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修风雨无阻救人 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日】十一月二日,天气挺冷,风很大。一大早,妹妹打电话跟我说:“我有事要出门,家里没别人,你赶紧过去陪母亲。”我离母亲那儿也不远,不到两公里。我开车来到了母亲住的楼外,正在停车,碰到了讲真相的三位同修。其中一位同修指着另一位同修对我说:“她讲的真好,见人就讲,这一小段路就讲退了好几个人。”

我听出了同修的意思,想让我和她们一块出去讲真相。可是母亲怎么办呢?母亲已经九十岁高龄了,也是同修。我不去,她不愿一个人呆在家里。这些天,母亲老喊腿痛。我想了一下,还是无奈的选择了去陪母亲。

看到同修们继续往前走的身影,她们碰到路人就上去讲真相,没有一点怕心,心里想着的是众生。我心里那个惭愧,恨自己这么不争气,怎么什么都放不下,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和那些同修相比,我看到了自己在实修方面存在很大的差距。其中有两位同修,我都曾和她们出去讲过一段时间真相。

一、八旬老同修实修精進正念足

甲同修今年八十岁了,自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以来,无论是严寒的冬天,还是酷暑的夏日,从未间断的出去讲真相。带动着很多的同修走出来讲真相,救了多少人也没具体统计过。在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上,老同修件件不落下。上午出去讲真相;中午打印真相粘贴、各种真相资料、《明慧周刊》等;师父的新经文一发表,她立即打印,然后送到同修们的手中;下午学法;每天坚持三点五十分晨炼。

多年来,她也多次遭到警察到家骚扰,但老同修正念很足,大法书、各种真相资料、打印机等从未被警察抄走过。老同修说:“那些警察扛着录像机或记录仪来,我都不许他们進门,必须关闭才允许他们進来。警察每次進来后,到各个房间转转翻翻,唯独放大法书、打印机的房间他们从未進去过。”老同修悟到是师父在保护着她和大法资料。

同修遭到绑架、非法关押,老同修知道后,就到监狱或看守所去看望,并给被迫害的同修留下钱。虽然她知道见不到同修,但她的目地是想给同修添正念,让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知道: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同修都在关心她们。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闯出魔窟。

二、一次讲真相被绑架的经历

二零一七年四月双休日的一天,我走出来讲真相不长时间,两位老同修(甲、乙同修)带着我和妹妹去了一个种植园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有个好心人跑过来两次,着急的告诉我说:“快跑,怎么还不走啊!”我很犹豫心想:我跑了她们怎么办,不能丢下她们,还是等她们出来吧,也许不会有事的。

等了一会,她们出来了。一辆警车突然开到我跟前,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两个警察拧着胳膊塞進了车里,接着又把我妹妹也塞進车里,然后他们去拉老同修。这时,我想我们身上还有一些真相资料,就决定把所有真相资料都放在我身上。这时警察开门叫乙同修上车,我看再放不方便,就说:“放在警车上,他们如果看到了也能让他们了解真相,启迪他们的善念。”

我一看跑不了了,那就讲真相,发正念吧。甲同修坐在前面副驾驶座上,一直立掌发正念,正念很足。和她们在一起,我也一点怕心都没有了。我们和警察讲真相,警察不听。这时我说,咱们念师父经文:“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我们一直念到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大约有近二十个警察把警车团团围住。乙同修说:“我们没做坏事,我们不下车。”就这样僵持着。甲同修一直立掌发正念,警察没办法,拿起录像机就在车外录,我们就说:“录不上。”当录到甲同修时,只听到那警察大叫一声:“啊,怎么这样?!”那警察自己也吓了一跳,差点摔倒。乙同修问:“怎么回事?”我说:“感觉是镜头炸了。”后来证实了这一点。我们再看甲同修,纹丝不动,还在立掌呢!

后来僵持的时间一长,我有想早点解决问题的想法,思想一动,就被警察骗下了车。她们也分别被关在其它房间里。这时,绑架我们的那个警察恶狠狠的对三个年轻警察说:“你们几个看好她。”关门就出去了。这时的我,一点怨恨心都没有,心里没有想他们是警察,就好象是朋友一样,象是孩子一样。

录像的那个警察对我说:“你们这个功很厉害,是不是炼的时间越长越厉害?那个老太太(甲同修)一看就炼了很多年了,功底很深,把我的录像机都……你能不能把你们的功炼一遍给我看看?”我接过话来说:“不完全是这样,我们炼的这个功法不仅仅是炼动作,最主要的是修心性。心性多高,功多高。”那个年轻的警察说:“我看你们都很善良。”我说:“是啊,因为我们修的就是真、善、忍。”

警察说:“听说你们发的护身符很管用,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别的警察都得到了。”我说:“以后有人路过这给你带一个来,或者街上有人发的时候,你请一个。”我告诉他大法如何教我们做好人,修心性。

过了好一会儿,警察把我带到另一个有电脑的房间,交给另外两个年轻警察,警察说:“你的身份证号。”我说:“这么长,不记得。”警察拿着一个护身符给我看,问我:“这是什么?”我一看,这不是我们发的真相护身符吗?我明白了,这一定是甲同修给他们的。我真没想到,老同修把真相资料、真相护身符也发给警察了,没有一点怕心。我明白了这就是我和甲同修的差距。我说:“这是护身符。天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灾大难来时,就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是高德大法。”两个年轻警察看了看护身符上面的字,念了一遍,说:“写的多好啊,没错啊!”我说:“就是没错啊!做好人被绑架,这是什么世道啊!”

接着,他们把我带到一个会客室,出门时我听见警察对甲、乙同修说:“慢慢走,到马路对面去坐车。”我知道两位老同修没事了,心里感到特别舒畅,感觉我们也该出去了。后来听乙同修说:“甲同修出来时,对警察说:‘赶快把那姐妹俩放了,不然就上网给你们曝光。’”她们出去后,没顾得上回家,直接去找同修们给我们发正念,有的同修赶紧到我家里来,通知家里人赶紧把大法书保护好。我听后很感动,真正的体会到了师父说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2]的一层涵义。

这时,我妹妹也被带進来了。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协警指着马路上的两位老同修说:“这两位老太太身体真好,这么大岁数了还到处走,不用人伺候。”我妹妹说:“是啊,就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身体才会这么好。”那个协警又说:“你们跑到种植园干啥?”我说:“你看,中国的老百姓多苦啊,那些农民每天都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一滴汗掉在地上摔八瓣,挣那点钱勉强维持生活,都不够看病的,都不敢生病。所以我们很同情他们,告诉他们做好人,诚念‘九字真言’,就会得福报,遇到灾难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就能躲过以后的大灾大难。”

那位协警说:“你老说‘九字真言’,到底哪九个字啊?”我说:“真善忍好。”那个协警掰着手指头数着,嘴里念着:“真善忍好。”马上说:“不对啊!才四个字。”我接着说:“法轮大法好。”那协警边念边数说:“对,是九个字。”我当时就感觉这派出所里不是我们说了算吗?他们在跟着我们的思路走,真感觉到我们才是这里的主角。

又進来一个警察说:“你们是亲姐妹?”我说:“是。”这个警察说:“你们先写份保证书吧。”我说:“不会写。”这个警察说:“就写我做错了,保证以后不炼了,也不出来发法轮功宣传资料等。”我说:“我们不会写的。法轮功给了我们一个健康的身体。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观、世界观,我们明白了做人的真谛。一个常人都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大法教会了我们做好人,你们却要‘转化’我们,把我们往哪转啊?把我们转成坏人吗?我们如果写了,不要说做修炼人,就是做人都不配。如果你们非要我们写,我们就写:‘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最正的法。’”这个警察说:“没想到你们个个都这么硬,那老太太(甲同修)一進来就不停的说。没想到你们也这样,那你们就呆着吧!”

接着,所长進来了。他说:“你们为什么要炼,你们不知道国家禁止吗?”我说:“公安部、国务院办公厅等颁布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江泽民见不得好人多,一意孤行,栽赃陷害,打压法轮功。”所长大发脾气的说:“我中午就去查,我查出来是×教,我就拘你。”这时我脑子里发出一念:“你拘我?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所长突然平静了下来,说:“你们为什么要和国家作对,你们这是参与政治。”我说:“我们对政治不感兴趣,我们也没有参与政治,是江泽民剥夺了人权,迫害法轮功修炼人。马三家劳教所对法轮功修炼人实施各种酷刑,把法轮功女学员衣服扒光扔進男牢房里,真是禽兽不如。还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我们就是把真相告诉大家。”

一场看似很凶险的绑架,在师父的保护下化解了。在派出所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感觉师父在看护着我们,就在我们身边,帮我们闯过了这一关。我真体会到了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今天看见老同修出来讲真相,使我想起了那次和老同修在一起讲真相被绑架的经历。

老同修多少年来一直坚持讲真相,风雨无阻。而我在讲真相方面却是一时精進,一时懈怠,特别是近年来,讲真相也是只跟熟人讲,跟能搭上话的人讲,跟陌生人讲的不多,也不每天出去。跟老同修比,我看到了我与老同修的差距。主要原因是自己有懒惰心、求安逸的心、还有怕心。找到这些不好的执著心,我要抓住它、去掉它、解体它。在法中归正自己,同化大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层次所限,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