蹲下,双手背后。陈杰计时。韩平命令蹲两个小时。大约十几分钟,张旭就蹲不住了。张旭被非法关押迫害65天。

五、送人新年真相台历,兰立华被迫害离世

沈阳市苏家屯区法轮功学员兰立华,因送人新年真相台历而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十个月。兰立华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后,染上乙型肝炎,生命垂危。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兰立华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九岁。

兰立华家住沈阳市苏家屯区红菱镇,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兰立华到市场买菜,将随身携带的新年真相台历送给一位卖菜的老者。兰立华遭沈阳市苏家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宋正和等人绑架。之后,兰立华被非法抄家,部份私人物品被抢走。

兰立华的丈夫也被红菱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五个多小时后被放回。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兰立华被苏家屯区公安分局构陷到苏家屯区检察院。苏家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又极力怂恿苏家屯检察院构陷兰立华;检察院两次退卷,公安局却拒绝放人。在所谓的“补侦”后,苏家屯检察院办案检察官李爱成,要按5至6年刑期构陷兰立华。

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身体虚弱、脸色苍白的兰立华被戴着手铐和脚镣开庭。律师当庭为兰立华做了无罪辩护,义正词严。当庭没有宣布结果就收场了。第二天,兰立华的家属到法院催促给兰立华看病。法官曲宁派书记员送给家属非法判决书,兰立华被非法判刑三年十个月。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兰立华被非法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身体非常虚弱的她,又被监狱迫害得了传染病“乙型肝炎”。然而,监狱不但不给兰立华看病,还打电话告诉家属:“自己拿钱看病,但是能不能办理保外就医还不一定。”

兰立华蒙冤遭难,患乳腺癌。在生命堪忧的危急情况下,辽宁女子监狱多次拒绝家属要求的保外就医,视生命如草芥,致使兰立华乳腺癌扩散。辽宁女子监狱还向家属勒索检查费,兰立华在监狱中痛苦的煎熬了一年半。

监狱警察只是在兰立华去世之前的半夜里,给家属打电话告知病危,只允许三个家属到医院见最后一面。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家属赶到739医院时,兰立华已昏迷不醒,于凌晨六点含冤离世。

苏家屯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宋正和是参与迫害兰立华的主要责任人。

六、沈阳市苏家屯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20年4月23日,苏家屯区国保警察怂恿区内各个派出所警察,绑架区内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已知的有赵秋、耿露清、王薇、赵喜兰、小红、康秀静、罗影、滕玉国等,还有两名80来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并对他们非法抄家、抢劫。

恶警对一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耿露清暴力殴打,其中一个姓夏的年轻警察,下手最狠,将老人背铐在铁椅子上,狠扇老人的耳光,用脚猛力踢铁椅子,致使老人手腕被勒破,两条腿至今青肿,身上多处淤青,有照片为证。造成老人耳朵根刺痛、头轰鸣、迷糊呕吐、抽搐。

七、沈阳市苏家屯法轮功学员宋桂芝、张亚勤被绑架

2020年9月16日,沈阳市苏家屯法轮功学员宋桂芝和张亚勤被民主派出所警察绑架。

八、沈阳七旬法轮功学员榺玉国被警察暴力绑架并欲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上午十点。沈阳市大东区朱尔村善良正直的滕玉国和老伴在院子里摘南瓜,一群警察闯入院中,老伴吓的惊呼:“警察又抓你来了,滕玉国快跑!” 冲到院中的警察,还是今年四月二十三日非法抓捕滕玉国的沈阳市苏家屯国保和民主派出所的警察。

这群警察无视滕玉国坚称“信仰无罪,自己修炼法轮功无罪”的强烈抗议,无视滕玉国老伴的哀呼,将年近七十身体瘦弱的滕玉国打的脸部出血,强行给他戴上手铐和脚镣。滕玉国老伴儿在惊颤与无助中,眼睁睁地看着脸上带着伤的滕玉国再一次被这群警察野蛮的拽上警车,非法带离。

滕玉国此次被绑架,明显是陷入了沈阳市国保大队设计的骗局。半年前,即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三日,沈阳市国保大队伙同苏家屯区国保警察绑架包括滕玉国在内的十多位法轮功学员。滕玉国被抢劫,包括电脑、打印机、各种设备等价值五万多元的私人物品,还抢走了一万二千多元的人民币以及私人轿车。之后,滕玉国被抢走的私人轿车,被家人领回,但被抢走的价值五万余元的私人财物没有退还。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凌晨两点,榺玉国因体温高,无法送入看守所,被释放回家。

回家后,榺玉国不断受到当地派出所警察和苏家屯民主派出所一名副所长的骚扰。为躲避迫害,年近七十岁的滕玉国被迫离家。

几个月的流离生活,使榺玉国日渐消瘦,家里的亲属更是为他担忧,便托认识市公安局的朋友疏通关系,希望让滕玉国回家。朋友疏通关系后告知:市国保大队的人说,滕玉国的案子已经撤了,让滕玉国回家。可回家不到一个月,滕玉国就再次遭到警察的绑架。

近日得知,滕玉国已经被非法批捕,转至于洪区检察院,欲对他非法判刑。

苏家屯区公安分局国保副大队长宋正和是主要责任人,电话号码:13504972023。
民主派出所是办案单位,电话号码:024-89810911、024-89814528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