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放松发正念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师父说过“越到最后越精進!”[1]个人理解,对目前的这场正邪大战,越到后期,大法弟子越不能放松发正念。

我们都知道谁是神选之人,神选之人肩负着特殊的使命,但人是战胜不了魔鬼的,清除共产魔鬼是我们大法弟子的本份,因为大法弟子有师父给予我们的神通法力正念。大法弟子是主角,是决定这件事的走向的根本因素。世间的表现反馈出的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大法弟子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要清醒。我们做事不求结果,但我们在助师正法上不能放松。

1、为什么会被媒体带动而失去信心?

从媒体报道看,总统和他的团队几乎尽了力,但还没有向正确的方向发展的迹象,我们很多人就失去信心或信心受到影响了,就表现出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发正念也成了例行公事的走过场了。我想有主要方面的因素的干扰,一是无神论和眼见为实的观念,把邪恶看大了,又用人中的逻辑推理去分析这件事,就出现“已经没戏了”的邪念,就更加没正念了,这时发正念还管用吗?

二是把自己看小了,开着修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同修看不见另外空间,只是从理上悟着修,当看重表面的时候,作为主体的真我在这时其清理邪恶的能力就受制约。师父在《转法轮》里讲了:

“真正修炼的人,我说是很容易的,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其实在座的有许多老学员和没有来的老学员已经修炼到相当高的层次上去了。我没有给你讲这些是怕你产生执著心,沾沾自喜等等因素,影响你功力上长。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因为现实利益当中很难把它放下,这个利益就在这儿,你说这个心怎么放的下?他认为难,实际也就难在这里。我们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时,忍不下这口气,甚至于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去对待,我说这就不行。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们就会明白我们现在应持怎样的心态。

2、邪恶应立即解体

以下附文《去除魔性》是同修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发表的交流文章,师父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写的评语,对我们今天的事也有借鉴,请同修参考。

以上交流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以法为师。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交流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附文:

去除魔性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我的思想现在明白了,能够分清正、邪是不够的。能够认识到我们是正的,把我们和邪恶分开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意识到邪恶不应存在,我们必须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灭邪恶……当这种决心升起时,我的思想变得象钻石一样坚固,我真觉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

不久前我一直持着这样一种态度,只要我们不被邪恶带着走,只要我们可以忍受邪恶及其恶劣影响,那便可以了。只要我能坚持正念,我就不需要理会那些邪恶。这种局限的认识反映到我的修炼中,同时也在我对正法过程及中国现状的理解中反映出来。

我以为我们只要能认清在中国的恶势力是邪的,知道我们是对的,说明真相,暴露恶势力的邪恶行为,那便可以了。我用平静的心接受邪恶的存在,认为这是忍的表现,却不知在这种认识的背后隐藏的是我消极的、不正确的态度。在我心里,我不能迈出那一步,说出和相信邪恶应该被消灭,邪恶不应存在。

我也遇到许多思想业──我以为这是考验我的坚定,给我机会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我接受了这种思想业的袭击,努力用平静的心把自己和它分开,知道它们不是我,认为如果我能把自己和它分开,那就可以了,师父就会把它消灭掉。但是这些业力不断涌回来。事实上,我对目前正法的理解用的是对待思想业一样的消极态度。

不知怎么,我担心积极主动的消灭邪恶是一种过激行为,不够善。我对不愿伤害任何生灵这一点儿有个错误认识,那就是认为想主动消灭业力和邪恶就不够忍和善,因为它们也是生命的形式。

李老师在《道法》一文中说:‘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

通过和他人交流,阅读明慧上的文章,阅读老师最近的经文,我的理解改变了。
我的思想现在明白了,能够分清正、邪是不够的。能够认识到我们是正的,把我们和邪恶分开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意识到邪恶不应存在,我们必须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消灭邪恶。当思想业来时,我不再象以前那样简单的消极承受,知道它不是我,等着师父把它消灭掉。现在我鼓起自己所有的决心全力的消灭它,知道它不该存在,知道消极的允许它存在是我魔性的表现。

以前我要消灭邪恶的决心被自己各种消极错误的理解障碍着。现在决心没被阻碍。我惊讶于自己消灭邪恶的愿望背后的彻底的决心和力量。当这种决心升起时,我的思想变得象钻石一样坚固,我真觉得自己思想的一念力可劈山。现在我对“神的愤怒”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这不是人的生气,不容忍,报复,复仇等等,而是公正、高尚的去除所有违背宇宙真、善、忍特性的,从而不再值得在宇宙中生存的一切。

这种理解的转变也反映在我对目前正法的進程及我们在正法中的作用的理解中。我们必须不允许旧的、消极的认识在我们头脑中造成裂缝。用我们消极的态度允许邪恶继续存在。消极去看待邪恶就是同意它,纵容它。如果我们用什么借口认为邪恶应该存在和有必要存在,那么它就会在我们的思想和宇宙中存在。我们不仅应对自己增强佛性、消除魔性的修炼负责,我们也要对在消除宇宙中的魔性的進程中自己应尽的一部份力量负责。这不正是正法的过程么?

我们必须主动积极的消除所有反对大法的邪恶势力,不管是在我们自身或身外──不是为了自己修炼的進步,而是慈悲众生。(英国西人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译)

◎师父评语

  认识的非常好。在对于思想业力的反映上和邪恶势力给我们所制造的破坏,我们向人讲清真相,都是在采取主动清除魔而不是纵容和消极承受,但思想和行为一定要用善的。

李洪志
二零零零年十月五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