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我接上了肋骨 救了我的命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腊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三次被邪党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在邪党疯狂的打压中,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有退却,没有倒下,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到了今天。怀着对师父的无比感恩,把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些神奇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们交流、分享。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从房顶上栽下来之后

我家在农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在房顶上干活,不小心一下子头朝下摔了下去,当时就摔晕了,头皮被摔裂了一个三公分左右的大口子,头皮都分开了,整个头上、脸上都是血。家人吓坏了,赶紧找来了两个亲戚同修,用车把我送到了本地卫生院。

当我清醒过来后,同修对我说:“不要着急,有师父保护,没事。记住我们是炼功人。”我心里明白,就对医生大声说:“没事,我没事。”医生说:“不行,我们这里缝不了,赶快送县医院。”于是家人立即把我送到县医院。

去县医院的路上,我和同修一直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县医院,医生在我的头皮上缝了十七针,全身拍了片子。医生说我的肋骨断了三根,又给我扎了绷带。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一股气流在肚里翻滚,想吐,我意识到是师父在提醒我,同时想起了师父的法:“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于是,我马上对医生说:“我的肋骨没断,没断,快把绷带拿掉。”医生不听我的。

第二天,市里来了一位专家,又拍了一次片子,专家一看,说:“不对呀,肋骨没断呀,是不是搞错病人了?”医生说:“没错,昨天是她女儿的身份证。”这时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医生和护士们惊讶的说:“肋骨断了不会有这种动作的,这太神奇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接上了肋骨。我后悔当时没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的老伴看到这种情况,感叹的对儿子、女儿说:“你妈真是沾了炼法轮功的光了!”

师父再次救了我

二零一九年的一天,我横穿过马路,刚走到马路对面,就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在路边。据路边的人说,他是为躲避迎面过来的轿车才撞上我的。我心里清楚,我要听师父的话,提高心性,就从地上爬起来对撞我的人说:“我不怪你,也不讹你,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保护,没事的。”紧接着我就给他讲真相,做了三退,就让他走了。

这时,一位同修的儿媳给我送来了钱,另一同修和我的女儿把我送到县医院。到那一看,还是去年给我治疗的那位骨科医生。我心里想着,这是缘份,是他该听真相了。这医生给我拍了片子后说骨头有点错位,要给我打石膏,还开了一千多块钱的药,我对医生说:“我不打石膏,也不用吃药。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看我这一次次遭难,都是大法师父在保护我。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遇到危难时能得到大法的保护。我要不修大法,我早就没命了!”他连连点头,我又给他讲了一些法轮功基本真相,他很高兴的做了“三退”。

村里人叫我“没事人”

记不清是哪一年的春天,我跑着过马路,忽然冒出来一个拉树秧的车,一下把我撞出两米多远,摔在地上,当时就昏了过去。当我清醒一点时,听见有人说:“看地上这一大滩血,先不要动她。”

当时我想说话,可就是说不了,就想:“我是炼功人,我没事!”马上胳膊就能动了,摸摸头,那血顺着手臂流了下来。我一下子坐了起来,想去用水洗一洗,听见旁边一位同修说:“别动,头上的骨头露出来了!”我告诉她们没事,她们帮我用卫生纸擦了擦,几个人又把我拉到村卫生所缝了五针。

老伴不放心,想把我拉到县医院去检查,我告诉他我没事的,我是炼功人,很快就会好的。过了几天医生给我拆线时惊奇地说:“你和别人就是不一样!”村里好多人知道了这事,见面就叫我“没事人”。

在我身上还发生了几件和车有关的惊险事,这里就不多写了。我想今生若不是幸遇师尊,幸遇大法,我即便有几条命也早赔上了。

师父多次救了我,我生生世世的业力不知师父为我承受了多少,我含泪叩拜师父的救命洪恩!师恩难报,我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坚定的信师信法,做一名真修弟子,不辜负师尊与众生的殷切期望。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跟随师尊,勇猛精進,记住师父的教导:“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