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渗透民主社会有多深?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主要是因为第一,法轮功学员以真、善、忍为原则独立思考,摆脱了中共的意识形态;第二,法轮功学员相信宇宙真理,不惧怕中共的制造的谎言、暴力和仇恨。有人觉得这与自己无关:我又不炼法轮功。然而,共产党的迫害对象并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也不仅仅是藏民、基督徒等善良的人群。他们的目标是统治世界,用暴力和非暴力,消灭一切非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和社会系统。

对共产党渗透西方民主社会,人们或多或少都有过耳闻,很多人以为这是普通的政治问题,却从未想到,有朝一日,当那个巨大魔鬼的一切浮出水面,自己的日常生活已经在魔掌的掌控之中。

中共对西方民主社会、甚至美国社会的渗透有多深,此前从未像2020年11月3日以来这样层层不断地公开过。


一、新西兰作家的发现

特勒夫·劳敦(Trevor Loudon)是一位新西兰作家。他发表过三本关于美国政治的书。其中一本是2013年7月发表的《内部的敌人:美国国会中的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进步主义者》。

“进步主义者”这个词听起来好象更新一点。很多人认为它是“自由主义者”的代名词,因为“自由主义者”这个词的名声已经太坏。也有人认为,“自由主义者”专注于使用纳税人的钱来改变社会,而“进步主义者”则致力于利用政府权力改变法律和社会体系。

劳敦的《内部的敌人》一书,向美国选民确切地展示了现代共产主义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它如何每天影响人们每天的日常生活。民主党人是如何在“奥巴马医改”和“移民改革”等事件中,完全违背了美国人民的意愿,却大获全胜的呢?劳敦的研究被一些著名作家广泛引用。在四次美国之行中,他接受了众多的电台采访,并在30多个州直接为听众演讲。

2016年美国大选,是2020年美国大选之前,几十年来美国最不同寻常的一次选举。彼时,随着共和党候选人川普的胜选,媒体开始了对新总统铺天盖地的攻击,很多城市还爆发了针对选举结果的抗议游行。游行者不管事实如何,一味地给新总统贴上了“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排外主义者”、“纳粹党人”等挑动仇恨的标签,要求重新清点选票,甚至威胁启动弹劾程序。虽然抗议者声称“自发”,但调查记者所发现的证据却揭示出:这些示威活动是有人在背后策划的。而且,参与策划的左派团体,与北朝鲜、伊朗、委内瑞拉、古巴等社会主义或者极权国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最主要的两个团体——“劳工世界党”和“自由之路社会主义组织”是共产主义组织。根据这一系列调查的结果,劳敦制作了记录片《美国陷于重围:2017内战》。

劳敦通过研究发现,共产主义把美国作为渗透和颠覆的主要目标;而且,共产主义者通过种种不同形态出现,已经掌握了美国的教育、媒体,渗透到美国的政界和企业界,使得美国社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意识形态上不断向共产极权方向靠拢。也就是说,当人们以为自由世界已经击败了共产阵营、可以安享民主、繁荣和稳定的时候,共产主义其实已经悄然控制了西方主要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媒体,并加紧准备着最后的致命一击。


二、新闻主持人巴蒂罗姆:我们绝不会让中共接管美国

2020年11月3日深夜和次日凌晨,惊人的、明显的、有系统的操控大选行动开始浮出水面,社会主义者和共产党党徒对民主社会、自由世界的“最后的致命一击”公开亮相了。

与1999年中共公安部宣布“取缔”法轮功一样,尽管法轮功在中国没有任何注册的组织、所以根本谈不上“取缔”,尽管当时有十分之一的中国人都在学炼法轮功,尽管当时法轮功祛病健身、提升社会道德的效果显著是社会共识,中共执意就是要“取缔”,哪管事实不事实。这次共产党对民主社会的“致命的最后一击”,也是不需要听事实、不允许谈真相的。

然而,毕竟,两百年来生长在民主社会的美国人,和半个多世纪几代人饱受中共极权的中国人,血液里流动着不同的能量。除了少数保守媒体一直坚持披露真相外,2020年12月20日,拜登家族、麦康奈尔、赵小兰、佩洛西、斯沃维尔等人士与中共有生意往来的消息,在美媒福克斯新闻早间高收视率节目中曝光。这是在11月3日以来首次涉及美国参众两院的最高层,引发了社会各界关注。

饱享民主自由的人们,真能坐视共产主义象统治中国一样统治美国、统治全球吗?

12月20日,《拜登一家的中国秘密》纪录片制片人,美国畅销书作家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在福克斯新闻“Sunday Morning Futures”节目中说,拜登与其儿子亨特均是与中共有直接利益往来的关系人。此外,他也在该节目中谈及包括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与其妻子赵小兰、众院议长佩洛西的丈夫以及参议院资深民主党议员范士丹与中共的关联。

至此,众多的两党大佬与中共的利益勾兑被放在一起曝光,打破了11月3日之前媒体统一口径的行为。

施韦泽说,拜登其子亨特除了他父亲当时担任美国副总统外,并没有任何人脉能够运营如此规模的外国交易。此外,中共政府的影响也涉及诸多美国政客的高层,影响力足以操纵他们做出决定。

他表示,这不是亨特一个人的生意。“亨特曾抱怨自己要支付整个家族一半的账单,这意味着钱会间接流向乔·拜登。事实是,乔·拜登是亨特外国生意的直接受益者。和亨特往来的有华信能源及其董事长叶简明……深涉中共政治圈。”

在这个节目中,知名保守派主持人玛丽亚·巴蒂罗姆(Maria Bartiromo)询问说,“他们针对有影响力的高层人士下手”,“很显然中共有实际的策略,影响范围十分广泛。我想请问您,(除拜登家族外)还有谁被中共收买了?我们知道有亨特·拜登,那么南希·佩洛西呢?戴安·范士丹?”

施韦泽表示,“华盛顿的大人物大多想让亨特·拜登家族的事件消失,因为这会把苗头直接指向他们自己。你只要看看美国最高立法机构,看看麦康奈尔与赵小兰。赵小兰家族经营航运生意,与拜登家族不同,她的家庭生意是合法的,但是关键在于生意中的资金来自中共政府的贷款。”

“众院议长佩洛西的丈夫保罗·佩洛西与中国大陆有一系列生意,都和中共政府直接关联。这也证明中(共)方为美国高层政客输送了利益。还有戴安·范士丹,她的丈夫在中国做生意长达25年,并通过与中共高层的私下会议获利。”

对此,福克斯主持人玛丽亚·巴蒂罗姆说,“我今天在此对观众承诺,我绝不会转移对此类行为的关注,我们绝不会让中共接管美国。”


三、有计划渗透和准备“最后的致命一击”的过程

1、共产主义布下的沼泽有多深?

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川普对于民众的承诺是“抽干华盛顿沼泽(Drain the swamp)”。当时人们以为这不过是竞选口号,然而直到这位候选人当选,他从未改变自己的主张,“我们相信神,我们不相信政府”,“美国永远不会成为社会主义。”

美国畅销书作家彼得·施韦泽形容,中共政府对唐纳德·川普当选总统“吓坏了”,因为,这位第45任总统几十年来一直认为 “中共国是不断上升的威胁”。早在十余年前,川普著书《美国:值得我们拥有》(The American We Deserve),书中说中国(中共)是美国的“最大长期挑战”。

施韦泽说:“所以当唐纳德·川普在2016年当选时,中共国陷入了恐慌。因此就发生了一件事,就是他们第一次任命了一个美国人,或者是第二个外国人进入中国银行任职。目前,中国银行是由政府经营、政府控制的,算是中共政府在全球经济外交的支柱。在川普当选十天后,他们让赵小兰的妹妹、麦康奈尔的妻妹进入世界第四大银行的董事会,而这家银行是由中共政府经营的。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进展,同样也是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级政治领导人的亲属在外国政府拥有的企业董事会中任职。”

施韦泽说,麦康奈尔的妻子赵小兰是川普政府的交通部长,她的家族与中共政府有着很深的经济往来和金钱关系。赵家是做航运生意的,赵父赵锡成与中共80年代领导人江泽民是旧时同学,借助江泽民的关系,赵父和赵小兰的妹妹赵安吉在2007年和2008年加入了中国国家造船公司的董事会——CSSC控股。

2007年中国政府指定上海宝钢澳洲铁矿石的运输业务给赵小兰家族公司,一次签7年合同。赵家没有大型货轮,中国国有银行贷款。这让赵家公司一夜之间变成世界级船务公司。

事实上,不光赵小兰家族悄悄地发大财,这些财富也以巧妙的方式流进了麦康奈尔个人的口袋。几年前,赵小兰给了麦康奈尔一份500万到2500万美元的礼物,这使他的净资产一夜之间翻了四倍多。

因此,施韦泽将麦康奈尔在关于中共国问题上的“越来越软”归结为其家族与中共的关系和他们与中共国的经济往来。

2、“中美交流基金会”

“中美交流基金会”是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指定,在2008年成立的。该基金会这些年来将大量的美国记者、学者、政治和军事领袖带到中国大陆洗脑和腐蚀。

美国《外交政策》2017年11月28日披露,“中美交流基金会”在2016年,花费近66.8万美元做游说工作,雇用美国游说公司普代斯塔(Podesta Group,现在的Squire Patton Boggs)和其它公司,在国会就“中美关系”进行游说。从2017年年初到12月为止,该基金会在游说美国高级官员方面已经花了51万美元。

此外,该基金会还每月向全球知名战略咨询公司BLJ Worldwide支付2万9千7百美元的费用,除了推广基金会的工作外,还运行一个名为“中美焦点”(China US Focus)的亲中共网站。这些钱都来自中共。

美国的《外交政策》称,中共正在海外偷偷的重塑国外公众舆论和海外国家政策。

詹姆斯敦基金会研究员马蒂斯(Peter Mattis)表示,中共已经学会将其想要传达的信息渗入到美国人的特定群体中,然后再由这些人去施加影响。“有谁能够比美国人能够更好地影响美国人呢?!”

江泽民政府为什么要在2008年成立“中美交流基金会”?事实上,早在2008年之前,中共的统战早已深入美国高层,然而在2006年曝光的一则新闻,令美国社会各界震惊——2006年3月,一位化名为“安妮”的苏家屯血栓医院的前职工冒着生命危险,向国际社会揭开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虽然主流媒体以缺乏证据,未予报道,但是这则消息深深地震惊了国际社会。显然,除了公关美国高层政要,美国各类新闻媒体、社会机构也需要“熄火”,这是江泽民政府推动“中美交流基金会”一个重要触因。

前国会众议员、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共同主席沃尔夫(Frank Wolf)说:“20世纪80年代(冷战时期)没有人会(在美国)代表苏联政府,但现在你却发现有这么多的人在为中(共)国政府游说。我在国会任职34年。我觉得这令人震惊。”

3、中共从后台走到前台

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中共野心膨胀,已不满足于半遮半掩的“公关”手段,而是结合一带一路、大外宣等等赤裸裸的直接干预。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2018年6月20日发布的报告“中共对外干预活动”。报告指出,中共不惜花重金在海外扩展影响力,一带一路、孔子学院、大外宣等等,每年相关的经费达到了约650亿人民币。这还是保守的说法。

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白邦瑞2018年6月份参加会议,在北京目睹了两名统战部前官员向80家智库的专家部署如何反击白宫即将出台的一份有关中共威胁的报告。这些反击论调并不象中共环球时报的文章那么粗野和赤裸裸,而是设计得很精巧,很拐弯抹角,比如宣扬中共国很弱小,很贫穷,言外之意是不可能称霸世界。

然而这些包装中共如何弱小的宣传,川普政府却并没有买帐。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2017年提出警告,说中共以各种方式盗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让美国每年损失高达6000亿美元。

中美贸易战开始的脱钩,对中共产生了实质的影响。从中期选举开始,中共对于川普的狙击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中国日报》在爱荷华购买反川普广告之后,中国大陆反美网站铁血社区还发表了文章《贸易战正酣,中国主动出击,对美国柔软部位进行精准打击》,把中共干涉美国中期选举当作成功战绩,公开宣扬。

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比尔·格兹( Bill Gertz)2018年9月27日在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发表文章,题目是《中共实施诋毁川普的行动干涉美国选举》。

美国国务院亚太助卿史达伟说,中共施加海外影响的机构非常庞大,不仅有“干部数量是美国国务院外交人员的4倍”的统战部门,还有其他帮助影响外国舆论和外国官员的机构,包括外交部、中宣部、教育部,以及许多通常以独立非政府组织和文化交流协会自称的机构、商会、学术组织、媒体机构,甚至在世界各地活动的中国国有和私营企业。

他说:“这就好比是一座冰山。水面上的是从事合法外交活动的中共外交官,水面下是更大、更混沌隐秘的行为者和实体,他们与共产党政权的联系长期以来都被忽视、忽略或研究不足。”

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发表公开演讲,提醒民主国家警惕中共统战渗透后,中国共产党选择将这些接触交流“武器化”,将其作为达成邪恶目的渠道。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曾说:“没有任何武装政府有能力应对不受道德与宗教约束的人类,贪婪、野心、复仇、鲁莽,将会破坏我们最坚强的宪法核心,犹如一头鲸鱼冲破渔网。我们的宪法只为有道德、有宗教信仰的人们而制定,它完全不适用于对其他任何人的治理。”

马克吐温有篇作品《败坏了哈德莱堡的人》,讲的是一个外乡人的一口袋假金币,就毁掉了一个镇子历久弥新的诚实。


* 结语 *

迫害法轮功二十年,让中国彻底丧失了道德底线,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和讲真相从未停歇,因为他们知道,道德与否给人带来天堂与地狱之分。

中共对西方社会渗透二十年,让美国从高层到底层陷入道德危机。

共产党人对西方社会有计划的渗透和对“最后的致命一击”的准备已经完成。

2020年这“最后的致命一击”,已经让美国深陷宪政危机。等待沦陷,还是吹响号角让魔阵坍塌?

邪不胜正,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但在大审判到来之前的这场致命危机,也是在给所有人一个表露自己真实道德底线的机会,不管你的年龄、职业、肤色、教育程度,也不论你的职位、党派和历史。

大浪淘沙,火炼真金。选择良知还是选择权钱,传播真相还是传播谎言,选择神还是选择魔,大审判时,神对每个人的裁决会分毫不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