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出来,我们不能再失去

——共产主义已经造成上亿人非正常死亡

更新: 2021年01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美国大选到了惊心动魄的关键时刻,坚持调查大选舞弊的美国著名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在12月2日的乔治亚州新闻发布会上呼吁“现在是每一个爱国者站出来的时候了。”“我们将不允许自己继续受到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以及任何黑暗势力的践踏。”

鲍威尔的演讲激励人心,现场民众多次欢呼,一遍一遍地高喊:“谢谢你!”美国人知道,现在已经到了为真理而战的历史时刻,如果这一步错了,共产主义不仅将毁掉美国,也将毁掉世界。正像1949年成为中国历史的分水岭一样,中共1949年篡政之后毁掉了中华神传文化,用暴力与谎言毒害了一代又一代人,在历次运动中造成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要加上苏共、柬共等共产主义政权的恶行,全世界上亿人被共产主义魔鬼所吞噬,我们不能再重蹈覆辙。

“不想要中国那样的共产主义”

从中国、越南、古巴、波兰、匈牙利等共产主义国家走过来的人大多支持川普,他们都说“共产主义在骗人”,不想要“中共的共产主义”。

密西根州选民Brian Szuch在反对窃选的集会上对新唐人说:“我是匈牙利移民,我记得我祖母坐在电视前嚎啕大哭,电视正在播放俄罗斯坦克入侵匈牙利镇压反对派。那画面一直刻在我心里。我不相信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或共产主义。”

越南裔美国人Lam Nguyen说:“如果这片土地变成了社会主义,我该去哪里呢?美国是我的第二个家。当我离开越南的时候,越南已经被共产主义所占领,我离开越南就是为了自由二字。我今天来参加抗议,是因为我看到现在他们将要抛弃自由,这片土地将要变成社会主义国度。我会一直战斗下去,即使我将为此付出生命。 ”

支持川普总统多年的电影制片人越南裔阮女士说:“川普在哪,我就在哪。我去了很多川普的集会,密西根州、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明尼苏达州和亚利桑那州的集会我都去过,有许多民众支持他。不只是我,所有住在这里的越南人,有近百万人都对窃选感到不安。因为我们不想要社会主义,不想要像中国那样的共产主义。”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首府哈里斯堡“停止窃选”的集会上,川普支持者 Rod Cameron说:“这不可能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自由、民主并存,其中一个肯定会打压其它的。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的情况,这是一场战斗,争取自由的战争,而自由一定要胜利。我问问你,在中国的人真的开心吗?香港人开心吗?他们非常害怕。”

谭女士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激动地说,当年是仅带一箱子书和一箱子衣服来到美国,作为一个少数族裔也能靠美国的奖学金和自身的勤劳实现了美国梦,现在我们应该回馈美国。她看见欧洲国家已被左翼社会主义潮流糟蹋,担心美国在左派民主党的影响下也走那样的路,“我们能答应吗?这是生与死的问题!这是我们华人的觉醒——那就是,我们必须站出来,守卫我们的家园,保护我们的下一代!”她认为,美国的强大不在于物质财富,而在于传统价值观和保守的基督教文明。“我们要告诉全世界,即使在美国自由派民主党的大本营纽约市,依然有一群充满了正义善良的、有责任有担当的人拥护川普,支持保守传统的价值观念,为美国的未来发声!”

从东欧共产主义政权解体,到强大的苏共轰然倒塌,再到川普总统遏制中共,全世界清除共产主义的呼声与行动从未停止过,但是美国社会主义者利用普通人对贫富差距的不满、对所谓个性解放的追求,又用共产主义那一套来迷惑人,比如民主党人桑德斯号称他的社会主义和委内瑞拉、古巴失败的社会主义“不是同一个事物”。

已经到美国30多年的广东番禺同乡会主席张钧对此嗤之以鼻,“他们没经历过肚子饿的滋味,天天吃牛排的人,怎么知道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就是这些无赖的欺骗学说在骗人害国家,他怎么知道无米下锅的痛苦!社会主义就是你创造的财富,要给少数共产党的头子去分配。别被政棍骗了。”

海外华人作家笔会前会长蔡可风说,40年前来美国时,正碰上里根(Ronald Reagan)竞选总统,那时听说“民主党为穷人着想,共和党为富人着想”,他马上就联想到“共产党为人民谋幸福”这句话。“这说法太像了。因为在大陆已经被共产党骗过一次,马上就怀疑(民主党)。”他说:“现在看到美国人在搞自我欺骗,没有看透社会主义的实质。”

蔡可风到美国后用了多年时间写了《南风窗:十年文革前后大逃亡港澳纪实》这本书,描述三代人如何翻越中国的“柏林墙”、偷渡香港的境况。他说,中国实行一系列左倾的政策,加上十年文化大革命,民不聊生,广东连续发生偷渡外逃到香港和澳门的事件。“大逃港”就是老百姓用脚在投票,“到1972~1973年,整个广州基本上公开说‘督卒’——广东人把水路偷渡称为‘督卒’,文雅一些就说‘家里的南风窗是否开多一个?’人人羡慕偷渡成功的人。”

'蔡可风到美国后出版的这本纪实文学,描述了三代人如何翻越中国的“柏林墙”'
蔡可风到美国后出版的这本纪实文学,描述了三代人如何翻越中国的“柏林墙”

不能成为“最后一次大选”

川普总统的法律团队针对大选舞弊提起法律诉讼之时,拜登迫不及待地自行宣布当选,并组建内阁。而拜反右任命的成员不仅被发现与中共关系密切,而且拜反右选中的女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头戴共产党镰刀斧头标志帽子的照片也被网友翻出,网友抨击她是共产主义者。

普萨基(Jen Psaki)也曾是当初奥巴马政府国务院发言人之一,这张照片摄于2014年1月,是当时她与俄罗斯大使和俄罗斯女发言人的合影。网站作家加布里埃拉・霍夫曼发推文质疑:“如果您厌恶纳粹主义和纳粹符号,那么您也应该憎恶共产主义的锤子和镰刀。”美国保守派媒体《每日来电》副主编弗吉尼亚・克鲁特发推文说:“在佩戴共产党标志的同时又代表美国?怎样的背景能让外界接受?”

这种崇拜共产主义的现象在美国精英中已不足为奇。这些共产主义因素正在摧毁美国的信仰、价值与家庭。现在美国人正在站出来捍卫这些传统。音乐人Dave Bray说:“我认为这个国家是星球上自由的唯一希望。如果这个大选被允许偷走,这将是美国历史上的最后的一个大选,美国人的声音和美国人的自由将永远不再存在。”

ཇ月30日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大批民众集会反舞弊,支持川普。'
11月30日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大批民众集会反舞弊,支持川普。

美国人正在发声,每次听证会场外都是支持川普的旗帜与呼声。还有人骑行30多小时,来到首都华盛顿DC参加摩托车队的挺川游行。一位威斯康星州选民为了解真相,一怒之下掏出2.5万美元下载了该州的大选数据。以往选民可以公开查询大选信息,但今年被指舞弊严重的威斯康星州,民众下载数据竟需支付2.5万美元,这位选民自己掏钱买下全部数据并提供给公众免费下载。

正义之声在美国上空回荡。在大选舞弊听证会上,一位证人说:“我永远不可能做认证,宁可辞职也不认证那些选举结果。”一位年仅二十岁的卡车司机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大选,他不想让它成为他一生最后一次大选,不想把真相带进墓地,所以他要出来作证。

感恩节当天,网友Giraffe Voice在网上留言:“我今晚吃完火鸡后开始读乔治亚州的起诉书,鲍威尔律师的团队真的非常厉害,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搜集和整理出来那么多证据。我也会继续给她的团队捐钱。”

还有网友称赞鲍威尔:“她冒着破产、声誉甚至生命风险指控投票机公司与索罗斯等与共产政府有联系,勾结腐败选举官员,帮助拜(反右)窃取白宫,犯有重罪。 如果指控被推翻,她的职业生涯就完了。如对方告她诽谤,她还可能失去资产和执业资格……她面对的是一个压制真相庞大的媒体机器,她不仅是律师,还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支持她!!!”

11月25日宾州葛底斯堡听证会后,舞弊真相令人震惊,网友热评不断。Aare K说:“川普不赢,有辱做美国人!” Hongmin Fan说:“葛底斯堡战役是美国南北战争中的战略转折点,用于今天,再恰当不过了。” xiaoyu zhang说:“宾州葛底斯堡听证,作为历史见证,载入史册。权力在民。”

很多人说“川普再次伟大”“希望正义战胜邪恶”,“川普为了国家放弃了亿万富翁的舒适生活,将留名千史。拜反右谋取不法亿万财富出卖了美国,会遗臭万年。”“现在的民主党恰似国共合作时期的共产党,竭尽捣乱之能事,用尽一切卑鄙手段,捞取个人好处,捞取政治好处!”

还有网民表达“挺川灭共”的心声,Dongjian Han说:“美国交给拜(反右)等于台湾交给中共,香港的现在就是台湾的将来。”Jiangang Wu说:“我是大陆人,我支持川普,支持共和党,向往美国的自由民主,盼望中国的天早一天亮!”还有人说:“川普制裁中共,说出了中国人不敢说的话。”

在正邪大战的历史时刻,每个人都应该站出来为自己,为下一代,为国家的未来发声,我们不能再失去这个决定未来的机会,不能再让共产主义毒害世界,因为它已经造成了上亿人的非正常死亡,我们已经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不能再让这样的悲剧重演。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