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窝中坚持揭露邪恶 制止恶徒作恶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目前还有不少大法修炼人在看守所和监狱等处遭受着邪党迫害。在这个特定的环境中,这些好人却经常受到一些在押犯人的欺压,而这些人在社会上就是些暴徒,打人、骂人,欺压人、侮辱人,这就是他们这种人的恶习,而他们正好被中共警察利用来迫害大法学员。可我们有不少同修却认为是他们在帮自己提高心性,在给自己德,从而一味忍让、承受。

我不认为这是对的。问题发生了,我们修炼人首先要向内找,看是不是自己做错了遭致的。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是邪恶的迫害,就应以适当方式抵制恶行,让邪恶之徒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有这方面的经历,在此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指正!

这些在押犯人普遍有一种心理,就是多挣分、多减刑。为此,他们卖力的讨好警察,以达到自己的目地。这样,当警察需要他们做什么时,他们就会唯命是从,甚至不择手段讨好恶警,恶警正是利用了他们的这一点来对付大法学员。当然这里面也有另外空间邪恶迫害的因素。这时我们大法弟子的发正念就是必须的了!

我被非法关押时曾遇到过几次恶徒的类似行为。如省监11监区有个叫杨洪有的邪恶之徒,此人是个有名的黑社会流氓,而且名气不小,是原区长李伟的“最爱”。凡难以转化的都被送到杨洪有所在的所谓严管组。杨洪有则利用他的一套流氓手段来迫害大法学员。许多人都遭受过他的残酷折磨。很多人被折磨得遍体鳞伤。

我由于血压高被送到警察医院,虽已脱离了他的魔爪,但想到还有被迫害的同修可能继续遭到他的迫害,我就用实名写了一封举报信,把他告到了狱政科。里面列举了他的很多的违规事实。我之所以把他告到狱政科,因为我知道,他的这些违法行为11监区是不会在意的。后来的结果是狱政科硬给把他从11监区拿掉了。此事让11监区的李伟区长非常的不情愿,就又用另一个罪犯来威胁我。但他最终也保护不了杨洪有,不得不把他撤换了。

因为我不看邪恶视频,有个暴徒组长把我打倒在地,我被打得躺在床上,他又过来狠狠的摁我的鼻子和脸。后来我被折磨的血压升高送往医院。我没有保持沉默,到处说我是被他打的。监狱明文规定不得用暴力打骂欺侮他人,所以他虽然凶恶可也害怕别人知道他的暴徒行为。当他知道我到处说他时他害怕了,在以后的日子里,他对我的态度有了彻底的改变,不但再也没有敢欺压过我,还到处说我如何好。

而被关在一起的好几个同修则被罚站,站很长时间还一味承受,甚至别的同修给指出也不接受。我们修炼人是有能量的,是有师父保护的。修炼是神圣的,在无理的对待面前,不能任人宰割,必要时就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制止邪恶,而不能一概承受。

忍气吞声、承受迫害,这是目前在黑窝中许多大法学员较普遍的做法,实际上在助长邪恶的气焰。师父明示:“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1]

我在警察医院时,有个同修告诉我:邪恶之徒马延峰把某同修的脸都打肿了,恶徒还把举报箱里的举报信倒出来撕掉了。后来我也遭到了这个马延峰的迫害、谩骂。他仰仗着有郑监区长给他撑腰,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因我不穿囚服,他便每天带一帮人来刺激我,辱骂我,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医院死人是正常死亡。”“黄袋子(装尸袋)早给你准备好了!”“你告也没有用,没人支持你”。我没有被他吓倒,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会保护我,你说了不算!

我写了揭露他的罪行的信,从窗户扔了下去,上面写着:“监狱长收”。以后又陆续写了几封信举报他。但后来得知,新康监狱的监狱长把我给他的信的内容告诉了姓郑的监区长,郑监区长又告诉了马延峰,招致了这个恶徒更肆无忌惮的行恶,但他却始终没敢再打我。

不久他便遭了报应,班长也被撤了,还被诊断出患了心脏病。一个四十来岁、壮的像牛一样的他得了心脏病,吓得他不轻。班长被撤掉,他原先的小兄弟都不理他了,一下变的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往日的疯狂再也不见了。

师父说:“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1]

在师父的教导下,我不畏强暴,采取具体行动铲除邪恶,从而制止了某些恶徒继续作恶,为自己和同修营造了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

个人的浅见,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