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怀念——纪念大连法轮功学员石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六日】我的哥哥石龙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2012年在辽宁省大连被迫害致死,才43岁。我由于不会电脑,大陆家人也不愿告诉我哥哥去世的详细情况,直到今天我才把哥哥的故事讲出来,以慰在天之灵。

'石龙'
石龙

哥哥得法后彻底改变了

我们家住在东北农村,7个孩子中有5个女孩2个男孩,由于弟弟脑子有病,老四石龙就成了全家的宝贝。哥哥生于1969年2月22日,是个非常安静的人,从小就很聪明,全家人都很喜欢他。

1990年代,他和媳妇到大连湾去做生意,由于勤劳肯干,又善于经商,很快他们就挣了不少钱。

记得好像是1996年,听我姐姐说,我哥石龙开始炼功修佛了。那时通讯不发达,我也不知道哥哥学的就是法轮功,只是听我妈说,哥哥炼功后,以前做的那些投机倒把的事,再也不干了,什么倒卖進口香烟、炒卖股票等,都不做了。

后来他就主要卖海参。那时很多批发商都给海参注水泡药,以便增加重量多赚钱,但我哥不这样做,他就实打实地老老实实做生意,我嫂子还说他怎么变傻了,看到钱不赚。

我哥说,我修炼真善忍,就是要处处为别人着想。

由于我哥卖的海参质量最好,后来很多商家都主动找上门来,哥哥的生意也越做越红火了。

我因祸得福也修炼了

那时我在深圳,和我的男友、后来的丈夫一起做生意。大概是1998年我开始头痛,剧烈的疼痛,疼起来时恨不得撞墙。我们到处看医生,几乎深圳的医院我都去了,但头还是痛。那时我才20多岁。

家里人知道后,就让我回东北看病。就在我准备启程的前几天,突然接到哥哥的电话。哥哥说,“小妹,最近怎么样?我给你寄3本书,你看看吧!”

哥哥寄来的是蓝皮的《转法轮》、《转法轮卷二》、《精進要旨》。

我一口气读完了,就觉得这书怎么写得这么好!全说到我心坎里了!比如《论语》、《真修》,讲得太好了!

也有我不懂的问题,我就问哥。哥总是说,“你翻到多少页、多少页,哪一段就是讲这个的。”真的,我反复读那几段后就明白了。我猜我哥那时可能就能背下来《转法轮》了。

就这样问了几次后,我就不问了,因为我明白了,答案都在书里,于是我就反复看书。不知不觉中,我的头痛病再也没有犯过了。

我是因为头痛而得法的,真是因祸得福啊。

后来哥哥让我到炼功点集体炼功,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最后是哥哥托广东省大法协会的人找到深圳炼功点的辅导员,他们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

那时我们住在深圳郊区,炼功时间是从早上4点开始。我怕走夜路,就让我对像(男友)早上3点半来送我到炼功点,然后他回去睡觉。我就参加炼功学法。

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每天学法、炼功、交流,沉浸在大法中,感觉生命从未有过的充实。

进京护法的艰辛和神奇事

可是很快就到了1999年7月20日,邪党突然宣布不准炼法轮功了,我们炼功点的同修很多都被抓了,在那之前我就看到我们炼功点突然来了很多陌生人,后来才知道他们是警察便衣,把大家的家庭住址打听好了之后,7•20直接抓人。我因住在郊外才没被抓。

那些日子我很苦恼,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哪里犯法了?何罪之有?给哥哥打电话,也没人接,直到9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原来是哥哥打来的。

他说警察到处抓他,他把原来的呼机扔了,现在他在北京上访。哥问我,“妹,你来不?要来,就打这个电话。”

我一想,师父治好了我的病,还教我做好人,是我的大恩人,俗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何况师父的大恩大德呢?我怕男友阻挠,就没告诉他,带了2000块钱就去北京了。

同修把我接到北京郊区廊坊的一个房子,那是女大法弟子住的宿舍,我哥他们住在不远处另外一间男生宿舍。我们每天学法交流,当正念足了,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大家就去天安门广场请愿,然后就被抓走送回原籍,就这样每天有人来有人走,我们那个房子,先后住了100多位到北京为大法喊冤的女大法弟子。

突然有一天深夜,一位男同修跑来告诉我们,他们男生宿舍的人全被抓了!只有他们两人逃出来了,我哥哥也被抓了。

原来是便衣跟踪,找到了他们住的地方。当时屋里有很多大法书籍,那时大法书非常宝贵,这两个男同修就用被子把书包起来逃了出来,逃走过程中没有受伤,他们就跑来通知我们转移。

后来我姐姐因为公司业务的事找我,我就用附近小卖铺的公用电话给她回复了。我对像就根据这个电话,到北京来找我。他和我姐到我们住的小区转了很多天,也没看到我出门。那时为了安全,我们满屋子只有4个同修出门买吃的,其他人都挤在家里。为了不让房东发现,我们都不洗澡,以免用水用电太多被人发现。那时小区经常有人来检查。我们每天就是吃馒头,咸菜,偶然买点蔬菜。

第二天是我生日,我想,来北京这么久了,也没洗个澡,明天花3块钱去洗澡。我刚一出门,就被我对像发现了。我开始都没认出来,那个男人胡子长长的,后来才认出是我对像。他们就把我强行带回了深圳。

哥哥被无数次拘留 受尽折磨

哥哥被抓之前就把身份证毁了,不想被遣送回去,连累当地派出所的警察。那时搞株连,哪个地方有法轮功上访,哪个地方的警察就要被扣奖金。

警察审讯哥哥,哥哥就是不说哪来的,后来有同修被打得太厉害,承受不住,就供出了我哥是大连湾的,于是警察把我哥戴上手铐,锁在火车的车厢里遣送回去。

等警察不在时,我哥两只手动了一下,手就从手铐里出来了。于是哥哥就顺利逃脱了。

警察气急败坏,抓不到我哥,就把我嫂子和孩子还有亲戚都抓走了。哥哥是个处处替别人着想的人,他就主动去投案。

后来家属收到公安局的判刑拘留通知(见附件),时间是1999年11月4日。

2000年,家人去看守所探望,人已经被折磨不成样!姐姐托人送礼把哥救出来了,给出来的理由是放出来接受思想再教育……

哥哥被抓后,遭受了什么酷刑,他回来都不说,怕父母担心。但家人看到他非常瘦,皮包骨头,而且身上长满了疥疮,流血流脓,很吓人。

后来有一次我看到明慧网2004年05月07日的消息:

大连市大连湾镇边防派出所片警周晓峰带领一帮人,于2002年9月27日将外来打工人员张希民、石龙抓走并抄家。当质问周晓峰为什么抓人时,周说你们炼法轮功就抓你们。第二天张希民家人拿了5000元钱才放人。周晓峰把石龙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迫害了15天才放回。这期间周晓峰向石龙的家人敲诈了1000元钱。

坚定修炼 临终前还想着他人

那时主政辽宁的是薄熙来。薄熙来为了升官,就按照江泽民的旨意,拼命迫害法轮功,还在沈阳建立了监狱城,可想而知多少大法弟子(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里面。

哥哥也是多次被抓,家里人都记不清次数了,太多了。警察把他当成法轮功重点对像来对待,动不动就抓到派出所,一关就是十多天。

听我妈说,抓進去就是一顿暴打。你知道东北警察是非常野蛮的,警察打死人的事经常发生。我哥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经常被警察打晕过去,整宿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也没人管。

哥哥被迫害,家里的生意全交给不识字的嫂子了。到后来,嫂子受不了警察三天两头的来抓人迫害,一度还想离婚,家里的钱也全部被嫂子管着。

我听说有次哥哥被关到黄海分局,折磨了几个月,出来后人都变了形,手还不由自主地抖动。

后来有一天晚上,哥哥突然全身发抖,嫂子把哥送到医院,因为手上没有足够的现金,银行也没开门,医院就是不给救治。等取来钱了,哥哥已经不行了。临终前,哥哥怕我们埋怨嫂子家里不放些钱导致他出事,叮嘱说,“不要怪她”。

就这样,我哥,石龙,于2012年10月15日离开人间,终年43岁。

他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没有放弃修炼大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