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岁刘绍君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更新: 2020年12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65岁的法轮功学员刘绍君2018年4月23日被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两年半,2019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出狱身体虚弱,精神恍惚。

下面是刘绍君老人自述她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我是2018年4月23日被绑架到抚顺看守所的,近一年的时间里遭受了强制值班、劳动,班长的谩骂、欺侮、限制上厕所等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导致血压高180多,心律124下)。

2019年1月我被辽宁望花法院冤判2年6个月,同年4月16日被非法投入辽宁女子监狱七监区八小队,4月17日开始由两名犯人(包夹)带我在生产车间库房进行所谓的“学习”,对我强制洗脑。我不配合她们的一切要求、命令、指使,于是她们强制让我“站军姿”,从早晨4点40分到晚10点(除吃饭、洗漱、上厕所、出工路上),并限制一切自由,不让与任何人说话,限制上厕所,用文革式大批判的方式羞辱,谩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强行放污蔑大法与师父的邪恶录音……等方式对我身心摧残!我给她们讲真相并郑重告知,你们这样做对你们不好。她(阜新职务罪犯吴瑞)说:我不怕!你好就行了,这是我的工作!邓科长(邓捷)说了“不重过程,只重结果”。

由于长时间站立,我的双腿肿得象大象的腿,穿鞋走路非常吃力。她们明着扶我走,实际上不怀好意连拉带扯往前小跑,并恶语相加“你的双腿马上就废了,以后得截肢坐轮椅,彻底的废了”!恐吓我。她一看这招不行,又改为让坐着,坐那种凳面花纹凸起的塑料凳,由于长时间的坐着(军姿),屁股破了被汗水一泡非常疼(当时已是夏天),累了困了稍微动一下,闭一眼,就被喊叫恶语谩骂!此招不行又加长站立时间,由晚上7点到12点,早4点到晚7点,仅睡4个小时(睡光板床)。

由于白天坐一天晚上8小时站立,几天后我的血压上升到180。她草草收场,然后又用邪恶卑鄙的手段在我的所有衣物上手纸上写污蔑大法与师父的语言,我拒绝穿鞋,只穿袜子在雨水,泥水中行走于车间与监室、厕所之间。在“库房”所谓学习时,恶人写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大块纸往身上贴,往地上扔……不让按时上厕所。由于所谓“学习”期间不让接见,家人无法打钱,我无钱买任何东西,没有手纸,她们不让借,不让别人给,我只好用生产布料(边角废料)一小块布反复擦,用后藏在内裤里,后被包夹发现抢走,只好用生产用纸,捡别人丢的废手纸,便所筐里纸……八月末,让我下小队干活。十二月左右七监区八小队队长边晓思当我面宣布我的“学习”结束。

2020年4月16日,狱警以所谓“验收”为名,强行让我第二次“学习”,这次她们用4个犯人包夹我,由两名科长带队:一个邓捷,另一个郑春艳。头一个月干活,一个月以后开始迫害,整天站,吃饭、穿衣都不让坐,不让上厕所,限制一切自由,与外界隔绝。强迫我蹲着,我拒绝!她们气急败坏地把我带到三楼会议室内(没有任何监控),对我一个65岁的老人大打出手,连踢带拽,揪头发摁我蹲下,我不配合,高帆(40多岁诈骗犯)一个飞脚踹在我左胸肋下,立刻我疼痛难忍,一个多月才见轻。吴瑞踢我、揪我的头发掉了一地,头痛了好几天。

第二天郑春艳科长不让我回监室休息,把我安排在二楼监室队长办公室,在外屋用衣箱间壁一个小地方(大约2*3米)。此队长办公室没有任何监控设备,一呆就六天,高帆、吴瑞二人看着我,不让睡觉,逼蹲、站、走,一夜不让去厕所,吴瑞个人到外屋用方便面桶尿尿,我要方便不让,并说:“别跟我比,我们不一样”!这是晚间。

白天在车间队长办公室仓库内所谓“学习”,室内没有任何监控设备,远离人群,几乎与世隔绝,一天不让上厕所,我三次小便失禁尿裤子,不让换。用胶带将我的双手、胳膊绑到背后铐在暖气管上,蹲不下,站不起,往饭里投不明药(丁凤君出去打午饭时往饭里下药,被一犯人看见)。我发现后,拒绝吃饭,她们借口我不吃饭为由,对我进行强迫灌药。她们一个(吴瑞)摁着我,一个(丁凤君)拿勺,高帆野蛮强行灌药。我不张口,她用手恶狠狠的掐我腮,立即我的腮被掐破流血,三次没灌进去,她们气急败坏地踢我打我,我喊,她们用胶带二次封我的嘴。

当时我的左脸肿大变形青紫(我当时看不见),在晚收工回监室时在门口(队长办公室门口)被一名犯人看见吓得惊叫一声:“吓死我啦!”左脸从眼睛往下全部青紫、肿大、变形,后来过好几天我在洗漱间镜子看时,我自己都看着可怕,这哪是我呀!她们怕别人知道她们的邪恶,收工时让我戴口罩,穿长袖衣(胳膊被胶带缠勒破好几处)以掩盖其罪恶,迫害的真相。我不戴口罩,把袖口挽起来让别人看,以事实揭露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高帆扬言说: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不说不写吗?我们有药,那时让你干啥就干啥,让你说啥就说啥!邪恶到了极点,六天六夜不让睡觉,加上对身体的摧残,精神上的折磨,导致我语言、记忆力减退,看墙壁都是凸起的,在室内转向,精神有时恍惚,迷糊心跳,后背疼直不起腰,走路晃。高帆取笑我说:你以前往一边歪,现在是S形了!看你那样!

迫害期间正是端午节,所发的水果及个人购买的食品不让吃,有的烂掉。一年半没上一次超市,每月订货(日用品、食品)100元,所谓“学习”期间不让订购。

一年半的迫害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带着一个虚弱身体,几乎崩溃的我回到家。

抚顺73岁的张石英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辽宁省抚顺望花区现年73岁的张石英,老伴61岁那年不幸瘫痪在床上,她面对现实,以苦为乐,十一年伺候着丈夫,里里外外都由她来忙碌,邻居都知道她是个大好人。张石英2017年9月20日被工农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被强制转化迫害。张石英老人说:2018年9月的一天,我住的监狱号长李秀兰自称自己是牢头狱霸,那天她伙同邪恶的罪犯王艳霞找我,李秀兰拿一张表让我在表上签名,我一看上面有“转化”两个字,我说:我不“转化”我不签,李秀兰看我不签,就和王艳霞骂大法师父,又放声大叫,不签就把你师父的名字写在你的裤衩上,手纸上,看你怎么办?我坚持不签,这时李秀兰把我的名字写表上了,然后抓住我的手让我按手印,我把手握的紧紧的,李秀兰累得直冒汗,王艳霞在一边大叫马上就写,这时我难过的把手松开了,李秀兰马上抓住我的手按上了手印。几个月后李秀兰又拿来一张表,又让签名,我仔细一看还有转化之类的词,当时和李秀兰顶起来了,我大声说:“我坚决不签,就不签!”这时李秀兰向我扑来,狠狠地打我嘴巴。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