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政府人员外衣的黑恶势力

更新: 2021年01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最近中共人员在全国展开所谓“清零行动”,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与他们的家人,警察和社区人员拿着写好的保证书等逼迫签字,当被问及有何法律依据要求合法公民签这种字时,则恼羞成怒,叫嚣在共产党地盘上就得如何如何,否则会不断有人上门施压,还要找子女、孙子女施压,再不签字就送洗脑班“学习”。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黑社会人员上门讨债的情形。当时一位家人欠了外债,债主雇佣黑社会人员上门,在家里坐半天不走,没几天又来骚扰,并且扬言要找子女算账,家人苦不堪言,不得不离家躲避。此情此景何其相似。只不过黑社会人员上门尚可以打电话报警,而这次上门骚扰威胁的是中共政府人员,嘴里叫嚣着“在共产党地盘上……”的黑话,比黑社会人员更能制造恐怖。

中共经常说要打击所谓黑恶势力,这种骚扰恐吓表明,中共本身就是最大的黑恶势力,中共在贼喊捉贼。

明慧网最近报道了许多中共人员“清零行动”中骚扰百姓的黑社会行为,以下仅举几例说明,足以见证中共邪恶。

1、断水、断电

2020年8月30日,黑龙江建三江农垦管理局前进农场中共社区书记(名字不详)、下属二社区书记李志江、六区书记毕思源、社区人员于桂花、一个二十多岁的录像小伙子,突然闯进法轮功学员刘士银家,并要求刘士银签不炼法轮功的声明,遭到刘拒绝。9月1至2日,他们又来敲门,刘士银没给开,他们就把刘士银家的水闸、电闸都给拉了,对刘士银家断水、断电。

2020年9月3至4日,街道办主任汪振松和那个社区书记又来了,再次让刘士银签所谓的三书,并威胁说:你要是不签,我们一个电话就让你孩子回家(刘士银的孩子在外地工作),那边就不敢用她。再就是停发你的退休养老金,让你无法生活。我们有的是办法,天天跟着你。那些日子楼道打扫卫生的都看着刘士银。刘士银家路口还有一辆车看着。

2、逼迫亲人施暴

宁夏灵武市法轮功学员马桂珍(重名的,回族,娘家在灵武农场,五十岁)多次遭灵武农场派出所片警安鹏、居委会主任严学斌骚扰,他们逼迫马桂珍签三书。马桂珍坚决不签,他们采取各种手段威胁马桂珍:要收回马桂珍家种的田、收回马桂珍家的廉租房、不让马桂珍的孙子上学。马桂珍还是不签。他们找到马桂珍的儿子和家人恐吓威胁,马桂珍的儿子和家人害怕失去土地、房子,害怕孩子上不了学,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十月二十五日,马桂珍儿子吴黎明伙同马桂珍的弟弟马宝贵到马桂珍打工的地方(银川市附属医院对面的双冠宾馆302室房间)恐吓威胁马桂珍签字、写三书。马桂珍不答应,这两人对马桂珍又打又骂,强行控制住马桂珍,致使她气都上不来,两人抓住她的手,把她的手指都快折断了,两人还是不松手。最终强行按住马桂珍的手按了手印才罢休。

3、株连家人被迫离婚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一日以来,会宁县河畔镇法轮功修炼者张玄文,被河畔镇副书记(兼任河畔镇综治中心主任)宋玉良多次电话骚扰,要求签“四书”“保证不炼法轮功”,否则不让张玄文教书,并停发张玄文的丈夫的工资,并以子女工作相威胁。

张玄文善意告诉他《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

宋玉良不顾《宪法》,依然重复中共诬陷谎言,诽谤法轮功。张玄文又善意劝说他不要谤佛谤法,否则对自己不好。过去在政治运动中,人们错把领导人的讲话和报纸的调子当作法律,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给人民带来巨大的伤害,相关责任人在事后也被追究了法律的责任。

宋玉良仍不依不饶,在当天下午,给张玄文的丈夫打电话相威胁,以不签字就停发张玄文的丈夫的工资为要挟,要求家属做“思想工作”,逼迫家人签字放弃修炼。

随后,宋玉良又给张玄文的女儿打电话,询问张玄文女儿在什么地方工作?单位是什么?有没有结婚?对象是谁?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单位?又以上班为要挟,逼迫女儿要求让张玄文签字“不炼功做保证”。

随后,宋玉良又叫出张玄文的儿子,对她儿子又是一番欺骗、威胁、恐吓,要求她儿子做母亲工作,逼迫写“三书”放弃修炼。

一家四口全部威胁到了,和睦的一家人一下子陷入了恐怖之中,随后的日子里,丈夫、妻子、女儿、儿子,全家人陷在宋玉良的逼迫威胁恐吓之中。

在家人受到极大的恐吓,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一家人想到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的红色恐怖情景时,成天胆颤心惊,因为张玄文的弟弟张亨通,因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三年,后又因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又被非法判刑八个月。想起这些,一家人害怕张玄文被非法关押。张玄文的丈夫无奈之下,被迫与张玄文离婚。

4、熬鹰、强行按手印

河北沧州地区各区县各乡镇,在政法委、国保大队指挥之下,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沧县各乡镇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尤为严重。沧县乡政府和派出所人员的骚扰方法是每天都上门,待一天。有时甚至晚上12点多才走,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用他们自己的话说:“现在不抓人,现在的办法就是熬鹰(每天都骚扰,直到晚上很晚才走)”。乡政府乡长和书记直接告诉骚扰人员:“你们就当上班一样天天去,直到他们写保证为止。”蛊惑家人给法轮功学员施加压力。乡政府人员、派出所人员、村干部的骚扰行径已经触犯相关法律。

九月二十二日下午五点,河北省沧州市沧县大官厅乡史贾村村书记白洪建带领大官厅乡派出所、乡政府共五人来到七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兆盈家。他们让写资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法轮功学员张兆盈说:我不写,我不会写。大队书记说:我都写好了,你就签字按手印。张兆盈拒绝他们的非法要求。

在这其中有一人给非法录像,张兆盈不让录。张兆盈跟他们讲信仰、讲法轮大法好。他们打断不让说。说炼功受益,快八十岁了身体还很好。他们也不让说话,这时张兆盈低下头不再和他们说话。

在这期间村书记给张兆盈的儿子打电话,想让他的孩子说服他母亲让其签字。张兆盈说:就不签。就这样一直僵持到晚上八点左右,在大法弟子低头不说话时,他们其中一人在张兆盈没有提防的情况下,拿起张兆盈的手强拉硬拽的往印台上按,按完之后旁边一人紧接着拿着事先写好的材料拽着手往三份材料上按了三个手印,按完之后他们收拾收拾就走了。

5、殴打八十岁老人

甘肃省兰州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李贵鸾,是兰州航空航天飞行控制研究院(兰飞厂)的退休职工。二零二零年八月份以来,一直被中共不法人员骚扰。安宁区银滩路街道书记王霞、街道综治办主任薛妍、街道人员韩卫东、银滩路派出所副所长焦某和片警郭仁安等人,要么自己上门,要么安排社区人员上门骚扰李贵鸾老人。这些人在上班的时间准时到李贵鸾的家门口守候,一段时间还搬着小凳子坐在家门口,到下班的时间他们才走。只要是来找李贵鸾的人,他们都会盘问,并对其照相。

为逼迫李贵鸾老人签所谓不修炼的“保证”,这些不法人员不仅跑到上海,给老人上海的儿孙挨个打电话、发短信恐吓、威胁,还撬老人在兰州安宁居住的房屋门锁,直接进屋抄家。一次,把李贵鸾老人劫持到社区,单独非法关在一个大厅里,把诽谤大法的录像声音调到最大,强制老人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从早上七点半折磨到下午三点,几个人轮番折磨老人,对老人又掐又捏;还使劲掰老人的眼睛强迫李贵鸾老人看录像;在老人头上用拳头猛捶,把老人直接捶倒坐在地上。见到李贵鸾老人脸色不对,叫来护士量血压,发现老人血压很高,心脏也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对八十岁的老人没有任何的救助措施,又用三辆车将老人挟持到报恩寺让和尚给老人上课。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不仅编造各种假新闻在宣传媒体上抹黑、妖魔化法轮功,关押、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还使用类似以上情形的各种下三滥手段骚扰法轮功学员,将其黑恶势力嘴脸暴露无遗,难怪老百姓都说共产党就是最大的黑社会。

“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迫害法轮功的头目周永康、薄熙来都难逃法网,锒铛入狱,何况基层参与迫害人员。奉劝参与迫害的各级中共人员,所有参与迫害的一切恶行都会被上天记录,不为你自己着想也为你的家人子女着想,赶快停止迫害骚扰恶行,否则等到恶报临头时后悔就晚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